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莱拉(下)
    莱拉(下)在办理艾玛案的时候,张某顺无意中看到过艾玛的身体。

    她那小麦色,紧紧绷着的皮肤曾经挑逗起自己巨大的欲望。

    出于人类的‘道德’的规范,他又不得不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欲念。

    一种可怕的经历。

    以下几段不用看,在人类历史的这一阶段,人类的寿命得到了极大的延长,原来的传统观念也受到了全面的挑战。

    其中一个重要的内容便是‘人类是否应该禁欲。

    ’赞同禁欲的人说,这是人类与畜生之间最根本的别之一。

    而且禁欲是维护会秩序的必要保证。

    人类毕竟是有会性的动物。

    如果干什么都由着某一个人的性子来。

    会秩序便无法保证。

    例如,你看上了一个异性或同性,但是人家没有接受你。

    你便不可以强行与人家发生关系。

    即便对方是机器人,只要有人了也不行。

    否则会秩序无法保障。

    而要求解放思想的一方认为,欲念是人类或机器人最根本的生理基础之一,理应得到尊重,而不是鄙视。

    例如,饿了,你便要找吃的东西,深更半夜你饿了,出去找东西吃。

    这件事没人笑话你。

    但是,如果你说‘我憋得不行,需要找一个对象做爱。

    ’那会立即引发旁人的抗议。

    可是饥饿感和性欲一样都是人类身体的欲望。

    之间没有三六九等。

    最典型的理由,如果人类在饭馆里可以自由的吃饭;那她为什么不能随便去妓院里做爱呢(如果这些妓院被政府允许的话)?除了原始的封建思想,这碍着谁了?这两种思潮一直争论了好几年了。

    不分胜负。

    “第一,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第二,就算这样又怎么了?”

    莱拉说。

    “你想不想嘛。”(这段话里,莱拉说的那个‘意思’已经剑指两个人的做爱了。

    来自火星的莱拉在这方面没有限制。

    火星的机器人的大脑中并没有输入你只能和某一个人交媾的指令。

    但是地球人类传统的‘男女关系’的束缚仍在。

    而张某顺的思想更是早在一多年前他刚出生的时候便由他的父母,老师,朋友陆续为他灌输好了。

    现在仍然发生着作用)“,,”

    张某顺“你们人类可真虚伪。”

    莱拉说着软绵绵的靠在了张某顺的身上。

    “你们火星人真的这么开放?”

    张某顺含糊不清的说到。

    “那当然了。你的朋友来你家,认为你的老婆很好,想和你的老婆发生关系。只要她同意了。你便无权反对。然后他们两个人有权在你家聊天,吃饭。即便他们两个当着你的面脱衣服性交!你可以选择离开。但是不能干涉人家。你的配偶不是你的奴隶。她或他的权利是有法律保障的。”

    “婚姻也是有法律保护的啊?”

    “在火星,法律保护的是婚姻的实质,即你们的婚姻隶属关系,以及由此引发的利益关系。但是性交属于个人的行为,和吃东西、睡觉一样,不在婚姻的范畴之内。法律不予干涉。这是有案例的。”

    莱拉接着说。

    这是一个火星人家喻户晓的事件,火星法律将其奉为经典。

    一个妇女因为通奸产下了一个孩子,一般这种情况下作为丈夫的不会接受这种现象,但是这个丈夫接受了,并且要求法律保护他的这个孩子。

    “怪不得很多研究火星法的人直摇头。政府也不允许扩散他们研究的内容。

    ”

    张某顺说,“难道火星人都没有羞臊感?”

    “怎么没有。做错了事情便会感到害臊。”

    “我是说男女之间的羞臊感。”

    “你说的是地球上那种几千年前的封建残余啊。有的火星人类也有这种毛病。特别是那些早期到达火星的年纪大的。”

    “那怎么办?如果他们看不惯?”

