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未知来电】(下)
    未知来电(下)2017-04-22作者:柒柒八八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如果一定要说和和前一个星期的区别就是:前一个星期我的心被钓着、空落落的,有一股邪火没地方发泄;而刚刚过去的七天,我的心吊着、空虚虚的,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这不明摆着吗,我暴露了,被那个男人发现了。

    我真的是傻逼,接到电话就听出来小君生病早早睡觉了,怎么可能是她打来的,怪就怪自己偷听的癖好被勾出来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分析小君打我的电话应该是随手拨的,隔了这么多天,难道她家里人都不用电话的吗?让这个男人重拨一下就把我给揪出来了,我看着自家房门,总觉得下一秒门会被踹开,然后涌进一群大汉把我给轮了……啊呸,是把我给揍了。

    公司经理已经成为我头号怀疑对象,我还给公司同事打了电话询问了一下最近公司状况,反而是被这些同事好一番安慰我的逃妻悲剧,不过出于疑邻盗斧的心态,我还是能够听出他们内心幸灾乐祸的阴暗独白。

    我瞄了瞄墙上的挂钟,虽然没有具体时间,但是马上要到电话响起来的时间点了,我有直觉今天同样的时间,那个男人会打来电话。

    我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话机,认真的程度仿佛整个人都与世界隔绝了,大热天没开空调却觉得手脚有些发凉,不过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现在纠结的问题是——等男人开口质问的时候,我哭着求饶的声音是温柔点,还是沧桑点,又或者是沧桑中带着那么一丝丝柔情似水……唉,我他妈的真怂。

    不过现在的我也是放弃治疗自暴自弃了,大不了不干……咳咳,找个地头躲上一阵子,我就不信了逃不开这一劫。

    “铃……”

    我看了看挂钟,18:00正。

    可能是打错电话的人。

    我如此想象着,既然是打错的,那么我不接电话是很符合逻辑的事情……可这电话铃声怎么就他妈的不停了呢。

    我拿起话筒的时候才发现我的手居然有些肌肉痉挛。

    “喂,张总?”

    我猜测地称呼道。

    “你是住xx小区xx幢xx单元xx号的家伙吧,”

    我倒是很想说我不是住这里的人,可惜不能自己骗自己。

    这次听见男人的声音感觉清晰了不少,关键是有一种很奇妙很诡异的感觉,总感觉在哪里听过。

    “你的底细我已经查的很清楚了!你这种行为让我非常痛恨啊,啥也不用说了,马上就会有人去你那边,咱们的事得好好解决解决。”

    对面话音刚落,一阵急速的拍门声把我惊得从沙发上滑下,一屁股蹲在了地上。

    我摸摸额头的冷汗,深呼吸,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该挨的打咬咬牙也得挨。

    门刷的被我拉开,门口站着一个快递小哥。

    “你是xxx吗?有你一件快递。”

    我惊愕过后大松一口气,微微一笑,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吼道:“看清楚这是一单元,不是二单元,下次敲门请说话,不要一声不吭吓鬼啊!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叫手机,你可以直接打电话给这个屌毛让他自己下来拿!最后一点,这屌毛是二单元的,走旁边那个楼道!!”

    快递小哥一脸悲愤的下楼了,隐约能听见他说:“妈逼的,难得好心直接送东西上楼,他妈的遇见这么一个屌毛。我他妈的再也不送货上楼了……”

    我甩上门才反应过来:那家伙能看见我这幢楼?!我心里一惊,重新拿起了话筒,却听见里面传来男人的大笑声。

    “哇哈哈哈,我本来不想这么做的,可是一想到我也被上层的那个人这样弄过,如果不弄弄你,我心理不平衡,哈哈哈!”

    我一直等他笑得差不多了才悻悻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笑什么,但是我要说的就一点,不管你查到什么,我反正就大光棍一个,再说偷听你电话也是你自己没有挂紧,我只能送你一句不好意思。你要怎么样你说吧。”

    “不要这么严肃嘛,大家这么熟,开个玩笑也不行?”

    “熟?你是谁啊?”

    我一连说了几个朋友的名字,都是声音和对面那个人非常接近的,可是对面一直no、no、no个不停。

    no你妈啊no。

    “你真听不出我的声音?我怎么觉得自己声音没怎么变啊?奇怪哦,忘了……我……咳咳咳,你房间不是有个不用的手机,你去拿过来录一段自我介绍。”

    “我是不会录这种认罪语音的!!”

    我轻易就看穿了他的计划,想以后威胁我,你当我傻啊,我又不是av里面被坏人胁迫的人妻,“咦?你是怎么知道我房间布置的?”

    “我让你去就去,你就录一句:我是隔壁老王,我身高一米,体重三十斤,小学没毕业,一没老婆,二没炮友,三没……”

    “我操,我他妈的就这么惨!”

    我很不满的打断了他的话,也明白他让我录声音应该不是我担心的情况。

    “废话先不说了,那个手机放一边,‘猜猜我是谁的游戏’也等一下,你现在拿张纸,我说什么你都记下来,很重要。”

    我对他颐指气使的口气有点不满,但是心中那种诡异的感觉却让我不由得听着他的指挥。

    我拉开小柜子下层抽屉,看着满满一抽屉没有发出去的红色请柬……唉,算了,废纸回收还有几块钱能回本。

    我一边自我解嘲一边随手抽了一张请柬,脖子夹着话筒,提着笔:“说吧,有什么指示?”

