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5、最后
    叶墨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整个走廊上都是静悄悄的,他的皮鞋在地板上发出响声,使得坐在病房外的叶德抬头看过来。见是他,叶德多少有些欣喜,颇为激动地迎上来。叶墨皱眉朝着病房看了一眼,问:“什么情况?”

    “瘫痪,还好楼层不太高,下面有个人路过,阻了一下冲力。”叶德垂头回答,“孩子也送回来了,那边不承认,现在他们家的人有两个在里面守着。”

    叶墨默着没有说话,叶墨心里又有些没谱了,想起女儿躺在里面的模样,心里又不忍。他惴惴不安地看了一眼叶墨,试探着说:“你进去看看吧,他家的人凶悍得很,要不是我搬出你来,恐怕都不愿意留在这里。”

    “我为什么要进去看?”叶墨淡淡地回道,“你不过说是她伤了人,那个因为阻了一下受伤的人在哪里?我过去看看,如果要赔偿之类的,我会帮你付了,但是对叶雨柔,我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叶德对叶墨说出这番话来难以置信,一时之间,竟是很难接受。叶墨见他久不回答,也不再问下去了,转身就去了值班室。而后又折身回来,错过叶德就去了另一间病房。等到叶墨的身影消失在那扇门之后,叶德才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回了病房。

    叶雨柔见他进来了,疼得要命,一下子就喊了起来:“是不是我哥来了?”

    旁边站着的男人和老年妇人心里一惊,脸上隐隐有笑浮上来,却在叶德接下来的一句话中沉了下来。

    “你哥哥他先去了连着受伤那人的”

    叶雨柔一阵惊愕,她原本以为,饶是叶墨再讨厌自己,也不会在出了这事之后,对自己不管不顾。叶德见女儿那模样,心里又过不得了,赶紧宽慰道:“你哥哥知道我们在这里,他先去那边看看就会过来的。”

    大概她在王冬梅和叶德的溺爱下长大,年纪虽大,脑容量的确小,一听叶德便止了哭,得意洋洋地冲着旁边的丈夫和公婆说道:“我说过,你们这么对我一定会后悔的!等我哥来了,我看你们怎么说!”

    她虽然不通世故,可那男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许久,哪里不明白叶墨行为的意思,又怎么会不明白,叶德那表情清清楚楚地写着叶墨不愿来的事实。

    “哼,我可没功夫跟你耗着,这个野种你带走,以后各走各路,互不相干!”

    叶雨柔的下半身早就没了知觉,心里却疼得厉害,也气得厉害,躺在床上,瞪圆了眼睛狠狠地看着男人。可男人丝毫不在乎,一把推开欲拦下他的叶德,骂骂咧咧地就走了。叶德怯懦了一辈子,心里虽然着急,却没胆子再去拉年轻男人。

    “贱/人!”叶雨柔见男人的背影消失在病房门口,破口大骂了几句,又开始哭起来,“我后半辈子怎么办!怎么办!我要去法院告他!我要让他坐牢!让他赔钱!”

    叶德叹一口气,知道她心里不好受,也就任她骂着。床尾的小婴儿这时候哭起来,哇哇的声音钻进叶德的心里,心疼得要命。叶雨柔见他抱着孩子,心里又是一阵火气翻涌:“把他送出去!一个倒霉鬼,除了让我成这副惨样子,他还有什么用?”

    “柔柔,他怎么说也是你的儿子。”叶德抱着哭闹不止的婴儿劝道,“他爸爸是谁?”

    “我怎么是谁?”说到这里,叶雨柔多少有些后悔,“要是我知道是谁,我还会嫁给那个没种的男人?当初妈说他家的人对我肯定会千般万般疼爱的,谁知道原来是个没良心的。他也不想想,要不是我哥哥的话,他能有这么体面的工作?”

    叶德犹豫了一下,才慢慢地说:“以后不要在外面说起你哥了,他不太愿意。”

    叶雨柔自己也知道叶墨对自己已经大不如从前,但即使是这样,叶德也从没在她面前如此露骨地说出这样的话。不是警告,但在她听来,更是吃惊:“为什么?是不是沈嘉佳那个女人使的坏?不行,我的哥哥凭什么我不能见?”

    “是我的意思!”叶墨连门也没敲,进来后只冷笑着站在离床一米的位置,皱眉的样子更像是嫌弃。

    “为什么?”叶雨柔身不能动弹,躺在那里,也是一副目眦俱裂的样子。

    “因为我很厌恶你。”叶墨依然是笑着的,可是那笑容却让叶德生生打了个寒颤,“对沈嘉佳对之远,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你觉得我还可能把你当成我的妹妹来看待?叶雨柔,不要觉得我的容忍就是你为所欲为的依仗,要是不我母亲临终前的那句话,你以为我会对你和颜悦色?”

