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異界生存守則——林安X奧丁(5) 完结
    而他則得意地道“怎麽會呢?特別是和妳幹的時候我更不會吃藥!”

    林安不解而好奇地問道“為┅┅為什麽┅┅特別┅┅特別是和┅┅和我┅┅的時候?”絲不掛的大美人話說完,俏臉又是紅,嬌羞無倫。

    奧丁道“我的大美人,誰叫妳這樣美麗絕色!如果吃了藥來幹妳,那不是急急忙忙的嗎?妳那美妙肉體的滋味就不能細細品嘗了!”

    這時已完全被他的大肉棒征服,臣服在他胯下的林安又是嬌羞萬分,又是芳心暗喜。只見婉孌柔順的絕色玉人兒溫柔體貼、嬌媚可人地輕輕用可愛的小手摩挲著他結實的胸肌,嫵媚含羞地問道“那┅┅那┅┅妳┅┅妳身體┅┅吃┅┅吃得消嗎?每┅┅每┅┅次要麽連┅┅連┅┅幹┅┅幾次┅┅要麽就┅┅就幹┅┅很┅┅久┅┅”

    只聽胯下赤裸的美貌麗人含羞嬌語,傾城麗色嬌艷無倫、羞紅嫣嫣的問話,奧丁“哈哈”笑道“沒問題!我天生就是這樣,難道妳不喜歡?不舒服?”

    國色天香、清麗絕色的可人兒羞紅了俏臉,在他懷中依偎著,含羞輕語道“喜┅┅喜┅┅歡┅┅很┅┅很┅┅舒┅┅舒┅┅服┅┅妳┅┅妳┅┅每┅┅每次都┅┅進┅┅進┅┅去得┅┅好┅┅好┅┅深┅┅喔┅┅“說著,聲音越來越低,到最後已是幾如蚊鳴,如花麗靨嬌羞暈紅,美艷無倫。

    聽完她這番溫婉嫵媚、含情脈脈、羞答答的溫存軟語,奧丁得意地笑道“嘿┅┅嘿┅┅不用擔心,我以後還會和妳這樣繼續的。”說完,摟住她絲不掛、柔若無骨的嬌軟玉體,又輕憐蜜愛地溫存纏綿了好番後,才起身為這個千嬌媚、風華絕代的美麗尤物穿上法袍。

    林安含羞脈脈地暈紅著俏臉,任他在自己嬌挺的玉乳上、溫潤雪白的大腿間撫弄揩油。直到他也穿好後,只聽他道“走,我們起去!”不由她分說,就摟住她纖柔的細腰向外走去。

    兩人摟摟抱抱,路上又揉又搓。到了他們初次雲交雨、交構歡好的地方,他就把她按倒在地,剝光她的衣服,壓上她絲不掛的潔白胴體,兇猛地進入她體內,狂抽狠頂┅┅直把這個美如天仙的絕色麗人奸淫得嬌啼婉轉,玉精愛液狂泄而出。

    這下來又是接連三天,他呆在寢宮裏,只準她穿件完全透明的縷空絲質睡裙,不準她在裏面穿任何東西,連續奸淫強暴她那聖潔絕美、雪白無瑕的美麗肉體┅┅林安進入了前所未有的淫亂狂交的極度欲潮中┅┅清晨,城堡最幽靜的書房中響起男女交構的喘息聲,令人心潮澎湃的肉體拍打聲持續不斷的響起,顯示著偷情的激烈程度。

    林安赤裸的躺在張寬大的桌子上,乳頭像朵粉色珊瑚般的挺立在空中,男性殘余的口水從乳峰緩緩滑落,兩條美腿被雙有力的大手高高擡起,完美下體的每個細節都展露在空氣中,散發著誘人氣息的蜜穴被舔舐的無比淩亂,在胯下為她服務的男性用他柔軟的舌頭探著她體內未知的神秘,堅硬的牙齒時而刮蹭著她的陰蒂,最後用次連續的撕咬將她徹底送上巔峰。林安媚惑的摟住奧丁的脖頸,粗糙的胡茬剮蹭著她柔嫩的肌膚,她的兩條長長的美腿也攀上了他的腰際,早已無比潤滑的蜜穴將他胯下怒張的巨龍順利的納入體內,奧丁舒暢的松了口氣,把林安按在墻上盡情肏弄著┅┅在寢宮大戰番,奧丁仍不滿足,抱起林安走入奧丁的私人花園,男子平躺在花園內平鋪的龍紋毯上,赤裸著白凈結實的身軀,任由初夏的暖風和煦地吹拂著身體。

