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随着一句撕心裂肺的嘶吼,夏季荷的大脑也同时了。

    也许是因为与生俱来的母性,她在千钧一发之际往前冲了过去。

    她的动作从来没有这么敏捷过,全身像是充满了力量,仅仅只是一瞬间,她就奔到了小飞的身边,瞬间张开双臂将他抱入怀里,然后弯腰转身低头用自己的身体拱成一道防护。

    磅!

    探照灯重重落地,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现场灯光瞬间暗了一半,玻璃罩破裂迸射,锐利的玻璃碎片朝四面八方弹飞射去,在眨眼之间就划伤了好几个人。

    一瞬间,尖叫声、抽气声、唉叫声、惊吓声、哭泣声像是滚烫的热水,同时沸腾了起来,并以探照灯落地的位置为圆心,以辐射状迅速蔓延。

    夏季荷只听见好多的哭声在耳边响起,然后手臂就传来一股辣疼。

    她睁开因为恐惧而紧闭的双眼,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被玻璃碎片割出了一道大概七公分长的伤口,猩红色的鲜血正泪泪地不断淌出,一下子就滴到了地上。

    怀里的小飞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骤然暗下的灯光、此起彼落的尖叫声和哭泣声,还有那落在他身边的鲜血却还是吓坏了他。

    他害怕地瞪着她血淋淋的伤口,还没来得及多说一句话,眼前的夏季荷就被一道人影往后一拉,他惊恐地抬起头,才发现那人是自己的父亲。

    「爸爸」他立刻脸色苍白的开口喊人,然后该然欲泣指着那血淋淋的手臂。「荷花老师流血了……」

    「嗯,我知道。」简几绷着下颚,脸色也有些苍白,但他飞快地脱下外套,用外套紧紧缠住她的手臂,并按在她的伤口上。

    看着小飞惊魂未定的模样,还有简凡那铁青中透着苍白的俊脸,夏季荷虽然手臂痛得要死,还是勉强挤出一抹笑,安慰两人。

    「只是小伤,没事的,等下搽搽药就好了。」

    小飞没有出声,只是全身颤抖的看着她,眼里已经是泪光闪闪。

    简凡也没好到哪里去,一双黑眸早已失去了平时的深邃冷静,反倒闪烁着几许狂乱阴蛰,上上下下扫视她的身体。

    「还有没有哪里受伤?」他焦急地问。

    「没有,只是左手臂被割伤而已。」她努力维持脸上的笑容,本能的将小飞拉到身侧,转头查看四周的景况。

    探照灯落地确实吓坏了不少人,但幸亏没有砸到人的样子,虽然附近有几个人似乎也被玻璃碎片划伤了,但情况似乎都不严重,每个家长都护着身边的小孩,连忙察看安抚,也有不少没事的人也靠了过来帮忙,每个人虽然都受到了惊吓,但总算没酞成大祸。

    还好……

    还好受伤的人并不多,并没有头破血流的场面,还好她及时看到探照灯落下,没有让小飞受伤。

    虽然从事情发生到结束可能还不到一分钟,但此时此刻,她却觉得自己好像跑了一场马拉松,虽然没有气喘吁吁,但心脏却急促剧烈的跳着,透着一种像是缺氧的紧绷,还有一股突然涌上来的浓浓恐俱。

    当时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她什么都来不及想,只能依照本能的去行动,直到大难过后她才感觉到恐惧。

    是的,她害怕。

    她真的害怕探照灯会打到人,害怕被砸中脑袋的那个人就是她自己,但她更害怕的是自己无法保护好小飞,幸好小飞没受伤,她只是手臂被割伤,全是不幸中的大幸。

    确定现场情况不严重后,她总算将目光收了回来,谁知道一抬头却对上简凡那过于晦暗的黑眸。

    他的脸色铁青、嘴唇紧抿,原本该是英俊的脸庞肃冷紧绷,仿佛像是努力压抑着什么,或者是忍耐着什么,别人或许看不出他隐藏的情绪,但她一眼就看出来他心里的恐俱。

    他就和小飞一样,都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只是他刻意隐藏了起来,但是他紧握住她的大掌却透着微微的颤抖,完全泄漏出他的恐俱。

    他这是在害怕吗?害怕会失去她?