    “你是我的哥哥,为什么不能?”叶墨反问道,“何况,我也没什么亲妹妹。”

    “什么意思?”叶德在旁边听了这话,一时怔住。

    “意思无非就是,你帮别人疼了二十多年的女儿。还真是可笑,你居然为了这个背叛我妈!”

    “你是说她”

    “我前段时间就想办法去了你们两个的毛发去做鉴定,没想到我的猜测没有错,我早就怀疑了,为什么叶雨柔越来越像另外一个男人。”

    “谁?”

    “你的一个同事,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你这个同事跟你不太熟,却老爱往咱们家里跑。”叶墨说完,又将目光投向叶雨柔,“我同时也知道了你儿子并不是你丈夫的,只可惜孩子的父亲早就攀上了一个有钱富婆,根本不可能认回他,也不可能娶你。叶雨柔,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因果报应的。”

    叶墨看了叶雨柔一眼,就离开了,叶雨柔一时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眼泪汪汪地看着叶德。他抱着孩子站在那里,如遭雷劈。当年,因为王冬梅跑来对他说怀了孩子,他便兴冲冲地回家和妻子离婚。

    现实却狠狠地扇了他一个耳光!床上那个平日里娇纵的女儿竟然不是自己亲生的,而她的妻子却为了那两个母女活生生地气死,他的儿子因为那两个母女对他彻底寒心。他一直对前妻有着愧疚,现在更多的是追悔莫及。

    “爸”

    “你让我想想,我好好地想想”叶德抚着额头往外走,僵硬的动作,臂弯里是那个已经睡着了的孩子。

    **

    叶墨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沈嘉佳早已睡着了。叶墨去了书房,坐着抽了一支烟,来拧了烟头去了卧室。

    沈嘉佳睡得并不安稳,梦里总有之远哭着叫妈妈,不一会儿又变成了遥遥哭着叫爸爸妈妈。她一身冷汗地惊醒,睁开眼睛,朦胧中看见一个人站在床边。她吓得立马坐起来,还没能叫出来,他的唇就压了下来。

    她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他今天极其异常,吻得很凶狠,沈嘉佳甚至觉得自己的舌头被他吮得发疼。她气,伸手打他,推他,他却搂着她的腰,始终不肯松开。

    一吻完毕,两人皆是喘着气,叶墨又伸手来抱她,她还是推他。为了不吵醒林小乔和两个孩子,她压低了声音地骂他:“你又发什么疯?”

    黑暗里,叶墨一直没说话,过了许久,他才收紧手臂搂紧了她,唇贴在她的耳边,说:“有你,真的很好。只要你在,好像一切都有意义了,我不知道对我爸说出真相,到底是对还是错,可是一想到你,我就控制不住,我就毫不犹豫地说出来。”

    “你说什么真相?”沈嘉佳惊愕之下也忘了挣扎。

    叶墨将事情说了,沈嘉佳也是一阵沉默。他将她整个地纳入怀中,细细地吻着她的脸颊,沈嘉佳叹了一声,也就随他去了,只是突然想起那个孩子,作为母亲也有几分同情。

    “照着叶雨柔现在的样子,那个孩子是没办法了,交给他父亲照顾吗?”

    “那个男人根本不可能接受孩子,跟着叶雨柔的话,孩子长大了也没什么出息。”叶墨想了一下,“如果叶雨柔愿意的话,让愿意领养的带回去也可以。”

    “毕竟不是亲生的,到时也许还是会吃苦”沈嘉佳摇了摇头,“孩子命苦,有了叶雨柔这个母亲。”

    “不要管那么多了,我们自己好好的就行了。”叶墨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我有说原谅你了吗?”沈嘉佳突然冷下了语气,“谁允许你进来的?”

    “不是都解决了吗?”叶墨说完,又咬牙紧接着说道,“你还想怎么折磨我,嗯?”

    沈嘉佳不再说话,推开他翻身躺下,扯过被子蒙住头。叶墨气得狠狠地捶了一下床,见她不为所动,使劲扯下被子。沈嘉佳瞪他:“你又发疯了是不是?”

    叶墨却笑起来:“没发疯,就是怕你闷着了,睡吧明早起来了去民政局!”

    沈嘉佳甩开他缠上来的手:“神经病明天周末,去什么民政局!”

    叶墨坐在那里呆呆地笑起来,沈嘉佳看得心里发毛,又狠狠地叫道:“大半夜的,睡觉!”

    她径自躺下,他嘿嘿笑着睡下,钻进被子里抱着她,蹭着她的脖子,叫了一声:“老婆!”

    沈嘉佳没有回答,闭着眼,嘴角却翘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这真是我心中的结局了,但是关于叶雨柔的事情,番外会陆续写到,过得不是一般的惨~~

    这文,后文遇上各种事情,试讲考试复习,更新很慢,所以下部文,小茶打算先存稿,这样保证更新,大家看着轻松,我写着也轻松一点~~

    谢谢大家又陪我走了一段路,真好~~~

    小说下载尽在——【空白。染】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