    在他周圍,重新種植的鮮艷花朵上粘著清晨的露珠,不遠處的只喜鵲在樓的屋檐上輕快地鳴叫著。

    位絕美的少女正騎在他的跨上,輕輕地扭動自己的腰身。

    黑色的長發明顯剛經過沐浴,還可以聞到芳香的氣味,嬌柔的身段纖細白皙,與堅挺的翹臀形成道優美的弧線。

    修長的小腿跪坐著彎曲,紅嫩的腳掌朝向上方。

    堅挺的龍根深深地插入在緊窄的膣道內,完全勃起的它正硬梆梆地盯著子宮頸。

    林安只要低頭就可以看到些許交處的樣子,自己粉嫩的陰唇被翻開著,自己私密的洞穴被侵犯著,連花蕊都未能被放過地被龜頭不斷親吻。

    呼吸稍稍有些粗重,但林安依舊能緊緊抿著雙唇。

    面頰稍微有些緋紅,但林安依舊能近緊繃著俏臉。

    唯不爭氣的就是下體,在奧丁龍根的肆意侵犯下,她的肉洞正背叛著人,為入侵者不斷盡心潤滑的粘液。

    “來,腰要扭起來。”

    奧丁溫柔地命令著,明明是命令,但語氣就像是在對待自己的情人般溫柔,讓任何個正常的女子都難以拒絕。

    林安的屁股在起伏地挺動著,粘滑的淫液正夾雜著精液粘在兩人交的部位。

    刺激因為動作幅度的增加而加劇,她眼神迷離的半閉著眼,飽滿的玉兔隨著嬌軀的扭擺誘人地亂晃著,雙腿不由得分開些許,隨著龍根下下沒入粉嫩的蜜穴內,嬌嫩的花瓣次次被翻入翻出。

    陰道已經非常濕儒了,隨著下體泛濫如漿,林安的呼吸也變得愈來愈急促。

    緩慢積攢已久的刺激逐漸抵達巔峰,終於,聲壓抑不住的尖銳長叫,她猛地挺著雪白胴體,然後整個人開始痙攣。

    可奧丁卻是副恍若未聞的樣子,雙手摸上林安豐滿的椒乳溫柔地抓揉著,陰莖盡根抵到肉洞深處。

    林安的腔道如既往的緊致,內壁肌肉緊裹著奧丁的陰莖,像是鉗子樣牢牢箍著它。

    高潮之後就是下個激情的即將到來,她嬌聲呻吟著,節奏感十足地搖臀擺腰,迎著奧丁自下而上的抽插動作。

    眼前嬌柔的小貓咪淫液橫流的景像自然是讓奧丁全身發熱,他忽的把抱住林安的圓臀,緩緩地擡高,然後滿意地笑了。

    “怎麽……?”

    林安下意識地出聲,肉穴忍不住地嬌顫。

    奧丁滿意極了,被林安嬌嫩的肉穴緊含著的龍根上塗滿了她的蜜液。

    沒說話,他抱著她的圓臀緩緩擡高,摩擦著柔軟的膣肉慢慢退出,退到肉冠的時候,猛地把林安放下。

    呼嘯著,龜頭破開波浪般層層蠕動的肉摺,深深頂入少女嬌嫩的宮頸處。

    “啊!”