    “当然要尊重人家的感情了。再说人家也理解。倒是我,到了地球看到你们连公共厕所都分男女。真是笑死人了。连我们这种不用上厕所的都忍不住进去参观了一番。我估计随着采用注射补充能量的人越来越多,你们人类不再需要不时的排泄摄能过程中产生的废物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那你们机器人也分男女岂不更可笑?”

    张某顺说。

    “嘻嘻,,”

    莱拉发出了勾魂的一笑。

    3,莱拉勾引了张某顺莱拉的眼眉弯弯的,总是给人一种笑眯眯的感觉。

    使人,无论男女都对她有一种好感。

    火星的设计人员(他可能是一个人类;更可能是一个类人类。

    )用心良苦啊。

    “过来,,”

    莱拉微笑着冲张某顺招手说。

    地球人很难抗拒这种诱惑。

    “我只摸两下。看看火星机器人摸上去是什么感觉。警察,什么都应该知道点。”

    张某顺犹犹豫豫的自言自语到。

    但是并没有真的过去接触女人。

    莱拉一把拉起张某顺的一只手。

    把它放到了自己的胸上。

    张某顺立即有了一种波涛汹涌的感觉。

    这种感觉太好了。

    “好吗?”

    莱拉问到,她边说边解开了自己的上衣,露出里面两个面积很大,但是不很高的乳房。

    “我自己选的。原来的太小,我把它换掉了。”

    莱拉骄傲的说,“常温下硬度是火星标准7c,而且不会随温度改变而产生大的变化;尺度是地球标准37h;乳型我选的是地球的牛屎形的;乳头超小化了,乳头的色度只比乳房深两度。好吗?”

    “好。”

    张某顺夸奖道。

    这是他衷心的赞美。

    “而且你的体温也和我的一样。摸上去很暖和。”

    他说,“我调的。”

    莱拉说,“为了节省能量,在环境温度不影响身体功能的时候,我们没必要保持恒定的体温。但是如果要和你们人类接触的时候,我们可以调节出一个恒定的体温,不让你们感到太大的不同。我现在调的是37度。略高于你的。”‘她这不是挺明白的吗?’张某顺想,‘她不但考虑到了人类的感受。

    甚至知道要给人类以火辣辣的感受。

    ’“你再吃它一下试试。”

    莱拉欢快的鼓励道张某顺下意识的,做贼一样四下里看了看。

    然后真的低下头去,一口含住了女人部分硕大的乳房,享受着女人的温柔。

    他用牙齿叼住了女人细小的乳头。

    用舌尖在女人的小乳尖上使劲的鞭打出一套组拳。

    莱拉突然浑身一阵剧烈的痉挛,“啊~~~~~~~~~~~~~~~~~~~~~~~~~~~~~”

    她突然不顾一切的大叫起来。

    头拼命的向后仰去,颈干僵直。

    她的双手死死的抓住了男人的两只肩膀,指甲深深的掐进了男人的皮肤里。

    留下了八个深深的掐痕。

    张某顺急忙松开了嘴。

    “小声点。我的姑奶奶。这不是你们火星。”

    “a~~~,啊~~”

    莱拉急促的喘息着,“你的舌头太厉害了。火星人没有这样的。”

    “你怎么了?是不是装的?”

    张某顺突然觉得女人这么动,反应又这么强烈,总觉得有些不对。

    过火了。

    “,,”

    莱拉又喘了半天才可以说话,“我让工程师在我的乳头上多装了两个神经元~~~。比一般人多了一倍还多。这里原来还有个焊缝,现在长好了。”

    “为什么?”

