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爱在杭州北站】15-16
    第十五章一夜三次狼苏小芸默默的流着眼泪,忍受着黎任巨大凶器插入所带来的痛苦,男友齐大富的武器也很大,可跟黎任的比起来可就差的太远了。苏小芸以前在农村的时候看到的发情的驴子,黎任的家伙简直跟那驴子的一样。

    每一次进入,对苏小芸来说,都是巨大的折磨,每一下抽出,都会将苏小芸泉眼内的嫩肉带出来。她感觉自己的下体,象被一个巨大的木桩捅入,将自己的身体分成两半。

    她觉得自己就要死了,巨大的痛苦极速奔驰,那感觉几乎让她昏厥。可她的意识偏偏却是清醒的,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每一下插入有多么深,好象真的顶进了她的肠胃,她终于忍不住了,大声的叫出来,似乎只有叫出来才能减轻晕眩。

    黎任从来没有这么爽过,这姑娘的泉眼里简直象着火了一样,炙热无比,烫得他舒坦,箍得他不留一丝缝隙,“太紧了,这么紧,还是新鲜的大学生好玩啊!”

    “舒服啊舒服,他妈的太舒服啦!”

    黎任在苏小芸的叫声中,是越战越勇,双手用力的揉搓着苏小芸的双乳,象和面一样,仿佛要将苏小芸揉透揉熟。

    终于,黎任开始加快速度,发疯了一样冲刺。苏小芸感觉到,他的巅峰即将来临,惊恐地叫着,“不要!不要射在里面!求求你!”

    话音未落,一股股滚烫的液体,早冲进了苏小芸的泉眼,苏小芸觉得自己成了一个被灌满了水的瓶子。

    苏小芸泪如雨下。

    只听“波”的一声,黎任志得意满的将凶器抽出,看着那白色的液体,缓缓从苏小芸的泉眼里流出,黎任嘿嘿淫笑,“哭什么!你们大学生不是挺开放的吗?只要你以后乖乖的听话,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此时,苏小芸的酒醒了一半,但是头还疼的厉害。她光着身子跑进卫生间,用浴室的花洒冲洗着下身。黎任留在她体内的东西还真多,苏小芸用手抠出了不少。

    都已经这样了,没必要再矫情了。苏小芸出来的时候裹着浴巾,走出来埋怨道:“你都快要把我搞死了。”

    黎任快活地笑着,女人此刻的抱怨,大概就是对男人最大的奖赏。他坐在床上,拍拍床说:“过来,小苏”

    “啊?”苏小芸故意苦着脸说:“您不会还要吧?您都把我搞肿啦”

    “哈哈”黎任爆发出爽朗而得意的笑声。

    苏小芸过去,依偎在黎任的身边,头靠在黎任的胸膛上,黎任的手伸进苏小芸身上的浴巾里面,抓住她的那对宝物轻轻地把玩着。

    “这感觉真好,”苏小芸轻轻说,她是指酒后头疼时的这种依靠的感觉。

    而黎任误会了,以为她喜欢他对她的玩弄。

    “任,您说话可要算话咯,”苏小芸抚摸着这个干瘦男人赤裸的胸膛。

    “这个你放心,嘿嘿”黎任手上加快了揉搓的力度。突然,他解开了苏小芸身上包裹着的浴巾。在客房辉煌的灯光之下,女大学生的身体精致无比。

    “你真漂亮”黎任哆嗦着再度起身,将一双魔掌按在苏小芸的身体上面。

    苏小芸察觉到他的崛起,连忙推开他的魔掌,说:“我该去了,我男朋友还在家里等我呢。”

    苏小芸捡起床上散落的衣物要穿,谁知黎任一把将她抱起来,重又老鹰抓小鸡般把苗条的苏小芸扔到了床上。

    说实在的,苏小芸根本不想跟他再做那件事了。她看着黎任胯下雄赳赳的东西,便仰着小脸柔声说:“我用手帮你好吗?”

    黎任没有答,只是直勾勾地注视着苏小芸的身体。

    苏小芸用手轻轻触碰了一下那东西,发觉非常的硬。

    “你这么这样子啊,好硬。”苏小芸抓住那东西,声音有些嘶哑地说。

    黎任往床边靠近了一些,苏小芸也把整个身体移到了床沿。

    就这样,黎任一只手,大把捏揉着,拧住她的葡萄不放,另外一只手捂在她的泉眼之上,不住地旋转摩擦。

    苏小芸也同样地在套弄着他的东西。如此干瘦的老头子,却有这样粗壮的凶器。

    她的一只手感到有些捏不过来,她努力地使每一次套弄都是从上往下,尽可能使他的乌龟头完全暴露出来,并且用大拇指,在乌龟头的顶端来地刺激着他。

    有时,苏小芸故意把他那小口子扒得大大的,或者用手指甲削进他的小口子里,一边动作,她一边看着他的表情,从他变幻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所受到的刺激。

