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人性(一)寄生虫降世
    人性(一)寄生虫降世人性作者:彬郁25/5/首发(一)寄生虫降世人性本善?人性本恶?

    人类,在大自然中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是高于其他生物的大自然导者,还是与其他生物平等的共存者,又或者,只是尚未被猎杀的猎物而已?

    浩瀚宇宙之中,各种各样的生物存活于世,地球上大多数的生物当然已经被人类所发现,而其他星球呢?其他星系呢?

    一切都是未知,一切都是新的开始……夜晚,十点,天空上飘落下几十颗乒乓球大小的白色球状物,看似柔弱,外表却长有一层针状白毛。

    十几分钟之后,球型物陆陆续续落地,随后破裂开来,一只只如蜈蚣般的白色虫子爬出,四散而去。

    十点二十分,湘青市,一家姓氏为野泽的普通三口之家。

    一片寂静,家中三人明显都已入睡。

    一只如白色蜈蚣的爬行物自窗户进入卧室,停在窗台上一动不动,似乎是在观察着屋内的环境。

    片刻后,顺着墙壁迅速爬行至床头,凌空一跃,头部急速旋转,犹如一个小型钻头般一头钻进了床上男人的耳朵里。

    “咕……唔……唔唔……唔……呼……”

    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像是呼吸困难所发出的。

    “嗯……老公……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有得到男人的答,女人睁开眼看了一眼旁边仍在熟睡中的男人,转过身继续睡去。

    距离此处不远,同样的一家三口,父母早已入睡,而他们的儿子,今年刚升入大学一年纪的9岁男生芹泽夜一,此刻正闭目躺在床上,戴着耳机悠闲地听着音乐。

    床头旁边的桌子上,一只如白色蜈蚣的爬行物正静静地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感到有些口渴,芹泽夜一睁开眼睛,右手伸向桌子上的杯子,而此时,那只“白色蜈蚣”似乎也刚侦查完四周,一跃而起,头部迅速旋转,想要钻进芹泽夜一的耳朵。

    右手的突然伸出是“白色蜈蚣”所没有料到的,半空之中的它也毫无减速或者停住身形可言,“嗤”的一声,芹泽夜一的手掌上已经多了一个洞,只是让人奇怪的是,洞口却并没有血液流出。

    “啊……好疼!搞什么!?什么东西钻进来了!?”

    突如其来的疼痛使芹泽夜一“腾”的坐起了身子,惊恐的看向手掌上的洞口。

    “这……这是什么?”

    在芹泽夜一的右臂表面,能够明显的看出鼓鼓的犹如一条长虫子的形状在向上游走着,显然它并不打算仅仅待在右臂里而已。

    “我靠,这么下去它会不会跑到我的心脏里去!?不行!绳子,哪里有绳子……”

    惊慌失措中,芹泽夜一向四周张望着,只是房间里似乎并没有自己心中所想要的东西。

    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床上,是刚刚听音乐时所用的耳机。

    此时的芹泽夜一背靠着床坐在地上,耳机线在自己的右臂顶端紧紧缠绕了两圈,左手和牙齿分别拉住耳机线的两端,用尽全力拉扯着。

    由于耳机线的紧紧缠绕,使得那只虫子在游走到右臂顶端时无法再向上移动,显的似乎有些焦急,快速不安的四处游走着。

    而芹泽夜一此刻已经满头大汗,忍受着剧痛的同时心里也在不住的咒骂着。

    他妈的!你这个死虫子进到我身体里来了,我还没着急不安死呢,你在里面瞎不安个屁啊!疼死我了,混蛋……大约三五分钟之后,芹泽夜一已经疼的有些忍受不住了,甚至牙齿咬着的耳机线也已经开始有些松动了,但他仍然尽力咬住,因为他明白,一旦松口,那么就前功尽弃了,尽管他自己也知道就算他这么一直咬着也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迟早还是会让这只虫子过去的。

    就在芹泽夜一渐渐失去信心之时,右臂中的虫子突然掉头,向着下方右手的位置再次移动过去,这让芹泽夜一在高兴之余又有些不解。

    它怎么不尽力往上面钻了呢?难道是知道了钻不上来,放弃了,想要从手掌再出去吗?那太好了啊,赶紧出去吧混蛋!