    “我喜欢这种感觉。在火星上实验的时候挺正常的。没想到你们地球人的舌头这么厉害。”

    “我想我该走了。”

    张某顺被女人的叫喊吓住了。

    打起了退堂鼓。

    “不行。”

    莱拉两只手同时抓住了男人的一只胳膊,“再弄一次你再走。”

    “你的声音我受不了。”

    张某顺无奈的说。

    他自己的老婆从来没有这么张狂过。

    “这次我不出声了,”

    女孩哀求道。

    说着,她还拿起桌子上的一支笔横放在嘴里,叼住,“尼砍~~~~~~字样~~~喔便木法~~~~~说话了~~~~~~~~~~~~~~~~~”

    张某顺被女孩逗得“噗嗤”

    一声笑了出来。

    “谁不让你说话了?是不让你叫唤。你刚才有说过一个字吗?比狗叫的都难听。”

    “我再也不叫唤了。”

    女孩哀求道。

    “就两分钟啊。”

    男人开出了条件。

    看到女孩这么哀求,男人实在不好拒绝。

    “行。还要刚才那种左右开弓,然后再釜底抽薪的。”

    “好。”

    男人说着用手捉住女孩的另一只乳房,准备低下头去。

    “慢点,”莱拉突然止住了男人的动作。

    “又怎么了?”

    张某顺已经发现这个女孩古怪精灵,意太多。

    “这个地方不好。我不要坐着。”

    女孩说着拉起张某顺跑到了自己的床边。

    顺滑的头发摆来摆去的像棕黄色的瀑布一样。

    接着她脱下了上衣,躺了上去。

    莱拉没有像地球的女孩一样戴文胸。

    男人看到女孩的乳房大大的摊在胸脯上。

    几乎没有变形。

    这就是牛屎型胸部的好处,如果女孩当初选的是木瓜形的,虽然手感很好,站起来后显得更大;但是必须戴胸罩,而且摘下胸罩躺倒后乳房便会垂向两边。

    男人侧坐在女孩胯骨旁边的床沿上,准备面向女孩俯下身去。

    这样他的嘴唇将正好落在女孩的乳房上。

    “慢点。”

    正在这时女孩再次叫停。

    同时用手支撑住正在倾斜下来的男人的身体。

    不知道她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只见女孩松开了自己的腰带,把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

    从她裤子鼓起的位置来看,女孩已经把自己的中指扣在了她的阴蒂上了。

    “现在好了。”

    她说。

    张某顺低头扫了一眼女孩的裤裆。

    只见那只手把裤子的那个地方撑起了一个大鼓包。

    而且里面还在一下一下的动作着。

    “那里面你也增加神经元了?”

    “那当然。三条。”

    女孩一点不感到害臊般的说“会不会反应太强烈了?”

    “试试便知道了。快点啊。人家都等不及了。”

    “你真的不叫唤?”

    “真的。我保证。”

    张某顺再次俯下身去,用嘴唇叼住了纤细却弹性十足的女孩的乳头。

    这种人造乳头与真人的多少有些不同,想到自己老婆的乳头弹性很小;塑性很大。

    所以一般女人的乳头都是扁扁的圆柱体。

    人造的正好相反,弹性大,塑性小,是细长的小圆棍。

    男人用舌尖试探着拨动了起来,好像乐师在拨动着琴弦。

    女人的小乳头立刻“嗡嗡”

    的震动起来。

    “哦~~~~~~~~~”

    女孩咬紧牙关,蹙紧峨眉,赶快重新叼住手里的那根铅笔。

    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喉咙,不让它发出声音。

    男人开始卖力的动作着。

    上勾舌,下勾舌,左直舌,右直舌,前摆舌,后摆舌,,两套连续组舌下来,张某顺都觉得有些吃力了。

    舌根发麻。

    再看女孩。

    反应异常的强烈。

    只见她整个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着,好像火山即将爆发那样。

    然后,她突然整个身体都变得僵直起来,硬挺挺的像根木棍,一个弯都没有。

    只见女孩用头颈和脚支撑在床面上,臀部却高高的挺了起来。

    整个身体像一张弓一样对准天花。

    屁股离床竟然有一尺多高。

    嘴里还“咿咿呀呀”