    “你记着,”

    男人的声音忽然变得极为认真,“你那个年份的明年二月开始,上证指数会从3000多点,一路飙升到六月份的5100多点……”

    “哇哈哈哈。”

    现在轮到我极其夸张地笑起来,“你说什么不好说股市,你不是说调查过我吗,应该知道我是干什么的!5000多点?哈哈哈哈,股市熊了这么多年,你现在告诉我明年会有一波四个月的大牛市?哈哈哈哈……”

    “笑完了吗?”

    对面平静的声音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傻逼,感觉在自己强势的领域被他给无视了。

    “笑完的话,继续写。南车和北车马上年底合并重组,然后开始封盘,开板那天开始就会和大盘一起涨,顶峰价格好像是39块多……”

    对面停了一下,轻声笑了笑,“然后就是狂泻千里,一直跌到9块多……你刚接电话时候说起的张总,我那时候听说他被人打断了腿……”

    我的心脏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

    这事情太匪夷所思了,我隐约能猜到谜底了,可是这实在是太疯狂了。

    我他妈的的接到了来自未来的电话!!!我握着话筒挺着背部笔直坐在沙发上,肌肉也变得有些僵硬。

    太扯了,可是做为一个电影和美剧加起来的科幻剧看过100部以上的人来说,我其实是有些相信对面的人说的话的,或者说对面真的是“我”。

    “你的意思……就是像《黑洞频率》……这片子一样?”

    我第一次发觉我说话原来是个结巴,妈的。

    “嘿嘿,你心里其实是已经相信了,不过是害怕这么刺激的事情到头来是个恶作剧,哈哈……”

    “我真的……”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刚刚拿过来的手机,我一下明白了他的用意,开机,录音。我随意地读了一小段报纸上的新闻。

    等我听完自己的录音文件,我傻了……像,和对面男人的声音真像,但就是不像平时我自己听我自己说话的声音。

    “不用这么担心。行了,暂时先别废话,我现在继续说,你马上动笔记,有些和我……也就是你有关的事情,我自己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今早出门的时候我还特意上电脑帮你留意了一下……”

    接下来的时间整个屋子几乎是落针可闻,我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饱满的精神状态学习着、摘记着,等到我感到脖子发胀的时候,才注意到面前的请柬叠起来的高度。

    我张开手掌试了试高度,差不多刚刚好两个茶杯叠起来的高度,我不禁想着这叠“天书”

    算不算是我将要给那些曾经忽视我轻视我的人一记狠狠的耳光。

    不过……我把请柬大体重新浏览了一下才发现有点问题,里面的内容几乎都是我以后工作上遇到的问题或者是一些危机事件的解决方法,对于我以后的感情生活,以及我的非工作经历基本没有。

    “喂,我以后不会是个和尚吧,怎么一点艳遇、一点和女人的暧昧都没有?

    而且我自己本人有没有什么类试受伤的事情发生?”

    我从那些“已知”的工作经历里看出了端倪,在未来“我”应该算是个比较成功的商业人士,这种人怎么可能一帆风顺、无病无灾?

    “哈哈哈哈……”

    对面给我的回答居然是一阵莫名其妙的大笑。

    我强压着心中的不爽,耐心等待“上层我”笑完。我已经把在我时间线前面的“我”称为“上层”,后面的来者是“下层”,我估计这么归类,与对面的家伙交流的时候能更加简单。

    “要说挨打这些事情,还真的有,不过我不准备说……”

    对面可能猜到了我要暴跳而起,依然慢悠悠地说道,“你也别发火,你设身处地的想想,我挨打了,怎么能够让你舒舒服服地躲过一劫呢,反正也不会打死人,你说是吧,哈哈哈……”

    “我日你大爷……”

    我听完“上层的我”接着说的话,就知道日“我大爷”日早了。

    “……特别是我最最难忘记的是一次车祸,我可是在病床上足足躺了三个月零七天,肋骨断了一根,小指断了一节……”

    “我现在把我自己掐死,是不是你就直接挂了。”我咬牙切齿地说道。

    又是一阵狂笑。

    我无语地摇摇头,随口问道:“对了,我们妈还好吧?”

    “你这不是废话吗,以前年轻不懂事,老觉得妈烦,现在想想自己真他妈的不孝,你放心吧,妈身体好着呢,怎么说我也算是身家不菲了,该给妈买的保健品一样不落,都是澳洲进口的。”

    我听了一阵羞愧,感觉对面的“我”所说的“以前”指的应该就是我这段时期。

    “嘿嘿,是不是被我戳中痛点了……行了,别纠结了,以后好好孝敬咱妈就对了。”

    “恩,会的。”

    我很肯定地点点头。

    对面停住了嘴,我顿时觉得有些过于安静了。

    该交代的事情对面基本都透露给我了,我看看桌面那一大叠“未来天书”,总觉得还有什么东西没有问,预感到对面的“我”还会给我一些提醒或者说是泄露某些天机。

    “哥们,我要结婚了。”

    对面奇怪的语气,没有任何新郎官该有的兴奋。

    我一拍大腿,对啊,怎么把小君妈妈给忘记了,这家伙看来行动很快啊。

    我笑道:“你这混蛋,下手真他妈的快啊,这墙角撬的速度无敌了,哈哈,小君妈妈看来是被你勾引得服服帖帖了。”

    对面一片平静。

    我无趣地收起了笑声,等了一会儿,对面才轻声笑道:“我真不知道该说你是智障呢,还是后知后觉。按照正常人思维,从你知道我是谁之后,其实应该能够猜测出小君妈妈是谁了……我回忆回忆,那时候的我是真的没有意识到,还是我根本就是下意识地屏蔽了她这个人呢?”