    她的心狠狠揪疼了,想张口安慰他,谁知道小飞却忽然扯了她一下,可怜兮兮的抬头看着她,两边眼角已经淌出了泪珠。

    紧缩的心房瞬间多出一种堵塞的酸涩,她说不出心里头的那种感觉,只觉得鼻头一酸、眼眶一热,忍不住当场蹲到了地上,用没有受伤的右手将他搂入怀里,轻声安慰起他。

    「别怕啊,我没事,我没事,你看,我还在这里呢。」

    小飞没有说话,只是奔入她的怀里,像只无尾熊似的紧紧攀住她的脖子,然后放声大哭。

    她从来没有看过他哭得这么凄惨,而简凡也很久没看到他嚎陶大哭的模样了。

    自从他两岁后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哭闹都要不回母亲后,就很少哭泣了,但现在他却哭得撕心裂肺、哭得惴惴不安,仿佛差点失去最重要的东西。

    看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简凡心痛如绞,却也是感同身受,他知道那种差点失去的感觉……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他真的亲身体会到了。

    想起探照灯落地的那声巨响,想起他闻声回头,却看到她竟然就站在距离探照灯不到一公尺的地方,想起她脸色苍白护着小飞,左手臂却迅速的滴下鲜血——

    该死!

    如果不是她保护了小飞,如果她真的被探照灯砸中,那么他……那么他……

    他全身僵硬,用力闭上双眼,拒绝去推想这两种可怕的猜测。

    如今小飞就在她的怀里,而她就在他的手里,他谁也没失去,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老天已经够厚待他了!

    唯咙发梗,他伸手想将小飞抱入怀里,谁知道小飞却不肯放手,始终牢牢的、紧紧的抱住夏季荷。

    然后事实证明,哭泣这种情绪果然是会传染的。

    就见附近原本没有哭泣的孩子,在听见小飞嚎陶大哭之后,竟然也一个接着一个哭了起来,让原本就有些混乱的场面变得更加难以收抬,而震天价响的音乐也突然被人关掉了,更显得那些哭声有多凄厉。

    就在这个时候,园长和各班老师总算赶到了现场,看着遍地狼藉以及夏季荷脚边的那几滴血,脸色也全都吓白了。

    「荷花老师,你……你没事吧?你的手……」园长看着她裹着外套的左手臂。

    「我没事……」她依旧蹲在地上抱着小飞。

    「她的手臂被玻璃割伤了,需要马上送医院。」简凡替她接了话,说话的语气比平常还要冷寒低沉。

    「那……那我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园长的脸色更白了。

    「不用,我直接开车送她去医院,还有小飞受到了惊吓,我必须马上带他回家,至于其他人……」他看着四周。「受到惊吓的孩子不少,还是报警处理一下,请警方过来帮忙,顺便调查看看那盏探照灯究竟是怎么回事。」

    即使内心恐俱,但他还是沉着的给予建议,依旧没有一丝一毫的紊乱。

    园长猛点头,连忙请跟在身边的梅花老师去报警,也让桃花老师帮忙安慰身边的家长,顺便维持现场秩序,脸色不只苍白,还难看极了。

    好好的万圣节晚会,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那搭建舞台的外聘厂商该不会偷工减料吧,回头一定要他们给个交代!

    确定简凡会带夏季荷到医院就诊后,园长就忙着去安抚其他家长了,现场乱烘烘的一片,孩子的哭闹声此起彼落,谁也没发现简凡正一手抱起简飞,一手紧紧揽着夏季荷的肩膀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

    两人的动作不但亲密,简凡对待夏季荷的态度更是清楚流露出一股难以忽略的小心翼翼和呵护不舍,只要稍微用心,就一定能察觉出两人之间绝对不寻常。

    虽然大多数的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而疏忽了,但站在人群中的艾娜却立刻发现了。

    刚刚就在意外发生那一瞬间,其实她人就在附近,她也亲眼看到了那盏探照灯落下,甚至亲眼看见小飞深陷危险,但是在电光石火间,她的身体却是害怕得无法动弹。她竟然完全提不起勇气,以自己的身体前去拯救保护小飞。