    受到如此強烈的撞擊,林安頓時忍不住自己強耐的堅韌,立刻癱軟到了奧丁的胸膛上。

    龍根異常憤怒地膨脹著,帶著滋滋的水聲,下又下,有力且深入地繼續侵犯林安緊窄的肉洞。

    溫暖粘滑的淫液直不斷的溢出來,林安也終於忍不住動情地叫了起來,多少次的教訓永不悔改,當高潮經到來之際,任何矜持都被拋到了腦後。

    她纖腰的動作加快,動用蜜穴中的嫩肉套弄著堅硬的龍根。

    “啊啊~~啊啊啊~~好厲害~~啊啊……混蛋~~妳那裏…………哦哦……好硬~好燙~~啊~~混蛋~~操死我了……哦哦……”

    奧丁也在急促地呼吸著,用力抓著了林安蕩漾在面前的飽滿椒乳不停揉搓了起來,同時用力挺腰,不停將龍根深深插入林安的肉洞當中。

    淫靡的液體由林安的粘汁和奧丁的精液共同組成,正緩緩從兩人交的生殖器間飛濺開來。

    血往上湧,陰莖突突的顫抖幾乎射精,奧丁運著體內澎湃的鬥氣已保持精關緊閉,面為林安浪蕩時的威猛強悍而暗暗心驚,面又為自己寶貝強力而暗自欣喜。

    “哦……好舒服啊……啊……混蛋,妳的……妳的雞巴太……太大了……把小穴都塞滿了……嗯~~美~~嗯…嗯~~啊!泄了~~要泄了……啊……”

    渾身顫抖,纖腰狂扭,大股淫水急泄而出,林安的雙腿壓在毛毯上,陰戶不斷高挺,龜頭每下都狠狠落在花心上,淫液和精液混的白漿早已流滿了她的屁眼,接著又流到了毛毯上。

    奧丁的胯部不停撞擊在林安堅挺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音,他再次用手牢牢托住林安的屁股不斷用力。

    而林安則直被他插得兩腿發軟,浪叫連連,飽滿乳房甩著性感的拋物線,令堅挺的陰莖不斷撞擊她膣道最深之處的嬌柔花蕊。

    看著林安臉上露出銷魂的表情,奧丁更加動性,越發狠搗她的花心。

    頓時,在海量灼熱的淫液滋潤下,又股精液被他深深地灌輸到林安柔媚的肉洞當中,火辣辣地澆灌到那收縮不已的花蕊上。

    高潮後頓時癱軟在奧丁的胸膛上,林安無力地發出滿足的呻吟。

    “呼……我的天啊……”

    奧丁躺在那平鋪與花園石上的龍紋毯上,任由混聲滾燙的林安將她赤裸的雪白美體靠在身上。

    俊美的面龐上盡顯驚異,他輕輕撫摸著林安光滑的玉背,感慨地說道。

    “妳的……這些個本事,便是我的姬妾都難以比擬呢。呼……當真是┅┅令我太驚嘆了……太滿足了……”

    林安完全沒有吭聲,只是在不斷發出滿足的呻吟而已。

    體內,灼熱的氣浪正從小腹不斷湧向四肢脈,股股全身肌肉億萬細胞輕顫不已的酥麻舒爽讓她耐不住地哼哼著。

    高潮後這別具格的舒爽已成為多日來的慣例,雖知不同尋常,卻也樂得其中。

    奧丁抱起林安踏入不遠處的溫泉,林安選的浴衣是性感的開襟浴衣,浴衣領口開得很低,能看到深深的乳溝和小半乳房,浴衣的下擺像是超短裙樣剛巧蓋過她豐滿的雙臀,裏面當然沒有再穿內衣了,走在外面有種強烈的涼颼颼的不安感,尤其是在奧丁眼睛到處亂瞄的情況下。奧丁的浴衣倒是很正常,不正常的是下面尖尖的凸出來塊。林安伸足試探了下溫度,然後慢慢讓身體浸入水中,坐在水最深的地方,浴巾被她拿開用來束縛住散開的中發。

    啊,真舒服啊,並不是高潮那種仿佛要被擊穿的性悅感,而是安定的,沈穩的,放松下來的種舒適,熱熱的溫泉水似乎從體表滲入身體深處,身體裏囤積的疲勞都被熱水從身體深處溶解出來樣。奧丁右手從林安腰間攀上乳峰,輕輕抓捏了幾把她的左乳,然後逗弄起她的乳頭來。時而用指甲刮弄粉艷的乳暈,時而用食指揉按翹立漲大的乳頭,時而用食指和拇指捏住乳頭又是旋轉又是提拉。

