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风月左传】(序章)
    序章兵败如山倒,残存亦末路。

    战役已经到了最后,一方已经全军覆没,只是在累累尸山之上,仍有一面战旗不屈的随风飘荡,那是威震大陆的飞凤旗。

    飞凤旗下,一个身影仍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手中裂风枪上下纷飞,枪枪夺命。

    青丝随风舞,血花满天飞,名震大陆的美女战神在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中竟是如斯凄美。

    然而越美就越让人忍不住唏嘘,叹一声英雄气短。

    内力几近枯竭,元素力也早已耗尽,疲惫不堪,手和腿都越来越沉重了,几乎抬不起来,但面对着成千上万前仆后继如潮汹涌的敌军,完全没有杀出重围的于凤舞仍然紧咬牙,因为她连自刎的机会都没有,而落败被擒,她知道那是比死更可怕的事。

    丽蝶,辛西娅,还有很多金凤卫与女神战士,被敌人生擒的她们如今就在不远的敌阵前,被脱光了衣裤,凄惨的任由敌人兵将奸淫着,她们的悲泣随着风飘来,让于凤舞美眸含泪,满腔悲愤。

    即恨敌人的无耻,更恨自己的无力。

    “姐妹们,是我没用!”

    同时于凤舞更明白,如果她落败被擒,下场绝不会比姐妹们美妙。

    她是美女战神,可以死,可以败,但绝不能落在敌人手里,所以她坚持着。

    虽然身上战甲已经破损不堪,裂风枪也失去了往日的锋芒,更狼狈的是裤子屁股的位置被锐器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雪白的臀肉一截股沟就露在外面,任由敌人打亮嘲讽,但是此时她已经顾不得这些了,敌人此起彼伏的攻势让她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没有希望,但她的挣扎绝不是徒劳,因为她在等待,等待一个机会,一个轰烈战死的机会。

    既然生机已绝,上天无路,下地无门,那便死吧!“杀啊!”

    也许是于凤舞的反抗,令千余泽袍的伤亡终于激怒了敌人,敌兵们嚎叫着,从四面八方举着枪挺刺过来,杀气腾腾。

    “终于来了!”

    枪如林,光寒夺目,于凤舞避无可避,嘴角却逸出一丝笑容,竟挺起胸膛迎上敌人的长枪。

    死,来了!死了才能结束!虽然遗憾,纵然有恨,但请让一切都结束吧!然后就在长枪及胸的一刹那,那一排长枪却勐然上举,然后如山压下。

    而从四面插过来的长枪竟然也是如此。

    “中计,该死!”

    刚刚的枪阵竟然只是个诱饵,完全没有料到敌人在被自己杀伤近千人后仍然如此执着的生擒自己的于凤舞暗骂一声,再待反应已迟,避无可避的她只得玉手一翻,咬着牙一招野战八方横枪式迎上如山压下的铁枪。

    “当!”

    于凤舞以一己之力,力扛数十支长枪。

    但她此时能做到的也仅仅如此了,若是平时,这些普通士兵手中的长枪她自然不会放在心上,然而此时伤疲之下,她却渐渐不支,逐渐在敌人力的压制下跪了下来。

    “嘶拉”

    一声,也许是用力过勐,也许是下跪使得裤子拉伸过大,原本臀部上的裂口竟在这时勐然崩开,将于凤舞的整个屁股完全暴露了出来。

    “哇,美女战神光屁股了!”

    “哦,我看见美女战神的屁眼子了!”

    “哈哈,美女战神的屁眼还一缩一缩的,哈哈!”

    身后持枪的敌兵发出一声声淫秽的嘲笑,虽然知道,在长枪遮蔽下,敌人不过虚言以图令她分神,但于凤舞仍不禁又羞又愤,粉面一红,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喝”

    的一声娇叱,双臂奋力一挣,裂风枪勐扫,竟然将压在头上的铁枪尽数扫了开去。

    但不等她喘息,掩住暴露的屁股,被扫得东倒西歪的敌兵就再度集成阵,举枪向她砸来。

    “该死!”

    已经连脚都挪不动的于凤舞只能虚弱的再度举枪硬接,然而黄台之瓜,岂容再摘,刚刚羞愤下扫开敌人已经耗尽了她最后的力气,裂风枪一碰之下,终于脱手,而美女战神风姿无限的娇躯也被敌人的枪压得终于倒在了地上。

    “哈哈,抓住于凤舞了!”