    但是那个荷花老师却不同。

    她根本没有任何犹稼,几乎是奋不顾身朝小飞扑了过去——

    当初为了自身的幸福,她自私的抛弃了小飞,所以为了弥补他,今年她才会回到台湾坚持争取他的监护权,但是她万万没料到小飞早已忘了她,甚至对她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她始终不肯面对这个事实,也不肯相信这个事实,但是刚刚那一瞬间,她的懦弱无能,却狠狠戳破了那层自我欺骗。

    事实证明,她根本就是一个无能自私的母亲,她爱自己远胜于小飞,她根本没有资格讨回小飞,也难怪小飞一点也不喜欢她。

    但如果是那位荷花老师,小飞一定能获得幸福吧。

    还有简凡也是。

    认识他那么多年了,她从来没见过他如此在乎过一个女人,从意外发生到现在,他的脸色一直都透着一抹苍白,甚至连指尖都是颤抖的……

    「简凡……」她有些犹豫的走到两人身边,她本想开口为刚刚的事道歉,但简凡却头也不回地打断她。

    「抱歉,我现在急看去医院,今晚就麻烦你自己坐计程车回家吧。」

    「不是的,我只是想跟你道歉…」

    见艾娜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夏季荷不禁有些尴尬的想拉开彼此的距离,谁知简凡却不肯松手,而艾娜也没非要他停下脚步不可,只是兀自跟在他们的身边长话短说。

    「不管对刚刚的事,还有过去的事我都感到很抱歉,小飞……小飞以后就交给你们了,明天我就会订机票回法国,以后再也不回台湾了。」

    没料到艾娜竟然会突然开口说要回法国,不只夏季荷,就连简凡也是一愣,但是此刻小飞就蜷缩在他的怀里哭泣,身边的小女人脸色也是那样的苍白,他实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揣测她这些话的目的,只能暂时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她。

    「ran跟我说过,他很敬佩你一个人照顾小飞这么多年,你把小飞教得很好,他说你是个好父亲,他自叹不如……」她苦涩一笑,美丽的脸蛋上再也没有往昔的据傲,只是非常舍不得的看着简凡怀里的小飞。「我要说的就是这样,我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你们快去医院吧。」

    「艾小姐,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夏季荷忍不住担心地问。

    「我再怎么样,都比你的情况好吧。」艾娜加深笑意,一瞬间终于明白简凡和小飞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她。

    她是如此的善良,而且待人诚挚,明明自己都受伤了,却还担心她。

    「可是……」夏季荷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身旁的简凡截断。

    「明天我就不送机了,祝你一路顺风。」语毕,他朝她轻轻点了下头,接着便拥着身边的小女人头也不回的往校门口走去。

    虽然流了不少血,但幸亏没有伤到动静脉,缝了几针之后,夏季荷就立刻被简凡给带回家。

    也许是受到了严重惊吓又大哭了一场,小飞在回程的路上就累得睡着了,睡着的时候眼角还是湿湿的,直到简凡抱着他走到床边,他都没有醒来。

    唉,好好的万圣节晚会就这么泡汤了,也不知道园长和其他老师是怎么收抬善后的?

    真希望家长们能包容这次的意外,否则少子化已经够严重了,要是再闹出什么拒读那还得了,还有大桃班的其他小朋友都还好吧,好不容易练了一个月的舞步,没想到今晚却派不上用场,下礼拜她一定要好好的安慰他们……

    可能是因为被打了麻醉药的关系,夏季荷觉得有些无力,此刻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头晕晕的乱想,完全没注意到简凡已经从二楼走了下来,直到自己落入他的怀里才回过神来。

    「我们今年就结婚好吗?」

    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低低响起,让她诧异的抬起头瞪他。「你说什么?」

    「我们今年就结婚。」他重复。「我必须公开我们的关系,明天我们就向小飞公布这个消息,他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

    「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高兴?我只是个外人……」她错愕反驳。

    「谁说你是外人」他迅速打断她,平静的脸庞突然掀起波澜。「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外人看,小飞也没有,看见你受伤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我和小飞有多害怕,小飞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哭过了,而我……而我……」他没有把话说完,然而他的表情却清楚显出他此刻的心情。

    固执、慌乱、愤怒、恐惧、自责、忧虑……许多种情绪浮现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不再那样的镇定。

    事情发生的时候,他的表情看起来或许有那么一点阴惊,但之后他很快的就恢复冷静。他开着车带她去就医,一路上不断询问她的状况也不忘安抚小飞,即使得知她的伤口需要缝合,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他的冷静让她安心。

    毕竟听到伤口要缝合时,她表面上虽然装得若无其事,但心里其实怕得要死,但他就站在她的身边,微笑的告诉她他会陪着她。

    因为有他,她才不至于太过恐慌。

    在历经那九死一生的关卡后,她和小飞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强而有力的依靠,而他始终表现得很好,所以她也真的以为他早已稳定好心情,然而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好像错了。

    虽然他看起来一直都很冷静,但是他的心里似乎并不是这样。

    现在,她明明就好端端的坐在他怀里,他却好像很害怕会失去她!

