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皇传奇zero 嘿,魔法少女可是很危险的篇(序-01)
    作者:赤色xiii字数:9763序身体越来越热了,唔,脑袋越发昏昏沉沉了。(少女哟,还在抵抗吗?)突然间那该死的淫兽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脑内,不过拜它所赐意识又来了一点,(不要拒绝,那样便不再会痛苦,只有无尽的愉悦哟。)声音响起的同时,下身的抽动变得剧烈起来了,“呜”我不自觉的漏出了呻吟声,虽然刚刚声音刚刚发出,我便咬紧牙关,狠狠的从鼻孔中出气想掩盖过去,但是淫兽的声音立刻出现在脑海中,(呼呼呼,少女哟,明明感受到了愉悦何必如此抗拒它呢。顺从它,抛开后天人为给你套上的枷锁归自然的姿态!)“哼!”我只是狠狠的从鼻孔里喷了一口气,并不搭理它,用力握紧拳头,企图通过手心的疼痛来分散全身上下的快感。(少女哟,你渐渐变得无趣起来了呢。)淫兽不甘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我内心一阵快意,我再也不会在它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了,身为魔法少女的我一定要坚持住。

    (虽然有些遗憾,不过也无所谓了,调整已经完成了。)该死的,它究竟在说什么,难道这淫兽并不是单纯只是在玩弄我而已。“啊!”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下身的小穴口突然遇到了什么巨物一下子被撑开了。

    (呼呼呼,少女哟,刚刚的表情不错哦。惊慌失措之中夹杂着痛苦的扭曲,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呢~)我很想无视这该死的话语摆出一副冷淡的样子,但是下身的异物却让我无法做到,一开始我只是单纯的以为抽插我小穴的触手变粗了,但是之后的感觉却完全不是这么事,异物把小穴口撑开后随着异物的深入内部小穴口又恢复到只有触手插入时候的大小。然后又有新的异物来到小穴口再次撑开了我的小穴,同时伴随着一阵剧痛让我脸上的肌肉微微的颤抖,不过有了准备我没有再次哼出声来。不过随着一个接一个的异物进入我的小穴,我不由的不安起来,不知道这淫兽打算做什么,我努力的低下头想看看下身到底是怎么一事,但是胸前巨大的乳房完全挡住了视线,而且因为被紧紧的束缚完全没有改变姿势看看下身的可能性。突然腹中又是感到一丝痛苦不过同时还伴随着更多的快感,然后全身一阵颤抖,紧接着就是一阵水声传入耳中。

    (呼呼呼,少女哟,看来是我的卵进入你的子宫了呢,你的子宫口还是那么敏感呢,一下子就泄了。)卵?这是怎么事,从来没听说过淫兽还会产卵繁殖啊。(见证伟大的时刻吧,我,淫兽涅罗佩,将通过对魔法少女进行产卵繁殖来带领淫兽群体跨进一个新的领域!)一993年7月7日凌晨点。东京葛西临海公园。

    一轮近似满月的圆月挂在天空,身边更有着数不清的点点繁星一起散发着淡淡的柔光,夜色虽然晴朗,但是现代化带来的污染给星空蒙上了一层面纱,美丽的星空变得不可捉摸了,而且大都市地面的辉煌灯火更加让天地的分割线变得更加不明显了起来。

    不过对于临海公园来说却不是这样,晚上2点临海公园就结束营业了,而在凌晨的现在更是关闭了大多数灯火节约电费,整个公园显得死气沉沉,只有几处地点有着微弱的灯光,白天美丽的沙滩毫无生气,远处的大海更是漆黑一片,好似一张巨口时刻准备着吞噬一切。

    沙滩北边靠近游乐设施和西边树林之间的一片空地上,出现了几个半径米深3厘米的土坑,几棵树木更是倾倒在一旁,这一切都揭示这几小时前这里发生过一场战斗。而在战斗已经结束的现在,战斗残留的痕迹还存在着,但是到了早上之后这里的痕迹恐怕就要消失了,因为在此地还有着数不清的奇特生物正在不停的忙碌,它们有的好似史莱姆一般的软体生物,也有的好似巨大的昆虫身披坚硬的甲壳,搬运着比自身大得多的东西,一起填坑的填坑修补的修补,不少土坑已经被填上虽然缺少植被,但是一旦那些好似史莱姆的生物附着上去之后,便慢慢改变形态和附近的植被变得相似起来了。