    兩邊乳頭傳來的愉悅與林安心裏的羞恥融為體,令她嬌軀不斷輕顫,嬌吟輕呼不絕,雙手不知何時搭在奧丁的腰後,迷離模糊的雙眸會兒緊閉會兒半睜。

    水面之下,她腰臀也自然而然地扭動起來,小穴兩瓣淫媚的嫩肉緊緊包裹住奧丁肉棒的棒身,上下左右的摩擦起來,雖然由於氣力和體位的限制,幅度不是很大,力度卻相當大,配著小穴花瓣的自然反應,像是要把奧丁肉棒的根部和陰囊齊吞沒似的。

    片刻之後,被無盡快感充盈嬌軀而變得無比敏感的林安,包裹著奧丁肉棒根部的兩瓣美肉傳來肉棒輕輕抖動的感覺,對於自己身體魅力有所認識的林安,明白奧丁或許要射了,她純美的容顏和淫媚的身軀,讓奧丁把持不住了。恍惚之中,林安的身體先於大腦步行動,豐臀提起來不受控制地坐下來。

    嘴和手都咬住乳頭不放的奧丁,頓時悶哼聲,又像是為突然到來的極致快感倒吸口涼氣,吸吮力和手上的搓捏力猛地大增,林安雙乳乳頭立即生出尖銳得要將全身都貫穿的強烈性悅。

    剛才那下正是她坐下來的時候,把直沖天際的大肉棒納入小穴,小穴淫媚的腔內壁肉褶皺,不斷吸扯龜頭。而由於坐下來並非由自己掌控,而是忽然間菊花受到猛烈刺激使她全身發軟,在重力的作用下坐下,堅硬熾熱的肉棒下子從小穴花瓣直直頂到腔道盡頭,龜頭重重撞在嬌嫩的子宮口上,把子宮口撐開點。

    林安被奧丁稱為名器的蜜穴腔道,在瞬間給予肉棒無以倫比的吸扯快感,子宮口的花蕊也如親吻龜頭那般漲縮起來,原本就把持不住的肉棒頓時猛烈抖動,高壓水槍般地噴出濃濃的精液,黏糊糊地射在她的子宮壁上。

    發漲的雙乳乳頭被用力地吸吮玩弄,炙熱堅挺的真正的男人肉棒下子貫穿她的小穴,無數褶皺嫩肉吸扯肉棒棒身時傳來的美妙感覺,最敏感的花蕊摩擦吸吻著顫抖著的龜頭,還有奧丁的男性精液沖刷到她的子宮壁上,這切仿佛都在同時間發生,難以預料的快感疊加起來齊把林安淹沒,讓她斷斷續續地發出至今以來最為強烈的吟叫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腰臀間歇性地猛烈輕顫中,恥悅的快感從她體內沖出,化作濃稠的愛液陰精在小穴裏噴發,溢出被奧丁又大又熱的肉棒塞得滿滿的蜜穴,流淌在溫泉水裏。林安無力的倚靠在奧丁身上,劇烈地喘息著,每當龜頭猛烈跳動起來的時候,高潮剛結束依然十分敏感花蕊蕩開來的性悅讓林安無力的慵懶輕吟,腰臀也反射性地輕輕震顫,好會兒,奧丁才結束了射精……皇帝四十大壽,整個皇宮內到處張燈結彩、彩棚滿布,片忙碌的景象。

    鑲有金絲的紅色地毯不僅鋪滿了整個皇宮的各個交通要道,甚至是整個皇城之內也是紅毯滿布,營造出種喜氣的氛圍。皇宮到處都是忙忙碌碌的身影,也就是皇帝處理政事和後妃的宮殿能夠稍稍的安靜些。

    但是有個地方卻是安靜地出奇!那是奧丁的寢宮,宮殿外部安靜地出奇,但是走進宮殿外圍的殿門,陣又陣令人銷魂的喘息聲不斷地傳來,夾雜著肉體撞擊的淫靡聲,交織出曲令人血脈噴張的性愛交響曲!門窗緊閉,屋內的光線有些暗淡,蜜金色的地上散落了地的衣物,兩畔鑲以金線的法師服被身華麗地男子服裝衣物稍稍遮住。

    從衣物散落的順序來看,女子的法師裝被男子的華服蓋在下面。由此可以猜測出先是男子挑逗女子,將其挑弄地下體蜜流潺潺,浸濕了最貼身的法袍之後,才將其剝地幹幹凈凈,然後男子才褪去自身的衣物,盡情地魚水之歡。