    看着在右臂上已经游走至手掌处的虫子,芹泽夜一还没来得及高兴,却惊讶的发现,虫子突然消失不见了,既没有从自己的手掌出去,也无法再在手臂上看出它的踪迹,无缘无故的就消失不见了。

    “咦?怎么不见了,而且,手臂怎么也不疼……啊……好疼……啊……”

    不疼,“了”字还没出口,剧烈的疼痛感自手掌上传来,使得芹泽夜一拼命的在地上打着滚。

    仅仅几秒钟过后,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

    地面上,芹泽夜一正安静的躺着,仿佛已经沉沉睡去。

    另一间房间内,是芹泽夜一父母。

    “嗯……古树……古树……我刚刚好像听到夜一在喊叫呢……”

    “嗯……”

    “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嗯……夜一都十九岁了,半夜发出点奇怪的声音反而是正常的,不会有事的……快睡吧……”

    “嗯……”

    一夜的时间就这样看似平静的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六点三十分左右,野泽一家。

    “杏子,吃完早饭就快点上学去。老公,你还在洗手间干什么呢?上班快迟到了呀。”

    “老……公?上……班?”

    洗手间内,野泽竹内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口中低声重复着刚刚自己妻子所说的话,尽是疑惑的语气。

    “老公,你在干什么呀,快点出来吃饭,真是的,上班都快迟到了。”

    推开门,看到自己的丈夫正站在洗漱台前,妻子略微有些生气的转过身又出去了。

    身后,野泽竹内慢慢的走了出来,仍然是面无表情,一脸的呆滞。

    “喂,我说竹内,你可以了啊,今天是想故意惹我生气吗?是不是又想吵架呀?”

    “生……气?吵……架?”

    “嗯?你到底搞什么呀,神经兮兮的,真是让人……哎……算了,不跟你计较了,快点吃饭。”

    “吃饭?你让我……吃饭?”

    “是啊,哎?你怎么……”

    听到“吃饭”一词,野泽竹内慢慢走到妻子的面前,随后双手放在妻子的肩膀上,歪着脑袋看着面前的妻子,像是在……欣赏着食物?

    “竹内,你,你怎么了?”

    “我要……吃饭……唬啊!”

    犹如一朵食人花一般,野泽竹内的脑袋整个从鼻子处绽开,分裂成大约二十块,每一块的内侧边缘都有着尖尖的牙齿。

    而在绽开的脑袋之中,没有人类应有的大脑、小脑、脑干、血管等一系列的器官,反而更像是一个大的口腔。

    仍然站在原地的夫妻两人,仍然面对着面,只是,妻子的整个脑袋已经不见,而野泽竹内的脑袋则是出奇的大,并且发出着咀嚼食物的声音……同一时刻,距离此处不远的芹泽一家。

    “爸,妈,我说的是真的,昨晚真的有东西钻进了我的手掌,然后我勒住了胳膊……哎呀,总之,我晕过去之后,今天早上起床就发现我手掌上的洞口居然也消失了,那个虫子可能还在我的身体里。”

    坐在餐桌对面的父母,芹泽古树和日向信子,此时正一脸的苦笑和无奈。

    “夜一,昨晚你发出的奇怪声音,我和你妈确实听到了,你也不要觉得尴尬,青春期的男孩子嘛,正常,只要节制一些,注意身体就好,至于虫子钻进身体嘛,这种借口……啊,不对,是这种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哈哈哈……”

    “爸,你在说什么啊,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怎么不相信我呢。”

    依然手舞足蹈的比划着,表示自己之前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只不过父母依然不会相信这么离奇的事。

    “好了,夜一,也许只是你昨晚睡着了做的梦呢?毕竟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手掌上的伤口,在正常情况下也不会一夜之间就恢复的吧?”

    母亲说的话不无道理,确实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话,一个伤口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就恢复,甚至连一点伤疤都没有留下,根本就是完好无损。

    “是……可是,妈,有虫子钻进我的手掌这本就不是正常情况了啊,那么……”

    “夜一!别再说了,你上学已经要迟到了。”

    “爸……”

    看着已经有些黑着脸的父亲,芹泽夜一终于还是将嘴中的话憋了去,默默起身拿起背包上学去了。

    “古树,夜一他真的不会有事吧?”

    “嗯,就像你说的,估计是昨晚睡着了做的梦吧。”

    “嗯,最好是那样……”

    马路旁的人行路上,芹泽夜一郁闷的低头向学校走去,不时的抬起右手左右翻看,一脸的不解与好奇。

    “到底怎么事儿,我睡着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洞口怎么会这么快恢复了呢?真是奇怪啊……”

    虽然好奇与不解,但是无奈找不到原因,夜一也只好暂时放下这件事,走向地铁站赶往学校。

    大学的管理原本就是比较松散的,因此迟到之类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只不过是夜一的父亲一直对他比较严厉,这才使得他成为了比较守时且认真学习的好学生。

    也正因为如此,当夜一迟到近二十多分钟才匆忙冲进教室时,老师及同学们感到了略微的惊讶,芹泽夜一可是基本上从来不迟到的呀,今天这是怎么了?