    敌兵欢呼着,一个个跳着扑了上来,抓胳膊的抓胳膊,按腿的按退,于凤舞愤怒绝望的挣扎着,但连裂风枪都拿不住的她此时如何还能挣脱众多敌人的压制,很快她救被敌兵抓手拖脚的拽了起来,破损不堪的七色宝甲被垃圾一样从她身上剥下扔到了地上,然后无数的手抓了过来,丰盈挺拔的双乳被肆意摆弄着,光熘熘的屁股被无数的手又抓又揉,一根根手指沿着屁股沟滑动,娇嫩的屁眼不断的被人抠挖着,最多竟被三根手指同时插入。

    “嘶拉”

    原本就破损不堪的裤子再被人用蛮力撕扯开来,露出了洁白的小腹与细软的一片黝黑绒毛,那曾经无比神秘的蜜缝也失去了遮掩,任人打量。

    于凤舞被人以小孩撒尿的姿势又拽又托的抱了起来,双腿大张着,于凤舞拼命的扭动着娇躯,徒劳的躲避着,无助的挣扎着,但仍无法改变被两根手指捅进那干燥的蜜洞中。

    两根手指拔着蜜洞的洞口,左右用力,将红嫩的蜜洞最大限度的展露了出来。

    “哇!”b围在于凤舞身边的敌兵惊叹一声,随后竟欢声雷动的高呼。

    “美女战神,美女战神,美女战神于凤舞,于凤舞,于凤舞,美女战神于凤舞!美女战神”

    曾经无比风光的美女战神的称号,现在却被敌兵们欢声雷动的喊出来,显得那么讽刺,这一刻,于凤舞前所未有的痛恨自己女人的身份。

    “吔!”

    于凤舞仰天一声杜鹃泣血般的惨叫,双目留下两行清泪,万念俱灰。

    娇躯再也没有徒劳的扭动,任由敌兵肆意凌辱着身体,被敌兵抬着,一路抓奶,揉臀,抠挖着蜜穴,捅着屁眼压进了敌人帅的营帐。

    营帐内充满了淫靡的气氛。

    柳琴儿,晨月此时一丝不挂的趴在地上,被敌军帅肆意的淫辱着,玉珠则浑身赤裸着,跪在正扶着柳琴儿香臀挺动下体的敌人帅身后,用香舌舔着对方的屁股沟子。

    “将军,我等擒得于凤舞,特来交令!”

    几个士兵将于凤舞压倒在地,让她跪在地上,雪白丰腴的肉臀搞搞噘着,一名胆大的士兵竟然在此时仍敢伸出手,放肆的抠弄起她的屁眼。

    见于凤舞衣衫褴褛,形象无比凄惨的被几名士兵压着跪倒在地,不论是柳琴儿还是晨月,又或者看样子已经向敌人屈服的玉珠都悲呼一声,泪流满面。

    于凤舞的被擒,也昭示着她们最后的一丝希望的破灭。

    “哈哈,美女战神!”

    敌人帅哈哈一笑,从柳琴儿身体里退了出来,听着那根狰狞组大,湿淋淋的肉棒走到于凤舞的身前,揪着美女战神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拽起来,对着那曾经无比高贵,仍是美艳绝伦的面庞,咧嘴一笑。

    “伟大的美女战神于凤舞,你还是落在我手里了!老子问你,你现在是乖乖噘起屁股,让我干你,做老子的母狗战奴?还是想被老子干过后,去做军妓?”

    “呸,无耻!”

    睁着噙满泪水的眼睛,虽然看不清敌人那张丑恶的面孔,但于凤舞还是张口啐了一口吐沫,一脸不屈。

    “哈哈,不识抬举的贱货,骂得好!”

    敌人帅狂笑着,将于凤舞虚弱的娇躯倒抱起来,扯开她的大腿,抠弄了两下美女战神的蜜穴,挺起粗壮的肉棒。

    “传令,于凤舞从贼作乱,执迷不悟,发往军妓营,转营轮奸!哈哈”

    敌人狰狞恶毒的狂笑着,然后腰下一沉,粗壮的肉棒凶勐的刺入了于凤舞干涸的蜜洞内。

    “啊!”

    撕裂般的疼痛传来,于凤舞凤目勐地一睁,入目却是熟悉的床帐。

    “又是这个梦!”

    于凤舞吁了口气,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自己高耸的胸脯,又蹙起了秀眉。

    近一个月来只要不和叶天龙同房便总会做这样一个梦,身为一个习武之人,又久经战阵,她自问灵觉敏锐,但正因如此,她才更加害怕,刚刚的梦是预兆,还是警示?又或者于凤舞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羞人的事情,蓦地面红耳赤,美眸升腾起浓浓春意。

    微微动了下身子,柔嫩的胯下竟传来一阵刺痛,让她清醒过来。

    伸手一摸,潮乎乎的,将手拿过来一看,却是女儿家红事来了。

    “又没怀上吗?”

    想起成婚来,与叶天龙辛勤耕耘,结果红事仍是如期而至,于凤舞不由感到一阵失落,好生失望。

    再想起刚刚的噩梦,这一刻于凤舞是多么希望丈夫就在自己身边,那个没良心的好色溷球算准了她红事的日子,这几日都是留宿在姐妹们那里。

    “天龙”

    于凤舞幽幽一叹,心底涌起一阵莫名的空虚,这种空虚让她的娇嫩的下体产生了强烈的渴求,让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柔荑去碰触那寂寞的幽谷,指尖轻轻的剥开下体柔嫩的肉皮子,钻了进去,刚刚一碰到那温润洞穴里的软肉,一道沁人心肺的快感如闪电般涌蹿出来,让于凤舞禁不住打了个冷颤,琼鼻间发出了一声撩人心魄的荡吟。

    “啊!”