    寢室中間的大床上,薄薄地粉紅色紗簾垂下,依稀可見兩具赤裸的肉體在不斷地糾纏著,肉體地撞擊聲、女子壓抑地喘息、男子粗重地鼻息濃重地交織在起。

    細看去,兩人用的是傳統地男上女下式。

    女子修長、白皙的小腿被男子扛在肩上,導致女子渾圓、挺翹地美臀被迫地翹起,神秘地桃花源毫無遮擋地暴露在男子的巨槍前,承受著男子巨槍次又次的深入。根紫紅色的巨槍粗暴地撐開兩瓣粉紅色的花瓣,將這兩瓣明顯還有些嬌嫩的花瓣撐成個悲哀地圓形,花瓣副不堪承受的嬌美模樣,但是卻無力地阻止火熱地巨槍進入,只能次又次地被其深入、抽出、深入、再抽出。

    巨槍進出時很兇猛,將花瓣蹂躪地都翻轉過來,露出桃花源內粉紅色的嬌嫩美肉。與此同時,因為進出地迅猛,巨槍和花瓣地結處不斷地湧出桃花源內的那白色的淫靡液體,就連身下的月白色絲綢床單上也是淫跡斑斑、不堪入目。向上看去,掠過女子那,光滑的小腹,精致的肚臍,盈盈不堪握的纖細柳腰,而後到達兩座白皙、圓潤而又高聳的乳房,即使是躺下也沒有讓它們的大小有所減少,依舊是那麽地挺立,兩個粉紅色的小小蓓蕾點綴其上,更添絲絕美的景觀。

    有些美中不足的是,兩座高聳豐滿的乳房上各有只大手,在用力地、毫不留情摧殘著這絕世美景。

    兩只美妙地乳房被兩只不解風情的大手盡情地蹂躪,不斷地變化出各種淫靡的形狀,時而扁、時而圓。大手的手指也沒有閑著,兩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各夾住個精致的蓓蕾,不住地挑逗,撥弄、擠壓,似乎在配著對手掌對乳房的蹂躪般。

    再向上便是女子猶如天鵝般修長白皙的脖頸,繼續便是那張那張蘊含著傾國容貌的俏臉,新月樣美麗的黛眉,雙星眸細長明媚,玲瓏的瑤鼻,粉腮含情,點絳般的朱唇,如雪的瓜子臉暈紅片片,細膩不帶絲毫瑕疵的雪肌如酥似雪,道不盡的嫵媚動人。竟和林法師如出轍,或者說躺在床上被人肆意蹂躪的就是集天地寵愛於身的林安法師!此時地林安臉上暈紅滿布,眼神迷離,黛眉好看的皺起,表情似是舒爽,又似是痛苦,還有些羞愧的恥辱,萬分。

    林安朱唇緊緊地閉住,似乎是在壓抑著蜜穴內巨槍觸電般的刺激導致的呻吟。巨槍和桃花源此時卻緊緊地結在起,緊地不能再緊,絲絲淫液順著巨槍而滴落到月白色的床單上,浸濕了片有片月白色的區域。只見林安吃力地撐起酥軟的嬌軀,將身體翻轉過來,雙手撐著床面,像只發情的小母狗般,平跪在床上,將豐潤、渾圓的美臀朝著奧丁那根如怒龍般挺立的紫紅色的巨槍。

    日光從三角形的窗縫中照射下來,映出那女子雪白的屁股。雙膝跪在床上地,雪白修長的大腿夾的緊緊的,又圓又翹的屁股高高聳起,白滑的臀肉上濕淋滿是淫水,在有些昏暗的日光照射下白花花片。

    巨槍插在她熾熱的蜜穴裏面,抽送間,火熱的蜜肉仿彿糾纏在龜頭上,隨著肉棒的進出來翻卷。淫水從肉穴中噴濺出來,順著白皙的大腿直流到膝彎。奧丁越幹越是使勁,強烈的征服欲望在他心頭燃燒奧丁抓住林安的屁股朝兩邊分開,陽具貫入蜜穴,直接搗在她柔嫩的花心上。林安白嫩的屁股拼命縮,濕艷的陰唇猛然收緊,喉中“啊”的聲,發出顫抖的慘叫。

