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四章大结局
    更新时间:2013-5-128:09:02本章字数:8354

    又一次躺在楼顶仰望夜空,深邃、孤寂……

    从八里坡村到庆河县、省会,再到大学,如今已经十几年的时间。儿时调皮,对修道懵懵懂懂,以为学习法术,腾云驾雾是一件很拉风的事情,再到年少轻狂,张扬肆意。

    一路走在,现在的我,转眼大学也即将结束。所见、所闻、所感……不断在生变化。略显浮躁的心绪早变得平淡无波,事情随缘而至,原本锐利的眼睛也收起锋芒,静看红尘繁华,处处经历其中。

    我觉得,自己无时无刻都处在大道之内。活着是一种修行,大道无处不在。

    想要证天道、人道,那么就要跳出去,旁观者清,否则整个人沉寂在其中,肯定没有抽身在外想的更清晰。

    入世、出世……只有经历过红尘种种,才能够出世,坐在云端上看红尘。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我要跳出这人道看一眼,想到这里自己心中突然一动,整个人从十几层高的楼顶跳下,跃出之时手臂猛然伸开,就好像夜空中翱翔的大鸟。

    耳朵中呼呼风声不断,一掠飞过数百米远,等落地时,已经完全隐藏在黑暗当中。

    脚下点动,云雾缭绕,元气涌动,已经是上百丈的距离。

    我只觉得衣带当风、轻飘飘的身子似不受力,足下接连点动,片刻来到城外田野中。

    见四下无人,我索性纵声长啸,清亮的啸声在田野中回荡,惊动飞禽走兽无数。

    凌空当风,踏气而行。

    我苏昊现在虽然没有成仙,却胜似神仙。呼吸吐纳,周身毛孔元气喷,整个人好像一只硕大的鲲鹏,短短十几分钟时间,飞出百十里远,在一处大山山顶停下。在这一刻里,我心里出奇的平静。

    在东方,玄门中人企图用道来解释一切:天地从混沌中来,从无到有是一,“一”生“二”,“二”生“三”,衍化出阴阳两仪,四象五行八卦,最终生成一个庞大复杂的东方文化体系。

    在这个体系中,天道、人道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而西方哲学中有一句名言:“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天道和世俗人道终究有别,分为红尘内外。

    严格算来,我苏昊算是在红尘内还是红尘外呢。

    也许在那里可以找到答案,再次抬头望向远处那无边无际,黝黑莫测的天空!

    在天空中翱翔可说是人类自古以来的梦想,我也不例外。刚才腾空之时,我感觉身心有种挣脱束缚,自由自在的妙感。

    这也是自己现在的心情,我已经窥觊人道种种,但暂时却没有办法挣脱出去。

    如果真的变成一只鲲鹏就好了,心念动处,体内元气再次涌动。

    咦……竟然真的可以。感觉到双脚被云气拖动离开地面三尺,我禁不住有些愕然。

    这就是腾云驾雾吗?神念微荡,和脚下元气联系在一起,躯体顿时被云雾缓缓托起。

    “吱吱……”怀中阿黄兴奋的惊叫起来,完全搞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

    我誓,自己从没有接触过道家秘传的腾云驾雾之法,但是这一刻心中刚有所想,居然自如使出,就好像记忆深处本来就有这项术法,自己只是将之唤醒罢了。

    书读百遍,其义自现……传说中的领悟。境界为根本,术法是末节。修为到了,这些法术自然而然能够悟出。

    吴承恩《西游记》第三回:“日逐腾云驾雾,遨游四海,行乐千山。”

    自己现在也找到点这样的快哉感受,脚下云团时而组成龙行,时而宛如猛虎跳跃,一路扶摇直上,很快升入几十丈的高空。

    万幸现在是深山内,加上半夜时分,所以根本没有人看到这种奇观。

    周围罡风猎猎,直吹得阿黄乱叫不已。我微微一笑,元气已经将这小家伙包括在其中。

    不知不觉,我已经飞到城市上空,抬头朝下看去,万家灯火璀璨,别有一番风景。

    找个时间,带林青青也上来看看。

    整个一晚上,我都沉醉在自己新领悟的法术里。

    直到天明时分,才悄然返回地面,在一个小巷子中落下。

    掌握了这项腾云驾雾的本领,随后的日子,我不断控天地元气飞升。距离愈高远,很多次都踏出国门。

    越靠近高空,我越感觉头顶有某种神秘莫测的东西在注视着自己。我很想知道这上边到底有什么。太阴、荧惑,甚至更远些的银河……似乎那里有一扇看不见的大门,被层层迷雾笼罩。