    姑且无视那些环境施工队,既然有战斗那么便少不了战斗的双方了。不过战斗的角们并不在地面上,就在战场附近的树林地下三十米的深处,其实有着一个巨大的洞窟,这洞窟并非自然形成,而是洞窟的人花费了不少时间一点一点开辟出来的。洞窟足足有两个足球场大小,为了防止天顶塌陷,底部和顶部之间有多根肉质的柱状物作为支撑,洞窟或者称为地下宫殿更为适的中心有着一座石质的梯台,梯台的顶部布置这一张巨大的宝座,宝座的背后是数量众多的肉质管道,管道大部分相互缠绕延伸到了宫殿顶部然后顺着天顶散步开来,另一部分则顺着梯台向下延伸通向地面。而宝座的正面正坐着宫殿的人,与其说是坐倒不如说是嵌在御座之上,毕竟它并不是一个人形生物,整个更像是一个可以弯腰的大型土豆,明明没有四肢,但是却像是一个慵懒的国王单手撑腮坐在御座上的感觉。不过考虑到地面上那些正在做苦力恢复环境的家伙们,说宫殿的人是国王倒也十分贴切。

    然而战斗的另一方和洞窟的人相比之下就小巧多了,首先它是一个人形生物,哦不,应该称她为一个少女。身长大约一六十厘米,身着服装整体样式是一身低领公连衣裙,体颜色白色为粉色为辅,裙长过膝,露出了一对穿着白色丝袜的纤细小腿,脚上穿着一对粉色为白色为辅的女式短筒粗跟高跟鞋。

    双手戴着一双白色的长手套一直覆盖到上臂并且根部镶着一圈粉色的蕾丝花边。

    腰部则缠绕着一条淡粉色长腰带并且在后腰系了一个大蝴蝶结。颈部则环绕着一条淡粉色项圈,正中间镶嵌着一个拇指大小的红宝石。项圈几乎被白色的花边假领遮挡只露出了红宝石,连着假领的披肩顺着锁骨垂向两边,配着公裙展现出胸口那一抹白色。

    少女有着一张精致的脸庞,虽然并非倾国倾城的美艳,那紧闭的双眼,小巧的鼻子,以及那微张的檀口在精巧的搭配之后也相当的可爱。最后她那一头亮红色的头发,即使在这没什么光线的洞窟中也展现出柔和亮色的头发则揭示这她不同一般少女的身份。是的,在这亚太人种的国度是不可能拥有这样一头秀发的,即使通过染发也做不到。没错,她就是一名魔法少女!

    几小时前的战斗就是这名魔法少女和魔物之间的一场战斗,遗憾的是魔法少女战败了。她受到重创后昏迷了过去,然后被洞窟的人带来了它的大本营中。

    现在她的双手双脚上束缚着魔物的触须,如同锁链一般将她以一个“y”字的形态悬挂在半空之上。

    她的身体上除了用来束缚的触须之外还附着一些其他的触手。比如有一条触手环绕着她的小腿绕着好几圈,慢慢的蠕动着,向前蠕动了几圈之后又反向往蠕动。而另外一条缠绕着腰部的触手则在她的小腹画着圈圈,一会是缓缓的在外围画着大圈一会又来到小腹中心画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小圈。而附着在她大约有dcup大小的胸部的触手,则又是不同,左胸上的触手好像细绳一般触手则不停的缠绕在她的乳房之上,好似捆绑粽子上的绳线一般,但是隔着衣服却很难成功,往往刚刚绕上两圈便松脱了又要重新开始了。而右乳上的触手顶端则特化成了好似刷子一般,扁平的触手顶端横向长出了许多细小绒毛一般的小触须,小触须还在不规则的蠕动着,而这只触手围绕着少女的右乳轻轻擦拭着,时而用力时而轻柔,而且是不是的还会特地停留在乳房的最顶端,小范围的来擦拭。