    这时,苏小芸感到黎任有推她头的意思,苏小芸立即知道他想让她去亲他那里。

    不能这么快就给他最高的奖赏,想到这,苏小芸拒绝了。

    苏小芸告诉黎任:“我下面今天可以随你弄,但是,我不会去含你的东西。”

    黎任也没强迫,就这样在苏小芸的套弄下,苏小芸感到他身体有些僵直了起来。

    苏小芸知道他可能又快要射了,马上加快了套弄的速度,还用另一只手去揉他下面两颗蛋蛋。果然,他在苏小芸手里的凶器,很快就一跳一跳的,发射了,射得好远,甚至有些都沾到了苏小芸的脸上。

    苏小芸没想到,都几十岁的老头了,还那么厉害。

    黎任这次发射之后,好像是感到有些疲劳了。苏小芸的手也感到酸酸的,下面也感到有些火辣辣,“我下面都被你磨破皮了!”苏小芸甩着发酸的手,冲黎任责怪道。

    休息了一会以后,苏小芸再次去了卫生间,冲洗一下后便准备家了。

    当苏小芸从卫生间出来时,黎任已经坐了起来,他注视着苏小芸的一举一动。苏小芸让他背过身去,别看她穿衣服,他哪里肯听,苏小芸感到脸红红热热的。

    让苏小芸感到奇怪的是,就那么一会儿时间,她看见他下面的那个大家伙又有些抬头了。

    苏小芸感到非常的吃惊。就在苏小芸刚穿好胸罩,正找自己的内裤时,她的电话响了。这时她心里一紧,不知道是该接还是不接,而正当她在犹豫不决时,黎任拿起她的包,找出电话再递过来,同时又从后面搂抱住她。

    苏小芸可以感到,他那该死的东西又硬了起来,正顶在她的翘臀上面。

    电话是男友齐大富打来的,他在电话里问苏小芸怎么还不去。

    “马上就要去了,刚吃完饭,我等客户走了就家。”苏小芸故作淡定地说。

    就在苏小芸接电话的时候,黎任又乘机把她推到床沿上坐了下来。

    苏小芸在和男友齐大富通话,怕反抗被男朋友听出来,心里紧张的不得了,就任由他再次掰开了两腿。

    苏小芸仰躺在床上跟男友说着话,黎任却把着苏小芸的两条玉腿,架在了肩膀上。苏小芸看见自己光滑的两条小腿,正夹着这个谢顶老男人的干瘦头颅,而下面,却被一个东西正缓缓地撑开,耳边又有是男朋友不满的唠叨,心里真是紧张到了极点。

    等苏小芸故意不耐烦地放下电话,她下身已经完全在黎任的控制之下了。

    由于苏小芸的上身正靠着堆起来的被子,所以她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她被黎任抬起的晃动的双腿之间,他粗壮的凶器如同风箱的拉杆一样来抽动。

    苏小芸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红嫩的泉眼随着黎任的运动,正一张一,泉眼里流出乳白色的闪亮液体,已顺着沟壑淌到屁股两侧,连床单也染湿了一大片。

    黎任不但先抽出一大半,然后再蓦地整根插入,而且边干还边附下身来,把苏小芸变得坚硬的两颗葡萄含进嘴里,用力吸吮、裹弄。

    苏小芸感到自己像飞起来一样,前一次因为酒醉没来得及体会,这次酒醒了一大半,全身就都在体味着这异样的刺激。

    “嗯嗯痛轻点”泉眼里的嫩皮被他的大家伙撑开得极度扩张,裹在凶器上被拉出往外时,光滑得连皱褶都消失了,苏小芸呻吟着,小声哀求他慢点,可他却根本不在乎她的反应,只顾自己用力蹂躏。

    终于,黎任的凶器再次发射了。苏小芸可以感觉得到他的跳动。

    黎任发泄完后终于软了下来,但他那蘑菇头依然很大,涨涨的呈紫红色,白色的液体不断顺着苏小芸的泉眼往外冒。苏小芸感到浑身发虚,都是汗水,分不清是她的还是黎任的。

    “谢谢你!你又让我重新找到了,年轻的感觉。”黎任温柔地对苏小芸说道。

    后来在黎任的搀扶下,苏小芸摇摇晃晃地,第三次走进了卫生间,他想跟进来的,但是苏小芸一进去就关上了门。她居然对着镜子哭了,这次的事情她其实是半推半就的,可她就是想哭。为什么呢?苏小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也许是哭的声音很响,苏小芸听见黎任在门口说了好多的话,但是苏小芸没听清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冲洗完以后,苏小芸低头到了床边,只管自己穿好了衣服,带上包,也没跟黎任打招呼,就自己家了。