    后面一句话,对面说的很轻,就像是在自言自语,可是我已经不在乎了。此时的我拿着话筒的手慢慢收紧,掌心渗出的汗水有种能灼伤手掌的错觉,我闭上眼睛,不断平复着呼吸,是啊,这么多的线索,这么多的暗示,我居然会完全无视,为什么?因为她吗?

    “原来她和张志成真的结婚在一起了,而且还有了女儿……”我喃喃自语着,刚刚和她分手时候,我还有过把她重新抢回来的雄心壮志,可是这个“未来”狠狠把我给按在地上摩擦了一遍。

    呵呵,还好,不管怎么说,以后的我终于还是拥有了她。

    我强压着心中酸痛的感觉,有气无力地说道:“你好好对她吧,虽然你用了不怎么光彩的手段,不过从结果来看,很完美,不是吗?”

    “你就不怪她对你的背叛,不怪她被其他男人白白操了这么多年?”

    对面的问题尖锐的让我喘不过气来。

    “你就这么喜欢一个骨子里就是水性杨花的骚货?”

    “操你妈的,你闭嘴。”

    我对着话筒就是怒吼。

    “哼哼,我说错了吗?没和你分手就被张志成操了,没和张志成离婚又被我给操了,这样的女人你都喜欢,那么随便大晚上去小巷子里都能找到的野鸡,你不是要当宝!我才应该是骂操你妈的,大傻子!!”

    我真的是被对面给气笑了,回了一句:“我妈也是你妈。”

    “操!”对面应该也被我气着了。

    我想了想知道没有办法对未来的事情插手,但是如果“我”是出于报复娶了那个女人,我真不知道是不是更大的不幸,我此时才惊觉自己是如此的放不下这段感情。

    我叹口气,问道:“和她结婚仅仅是为了报复吗?”

    “说句实话,我真的没有想到那时候的我会对这个女人死心塌地到了这种地步……年轻真好啊……”

    我强压着火气,低头祈求:“你就放她走吧,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你的心真会开心吗?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可以一直恨她,照道理此时的我才应该是最恨她的时候,可是我都能够原谅她,你为什么不能?”

    对面一直沉默了很久,才幽幽开口:“本来我不想做那件事情的,以前我亲耳感受了一遍,我真不想自己再亲身经历一次,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对面的话越来越云里雾里让人搞不清了。但是我肯定一点,“上层”的这个人刚刚下定决心要透露点什么,我心里有些退缩了,无论是什么我觉得都是我无法承受的,也是这些年“我”如此耿耿于怀的原因。

    “你还记得王威和罗亮吗?”

    忽然听到的两个名字让我有些发蒙,不确定地说道:“王威?在大学时候,每年学校晚会或者什么庆典都当主持那个所谓的‘校草’?和他有什么关系?”

    我一直等着,却听不到下文,仿佛对面根本就没有说过什么似的。

    “喂……你现在在哪儿?”

    我刚要开口却猛地住嘴,因为我意识到对面在打电话,而打给什么人我都不用特意去猜了。

    “……呵呵,你知道了……你一定要在电话里问这事吗?……小君呢?……我在家里,我们曾经的家里……那你快点,毕竟我马上结婚了,时间很紧……”

    满不在乎的口气让我想把“自己”给掐死。

    “你非要用这么侮辱人的口气说话吗?”

    我无力地说道,“我记起第二个人了,罗亮,罗矮子,走路还有点一瘸一瘸的,这人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不提的话,估计再过一两年我都记不得和他同大学过了。”

    “知道他为什么又矮又瘸吗?”

    “我他妈的怎么会知道这个!”

    我实在忍不住对面遮遮掩掩地说话态度。

    “我知道。”

    一阵轻笑,“他妈妈居然是高中的时候在厕所把他生下来的,所以他是个早产儿,先天就有些身体缺陷,哈哈哈哈,你说好笑不好笑。”

    笑声里隐藏的恨意让我不寒而栗。

    “咦,这么快……她到了,接下来你注意听就是了,我提到那两个人的事,是我花了不少人脉关系,金钱时间才慢慢一点一点挖出来的,等一下我说的时候却会让那个女人以为我是刚刚知晓的……”

    我有点麻木地让后背靠紧了沙发垫子,听着对面零碎的收拾掩饰的声音。

    我很想直接把电话给挂了,因为马上要发生的事情对我可能是一个痛不欲生的噩耗。

    隐约传来急速的高跟鞋踩楼梯的声音,钥匙叮当碰撞声,大门砰的打开。

    难堪的静默。

    “呵呵,你打算就这么看着我不说话?说真的,你生气的样子才是我所熟悉的模样,真漂亮。”

    “嘣”

    “哗啦啦”

    “嘿,你这么扔过来不怕把包给弄破了。这包好像还是限量款吧,张志成在你身上倒是满舍得花钱的。”

    “田峰!你混蛋!你这个骗子!”

    不知道是不是先入为主了,又或者是此时小君妈妈那熟悉的冷冰冰生气的声音,让我确定了小君妈妈就是那个依然让我魂牵梦绕的女人。

    “这张请柬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你看到的上面的意思,新郎田峰,新娘……说了你也不认识。我倒是很好奇你从哪里得来的请柬?”