    但是这些触手目前也就只能停留在少女服装的表面而已,并不能如同某些魔女少女和淫兽战斗的动漫一般直接撕烂少女的衣服,然后干了爽。因为“表层多功能拒绝式能量膜”俗称防护膜的存在。这种防护膜的存在可以帮助魔法少女们转移/吸收伤害,魔法少女们一旦变身,这层防护膜就开启了。所以魔法少女们虽然大多穿着轻飘飘的可爱装扮但是防护能力并不比穿着连体防弹衣差,对于她们来说变身之后穿什么衣服都无所谓了,并且防护膜的保护是全方位的覆盖,所以面部以及其他肉体露出的部分并非没有防护。

    同时,为了防止随便战斗一下,少女们就成为裸斗士,所以平时防护膜是连少女们的魔法装束都一起覆盖保护的,所以不消说撕开衣服干了个爽,就是从衣服与肉体的交界处直接伸进去探都办不到,所以洞窟的人才会隔着少女的衣物摩擦少女的身体。

    就在这时候喑的一声,少女发出一声喘息渐渐的苏醒了。少女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身上有些不妥不自觉的抖了下身体,但是那些不妥的感觉仍旧没有消失,于是便想伸手,用力之后发现双手完全动不了,随即她才一下子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被窘迫的挂在半空之中,并且还是一种羞耻的姿势。她尝试挣脱了一下,虽然她自身在半空中晃动的厉害但是四肢上紧缚的触须却完全没有松动的迹象。

    (少女哟,你醒来了啊。)正当魔法少女准备观察一下周边环境的时候,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

    “是谁?!”少女不由得一惊脱口而出,随机她强作镇定的继续大声说道,“我是魔法少女露比,报上你的名来!”

    这时候露比的眼睛也差不多适应洞窟中昏暗的环境了,首先印入她眼帘的就是前方不远处有着一阶一阶石阶的梯台,她的视线顺着台阶一直向上,随后梯台顶端嵌在巨大御座中的肉土豆出现在她的眼中土豆既没有四肢也没有五官,但是露比直觉地就觉得刚刚的声音应该就是出自这个奇怪的肉土豆了。

    (少女哟,我的名字是为涅罗佩,是淫兽哟。)在声音再次出现的同时,御座上的肉土豆的头部,姑且算是头部的部位出现了一条肉缝,随即睁开一颗大型的独眼出现在土豆的姑且算是面部的地方。

    “……什么?淫兽?!”虽然突然出现的独眼让露比背后一阵疙瘩,但是真正让她惊出声来却是对方告知的内容。在她的认知之中,淫兽这种物种都是些只遵循生殖本能低等生物群体,根本不会说话,即使是能发声的几种淫兽也只会反复诉求“胸部,胸部,小穴,小穴……”诸如此类的嘶吼。能如此流利对话的淫兽听都没听说过,况且看起来它还有着不低的智慧。

    “哼,那么说来之前把我引到临海公园,然后被我打倒的淫兽就是你的同党吗?”露比虽然已经失言两次了,不过她为了维持镇定的形象,以一种从容不迫的口气问道。

    (呼呼呼……少女哟,那种货色连当做手下都不配哦,顶多算作道具咯。)涅罗佩的话语让露比不经意的挑了挑眉头,那头淫兽在露比看来已经十分强大,可以从两种形态切换,并且生命力十分顽强。但是对于眼下这头淫兽来说居然连手下都当不上么?那它究竟有多么强大?她自己一个人绝对是敌不过的,或许眼下的目标该放在逃脱之后联系其他地的魔法少女们一起来讨伐它?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涅罗佩的话语再次送达到了她的脑海中。

    (少女哟,难得你赏光来到我领地做客,我特别为你准备了许多节目来招待你哟,你准备好了吗?)话语中充斥着赤裸裸的戏谑。露比扫了一眼附着在身体上的触手,她本想做出一个拍胸脯的动作,但是双手被紧紧束缚住了,她最终只能努力做出一个挺胸的动作,胸前那一对白兔也随即跳动了一下。