    仿佛像是印证她的想法,下一瞬间,他忽然把她抱得好紧好紧,紧到她难以呼吸,甚至觉得肩膀发痛,但是她不敢叫出声。

    因为她舍不得让他在万分恐惧的时候,还让他愧疚。

    「我大你整整十岁,我谈过无数段错误的感情,历经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好不容易才终于遇到你,只有你……是那唯一对的人。」他用下巴抵着她的头顶,声音变得低沉而沙哑。「我以为我们可以慢慢来,我可以慢条斯理准备我们的婚礼,你可以随心所欲的陪伴小飞,直到艾娜的事情结束后再公开我们的感情,我以为我们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但直到你受伤,我才发现我随时都有可能失去你。」

    「可是我只是受了点轻伤……」她轻声开口,不想让他太过恐慌,但似乎并没有效,他依旧将她抱得好紧好紧。

    「我知道你担心小飞无法接受你,但小飞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哭过了,他和我一样都害怕失去你,他需要你,我也是,我再也不想在众人面前假装自己只是个学生家长,不想再辛苦伪装和你毫无关系,我想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都能名正言顺的保护你、拥抱你。」

    一顿,他终于松开她,然后在明亮的灯光下定定的看着她。

    「这一路上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早就公开我们的关系,如果在你替小飞化完妆的那个时候,我不顾众人眼光低头吻了你,如果我没有带着小飞离开你身边,那么那场意外就不会波及到你,你也不会因此受伤,你知不知道当我看见你手臂血淋淋的站在那里,就距离那盏探照灯不到一公尺时,我的心脏差点就要停了——」

    他用力咬着牙,试着压抑身体里的寒意,却怎样也压抑不了心里那不断冒出的恐慌与懊悔。

    他从来不曾一口气说过这么多的话,而她也从来不曾看过他如此晦涩的表情,一瞬间她的心脏狠狠紧缩,挤压出些许酸涩、些许感动、些许不舍、些许难受、些许甜蜜。

    她的心情也开始变得复杂。

    她很抱歉让他如此难受,甚至抱歉让他如此的担心受怕,但被人疼惜入心的感觉,却又让她止不住的感动甜蜜。

    她的嘴唇动了几下,最后才好不容易吐出两句安慰。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不是没事嘛……」

    「没错,幸好你没事。」他伸手抚摸她的脸颊,一张手就跟她的脸一样大。

    「但我再也不想让自己有后悔的机会,我们今年就结婚,虽然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但是我一定会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绝对不会让你觉得委屈。

    「我不需要盛大的婚礼。」她连忙反驳他。「就算登记结婚也可以,我只担心小飞……」如果说一分钟之前,对于他突然提到结婚她还觉得错愕的话,现在的她,也不禁开始有点心动了。

    她明白他的心理,世事无常,谁知道下一秒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他们好不容易才遇见彼此,好不容易才互相倾心,确定彼此都是对的那个人,他们谁也不想错过,但是这段爱情里不只有他们,还有小飞。

    她爱小飞,她没有办法只顾虑自己,却忽略了他的感受。

    仿佛回应她此刻的感觉,原本安静的二楼,竟响起小飞的哭喊声。

    她和简凡迅速互看一眼,接着下一秒,他们两个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踏上楼梯直奔二楼。

    卧房里,小飞就站在床边哭着,一脸想要找人,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找的惊慌模样,直到眼前的门板被推开,直到他看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出现在他面前,他才大叫一声荷花老师,然后飞也似的扑进她的怀里。

    「怎么了?是不是作恶梦了?」她弯腹轻轻拍着他的背,温柔安慰。「对不起,把你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你很害怕对不对?别怕,别怕啊……」