    “你混蛋,你骗我,这几个星期你一直在骗我。”

    语气里细细的委屈和哭意让我的心揪了起来。原来新娘子不是她,原来“我”

    一直就抱着玩弄她的目的,“我”到底要做什么。

    “你说过你还爱我,你说过这么多年单身就是为了等我,你……”

    “我还说过我记得你的奶子、你的屁股、你的大长腿……”

    极为无耻地打断了女人的控诉,“我”那流氓的口吻却让我听得胸口有点发堵。

    “你……”

    小君妈妈肯定想不到前几天还对她浓情蜜意的男人忽然变得下作又无理,尖锐的声线变得软弱下来,“峰,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好,我可以改的……”

    贱!我贱,她也贱!我贱得把她当宝,她贱得把“我”

    当宝,这真是应了那句话,风水轮流转。

    “……你知道的,这些日子你对我做得那么过分的事情……我都做了,你要在外面我就依你,你要我穿的性感点,我也答应了……今天,今天你拉我在民政局那个……我也……我也没有拒绝……”

    女人的声音越说越小,我的情绪听得越来越低落,可是万恶的身体反应却是越来越兴奋。

    “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我的头上,打打野战、不穿内衣裤玩真空这些事情你嘴巴说着不许这样、不许那样,可惜每次奶头都硬的像颗花生米,小逼里的水哪次不把丝袜给浸湿?至于白天在民政局,我只是一想到再不操你的话,你马上不是人妻的身份了,我只能再给你灌灌精了……嘿嘿,张志成有没有闻到你骚逼里面精液的气味?他一定想不到自己的老婆在楼下挨完操后,连内裤都不穿只用裙子挡了一下就上楼签离婚协议吧……哈哈哈哈……”

    “……无耻……”

    “你是不是特别恨我,感觉我怂恿你离婚之后,却又把你给踢了。”

    严肃的语气,让我错觉是不是对面换人了,我禁不住想,这些年“我”是怎么学会如此娴熟掌控自己情绪的技能。

    “……是不是还恨我不但玩弄你的感情和肉体,还把你调教的像个妓女一样……”

    “住口!住口!我不要听你说话,我不要再见你,你给我滚,我就当我瞎了眼,滚!!”

    “我前天碰见王威了。”

    对面瞬间安静。

    在我以为话筒坏了的时候,才响起女人发颤的声音。

    “谁……你说谁?”

    “呵呵,你是真的没听清,还是故意装成没听见的样子?我说王威,那个我们读大学的时候,被你们女生评为校草的男同学。”

    话里的“男同学”被“我”说得咬牙切齿。

    “不是的,你不要听他乱说……”

    “他会乱说什么?你怕他乱说什么事?你这么担心干嘛?是不是你和他有过什么?”

    “不!没有,我和他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把衬衫的扣子解了。”

    和我同时傻掉的一定包括对面无助的女人。我感叹未来的“我”做事天马行空,让人摸不到头脑。

    “我说,把衬衫的扣子解了!看你刚刚听到王威的名字后的反应,我很怀疑王威酒后对我说的事情……”

    “田峰,你听我说,无论王威说什么,都是胡说八道……”

    “把衬衫的扣子解了。你说过以后会乖乖地听我的话,可我好像说了第三次了。”

    “呜呜呜……田峰……你信我……呜呜呜……”

    为什么你要逼她!我扯开衣服的领口,大口呼吸着,竭力平复着胸膛里要迸出的怒火。

    “我让你把衬衫的扣子都解了,不是就解最上面那两个!哭什么哭!要哭也把扣子全解开了再哭!……恩?你什么时候戴回去的乳罩?”

    “……刚刚去接小君的时候……凸……太明显了……”

    战战兢兢的语气伴着强忍住的呜咽让我说不出的心疼。

    傻瓜女人,你现在如此妥协,只能更加证明你的心虚,更加证明你和王威不清不楚啊!其实我隐约猜到了她和王威有过暧昧,甚至于上过床,可那又怎么样呢,我是大二的时候才追到的她,即使她和王威有过一段情也是过去式了。

    “啧啧啧,看看你现在这梨花带雨的温柔清纯的样子,还有这白嫩性感的肉体,谁知道你骨子里就是个绿茶婊一样的荡妇。”

    “呜呜……别这么说我……哦……”

    “呵呵,你看,我现在搓你奶子还是隔着的乳罩,你反应就这么大。”

    “……哦……没有……恩恩……”

    “你敢说你奶头没硬?如果没硬,那么无论你和王威有过什么,我都可以不计较,要不要打个小赌,小骚货。”

    “田峰,别这么对我,呜呜呜……你知道我爱你的……呀……”

    细微的衣帛撕裂声,紧接着话筒里传出女人压抑的呻吟声,其中还夹杂着哭泣的声响。

    “你的身体反应越来越勾人了,我本来很有成就感的,可是听到王威那天说的事情,我就知道你就是个天生敏感的骚货。过去和你交往的那些日子,我一直把你当宝贝,总以为是你天生冷感,没想到……我他妈的就是个死王八!!说!

    他是怎么操你的!别对我说谎,我把王威那傻逼的话都录下来了,那次事情我知道得一清二楚!你不是说爱我吗?好,说啊,告诉我那次驴友行我所不知道的那些龌蹉的一切!”