    “来吧,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可别连让本小姐湿都做不到呢!”露比故意摆出一副轻蔑的语气,试图最新??¨激怒淫兽,虽然有智慧的淫兽第一次遇到,但是过去遇到的对手只要愤怒之后总会抓到破绽。

    (呼呼呼……少女哟,真是活力满满的小姑娘呢,和过去抓到的猎物的反应大不相同呢。所以说,冒险来抓捕一个魔法少女果然不错呢,呼呼呼……)伴随着捏佩罗低沉的笑声渐渐的消失,露比身上缠绕的触手动作变得激烈起来了。

    首先发力的便是缠绕在露比乳房上的触手,原本在做着缠绕游戏的触手松开了捆绑,一对新的触手来到了乳房下,这对新的触手顶部开始分叉形成了一个丫字型,然后慢最?新???慢接近那一对乳球,在碰触乳球之后丫字型的顶部慢慢变形,渐渐的变得贴胸部的一对弧形,然后触手离开了乳球,来到了胸部的侧后下方,从腋下部位开始紧紧的贴着露比的身体向着她的那对乳球推进。

    与此同时,原本禁锢露比双手的触须开始向前推进,使得原本直立姿势摆出一个大字型的少女身体向前下方倾倒,使得原本需要对抗地心引力的乳房,在地心引力的作用的变得更加耸立了。在弧形触手的推动下,原本因为对抗地心引力四散的游离脂肪重新集结到了少女的胸部之上。

    而之前缠绕在露比双腿上的触手,除了更加卖力的缠绕蠕动之外,它们的尖端还张开了然后更多更加细的触手顺着大腿爬了上去,最终它们来到了少女的阴埠,一开始的时候这些细小的触手攀爬在隔着内裤的阴埠上,各自行动,杂乱无章的爬行蠕动。露比只觉得好像自己敏感的私处有许多小虫子在爬行一样,又痒又是恶心。过了一会之后,它们相互聚集缠绕最终又汇到了一处重新形成了一个新的触手,新的触手扁平肥大,好似一只舌头似得,表面更是有着一粒一粒的细小凸起,然后新触手的动作也好像真正的舌头一般,开始舔舐露比的阴埠。

    这样一来,露比感到私处的麻痒渐渐淡去,舒服的感觉渐渐上来。虽然心理上早有准备但是此时的她脸上渐渐泛起红霞,呼吸也不自觉得变得有些粗重起来。

    不过,这还不算完,露比感觉到耳廓背后貌似有什么东西,悉悉的穿过她的发丝聚集到了耳廓的背后。渐渐地那些东西越来越多,她的耳廓背后也越来越痒,她用力甩了甩头,但是那些东西并没有被甩开,反倒是她自己的反复甩头之后有些受不了,当她停下之后似乎有柔软的东西沿着她的耳廓,从耳垂开始慢慢向上移动,一直到达耳轮的顶部,然后顺着一路向下到达耳屏。就像两只舌头在轻舔她的耳朵一样。

    “哼!”刚发出声音露比就浑身一收紧,(该死,太大意了,居然舒服的不小心发出声音来了!)她内心一阵自责,但是表面上她却没有露出懊恼的表情,只是继续说道:“哼……只有这点本事吗?看来就是想让本小姐湿……呀!!”

    但是露比的话才说道一半就被她自己的惊叫打断了,这时候她满脸通红,一张小口微微的一开一点&“b点找??请??,却说不出半个字,而且一些晶莹的液体也顺着大腿慢慢滑落在洁白的丝袜上留下了一道水渍印痕。

    原来就是露比开口说话之时,舔着她双耳的触手突然化作一条小蛇,狠狠的咬在她的耳垂之上,与此同时盘绕在她左乳的细绳触手狠狠的收紧了,将她的左乳变成了一个小葫芦,在右乳的刷子触手则对准了她乳头的位置狠狠的顶了进去,而在她私处的舌头型触手则化作了一个小夹子狠狠的夹在私处一个微微凸起的部位,虽然隔着布料难以发现,但是化作夹子的触手准确的找到了目标。在协同攻击之下,让可怜露比连宣言都没做完便被无情的打脸了。