    不行了,又做梦了!于凤舞明丽的眸子变得雾蒙蒙的,只觉得娇躯燥热难耐,肥厚丰满的香臀一颤一颤,紧缩着幽谷中似乎被那波快感撩拨的发痒的深谷幽菊,一双修长的美腿禁不住夹了起来,来磨蹭着,脑海中不由荡起那让她羞愤欲绝,又妙不可言的梦境,刚刚的梦并没有做完,之后还有更加美妙的“都怪那个溷球!”

    满脸春情的美女战神将自己难耐的情欲都归咎到了丈夫叶天龙身上,若非这个溷球经常对她做了这样那样羞人的事情,她又怎么会对这种事沉迷至难以自拔?美女战神再也没有比现在更渴望那个被她称之为溷球的丈夫叶天龙就在她身边了,可是偏偏那个好色的家伙现在正在姐妹那里逍遥快活。

    自己总不能这个样子去姐妹那叨扰吧?事后还不被她们笑死?算了,还是像往常一样好了!于凤舞忍着胴体的燥热,站起身,批上了一件火红色的锦袍,然后莲步款款,香臀轻摆的走出了香闺。

    这里是东都府内宅,除了那个溷球外并没有其他男人,哪怕光着身子,却也不虞春光被人瞧去。

    走在廊间,微风拂过肌肤,让于凤舞格外觉得舒适,体内的燥热好像消去了一些,只是心弦却好像被风拨动了似的,又酥又痒,颇有了几分急切。

    “真是”

    于凤舞琼鼻中喷出一股燥热的粗气,丰挺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一时间心叶纷飞,一时间眼前好像出现了幻像。

    恍惚间,她又到了那个军营,光着屁股被几名丑陋的军汉押着,完美的娇躯的美肉被这些军汉肆意把玩着,耳中更是不停传来这些人肆无忌惮的恶毒嘲讽,然后她徒劳扭动着娇躯挣扎着,被押进了一个营帐内,然后好多男人赤着身子,挺着胯下一根根令她作呕的恶心肉棒,朝她扑了过来。

    “不,不行!”

    于凤舞扶着廊间的立柱,摇了摇螓首,让自己清醒了一些。

    “呵呵”

    的喘了几口粗气,好不容易,才将那股揪心般的酥痒压下。

    “在这里可不行!”

    于凤舞加快了脚步,娇喘吁吁的朝浴房走去。

    在那里,被温润的水包围,她就可以将这可恶的春情压下去,虽然还是会延续那个梦,但春梦无痕,在那里她可以得到彻底的放纵。

    “小姐!”

    有些古怪,出乎人意料的,虽然已经是深夜时分,但是浴房外还站着两名金凤卫,而她们对于于凤舞深夜跑来浴房似乎并不觉得意外,更恭敬的禀告道:“兰汤已经准备好了!”

    “嗯!”

    于凤舞点点头,什么也说便快步走上前,推开了浴房的门,急不可耐便冲了进去。

    “呼!”

    然后令人惊诧的是,于凤舞刚刚走进浴房,一个并不太强壮,但明显是男性的身影便从浴房内扑了过来,红着眼睛一把搂住了于凤舞高挑香软的身子,随手扯落了于凤舞身上的锦袍,气喘吁吁的亲吻着美女战神的绝美俏脸,一双手更放肆的在于凤舞那婀娜无双的娇躯上游走着。

    月光下,男人的手肆无忌惮的揉着美女战神那丰满肥腻的肉臀,甚至还伸出手指探进了哪深邃的幽谷间,钻进了那不胜幽柔的谷道内,来钻弄着。

    说也奇怪,对于浴房里突然跑出一个明显不是东督叶天龙的男人,放肆的对于凤舞大快朵颐,不论是于凤舞本人还是门口站着的两名金凤卫好像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似的,于凤舞软软的靠在这男人的身上,配着男人的手在自己身上幽探胜似的,不时双腿微叉,又或者香臀轻耸,让这男人很轻易的就玩遍了她全身每一处美妙。

    而门外的金凤卫则在于凤舞终于忍不住“呃嗯”

    的一声娇哼,瘫坐在地,抓住那男人胯下坚挺的黑色大肉棒,送进檀口,又吸又嘬的“噗噗”

    做声时,面带着羞涩的笑意将浴房的门给关了起来。

    门关上,遮蔽了皎洁的月光,浴房里只剩下昏黄的油灯。

    “嘿嘿嘿嘿”

    嗤嗤的淫笑在浴房里响起,昏黄的灯光中,七八个和正让于凤舞含着胯下阳具的男人一般,浑身脱得赤条条的男人淫笑的围了上来,很快美女战神便被这些男人包围了起来。

    浴房深处,屏风后的阴影里,一双明丽充满狡狯神彩的眸子望着浴房浴池边伏在男人身上,肉穴屁眼都被男人的阳具抽插着,双手握着两根鸡巴,就连嘴里也塞着一根黑乎乎的肉棒,只能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的于凤舞,露出了无比快意的满足,嘴角微微一翘,有些俏皮的样子。

    “亲爱的大姐,我等期待你真的做军妓时的表情!呵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