    我听见对面的“自己”呼吸变得急促,大口大口的呼吸声之后,“我”的声音变得平稳了一些。

    “整个白天我都跟着你,你和王威根本没有交集,那么就是你我和王威以及他女友睡一个帐篷的时候发生了……说吧,只要你说的清楚明白,我一定原谅你。”

    我痛苦地皱着眉头,此时的我心情既是对这个女人的愤怒怨恨,也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我知道她接下来要坦白的东西将会彻底把我心中的爱意全部抹杀。

    对那天驴友行的事情,其实我根本好多事情不记得了,唯一清楚的就是我刚刚把女神追到手后的第一次外出游玩。

    我放下话筒,冲到房间里,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本相册,快速的翻找后,终于看见了驴友行活动的照片。

    第一张是出发前的合照,那时候我和女友两人靠在一起,我笑的真傻,而她的笑容依然是淡淡的。

    大大的白色花边帽子,天蓝色的紧身t恤,碎花的百褶裙,肉色的长筒丝袜搭配着白色阿迪达斯板鞋。

    记忆像泉水一般涌了上来,我曾经笑话女友,你的皮肤比你这双丝袜都要白皙漂亮,她只是得意洋洋的白了我一眼。

    照片里一起同行的还有好几对有恋爱关系的情侣,王威和他女友就是其中一对。那天晚上搭帐篷的时候,王威才发现自己的帐篷支架不知道什么时候断了一支,根本搭不起来。由于一起同行的人里面就我和他两对是同大学的,于是我非常好心的让他和他女友一起进我的帐篷里过夜。我模糊记得本来的女人睡中间,男人分别睡两侧的,可是王威女友有点感冒怕传染大伙,于是变成了两个女人睡外侧。

    我一张一张看过去,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吃完野餐大伙分手的合照。

    我眼睛一缩,这张照片里面的女友的丝袜已经不见了,那白得晃眼的修长大腿像把刀子一样刺痛了我的心。

    我往回翻了几张,有一张是其中一个驴友大早上随手拍的照片,女友在小河边洗手的背影,同样没有丝袜……我狠狠把相册砸在了地上,行尸走肉一般坐回客厅的沙发,拿起话筒重新去认识那个我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

    “……我解手回来,才发现你居然睡到了帐篷外侧,我推了你几下,你都没有醒……”

    “你的意思是我的原因才造成你被王威给操了!”

    “不,不是……于是我只能睡在了中间……”

    “傻子,智障,我他妈的就是个傻逼!!”

    我苦笑着听对面的“我”破口大骂他自己。

    “峰……”

    “你继续说!”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感觉有人在摸我大腿,我还以为是你,刚想让你住手才忽然想起你就睡在我面前……我当时是侧着对着你……我吓坏了,希望他只是睡着后的不小心,希望他能快快地住手……可是……他居然越摸越用力……我,我……你别……不要……”

    “是这样吗?你侧着躺好!摸这里吗?像我现在这么用力吗?咝咝……妈的,真爽,刚好你也穿了裤袜,虽然是黑色的,不过我喜欢,哈哈哈……”

    “……然后摸着摸着就伸到了我的裙子里……我真的害怕了……”

    “你为什么不叫醒我!”

    “我怕你多想,怕难得出来玩一次,把大伙搞得尴尬。”

    “尴尬?去你的尴尬,我女朋友被人摸了非礼了,我他妈的还要顾忌尴尬!

    我帮你说出你的想法吧!你那时候应该很得意,因为像王威这样在你们女生里面被公认的帅哥,居然被你吸引,肯定很满足你的虚荣心吧……”

    “没有,不是这样的……”

    “又有一个帅哥拜倒在你的短裙下面,你说你多漂亮,多出色……继续啊!”

    “……他一直隔着裤袜摸我的屁股……”

    “是这样吗?这连体裤袜的触感和你那时候穿的应该差很多吧,这条可是高档货啊,张志成没想到他的前妻会穿着这么性感的裤袜被我玩弄吧。”

    “恩恩……轻点……啊……哦哦……”

    “这么快就湿了,反应很好,那时候你也这么快流骚水了吧。”

    “没……哦哦……啊……没有……”

    “他是先撕开你的裤袜,还是和内裤一起撕的?”

    卑鄙的语言陷阱。

    “裤袜……被他撕……撕破了,恩恩……啊……内裤只是被拉开……”

    “撕拉”!“呵呵,我刚才以为你把乳罩戴回去,会把内裤也穿回去,没想到你去接小君的时候,一直下体真空啊,你这骚货……”

    “咕叽咕叽”

    的水声,清晰地传入我的耳中。

    “撕了你的裤袜,他应该还不会马上用鸡巴插你,我猜是一个手指?不对,得像现在两个手指快速插你……骚货,水龙头水都没你多……”

    对面的女人连续闷闷的呻吟,我知道她在强忍着在她小穴里疯狂捣弄的二指。

    “恩恩……呀……”

    一声尖叫,急促的呼吸声,一次手指带来的高潮。

    “他也给了你一次这样的高潮。”

    平静发冷的语气。

    “是……呜呜呜……”

    低沉颤抖的回答,又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了我麻木的脸上。

    “为什么不醒过来?我不相信他还当你在熟睡。”

    “我有的,呜呜,我本来要起身的,可是他……忽然左手从我脖子下面穿过来捂住了我的嘴,右手死死环住了我的腰,他的……他的……”

    “他的鸡巴蘸着你的骚水,很轻松捅进去了吧,贱货!!”

    “我反抗了,真的,可是他一边用力弄我,一边说……”

    “说什么!!”

    “他说,你最好别叫,如果让你男朋友看见,我们就全完了,我是男的无所谓,你是女的总不能把名声给弄臭了吧,放心,弄完我不会骚扰你的……呜呜呜……田峰,你要相信我,我是被他强奸的……”

    “怎么不把他的话说完?”

    “……田,田峰?”

    “我说过了,他把所有细节都说了,你还要瞒我吗?”