    可惜境界未到,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尚不能飞到大气层外,看看迷雾后边到底是什么。

    实习、毕业、工作,撇开修道者不论,我身份一如既往的平常。和其他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什么区别,每天为了工作生活忙碌。

    期间生过很多事情,比如东西方玄门中人曾经联合在一起,组织过两场刺杀,结果被我以雷霆手段灭掉。这其中甚至米国也派出先进的战斗机助威,可惜也没有奏效,导弹根本不能靠近我的身体就被击回引爆。

    再比如十二处的人曾经找过几次我,都被拒绝掉。临近毕业前,向大海做了最后一次努力,被我以“上帝归上帝,凯撒归凯撒”推辞。

    向大海不知道我的承诺有多大说服力,可他只能选择信任。米国战机围杀失败的事情他也了解过,知道常规军事力量对付我这样的人已经没效果,除非动用核武器这种战略级别的东西,不过这样一来,代价太大,而且是否能起效果还另当别论。

    临走时,他带着几分好奇问我:“苏昊,你现在是神仙吗?”

    “你说呢”我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我和林青青的关系也一如既往的稳固,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关于我的事情,早在上大学时已经对林青青讲明。她最初好奇,不可思议,到最后习以为常。

    的确,在她眼中,我只有一个身份,男朋友,未来的老公。至于其他,根本不多考虑。

    一晃再两年,都市生活平平淡淡。我们和其它人没什么两样,婚后生了个可爱的女儿。

    生女儿之前,两人辞掉大城市的工作,回到庆河县城,接手父母的花店。

    父母虽然刚刚迈入五十岁的行列,但算是早早退休,替我们照看女儿。

    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我心中也充盈着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从咿咿呀呀说话,到蹒跚学步,我经历了成为人父最美好的阶段,白天很多时候都忘记修道这回事儿。

    但每当晚上,身处在数千米的高空中时,我能感觉到九天之外宇宙中那些精纯的星力,天地元气,以及暴虐的煞气等等,愈清晰。

    甚至到最后,每次呼吸吐纳,我都感觉到它们映入心中。

    境界不断提升,这种感知越来越强。到最后,即使大白天,我也能够感觉到宇宙深处的气息,神秘莫测,包含着无限可能。

    一天晚上,我突然从床上坐起,怔怔的看着窗外。

    “怎么了?”妻子被我动作惊醒,迷迷糊糊的反问。

    “没什么,我出去一下。”说完,我穿上衣服走出卧室,来到庭院内。

    这些年庆河县虽然展变化很大,但到底是小地方,污染比大城市少很多,至少能够看清楚天空的星辰。不像大城市,平常人晚上除了月亮根本看不到其他东西。

    今晚群星依旧闪亮,但我却感受到茫茫虚空中,一股危险的气息,逐渐接近……

    在庆河县地下,煞气不断翻腾,似乎越来越浓。

    脚下一动,元气翻腾,我已经出现在高空中。

    果然!

    离地面越远,那种危险的感觉清晰异常。让我的神识无比压抑,心头说不出的沉闷。就在这时,泥洹宫中的金蛟剪变幻成龙,也突兀爆出强烈的金光……

    整整一夜,我心中的不安都没有消除,连清晨吃饭时都感觉不香。

    九点半,花店准时开门。

    这个时候应该没什么客人,我刚把店里打扫完毕,就感觉有人进屋。

    “欢迎光临”林青青开口道。

    “我们找苏昊苏先生。”一个高大的男子开口道。

    “你好”我扭过头打招呼。来人是十二处的向大海,他虽然脸上带着笑容,带眉目之间却掩藏不住焦虑。

    “苏先生你好,我想找你谈谈。”

    “好”

    给妻子打声招呼,我跟随向大海去外边的车上。

    “苏先生,我们遇到**烦了,我知道这件事情说出来很荒谬,但请你务必相信。地球……地球遇到**烦。”

    说完,他递给我一张照片,“这是国际空间站不久前拍摄到的照片。”

    “嘶”我原本不以为意,看到照片上的东西,也不由惊讶的叫出声。

    照片背景是无尽的黑色宇宙,渺渺茫茫,中间几条长长巨龙,拉着一个棺材模样的物体缓缓飞行。

    我终于知道昨天晚上自己那种本能危险感从何处来,肯定是这东西!!