    听着这温柔的安慰,小飞哭得更厉害了,但心里那种旁徨恐惧却神奇的慢慢消失了。

    「荷花老师,我梦到……梦到你受伤了,流了好多好多的血,然后……然后就死掉了……」他抽抽噎噎的说着,不自觉1务她抱得更紧。

    「嗯,真是可怕的恶梦,可是那只是梦,你看我不是没事吗?」看着他哭得这么难过,她想把他抱起来,但用一只手却无法办到,只好蹲体。你看爸爸也在这里,你已经醒了,恶梦已经过去了,不会再发生了。」

    他还是哭。「可是你流了……流了好多血,就跟幼稚园的时候一样……荷花老师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才会受伤……我不是故意的……呜呜……」

    看着小飞哭得浙沥哗啦,夏季荷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快被哭痛了。

    看来简凡说得没错,小飞和他一样,都很害怕失去她。

    如果今天换作是小飞或是简凡在她面前受了伤,那么她铁定也会感到凉慌失措,甚至哭得更伤心吧……

    看着她单脚跪在地上,一脸心疼的抱着小飞,简凡不禁也蹲了下来,然后伸手将儿子拉入怀里,用拇指抹去他脸上的泪水。

    「荷花老师没有怪你,你没事她比谁都开心,以后如果再发生危险,我一定会保护好荷花老师,绝对不会让她再受伤。」

    「真的吗?」

    「当然,我会保护你们。」他誓言旦旦的保证,却又多补了一句。「但是荷花老师住得太远了,如果你可以说服她住进家里,甚至说服她成为我们的家人,那么我以后就能随时保护她。」

    这已经是非常明白的暗示了!

    「简凡」

    听出他话间的意图,她立刻开口低喝了一声,试图阻止这个话题,谁知道他却不予理会,逞自对看小飞说道——

    「你希望荷花老师住在家里,天天都可以看到她吗?如果爸爸和荷花老师结婚的话,你会高兴吗?」

    「结婚?」小飞愣愣重复这个字眼,表情显得有些意外和茫然,连哭都忘了。

    她心慌意乱,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会选在这个时候,就这么突然地跟小飞说了这件事。

    老天,他怎么可以不知会她一声,就这样贸然开口?他没看到小飞还在害怕着吗?这一晚经历了那么多事,小飞心里已经够乱了,要是再让他受到打击——

    她揪着衣摆,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停了,深怕下一瞬间小飞会露出愤怒或是反抗的表情,但是出乎意料的,他非常的谨慎……甚至是非常专注的注视着简凡,一双湿润带泪的水眸眨也不眨,像是在面对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如果荷花老师和爸爸结婚了,那是不是就代表……她就是我妈妈了?」就连他的语气,也是那样的认真。

    「对。」简凡诚实点头,语气同样的认真。

    他没有丝毫犹豫胆怯,就这么坦承笔直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而发现他的认真和严肃,小飞却没有丝毫害怕,眼神反而瞬间变得湛亮。

    「所以你也和我一样,喜欢荷花老师吗?」小飞问得小心翼翼,可嘴角却不禁悄悄绽开一抹笑。

    简凡也笑了。「我不只是喜欢她,我爱她,就跟爱你一样,你们是我的宝贝,这一生中最珍贵的宝贝,我想和她结婚,让她变成我们的家人,你愿意吗?」

    他一字一句清楚说着,眼神是那样的坚定,而且熠熠闪亮。

    小飞也直直的看着他,然后转头看向夏季荷,看得她连呼吸都忘了,连指尖都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

    上帝,她不奢望他能接受她,也不奢望和简凡之间能够顺顺利利,她只希望从这一刻开始,小飞不会因此讨厌她!