    “你别相信他,他胡说的!”

    “你最好别叫,如果让你男朋友看见,我们就全完了,我是男的无所谓,你是女的总不能把名声给弄臭了吧,放心,弄完我不会骚扰你的……你一直在勾引我吧,下午的时候,就故意弯着腰在我面前看开水有没有烧开,我都看见你内裤的颜色了;傍晚去捡木枝,我故意用下面撞你屁股,你好像也不反对,呵呵,小骚货,想挨操早说啊,哥哥大鸡巴满足你……”

    “他说谎,他说谎!!呀!!!”

    “啪啪啪”

    快速的肉体拍打声。

    “操死你,贱货,操烂你的骚逼……”

    “哦哦……好深……啊啊……峰……”

    “呵呵呵,真有你的,我这绿帽子戴着真爽啊!好,就当你是被他强奸的,那么第二天一大早,我起来看不见你和他两个人了,你们去哪里了?”

    哭声和媚叫都猛然静止。

    我不用看镜子就知道自己的脸上一片惨白。

    “我……我……”

    “编,继续编,编不下去了?还是说他大清早的操你属于二次强奸?你知道起来看不见你我有多担心吗?可是你那时候在干吗!在干吗!说啊!”

    “峰,对不起……呜呜呜……对不起……”

    我痛苦地闭上眼睛,那天早上我不能大声喊她的名字,因为会把其他人都吵醒,发疯似的在周围找着自己女友的踪迹,一直找到后山,才听见女友的回答声。

    当时她说在解手,厚厚的灌木丛和杂七杂八的植物挡住了我的目光,原来……“……你居然叫我离开远点,我以为是你害羞被我这个男人听到你解手的声音,呵呵,原来是怕被我听见你被王威操逼的声音……我等你半小时都像过了一年……操你个大烂货……妈的,我这男友在树林外等你,你他妈的在树林里和野男人打炮……”

    “啪啪啪啪”,“扑哧扑哧”

    没有任何节奏的碰撞和抽插。

    “啊……峰,好强……哦哦……又要来了……好深,到底了……用力,用力操我……峰……来了来了……啊……别拔出去……再几下……啊啊……别折磨我……插进来……”

    “呼呼,这么想要我的鸡巴吗?求我,求我的鸡巴操你!”

    “求求你,大鸡巴操我的逼……峰……我听话的,快给我……鸡巴……快操我……”

    “噼啪噼啪”

    “打烂你这个大屁股,骚屁股摇着真贱……”

    “打,打我这个贱货……你想打就打……给我鸡巴……求求你……”

    我恨这个女人,又妒忌未来的“我”,肉棒撑得裤子高高的,我拉开拉链把肉棒解放出来,一边撸着,一边骂:“操死这贱货。”

    “哦……都插进来,不要这样……求你插到底……别磨了,好痒……”

    “说来奇怪,你被王威操了,我居然可以当意外,而且他只操了你两次。可是……”说话声慢慢地变轻。

    我拍拍听筒,不知道是听筒的关系还是对面的“我”操的没力气了。

    “……为什么你要被罗亮那个又瘸又矮的狗东西操,还断断续续被他操了三年!!”

    从听筒里瞬间暴起的怒吼,像锤头一样敲在我的胸口,眼前一黑,精液从我马眼里喷出,洒落在裤子上。

    ……我慢慢靠近树林,隐约传来阵阵女人的呻吟声,我已经知道里面是怎样的丑态,我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刚要冲进去,却看见半裸的女子,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不屑地看着我从林子里走了出来,她身后的王威一脸的满足,脸上同样带着那种蔑视的笑容。

    我一言不发冲上去,狠狠把石头砸在他的脸上,一片血肉模糊,我转身看着这个放荡的女人,发现她非常平静地看着我。

    我很想也把她打一顿,可是我捏着石头的手指都发白了,却依然下不了手。

    我决定不管她说什么,我都要原谅她。

    这时从她身后忽然走出一个又矮又瘦的长像极为猥琐的男人。

    罗矮子!他怎么在这里?罗矮子看着我,脸上也带着刚刚王威的那种笑容,他伸出手,放在了女人的腰上轻轻摩挲,紧接着居然直接从t恤下边钻了进去,t恤里的手慢慢向上,终于按在那丰盈可人的胸部上。

    “混蛋!”

    我从眩晕里惊醒过来,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看看四周,猛烈跳动的心脏才渐渐平静。

    我急忙拿起落在沙发上的话筒,能听见对面女人轻轻的啜泣声。

    我不知道错过了什么,但是我又不敢开口去问,这种匪夷所思的未来电话事件,一旦被那个女人知道,那么会对未来的“我”

    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都是我不愿意见到的。

    “……你明明抓到他偷拍你了,你为什么不把他手机给砸了,你听到他对着你的照片打飞机是不是很兴奋?好了,我不想知道他是怎么偷拍你的,也不想知道你是怎么故意摆些姿势让他拍的,对我来说这些都已经没有意义了,我要知道那天元旦演出的事。”

    “那天我和王威主持晚会,在一段节目间隙我回后台补妆,可是王威忽然闯进来想……想亲我……”

    错觉吗?我怎么感觉到女人声音里的绝望。

    呵呵,你有什么好绝望的,死婊子。

    “我一直挣扎,可是就是挣脱不开,这时罗亮……”

    “不准叫他名字,叫他罗矮子。”

    “罗,罗矮子举着相机冲进来,他说如果王威不放开我就把照片公布,让王威声名扫地。后来王威给了罗亮……罗矮子一千块钱把相机拿走了。”

    “你就不怕里面罗矮子拍你的照片被王威看见?”

