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江湖情与路(六)
    (六)吕映心中焦急的向人房走去,刚一步跨入院落,却发现房门前站着一位身影,走近以后,在朦胧的月光下看清身影的人是自家的小侍女杏儿。

    杏儿偷偷观看少夫人与人偷情,却被房内剧烈的肏穴表演挑逗得慾火上涌,小穴内淫水不停流出,在李云飞在庄倩儿小穴内射出一股股浓精时,更是差点达到高潮,拔出鸡巴后从小穴内流出参杂精液淫液对她更是形成莫大的刺激。

    在两人又一次开始干屄肏穴以后,决定房自慰一番,刚转身离开没走几步,便看到一人影快步走来。

    “杏儿,你还没休息啊?看到少夫人和李大爷了吗?”

    吕映看到那人影是杏儿,于是问道。

    一句话惊动了屋内外三人,房内二人连呼吸都快停顿,屋外的杏儿也暗叫不妙。

    “这个启禀少爷,少夫人已经休息了。”

    杏儿的手不自觉地捏着衣角。

    “哦,是吗?那云飞呢?”

    吕映没有注意到杏儿的小动作。

    “这少夫人已经吩咐下人带李大爷去了客房,现在应该也睡下了吧!”

    “还是倩儿週到。还有,这个少夫人她她来时有没有做什么很奇怪的事情?”

    “没没有,少夫人很正常的。”

    吕映这下放心了,心想:『喝了这么多也没事,看来倩儿酒量见长啊!』“这么晚了,杏儿你也快去休息吧!”

    说完抬步向房间走去。

    杏儿见状大急:“少少爷,少夫人她她吩咐说说怕您吵到小少爷,让您到别处休息。”

    话语磕巴、极无逻辑的内容让吕映停顿脚步,转头用疑惑地眼神打量她,目光扫到捏着衣角的小手时瞳孔微缩:“是吗?我肚子一直不舒服,确实有可能会打扰到他们母子,既然如此,我去别处吧!”

    转身离开,在黑夜中的身影逐渐消失。

    杏儿看到吕映背影不见才长吐了一口气,看看无声的房那禁闭的房门,缓步到自己房间。

    屋内二人。

    “走了吗?”

    庄倩儿问道。b“应该走了,要不我去看看。”

    李云飞不确定的道,说完就要抽出被穴肉紧夹、淫水沾染的湿漉漉的肉屌。

    “算了,他应该也猜到我有其他男人。每次以后我都很后悔,觉得很对不起他,可每次发情时却都忍不住。”

    庄倩儿拦住他,有些落寂地轻轻说道:“如果被他发现,最好一剑杀了我,结束我这种痛苦。”

    说完看向李云飞,素手摸着他的鬍鬚:“你愿意陪我一起死吗?”

    李云飞没有说话,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心意,一口吻住了她的朱唇,鸡巴开始疯狂地抽插顶动起来。

    “啊啊啊啊天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咿呀啊我不行了啊你太勐了啊用力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哦啊啊哦啊噢啊嗷嗷嗷”

    庄倩儿迎着他大力的肏弄,淫荡地浪叫着,双臂用力抱住身上的男人,双腿用力盘住男人的腰身,下体没命地向上用力挺纵。

    床在二人疯狂的动作下,发出“吱扭~~吱扭~~”

    的快要散架的声音,肉体有力的碰撞声“啪啪啪啪啪”

    比雨点还急,女人淫荡的浪叫:“啊啊啊啊啊”、男人牛般的粗喘,彙集成一幅让人热血沸腾的画面。

    传到隔壁的声音使得一个小丫头再也忍不住,褪下衣裳,露出瓷白的身躯、坚挺的竹笋奶,小红豆已经翘起,胯下芳草稀疏,鼓鼓的阴户竟是极其少见的馒头屄,肥嫩诱人,淅沥沥的淫水正在缓缓流淌。

    杏儿小手一边揉着乳房、捏着小乳头,一边抠弄小穴、逗弄阴蒂,两条粉腿相互摩擦,小脚丫乱蹬,口中小声嗯嗯道:“哦杏儿杏儿也想要肏穴,要少爷要少爷的鸡巴好痒杏儿好喜欢少爷,少爷快点给杏儿开苞,杏儿想要少爷给杏儿开苞嗯嗯啊啊”

    吕映眺望着前方的房,脸色阴晴不定:『杏儿竟对自己撒谎,到底想隐瞒什么?』身影走动,尚未到达房前,一声细微的叫床声便传入耳中。

    吕映面色剧变,快步来到杏儿刚才站立的窗前,颤抖的伸手打开一条缝隙,更大的叫床声传来,中间夹杂着一些“啪啪啪”

    的肉体撞击声、“噗滋、噗滋”

    鸡巴肏穴时的淫水声和“唧唧”

    的亲嘴声。

    吕映脸色苍白的向内望去,只见在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上,自己的儿子在熟睡,自己的兄正用比自己大几乎一倍、如小儿手臂般的八寸粗壮大鸡巴狠力地肏干着自己的美豔娇妻。

    吕映从没想到过自己的眼神会这么好,只见随着男子结实腰股的每一次勐烈挺动,粗壮的鸡巴就向娇嫩的小穴顶去,直插入那粉嫩水润的穴内,挤压出股股淫水,狠力插入到底,直到卵蛋紧紧挤在胯间,阴毛相互纠缠,白色的泡沫纷纷破裂,小穴撑开成极大的圆形,阴唇粉红透亮。

    吕映佌目欲裂:『杏儿啊,杏儿,你到底收了云飞什么好处,竟然做出如此瞒蔽之事?云飞啊,难道你说的我俩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一次次不顾性命的对我捨身相救也都忘记了吗?倩儿,你明天就会忘记一切,可我怎么办?

    怎么办?』整个卧房裡充满了一片春意,除了性器交时的“噗滋、噗滋”

    声,就只有床上那对男女的浪叫声而已。

    “啊受不了啦喔大鸡巴肏我喔用力干干我这淫荡的女人啊再插深一点啊用力干啊好人快用力干人家啊哎呀好人你玩死人家了我又要来了要要洩身了亲人好人喔我要死了啊啊”

    “姐姐,我也爽死了,我们两人一起升天吧!”

    李云飞说完也更大力勐烈挺动腰部,每一下都是直干到底。

    “啊小,儘管射进来吧,射在姐姐的小穴裡!哦哦啊”

    『什么小、姐姐,而不是喊相公,这这倩儿她是清醒的,是清醒的!

    』吕映听到此言,脑海裡只有这一个念头,眼前一黑,“噗”

    一股鲜血再也忍不住喷了出来。

    李云飞:“射了射了”

    鸡巴重重插在花心深处喷射浓精。

    杏儿:“哦杏儿洩给你了,少爷”

    一股半透明液体如喷泉般从馒头小穴中激射到半空。

    同一时间,三股液体喷射到不同目标。

    夜,很静。

    (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