    (呼呼呼……少女哟,刚才你准备说什么呀?我稍微专心了一点,没有听见的呢,呼呼呼。)淫兽涅罗佩声音不急不缓的传到了露比的脑海之中,她此时满脸火烧火烧的,瞪大着眼睛,抬头怒视着对方,但是独眼的土豆并没有其他五官,实在是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语句中恶意的调侃即使没有贱贱的表情配杀伤力也十足,她只能骄傲的抬起头来,丝毫不愿意表现出软弱的样子来,只是她紧紧咬住的嘴唇出卖了她。

    (少女哟,不要默不作声哟,刚才……)“啰嗦!”涅罗佩的话语被露比大吼打断了,“哎,是的,没错!我湿了,我水流满地!现在开始你这混蛋可以尽情的对我做你想做的事情了!但是你不要搞错了,这只不过是身体的本能反应罢了,不要以为你这就赢了,我是不会屈服的!”

    (呼呼呼……少女哟,这实在是太棒了!果然呐,魔法少女是不一样的呢,过去的猎物们此时不是大哭大闹,便是一声不吭的瑟瑟发抖,你和她们比起来她们简直就好比人于母猪一样呢,呼呼呼,你果然是最棒的!那么,我这就开动啦!)露比此时可以明确的感受到原本附着在身体表面的防护膜已经收缩身体当中了,她的魔法装束,甚至是体表都不在保护范围之内了。而且身体上的触手也急迫的行动起来了。

    首先,她很明确的知道她的靴子被脱掉了,她现在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足底有着触手在来摩擦,而且缠绕着她双腿的触手也没闲着,从小腿一直盘旋到大腿根,慢慢旋转着摩擦着,一会顺时针旋转一会逆时针旋转,甚至一部分顺时针另一部分逆时针同时旋转,不停的隔着丝袜摩擦着双腿的肌肤,丝袜的好多处都因为相反的受力最后承受不住撕破了,虽然露比看不见但是她很很清晰的感觉到触手的好多部分能直接从丝袜的圆形缺口处直接摩擦腿部的皮肤。

    然后上身的触手动作也不慢,原本盘旋在双耳边的触手直接环绕到了颈部,小蛇头一般的触手解开了假领的束缚,然后移开了披肩露出了露比的后背香肩以及性感的锁骨,颈部只留下了那带着红宝石的项圈,一股淫靡的气息油然而出。

    胸部附近的触手也不甘人(触手?)后,但是它们并没有急切的剥开包裹着胸部的衣物,而是分别从胸口腋下钻进了公裙中。从胸口突入的触手直接挤进一线天之中,感受着这虽然不算巨大但也十分丰满的双乳的压力。而从两边腋下突入的触手没有继续向着一线天突进,顶部分叉的弧形触手从乳房的的根部推挤少女的双峰,力求将两座玉女峰推向更高峰,同时也让在一线天中探的那根触手更加深切的感受一下玉女双峰的柔情。

    而之前单独作战的刷子型触手更是喊上了新伙伴一左一右的从两座峰底开始攀登它们沿着歪歪扭扭的路线慢慢的向着峰顶攀登,几次差点不坚定的滑向一线天当中不过最终它们还是把持住了自身终于接近到了峰顶,这时它们遇上了拦路虎,两片白色的弧形布片严严实实的覆盖住了那一片粉红色的花园,阻挡住了朝圣者们那最珍贵的宝石的脚步。但是,朝圣者们不会轻易的停下脚步,它们努力拜倒,将整个身体扑倒在雪峰之上,它们削尖了脑袋也要努力从雪峰与保护罩之间的缝隙中通过。它们努力积压自身更努力的挤压着地面向着眼前不远处的粉红色花园前进,向着花园中心矗立着的粉红色珍宝靠近!

