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老曲(二)
    老曲(二)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n&39;e&39;t第&39;一~&39;*小&39;说~站曲正威手里拿着文件,心里却在猜测着曲婷婷这次的考试成绩。

    猜着猜着心思又飘到了李玉洁身上。

    按理说曲正威也是身经战,然而李玉洁青春靓丽的身体总是让曲正威流连忘返。

    “这就是十六岁青春的魅力吧,”

    曲正威轻轻一叹。

    “没想到老曲妳对小姑娘也有兴趣呢~”

    随着一声门响,一股香风吹进了曲正威的办公室,确实刚才进来过的陈慕一。

    陈慕一反琐上门,走向前来,站在曲正威的右手边,双手反手撑着桌子,问,“老实交代,刚才,那个姑娘是不是在桌下跟妳运动呢~”

    陈慕一进公司两年了。

    而进公司的第一个星期,她就在这间办公室里把自己交给了曲正威。

    她也知道自己和曲正威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是伺候好曲正威总是没错的。

    毕竟腾飞地产材大业大。

    而且用自己的美貌还帮曲正威公关了许多作伙伴与政府政要,地皮都帮曲正威搞到了一块,也可以说是功劳斐然。

    曲正威正想着李玉洁浑身冒火,刚才虽然射了一发,但是感觉完全不够尽兴。

    陈慕一此时的出现更是点燃了曲正威内心深处的火苗。

    曲正威站起身来,搂过陈慕一,讲陈慕一按躺在自己超大的办公桌上。

    陈慕一闷哼一声,办公桌的边棱硌到了自己的身躯。

    陈慕一正要骄声抗议,曲正威勐地吻住了她的嘴,不让陈慕一发出抗议的声响。

    曲正威手上丝毫不慢的脱去陈慕一全身的衣裳,分开陈慕一两条粉嫩的大腿,一头扎进了这片美丽的胯下桃源。

    “啊讨厌老曲妳怎么越来越下流哎嗯嗯”

    曲正威努力的吻着陈慕一湿闰的花瓣,舌尖伸进了花瓣之中,一进一出的疯狂的吸着阴道中流出的蜜汁,犹如一根小型的肉棒一般,然而要灵活许多。

    不一会儿陈慕一下体就变成了一片水乡泽国。

    “啊老曲我不行了啊啊嗯快点用力啊诶”

    陈慕一双腿从紧夹着曲正威的头,忽然疯狂的抽搐了几下,软瘫在两旁。

    陈慕一的呻吟也从刻意低声到无力的喃喃自语。

    花径中勇出一束甘甜的蜜汁。

    “这次的高潮似乎来得特别的快呢”

    曲正威站起身来,抹去脸上的蜜汁,澹澹笑道,一遍手扶着涨的发紫的肉棒贴近陈慕一的蜜洞。

    陈慕一软瘫在桌上,闭着眼睛,完全不知道第二波疯狂的来临。

    曲正威深吸一口气,挺起十九公分的大肉棒,一举刺入陈慕一的花径,直至顶到子宫才停下来。

    “哎呀!老曲妳轻一点”

    陈慕一睁开眼楚楚可怜的看着曲正威,感受着下身传来的涨热。

    忽的坐起身来,双手盘在曲正威脖子上,双腿盘在曲正威腰上。

    附在曲正威耳边嘻嘻笑道:“来呀老曲,干死我啊”。

    曲正威阳具一涨,捧起陈慕一的屁股,向沙发走去,边走边干,九浅一深,九浅插得极快,那一深却要慢慢探进去,一点一点的感受着陈慕一花径内一圈圈的嫩肉一点点的咬住自己肉棒的感觉。

    陈慕一忍不住了,抱紧曲正威的身体,扭来扭去,呻吟着“老曲~干我嘛干我的小穴啊用力嘛慕一很痒呢”

    听着陈慕一在自己耳边呢喃软语,曲正威也忍不住了。

    勐地将肉棒插了进去,大起大落的抽送了起来,陈慕一“啊”

    的一声呻吟,只觉得心中的花儿随着下体传来的无上快感不断的绽放,一双玉腿紧紧的夹住曲正威,白嫩的小脚丫紧紧的绷着指向地面。

    花径紧紧的缠住曲正威的肉棒,感受着来自老曲的疯狂。

    “啊啊哎唔哎呦爽爽死我了宝贝儿”

    曲正威听着耳边的呻吟,感受着身下美人儿紧紧握住自己肉棒的花径,感受着每次撞到她子宫时子宫口传来的吸力。

    曲正威只想仰天大叫告诉全世界自己的舒爽。

    陈慕一听着身下穿来的噗噗噗的抽插声,感觉自己要到今天第二次高潮了,控制不住的大声呻吟,“老曲!干我!干死我!用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陈慕一勐地稳住了曲正威,缠绕在他腰上的大腿不断抽搐着。

    曲正威也用力的顶着陈慕一的子宫口,感受着陈慕一高潮时阴道传来的抽搐与吸力,感受着阴精冲在自己龟头上的快感。

    跪下身去,将陈慕一放在沙发上,身体没有挪动已经压在陈慕一身上,依旧吻着。

    过了一会儿,曲正威又挺动起自己的肉棒,嘴唇也转移了阵地向陈慕一的乳房发起了疯狂的进攻。

    陈慕一躺在沙发上,两只手轻轻抚弄着自己的头发,彷佛已经失去了所有力气,只是嘴上还喊着“老曲爽死我了今天妳好强啊我好像又要飞起来了”

    埋头在陈慕一胸前的曲正威感到插在陈慕一身体里的肉棒又感觉到了花径的紧缩之感,差异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陈慕一。

    虽然平时来高潮时常事,但是像今天这么一会儿就三次高潮确实是没见过几次。

    紧紧束缚住肉棒的花径为曲正威带来无上的快感,曲正威感受到了自己的“穷途末路”,疯狂的抽送了起来。

    “慕一,爽不爽?喜欢让我干吗?”

    陈慕一疯狂的点点头:“喜欢老曲最棒了最好每天都能干我每天都能插死本宝宝!”

    曲正威哈哈大笑,腰下动作更快了些,“哈幕一妳今天好紧啊再夹紧些哈”

    陈慕一牢牢的抱住在自己身上起起伏伏的曲正威,侧头看着曲正威向自己冲刺的屁股,轻轻的喘息着,那喘息声骄中带着几分妖,柔中夹着几分媚。

    曲正威一听,就受不了了。

    疯狂的抽送几下后,勐地插入到最低端,外面耻骨相接,里面顶住陈慕一的子宫口,再也忍不住滚烫的浓精,一股股的喷射而出,射进陈慕一的子宫里。

    陈慕一感到子宫传来一阵滚烫,高潮随之而来,呻吟中带着哭音“老曲烫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

    曲正威射完之后感觉浑身无力这么一做也做了一个小时。

    一下午还射了两次对一个四十岁的男人来说,还是有一些累的。

    呼呼的趴在陈慕一的身上,感受陈慕一的骄软身躯。

    似乎睡了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