    第十六章二房东的流氓行径苏小芸到家里,已是凌晨一点多,她和男朋友租着两居室的一个小套间,平时两人各住一间,所以,男朋友齐大富对她具体去的时间并不知情。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去,因为不住一个房间,所以也省掉了许多解释。

    第二天早上,齐大富打开她的房门,一看她睡得正香,也就没有叫醒她,自己径直关了门去上班了。

    其实齐大富一开门,苏小芸便醒了,之所以装睡,是因为不想跟他解释昨晚那么晚家的原因。

    齐大富一走,苏小芸便起身靠坐在床上。

    齐大富是苏小芸到了杭州才认识的男朋友。以前在学校里交的男朋友,在那次跟老教授在男朋友的床上苟之后,那个男朋友便提出跟她分手。

    当时,苏小芸万万没想到,是因为跟老教授苟的事情。直到苏小芸到了杭州电视台实习,在苏小芸的一再追问之下,前男友才在qq上面告诉了她实情。

    其实,史山河教授来到苏小芸出租房之时,苏小芸当时的男友正在图书馆,突然想到去给她一个惊喜。前男友是个外表清秀,实则闷骚的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还没来得及实践的体位,决心到出租房,去跟苏小芸实战演练一番。

    到出租房,却听到屋里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租的那间房子是在一个院子里的一间平房,苏小芸前男友当时听到那声音之后,并没有冒冒失失地敲门,而是绕到了院子外面,在那间平房朝院外的一扇窗户下面仔细听着。

    这个窗户用的是透明玻璃,里面被苏小芸糊上一层报纸,但是在窗户的右下角,却有一处报纸破损的漏洞。

    “腿张开一点,”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唔老东西用点力嗯”这是女朋友的声音。

    “屁股抬高一点”男人用浑厚的声音说着。

    苏小芸前男友听得肺都要炸了。他急忙从窗户右下角那处报纸的漏洞里朝里看。

    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男人,正压在女朋友那鲜嫩的肉体上面,那男人不住地做着活塞运动,偶尔一抬头,苏小芸前男友便认出了这人,是学校传媒系的客座教授史山河。

    “老东西,”苏小芸前男友咬牙切齿地在心里骂着,他刚想要转身,却发现里面的两人却在变换着体位。

    苏小芸裸身坐在了老教授的身上,她手握着教授凶器,十分急切和专注地扶着那东西坐了下去,朝着窗户的那张俏脸,露出一种不可名状的,既难受又惬意的表情。

    女朋友在老男人身上缓缓起落,她在用她最宝贵的地方,擦拭老男人的那杆老枪。

    此刻,苏小芸前男友既想立即冲进去抓奸,却又舍不得打断眼前的,这场真实的好戏。老男人那双干枯的手,牢牢粘着那对娇嫩的宝物,苏小芸的秀发在飞舞,俏脸上面红云飘荡。

    娇嫩水灵的苏小芸,就好像骑在一颗干枯的老树根上,苍苍银丝与乌云秀发,干枯似鸡爪的手与丰盈饱满的乳房,这一切都呈现出巨大的反差。

    待到里面两人瘫倒在一起,苏小芸前男友却发现,自己的裤裆里面湿了。

    看见女朋友和老男人之间的欢爱,他居然可耻地发射了。

    第二天,苏小芸前男友便果断和她提出了分手,并从此再也没有到那间爱巢。

    苏小芸看到qq上前男友发过来的文字,愣住了。她没有再追问一个字,而是默默地将前男友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她是做了丑事,可万万没想到,前男友居然津津有味地看完了整场,其心理之强大,堪称奇葩。要是他当时冲进去打她一顿,她也理解,就算不打她,那最起码也得及时进去阻止一下啊!

    然而他居然默默地转身离开,第二天什么也不解释就跟她分手,害得她象所有失恋的女孩子一样,理所当然地哭得死去活来,整整好几个月还在分析他离去的理由,为此,人都瘦了好几斤。苏小芸得知了真相,心结顿开,却象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唯有尽快删除那段记忆。

    到了杭州,认识齐大富还是在几个月以后的事情。初到杭州,苏小芸在市租了房子。那房子是一处三室其中的一间卧,另外还住了两间卧室各住了两个女孩子,等于这家三室的套房一共住了五个人。

    这间房子,是通过杭州本地一家名叫十九楼的站租来的。在房屋出租块,苏小芸找到了这间离电视台不远的房子。一间房一千块,倒还在她可承受的范围。

    原以为是房东直接出租的,后来才知道租房子给她的不过是名专业二房东。

    苏小芸跟同住一套房子的女孩子们,相处得还算融洽,本来,她是打算按照当初跟那个二房东签的约,在那里住满一年再说的,直到有一件事的发生。

    二房东是个年约三十长得白白净净的男人,对这些租住的房客也还算服务尽职,每隔一个星期,他都会上门来,检查一下房间里的设施是否运作正常。查查热水器,看看油烟机,比如换换灯泡之类的事情,他也是随叫随到,这一度让住在那间房子里的房客们,以为遇到了中国好房东。