    奧丁連十幾下,都盡根而入,重重搗在她蜜穴的盡頭。日光自窗中斜射下來,映在林安臀間,那兩片火熱的小陰唇緊緊貼在肉棒上,紅得仿彿滴血。粗長的紫紅色巨槍在林安又白又圓的屁股裏抽送,搞得她淫水四溢,粉艷的性器仿彿朵濕透的鮮花,不住亂顫,顯得十分淒艷。

    林安不住哭叫著,任由奧丁盡情的抽插著她熱情的幽谷,被迫地拼命地挺動纖腰,次又次地承受著他的渴求,感覺幽谷當中被他次次地插出了水花,他的蹂躪愈來愈快、愈來愈深……花谷中的刺激美的令女子不由自地哭叫連連,強烈的刺激轉化成了酥透芳心的抽搐,很快便爽倒在陽具之下。寢室內的交響曲再次響起,不過這次卻是夾雜了女子不只是痛苦還是舒適的叫床聲,這曲淫靡的曲目不知還要多久才能結束。

    奧丁宮殿內淫靡的盛宴仍在持續,皇宮內其他地方的忙碌也在持續,切似乎都那麽的有節奏。“真是呢,安,看這是什麽”下刻,道長寬足有十丈的巨大光幕出現在了三人的前方,光影閃,清晰的圖像閃現而出,道寬廣無比的投影天幕懸浮在上方正在閃動著畫面,裏面的有著兩個人影糾纏在起,赫然就是他們剛才的場景。這幕頓時讓林安花容失色,“妳說這個影像能在黑市拍出多高的天價?”“不,不可以,妳不可以這樣做,求,求妳了,啊……”

    林安再也保持不住那份沈靜和穩重,強忍著從下身和胸部傳來的強烈的快感,勉強掙脫了奧丁的親吻,哀求道。“我為什麽要答應妳呢?”冷漠的拒絕聲如同重錘般敲擊在林安的心頭,讓她心神震顫。緊咬著紅唇,林安勉強轉過頭,看著奧丁臉戲謔的看著她,灼熱的眼神肆無忌憚的掃過她曼妙浮凸的胴體,心中仿佛明白了什麽。瑩白的貝齒輕咬著紅唇,終於艱難的做出了決定。

    “只要,唉……只要妳答應吧這個毀掉,我,唉,我願意心甘情願的服……服侍妳……啊……”林安嬌喘著斷斷續續的說出了徹底臣服的話語,她知道,這是她唯能夠付出的了。

    “哈哈哈,好,這可是妳自己提出來的。我答應妳。”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誌得意滿的奧丁自然滿口答應。

    “妳……妳發誓……哦……”林安勉強壓制著洶湧的快感,竭力保持著清明開口道。“可以!”聽到奧丁以武道之心立下誓言,林安閉上了明亮的眸子,再度睜開時,已經是片的迷離,再也沒有點的掙紮和抗拒。在得到了奧丁的保證之後,林安徹底放下了心中的執念,開始熱烈的迎起奧丁的抽送。

    完全奉獻出身心的林安放下了切矜持和羞恥心,煥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動人風情,明艷的俏臉上滿是春情的紅暈,紅艷艷的蜜唇吐氣如蘭,發出聲聲清甜嬌柔的甜美呻吟聲,刺激的奧丁血脈賁張,重重的將她推倒在床上,大手用力拍打著圓潤飽滿的美臀,發出響亮的“啪啪”聲,腰跨用力,激烈的抽送著緊窄的菊肛。

    狂風暴雨般的激烈抽送中,林安高亢的甜美呻吟聲和肉體碰撞的“啪啪”聲連成片。從全身各處傳來的快感讓林安無法抵抗,也不像抵抗,順從的任憑自己被推上了高潮的絕巔,在那令人戰栗的極樂中徹底淪陷。

    腥臭白濁的精液從碩大的肉棒頂蓋中噴薄而出,淋在了林安絕艷無雙的明艷俏臉上,然後被兩女溫順的用香舌清理著肉棒上殘余精液。從這刻起,帝國中再也沒有了驚才絕艷的林法師,有的只是奧丁王子後宮中的個絕美的法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