    “我问了,罗矮子说内存卡他拿下来了,事情发生太快其实他没有拍到。”

    难怪我经常看见罗矮子在大学里被人揍,曾经我同情过他,觉得打他的人实在太过分了。

    难道……我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而未来的“我”好像也和我想到了一起。

    “好哇,真的好,是不是罗矮子每次挨打,你都去照顾他了……哈哈哈,我居然同情过那矮子……”

    “……他不断安慰我,可是我眼角看见他掩饰偷窥我胸部的眼神,于是……于是就想逗逗他,就假装哭趴在他的肩膀上……他先是拍我裸露的后背……那天主持的裙子是个露背装,就是你最喜欢我穿的那件……”

    我怎么会忘记,我求了她好长一段时间,她才同意穿着这条有超大裙摆的礼裙和我上床。

    “……轻拍变成了轻抚,又从后边滑到了我的屁股上……我决定不玩了,他忽然把我抱得死死的,而且用他那恶心的嘴巴去亲我的胸部……这时我听见外面有人要进来,只能把他往那些排列在一起的衣架子里推……”

    “哼,急中生智,都说偷情时候的男女智商最高,你倒是完美演绎了一遍。”

    “我还是害怕暴露,只能故意站在那里挡住,拿起一个配饰假装在试戴。进来的是下一个节目的女同学,有几个相熟的过来和我聊天请教,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他居然,居然直接伸手到我的裙子里面……”

    “真行啊你,古人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你是魔手骚扰后而人不动。”

    女人一直没有对“我”的冷言冷语有什么反驳,我想想也是,破罐子破摔罢了。

    “我被他弄得很慌,刚想往前走几步摆脱他的手,却感到裙子后面一提,接着就感觉大腿被双手抱住……我呆住了,对面的同学一直问我怎么了,我难道告诉她们,我裙子里面藏了一个人……”

    “骚货!”

    “是啊,我可能真的是骚货,因为那时候我很快感受到一个热乎乎的软软的东西在我屁股沟里滑动,我知道那是罗矮子的舌头……他隔着内裤舔我屁股,抱着我大腿的手按在了我的阴户上,不断拨弄我的阴蒂,你知道吗?我差点在我的同学面前被他搞出高潮来……另外一个女主持在外面报幕的声音救了我,房间里的女孩子都跑了出去,而我居然尿了……田峰,我被一个恶心的男人只用手指和舌头就搞到高潮,连尿都崩出来了……”

    “骚货骚货!啊……”

    闷哼声伴着撕裂的声音。

    “哦……撕吧,反正都是……呀……张志成买给我的……哦哦……衣服,我再也不需要了……啊……”

    “为什么你是这样一个女人!我要操你,我今天就要把你操死在这!”

    男人女人同时响起舒服的一下呼声。

    “操死我吧,对,就这样……啊……用力……操死我这个骚货……把你的恨都发泄到……我身上……哦哦……峰,我爱死你了……顶到了……”

    “妈的!呼呼,操你骚逼!后来呢?罗矮子把你操了吗?”

    “操……操了,人一走……我,我就……啊啊……软在了地上……哦……用力……我趴着……他从后面……扑上来……啊!好硬,峰,你鸡巴变得好烫……他插进来了……峰……他把我按在地上……啊啊……操我……我像狗一样被他操着……外面好多人……走来走去……我在里面被一个……矮子操着……他……他鸡巴好大……”

    “骚逼……敢说别人鸡巴大,操死你!”

    “啊呀……麻了……逼麻了……你的最大……唔唔……哦……操死了……被你操烂了……逼要融化了……”

    “啪啪啪啪”

    骚货就该被操死!我恶狠狠地咒骂着,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半疯癫的状态之中。

    “后来……他被王威的人打了……哦哦……我去……安慰他……啊……他又把我强奸了……他的大鸡巴……又操我了……整个下午都被他操着……晚上……嗯嗯嗯……和你看电影时……我逼里都是……他的精液……”

    “啊!住口!住口!”

    “……还有每次寒暑假……我都提前一星期回校……那七天……我和这个侏儒……你最讨厌的侏儒……一直在他租的小房子里……我们……每天吃饱睡足就操逼……啊啊……有时候一晚上……他的鸡巴都会泡在我的逼里面……我被他……干到高潮的……时候……我都叫他……老公……啊……老公……你好厉害……”

    “啪啪啪啪”

    “我让你闭嘴,贱货!闭嘴,不要说了!”

    “啊啊……峰……老公……你好强……鸡巴好硬……比那个侏儒厉害……老公……原谅我……我以后只给你操……要飞了……要到了……啊啊啊……”

    女人尖叫,男人怒吼。

    声音慢慢消失。

    窸窸窣窣的动静,远去的脚步声。

    隔了一小会儿,终于传来“我”的声音。

    “她昏过去了。”

    我冷笑:“你好强啊,没想到我性能力变得这么好了。”

    “呵呵,好好锻炼吧,有的是女人等着你去操她们。”

    “可惜你只喜欢她一个。”我一针见血的指出。

    “毕竟从你那时候开始我就这么爱她了。”对面的反击让我痛恨我自己。

    “我还能接到你的电话吗?”

    “没有了。”

    “怎么打通的?”