    “国家危情分析小组从昨天晚上得到信息后就展开调查讨论,不能确定这里边到底藏有什么东西。它的目标肯定是地球,在不能确定对方是否具有危险前有人主张用洲际导弹把它击落,可是我们现根本不可能,它的度太快,而且不断变换轨道。目前可以说束手无策……最后让我来找你。”

    “我知道了,尽力而为”知道这一刻,自己心中的惊讶才渐渐消退。

    仙人……同类,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形容。长期以来追求的东西证实了,或者说天外来客??

    可是,谁能保证他们一定是友善的。

    万一那里边的修道者心存歹意,到时候真的是地球灾难。

    以我目前的手段,能否制服对方。这个还真不好说,自己不敢打包票。

    正思索着,向大海的手机响了,他接过电话,脸色顿时大变:“什么,真朝地球来了,什么位置……五岳??好,我知道了,苏先生已经答应……”

    又说几句,他匆匆挂断电话,焦急的叫道:“那东西……”

    “我都知道了,现在立马过去。”以我的耳力,刚才电话中一切都很清晰,根本不需要他讲第二遍。

    而且,我现在也能感应到地球空气的颤动。

    “好,我们坐直升机去飞机场,然后直达五岳市。”

    “不用,我直接过去”说完,我身子一闪,在向大海诧异的目光中消失。

    再出现时,已经来到白云山上。

    遁术,也是我修道有成后领悟的一种术法。

    随即腾云而起,急而行,半个小时后降临在五岳市。

    时间刚刚好,抬头只见几个黑色的大影子从数千米的高空如同瀑布一样坠下,带着闷雷似的轰响直朝远处城市压来。

    不好,下边就是五岳市,如果让这东西以如此度坠下,绝对会重演王恭厂大这样的悲剧,甚至更严重。

    我情急之下再次飞起,双手猛然轰杀过去。

    “轰!”捏动手决间,巨大的雷霆形成,直接击打在巨棺上。只见巨棺表面瞬间产生出耀眼的亮光,剧烈的撞击让方圆几十里内虚空都生剧烈晃动。随即那巨棺改变了方向,直朝五岳山撞去,而我也被反震之力弹出几十里远。

    等自己再次赶到,却现那巨棺已经飞起,又朝虚空中冲去。

    “哪里走”我猛然激元气,出现在巨棺上方。

    不对,这东西到底怎么回事,度这么快??似乎一眨眼,它已经在地球上消失,来到浩瀚宇宙中。幸亏我现在可以在大气层外穿行,否则早泯灭在宇宙中的煞气中。

    穿越空间吗?遁术……没等我找到合适的形容词。眼前景物再次生改变,出现一个红褐色的星球。

    荧惑……巨棺里有人,是华夏人,听到惊叫声,我心中的困惑越来越多。

    这巨棺带他们来荧惑干什么?我纵身从巨棺上跳下。

    “吼”突然漫天黄沙中一声巨吼,一条湾鳄模样的东西窜出来,直朝我撕咬过来。

    这东西我当初在海底见过,只是它个体更大……还会术法,张口吞吐,飞沙走石。

    今天生的事情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此刻根本无法顾及巨棺中的华夏人,只能先保住自己在说。

    我手中元气连连催动,天雷轰击,和那巨鳄斗了足足半个时辰,终于将它击退。

    没等反应过来,远处那巨棺突然再起,冲天而去,根本追之不及。

    我该怎么办?被困在这里了,看着荧惑上的漫天黄沙,我心中苦笑不已。

    来的时候很迅,回去就麻烦了,只能激元气,冲着地球方向飞去。

    几天后,终于返回庆河县。

    那巨棺到底来地球干什么,从先前的危险感觉来看,如果没有我的阻拦,或许将是一种很糟糕的局面。

    它一触即离开,却又让人不能理解。

    只是,我感觉到事情并没有结束。或者,这只是个开始。

    《全书完》

    ┏-┓┏-┓

    ┃┃┃┃╭︿︿╮

    ┃`~⺌~`┃(发书员:天煞孤星风)

    ┃▂▂▂┃o○╰﹀﹀╯

    ┃≡o≡┃

    ┗━┳━┳━┛——

    小说下载尽在——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