    突然保护罩突然失效了,不在紧紧的扣在地面上了。刷子兄们飞扑了过去扑向那粉红色的花园,扑向那花园中的珍宝。它们飞快的擦过花园,紧紧的拥抱住了花园中心的珍宝,不停地抚摸不停地擦拭,甚至跪拜下来亲吻支撑珍宝的粉红色的土地,几次三番之后更是洒出携带的圣水,将粉红色的圣地装饰的晶莹剔透。然后不辞辛苦地一遍又遍的亲吻着擦拭着抚摸着。

    然而在进攻露比下体私处的触手更是努力,漂亮的公裙下摆已经被扯成了碎片,她娇小可爱的屁股已经完全暴露在外,可爱的白色内裤已经被褪到了膝盖下,上面还沾湿了大片的水渍。一对外形类似人类手掌的触手覆盖在露比的臀肉上并做着各种拿捏揉动,就好似真的有一双大手抚摸着她的屁股一般。

    而前面的阴埠,雪白中透着一丝粉红色,周围完全看不见一丝毛发,干干净净,光光滑滑只留下中间的一丝肉缝,肉缝的顶端是一颗米粒般大小的凸起,这便是露比那第一次立起来的淫核了,淫核下有一个小孔,而再往下的肉缝则好似被一条无形的拉链拉上了一般紧闭的严丝缝,紧密的并拢在一起。这一切加起来便形成了一个相当完美的阴埠。

    看起来捏佩罗对这个阴埠也相当满意,所以触手们早已就位,但是迟迟没有行动,最终两只触手慢慢靠近了肉缝,在即将碰触的时候,触手的顶端小口微微张开从里面伸出了许多细丝一般的触须,这些触须一左一右规则的排列在肉缝的两侧,顶部的吸盘轻轻的吸住了肉缝边的肌肤,随着两只触手慢慢向两侧移动,连带着将肉缝向着两边慢慢剥开,就好像有人从里面推开一扇紧闭的窗户一样,然后房中的美景便展现在涅罗佩眼前,那是一个粉红色的粉嫩世界,当涅罗佩的触手完全打开露比的大阴唇之后,里面一批粉红色的世界之间还残留一些晶莹的水滴。

    (呼呼呼……少女哟,这真是太美丽了!这粉嫩的颜色!这完美闭大小双阴唇,着微微凸起的阴蒂,这一切真是太完美了!少女哟,你从来不手淫呐?)涅罗佩兴奋的声音传人了露比的脑中,而且就算不依靠声音她也能感受到它的兴奋,毕竟全身上下的触手都机动的颤抖了起来,就连束缚她四肢的那几根都不例外。

    “哼!这……这不是当然的吗?!”露比鼻子里狠狠的出了一口气,虽然发音有点颤抖,毕竟此时许多触手正在玩弄着她的身体,包括了好几处敏感的私密处,“我们的身体和我们的心灵一样美丽,才……才不会做手淫这种肮脏的事情呢!”

    (呼呼呼……少女哟,根据我的调查,你们这种全天候都能发情的生物,却是通过手淫来短暂结束发情期呢,这可是你们的一项重要技能呢。)涅罗佩诉说的同时又有新的触手靠近露比的私处,抚摸着粉嫩的肉壁,并打开了小阴唇继续欣赏她的私处,同时还不停地反复赞叹着露比外阴的美丽。

    露比被它弄的全身发烫,呼吸越来越粗重了,哼哼声根本掩饰不了了,(不行,这样下去不行,这混蛋的调情太舒服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坚持不住了,一定要想办法和它赶紧开始做爱,不然根本没法子抓住机会逃跑!)露比一边忍耐着全身上下传来的一阵阵快感一边努力思考着对策。

    足底,双腿,私处,后背,胸部,颈部,双耳每一处都有触手在摩擦,在蠕动,在抚摸,但是和往常遇到的淫兽们不同,这个叫做涅罗佩的淫兽,迟迟的没有使用它的生殖器进攻,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露比一边忍耐一边思不得其解,这一次遇到这一匹淫兽实在是太多地方与众不同,透露着诡异。突然她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莫非这混蛋虽然是一匹淫兽,但是其实是个性无能,所以它才会有智慧,所以才不会被淫兽嗜淫的本能吞噬?)露比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其实这时候露比就算想出坨屎只怕也会觉得很有道理,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于是她带着自信的微笑,大声说道:“呐,涅罗佩是吧?你该不会是一个性无能吧!你在我全身上下弄了那么半天了,你还不上,该不会是你的宝贝小鸡鸡实在纤细的如同火柴杆一般你不好意思拿出来吧!哈哈哈哈哈……”