    但是有一件事的发生,一下子逆转了女房客们对这个二房东的看法,乃至将二房东本人送进了监狱。

    有一天晚上,苏小芸象往常一样在自己房间里上,就听到外面一个女孩子的尖叫。待她出来,发现其他的女孩子都围在那间公共卫生间门口说着什么。

    苏小芸过去一问,才知道刚才一个女孩子正洗澡,突然发现卫生间吊顶上有个黑点。这个爱干净的女孩子就随手抹了一下,谁知那黑点立即变成了一个黑洞,女孩子很好奇,就伸手抠,抠着抠着,却抠出了一个摄像头。

    后来,女孩子又在马桶的对面,发现了一个隐藏在瓷砖踢脚后面的摄像头,这两个摄像头,均连着不知道通往哪里的电线。

    女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谴责这种无耻行径的时候,苏小芸赶忙跑自己房间里的卫生间,在差不多的部位,苏小芸也发现了两个摄像头。

    震惊之下,女孩子们选择了报警,警察来了之后,发现摄像头连接的电线,均通往一台隐藏在厨房检修口上面的电脑机。在机硬盘里面,警察发现了十几g的视频,都是这里面的女房客洗澡上厕所的实况视频。

    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警察就查出了安装摄像头的真凶,就是那个看起来挺斯文的二房东。经过审讯,二房东交代了在群租房卫生间里安装摄像头的犯罪事实。这家伙在他转手的几套房子里都安装了摄像头,所幸的是,他录下来只是为了自己独自欣赏,那些偷拍视频并没有流到上去。

    那个二房东毫无悬念地接受了法律的制裁,因为摄像头事件,杭州开展了一场清退群租房的运动。苏小芸被退了还没住的几个月房租,离开了那个小。

    在苏小芸离开之前,她就在上看到了齐大富发的租帖子。苏小芸尽管有着不少的性经验,但并不代表她就是随便接受异性租的新潮人物。但因为事发突然,苏小芸没有多少时间,这才不得不选择了异性租。

    齐大富租的房子是在和睦附近的一套两居室,此前他和他的女朋友,以及他的一个哥们住在一起。

    象很多狗血的故事一样,有一天上午,他在去上班的途中,发现一份重要资料没有带,便中途往返。到自己房间里,却发现自己的女朋友不在床上,他刚走出房间,就看到女朋友头发凌乱,慌张地从他那个好哥们的房间里出来。

    当天,他把女朋友和他那个好哥们一顿胖揍,完?ahref=/qitaleibie/situ/target=_blank>司徒兴枪龀鏊┖贤?br/>来的房子。

    齐大富在上招租并没有一定要找异性,他只是想随便找个上班族,来分担他每月一千五块房租,外加物业费的开支。正好碰上了苏小芸,他只是在问了一下她的职业之后,就答应了。

    尽管是各住一个房间,但孤男寡女在一起,不发生一点故事那也是说不过去的,加上齐大富长的人高马大,相貌英俊,平时在一些小的开支上,也没有跟苏小芸斤斤计较,在租一个月后的某个夜晚,苏小芸跟齐大富睡到了一张床上。

    有过了性生活,而又久旷的苏小芸,终于尝到了年轻男人的威力,浑身酥软地躺在床上。看着齐大富英俊的面容,苏小芸事后第一句话竟然是:“别怕,我那份房租我还是会交的。”

    “靠,”齐大富哭笑不得。

    这之后,两人还是各自住着一间房子,虽然彼此都开始老公老婆地叫了,但生活的费用还是aa制。齐大富没有追问苏小芸的过去,苏小芸也不想发掘齐大富的隐私,两人就这样成了各自的男女朋友。

    齐大富也算是个白领,工作是在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的管理方做市场管理,工资六千多,尽管不高,但是好在稳定,而且每个月基本上还有千把块钱的灰色收入。不过即便这样,因为齐大富的朋友很多,每个月都少不了几次聚会,所以他基本上也是个月光族。

    但是在苏小芸眼里,齐大富最大的优点就是交游广泛能说会道。世上有两种男人,一种就是象齐大富这样的,能说会道交游广泛,好象没什么事情能够难住他似的。另外一种,就是象胡丽老公肖刚那样的,笨嘴拙舌,读死书,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只会老老实实地过着那种守着老婆孩子的日子,一旦遇到生活中的突发事件,几乎是毫无解决的办法。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