    「嗯,我当然愿意,我喜欢荷花老师,我喜欢她当妈妈。」一瞬间,简飞绽开一抹好大好大的笑容,整个人显得兴奋又开心。

    耶!没想到爸爸也想让荷花老师当妈妈,既然爸爸也这么想,那么他一定可以说服荷花老师,荷花老师就可以当他的妈妈了。

    一瞬间,夏季荷以为自己耳呜了,或者是产生了幻听,但是那美妙的稚嫩嗓音却没有停止,继续在她耳边响起。

    「但是爸爸你有先经过荷花老师的同意吗?」

    瞳眸骤缩,她不知道应该感到欢喜,还是该感到错愕意外,导致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她看着眼前兴奋灿笑的小飞,觉得自己好像忽然间坠入了一场梦,一场不可思议的美梦,但眼前冲着她灿笑的那张小脸是如此的真实。

    「是啊,你说得没错,荷花,你愿意成为小飞的妈妈吗?」简凡从善如流,果然马上转头询问她的意见,一脸的神采飞扬、自信满满。

    「我……」她张开嘴,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卡在喉咙里。

    她当然是愿意的,但是她太错愕了,以至于无法发出声音。

    老天,小飞竟然没有生气,也没有抗拒,竟然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接受了她,甚至直言不讳的说喜欢她当妈妈,她应该不是作梦吧……

    不,这绝对不能是梦,她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

    等不到她的回答,小飞不禁有些着急了,忍不住伸手拉住她。

    「荷花老师,我喜欢你,你为什么不回答,难道你不想当我妈妈吗?」

    「我当然想!」舍不得他失望,一瞬间原本卡在喉间的声音竟然就这么跑了出来,接着始终屏着呼吸不敢喘气的她,才又终于恢复呼吸。

    随着氧气灌入肺叶,原本梗在她心里的恐慌态忑才终于缓缓流泻,僵硬的身体也才逐渐放松。

    「真的吗?耶!太好了」得到回答,小飞才又恢复了笑容,接着二话不说,他立刻兴奋的抱住她。「妈妈……妈妈我也爱你,我想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你会永远这么疼我吗?」

    「我当然会……」那声妈妈,让她再次坠入美梦之中,她有些恍惚的抱住他,简直不敢相信幸福会来得这么容易。

    这种感觉就像是天上最美丽的星星忽然坠入怀里,那样的不可思议。

    「那你会永远照顾我吗?就像你之前住在家里一样,我喜欢你叫我起床,煮饭给我和爸爸吃,然后和爸爸一起带我去上学,即使爸爸没有回来,你也会一直陪着我,你会吗?」

    「嗯,我当然会一直陪你,无论是你睡着的时候,还是醒来的时候,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她没有打算要哭的,但泪水却偏偏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很坚强的,虽然她是个孤儿,虽然她什么也没有,但是她有满满的爱可以送给小朋友。

    她深爱她的学生、深爱这个世界,但她总是孤单的一个人。

    她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一个人,也以为自己早就习喷了孤单,但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原来不是那样的坚强。

    原来她也希望被人需要、希望被人拥抱,甚至希望被人深爱……

    以前她从来不曾渴望,但忽然之间她却拥有了一切,这份喜悦几乎要涨破她的心脏,让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就在她泪眼模糊之中,她感觉到有另外一双更强健的手臂自背后拥来,将她和小飞牢牢的拥入怀里,虽然泪眼模糊,但她知道那是简凡,她爱入心坎的男人。

    「我也会一直陪着你,陪着你们。」他低声说着,口吻语气宛如誓言。

    一瞬间,她的泪水流得更凶了,她抱紧小飞,也任由他紧紧抱着,然后哑声回应。「简凡我爱你,我深深爱着你和小飞,将来不论发生什么事,不论过了多久,我的这份心情永远不会改变。」

    「我也是。」听到她的告白,简凡立刻笑了,伸手将她和儿子拥抱得更紧。

    从今天起他们就是一家人,她会是他一辈子的妻子、小飞的妈妈,他会永远守护珍惜她。

    抱着怀里最重要的两个宝贝,他的心激荡着,思绪却已经开始思考该怎么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

    也许他应该在校门口当众亲吻她,用行动清楚宣告他们之间的关系,顺便打铁趁热公告他们即将结婚的喜讯,让所有人知道他早已心有所属,而她就是他深爱着的那个女人。

    嗯,就这么做吧。

    他再也受不了被那群女人包围、受不了爱她却不能碰她、受不了她故意在人前对他装见外——

    她是他的,无论人前人后,他们都应该亲密无间才对。

    她是他的宝贝、他的甜心,只要拥有她,无论将来遇到再大的困难与挑战,他都能充满勇气和希望。

    好不容易才遇见了她。

    好不容易才遇见这个对的人。

    他衷心感谢上苍,让他遇见了她……

    完结

    小说下载尽在——【花与少年】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