    说罢更是自信的放声大笑起来。但是她稍微笑了一会就自己停了||2下下来。预想中的暴怒并没有出现,全身上下的触手仍旧有条不絮的爱抚着。(呼呼呼……小女孩你实在是太淫荡啦,虽然我还想多爱抚一下你的身体,不过既然你那么急着渴求我的大肉棒的话,那么我就给你吧。)涅罗佩波澜不惊的话语再次传入露比的脑海中。与此同时御座上的肉土豆的小腹下方(姑且算是小腹吧)一阵蠕动一条孩童手臂一样粗的肉柱从土豆上生长了出来。

    “喂!谁在渴求……”露比原本还准备反驳一下涅罗佩的话,但是随后看到那狰狞的肉柱她一下子吸了一口冷气发不出声来,只有小嘴在哪里一睁一闭。

    那个肉柱慢慢的向着露比靠近,直到接近了她私处附近她才过神来。

    “等等!等一下……这玩意不会就是你的肉棒吧?!!”露比两眼发直的愣愣的盯着面前的肉柱,想着如果那根和小孩子手臂一样粗细的东西插进她的体内的结果,之前强装从容的她再也没功夫关心表面功夫,惊慌失措的大喊起来。

    “不行,不行!……住手!快住手!那种东西怎么能插进来?会坏掉……绝对会坏掉的!”

    (别担心)虽然涅罗佩发出了安抚的话语,但是对于露比来说并没有卵用,反而她挣扎的更加厉害了,于是从宫殿顶部伸出了更多的触手缠绕到了露比身上,然后慢慢改变体位,让她的姿势从俯卧变成仰面向上,同时支起她的背部和臀部,张开了她的大腿使得下身形成一个型,变成了一个做爱的正常位的体位,当然不算上束缚在身体各处的触手的话。

    露比现在能清楚的看清自己的私处,她美丽的阴唇已经被四条细小的触手从四个方向完全拉开了,通道的门户已经完完全全的打开了。涅罗佩的肉柱则慢慢的靠近那看起来也就一指大小的小孔。对比十分强烈,一边是小孩子手臂的粗细一边是手指的粗细,随便怎么看肉柱想要进去都是不可能的。随着肉柱离小穴的距离越来近,露比的喊叫也越来越剧烈,“住手,不要,不要,住手!快停手!”

    在露比的惊叫声中,肉柱顶端的外皮剥落开来露出包皮中的龟头一样的部分虽然去皮之后肉棒细了一圈,但是也细的有限,反而龟头上一颗颗凸起的小肉粒,让整个肉棒变得更加狰狞了。终于龟头接触到了少女私处的大门口。(我开动了)随着涅罗佩的宣言肉棒一下子挤进了肉穴中。

    “痛好痛好痛啊!”少女的惨叫一下子充斥了整个宫殿,肉棒一下子突入肉穴的深处,一直顶到了子宫口。少女颤抖的身体,微微突出的眼珠都可以反应出她现在感受到的剧烈的痛苦,但是涅罗佩并没有停止动作,在抽出肉棒之后只是用其他触手在肉棒上喷涂了一些润滑液之后,再次插了进去。

    “呜呜呜……啊,啊……不,不行……好痛苦……”露比口中含混不清的吐露着词句,此时的她不但小穴被肉棒粗暴地抽插着,乳房也被细绳一般的触手紧紧勒住,好像两个葫芦一样,顶端的乳头也没有被放过,一个被拧着一会顺时针转圈一会逆时针的转圈,另一个则被一个好似夹子一样的触手从中夹住左右撕扯着。身体的其他地方也有着触手用力责备着,一丝一丝的快感,并掺和着更多的痛苦从身体各处传来冲击着露比的理性。在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呵我要射了!)伴随着涅罗佩的宣告,少女下体中的肉棒喷出了一股滚烫的液体,炙热的液体冲破了重重阻碍一直灌进了少女的子宫之中。强烈的感觉淹没了少女的理性,终于少女失去了意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