    的不知在念叨这什么。

    叼住女孩乳头的张某顺也被迫随着女孩抬高了自己的上半身,一点一点的从趴着变成了跪在女孩的身旁。

    但是他始终没有松嘴。

    他喜欢看女人这种欲仙欲死的样子。

    女孩终于忍不住了,开始用手往开推男人的肩膀。

    张某顺不理睬女孩的反抗,继续叼住女孩的乳头,并且用门齿轻轻的咬住了它,不让它轻易滑脱。

    接着男人用原来支撑在床上的两只手握住了女孩的两只小手腕,反倒把女孩死死的按在了床面上。

    女孩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胯部猛烈的向上撞击着。

    要想按住真要费不少的劲。

    男人用余光看了一眼女孩的表情。

    只见她目光涣散,头发凌乱,呼吸急促,淫声不断。

    已经进入迷离的状态,这才松了嘴。

    男人放过了女孩,不再做了。

    他直起身子,看着女孩,用一只手捋了捋女孩散落在面颊的凌乱的头发,用手掌拍了拍女孩的小脸。

    如果是真人,她的头发现在应该是汗津津的了。

    但是机器人不会这么浪费能量,不会发出多余的热量。

    随后发生的事情大大的出乎了张某顺的意料之外,当他准备放过女孩一马,不再继续糟蹋她的时候,女孩却飞快的起身用两只长长的手臂吊住了男人的脖颈,下身紧紧的贴在男人的身上,顶住男人同样鼓胀的下体说,“不能走。要做一次真的。”

    此时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抗拒这种诱惑,况且张某顺还从来没有试过机器人。

    在道德上也没有犯错误。

    以地球人的理论,机器人不是‘人’。

    那么和机器人做爱大概只能相当于手淫一次。

    没有哪条法律是禁止手淫的。

    张某顺终于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4,尾声男人马上明白了女孩‘真的’的意思,并为女孩的大胆所折服。

    利用男人惊讶的的这个瞬间,女孩果断的拉开男人裤子的拉锁,把手伸进了男人的裤子,从里面掏出了一个虽然还没有硬到极限,但是已经非常大的沉甸甸的肉棍。

    “嘻嘻”

    女孩看着男人二五一样的笑了。

    下面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是情理的。

    当两个人各自穿上自己的衣服的时候,“难道我们之间做爱,你也有我们同样的感觉?”

    张某顺说“原来不是。我们又不靠这个繁殖。所以光有神经元的硬件还不够,还要加装一个性交快感的软件。我姐姐便安装了那个软件。我不是为了结婚来地球的,没有来得及装。所以刚才不过是在看你在我的身上莫名其妙的乱动而已。你们人类真的非常可笑。”

    莱拉说。

    “那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你有什么要求?”

    张某顺感觉出女孩绝对不是那么简单“我把刚才我们性交的过程录像了。我可以把它交给你们单位或者你的老婆。”

    “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某顺一惊。

    但是他还是镇静的对女孩说,“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地球人也进步了。不得以私生活干涉公务员的工作。”

    张某顺觉得有些可笑,都是么年月了。

    所谓‘反腐’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不知道是机器人也这么封建,还是火星人同样也不了解地球的缘故,这是一种无用功。

    “啊~~~~~~”

    莱拉失望透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让你把我姐姐放出来。我求你了。”

    “,,不要说我不是法官;现在即便是法官也不能改变判决了。”

    张某顺说。

    “那怎么办?”

    “这是法律!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国家席都不行。”

    “那我姐姐便这么‘死’了?”

    “我看看有没有办法吧?不过你别抱太大希望。”

    “那我还让你肏。我马上下载一个性交快感的软件。再也不欺骗你了。”

    “,,”

    从莱拉的宾馆出来的时候张某顺觉得一身轻松。

    欢愉的性爱总能让人感到一种解脱。

    不过人类总是无法完全享受美好的时光,这时张某顺突然想到了自己家中的妻子。

    男人顿时产生了一阵想要呕吐的感觉。

    好像2世纪一个小品演员说的,“恶心他妈哭恶心,‘恶心死了’!”

    地球人类,是一个总是在自己糟蹋自己的生物。

    除了陪葬,还有恶心。

    -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