    “呵呵呵,是小君,她一个人在家无聊,随手乱按,拨的号码还是自己家的号码,也就是我们现在通话的号码,我们的宝贝女儿在冥冥中创造了一切,哈哈哈。”

    “哈哈哈,”

    我跟着大笑,咦,我一呆,“你刚刚说什么?我们的女儿?”

    “……”

    对面的沉默让我抓狂。

    “唉,不错,小君如假包换是我的,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就是那个时候的你最后一次强暴留下来的种子,张志成是喜当爹。”

    我有些不知所措:“你一次次阻止她提到小君的事情,就是不想她说出小君的秘密,为什么?”

    “我不想让她觉得有机会利用小君来掌控我。”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就是现在……不对,就是那时候‘上层的我’在电话里说的。”

    “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一定要问这种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吗?”

    我细细一思索,就觉得头疼欲裂,赶紧把念头甩开。

    “别纠结了,我早就找人做过dna检测了,以后你自己去看报告吧。”

    我长舒了一口气:“如果我不挂机,信号什么时候断?”

    “快了。”

    “我他妈的居然有点舍不得你了。”

    “呵呵,对了,那个铁戒指在大衣柜底下的最里面,别忘记拿出来。”

    “哈,这算不算是用已知的‘未来’来推测未知的‘历史’呢……哈哈哈……”

    我觉得我归纳得挺有水平。

    “妈的,这话我当年说过了。”

    “靠!”

    我笑着摇摇头,想到那两个给我耻辱的男人,我的笑容消失了,“你是怎么报复那两个人的?我不信你会放过他们。”

    “嘿嘿,我只能告诉你,昨天晚上我是和罗矮子的妈妈一起睡的……”

    “操你妈的,真狠啊你。”

    “晚上她和罗矮子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后面爽着她的骚逼,罗矮子一定想不到他漂亮的妈妈淫荡起来和妓女没什么区别……我是出车祸住院那段时期拿下她的,你说你该不该挨那一撞。”

    原来如此,我不禁苦笑。

    “至于王威……他现在混的很一般,明天……明天是他老婆来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我为他老婆做了很多准备呢……还好是个高挑的美女……”

    我忽然有些反感未来的自己,可是想到那个女人的所作所为,我又瞬间被仇恨填满了全身。

    “时间要到了,最后祝你未来顺利吧。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吗?”

    “你快乐吗?”

    听着电话里“嘟”的声音,我慢慢把话筒归位,就这样一直笔挺地坐着,脑子里闪过和那个女人的点点滴滴,我努力一想,却发现一片空白。

    我拿起桌子上的“天书”,开始像个小学生一样认真默记起来。

    我不记得我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当我张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我一言不发的起身,开始收拾屋子,我不停地打扫,脑子里奇迹般没有任何念头,一个小时,屋子被整理得洁净整齐。

    曾经我打算把屋子搞得乱七八糟,然后故意在那个女人来收房子的最后一天再离开,来恶心恶心她,现在想想我还真幼稚。

    我又从大衣柜下面找到了铁戒指,看着这个戒指,我笑了笑,细心放好。

    进了浴室,又花了一个小时把自己“蜕了层皮”。

    我提上早就整理好的个人行李,最后环视着这倾注我全部心思的屋子……爱情已死,未来从今日改写。

    下楼,走进阳光,虽然是早上,可是夏日的太阳已经热得让人受不了了,我觉得有颗黑暗的种子在我心里生根发芽,等到多年以后会长出一枝类似《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大嘴花,然后把我的心一口一口啃噬干净……尾声23:59:59“嘟……”

    我放下手里的话筒,空洞地看着前方,下层的那个傻瓜居然敢这么问我,老子我开心得很,有钱有地位有女人,做事顺心,该报的怨都一一摆平,我很开心,非常的很开心。

    “操!”

    我郁闷地扯开领口,只觉得心情说不出的烦躁,感觉失去了目标。

    不过一想到那个厉害精明得有些离谱的未婚妻,我突然打了个冷颤。

    这小妞怎么会答应我那完全玩笑似的求婚的?费解啊!嘿嘿,不过以后如何保持彩旗飘飘、红旗不倒现在成为了我新的奋斗动力。

    清脆的高跟鞋脚步声,刚刚那场激烈的性爱,我粗暴地扯坏了她黑色的裤袜和丝质的内裤,一直到我抱她上床高跟鞋都没有脱落下来。

    我眼神复杂地抬头看着慢慢靠近的女人,岁月对她是如此的优待,从未改变的容颜,更加动人的身体,以及隐隐散发出来的那种精致女人的风情都让我沉醉其中。

    缓缓走近,轻轻地跪在了我的身边,上半身搂住了我的小腿,颔首趴在了我的大腿上,浓密柔顺的长发瀑布一般铺洒下来。

    我弯着食指,轻轻着摩挲着她光滑的脸颊,看着她舒服地眯着眼睛,感受着此时的寂静无声。

    “别离开我,除了小君,我什么都没有了……”

    女人小心翼翼地呢喃,抬头泪眼朦胧地看着我,“峰,原谅我吧,我不要什么名分,只要你能经常来看看我和小君就好了……其实小君她……”

    我手指按在她粉色的唇瓣上阻止她说话,硬着心肠说道:“只要你以后听话,我会对你好,把小君当亲生女儿来对待。”

    说这话时,我故意转头看着窗外,我很想回头去观察她听见我这么说时的表情,可是我同样不想让她看见我脸上的情绪。

    “恩。”

    重新感受到她把脸蛋放回到我的大腿,我伸手到沙发后面的墙壁上,关闭了客厅的灯光,让黑暗把我们两个人彻底包围淹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