    虽然略有惊讶,但毕竟不是什么大问题,也因此大家随后就没有再去关注夜一的问题,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从今天开始的芹泽夜一,已经发生了改变……“好困呐……哈……”

    上午的一节课刚刚结束,芹泽夜一就趴在了课桌上,一脸的疲惫。

    “喂,夜一,你搞什么啊,今天居然迟到了?”

    “啊,三井,你怎么也来上课了,真是难得,哈……困死我了……”

    “哈哈,刚刚可是大美女雪乃老师的课,我能不来吗,倒是你,到底搞什么,昨晚打飞机打到太晚吗?”

    “才没有,你以为我是你吗,其实是因为……哎……算了,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想起今天早上在家里与父母的对话,夜一还是放弃了说出昨晚的遭遇,毕竟在别人看来那都是自己在做梦吧,难道那真的只是自己做的梦?

    “你小子,好吧,那你就继续打盹好了,我要走了。”

    “还是不在这里上课了吗?”

    “当然。”

    三井走后,因为之后也没有什么课程了,夜一趴在桌子上,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失败了……大脑……失败了呀……失败了……好可惜……”

    “啊!你是谁!?你在哪里?”

    一片灰蒙蒙的场景里,空无一人,即使是夜一自己,也并没有显露出任何身形,但他却能感觉到自己仿佛就置身其中。

    “失败了……可惜……太可惜了……就差一点……一点点了……”

    “你……你到底是谁啊?你在哪里?这是哪里?”

    “这是哪里?这是……这是夜一的身体……不是吗?”

    “什,什么!?我是在做梦吗?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身体,但是我的意识怎么这么清晰?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事儿啊?”

    紧张不安的情绪使夜一有些急躁起来,刚想要再次出口询问什么,却感到一股力量将自己的意识强行扯了出去。

    “唔……我……嗯?刚刚真的是睡着了在做梦吗?”

    头看着空无一人的教室,夜一甩了甩脑袋,尽量不再去想那个奇怪的梦,准备收拾东西离开。

    “啊!!!”

    除了震惊,呼喊,芹泽夜一此刻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因为他的整个右臂,居然如同绳子一般软软长长的伸展出去,右手已经握住粉笔在前面的黑上刷刷的胡乱写着什么,最要的是,他的整个右臂居然都没有了感觉……“妈呀!我是见鬼了吗!?快来,给我缩来啊,天呐……”

    不断晃动着自己的肩膀,夜一努力想要将胳膊收来,而事情似乎也如他所愿,晃动几下之后,自己的右臂迅速缩了原来的模样,只不过面前的黑上,却歪歪扭扭的写下了“芹泽夜一”四个字。

    “这到底是怎么事儿?我的胳膊到底怎么了?”

    抬起自己的右手,夜一震惊的看着它,仿佛这根本不是自己的肢体一样,随时会不受自己的控制而随意变化。

    “夜……一……我是……夜一的……右手……夜一……”

    “天……天呐!我的妈!救命啊!我的右手会说话,我的右手居然说话了啊!?”

    就在夜一看着自己的右手之时,突然右手再次伸展出去落在面前的课桌上,大小拇指如同两只脚站在桌面上,中指和无名指的指尖出现了两只大眼睛,一高一低的直勾勾望着夜一,食指则是单独变成了一只小手,在中指旁边与无名指同高。

    更加让人惊讶的,是在面对着夜一的手掌中心处还长着一张嘴,正在开口说话。

    “夜……一……不要喊……不然……会被发现……会死……”

    夜一现在可听不进去眼前的怪物所说的话,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害怕,非常害怕。

    “再喊……就杀了你……”

    突然间杀机涌现,刚刚还是一只如婴儿般可爱小手的食指,突然变成了一把又长又锋利的刀刃……“妈呀……这到底是什么……”

    夜一,已经被惊呆了。

    “现在……夜一……离开这里……去安全的……地方……”

    虽然心里怕的要死,但是这家伙的话,夜一还是能够听到的,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要去安全的地方?难道是要杀了自己吗?

    “夜一……不要害怕……去安全的地方……我们是一体……如果……被发现……我们……都会死……”

    死,死吗?说到死亡,夜一更加害怕了,不知道这个怪物为什么要这么说,不过,死亡,却是自己不想要的,而且眼前的怪物身上那锋利的刀刃,夜一觉得自己目前还是应该听它所说的,找个安全的地方。

    点头表示同意了怪物所说的以后,自己的右手居然又神奇般的变了原样,只是掌心处的嘴巴,却依然存在。

    “那……走吧……夜一……”

    战战兢兢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夜一身体颤抖着走出了空荡荡的教室,准备返自己的家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