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罪魇外传系列】之程馨及柳若熙篇(四)
    【罪魇外传系列】之程馨及柳若熙篇(四)-清纯女大学生程馨终入魔窟</font>作者:shierhiyan26年月9日l市外国语学院第七教学楼2教室,正在讲授美国历史课程。由于是晚上的课,很多学生一懒就窝在宿舍了,所以教室里稀稀落落坐了没几个学生。正在上课的老师显然对这种逃课现象已经习以为常,仍然照自己的节奏讲着课。这一节讲的是南北战争早期历史。

    教室里第三排并排坐着几个女生,她们是一个宿舍的姐妹。程馨坐在最右边,她正认真做着笔记,不时抬起头看看老师放的幻灯片课件。她的头发利落的扎成一个马尾,但是没有扎在正中间,而是故意稍微偏右一点,显得清纯中不失活泼,不施粉黛的清秀面容,即使是在以美女如云著称的外国语学院,也显得气质出众。

    忽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了起来,程馨拿起来看了一眼,迅速按下了挂断。

    结果放下没半分钟,手机又来电了,程馨再次不耐烦的挂断,然后迅速打开短信,发出一条信息:“上课呢,干嘛?”

    对方没有应。

    “好,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去别忘了预习一下后面的内容。”老师说完自己拿起和水杯径直走出了教室。显然,对他来说,教学就是纯粹的应付工作,作为一名十几年的老教师,他早就失去了教书育人的理想和激情。

    学生们开始陆续站起来收拾东西,安静的教室渐渐熙熙攘攘起来。程馨旁边一个微胖的女生伸了个懒腰,哈欠连天:“程馨,你那笔记去借我抄抄。太困了,什么也听不进去。”

    “好”,程馨微笑应。

    “你待会宿舍吗?”胖女孩接着问。

    “我还有点事,去图书馆查一点资料。”程馨边穿外套边说。

    “好吧,那我先去了,拜拜!”

    和室友告别后,程馨一个人走在校园去图书馆的小路上,昏黄的路灯下,不时有举止亲昵的情侣走过。程馨高挑的身材在路灯下拉成一道长长的影子,面对程馨曼妙的身姿,不少经过的男生都偷偷头多看两眼。

    快走到图书馆时,程馨的手机开始震动,程馨从包里拿出来,看了一眼,按下了接听键。

    “喂!我刚才上课呢,你老打什么电话。什么事啊?”程馨的声音天生温柔,虽然是真的不待见对方,但不知道的人听起来会以为是娇嗔。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声音有些哆嗦:“程馨,我遇到点事儿,你,你能帮我一下吗?”

    “怎么了?”

    “我今天心情不好,一个人在夜店喝酒,结账时找不到钱包了,可能是被人偷了,现在人家不让我走。你能来帮我结下账吗?我头把钱还你。”

    程馨脸上明显变得不耐烦:“你不能找别人吗?你那些同学呢?我是一个女生,这种事你找我?”

    “程馨,求你了。这事儿太丢人,我不好意思让我同学知道。求你了,这边好多人很凶,要是你不帮我,我会被打断腿的。”

    电话那头的男人,是程馨前男友王阳,其实两人相处也就四个多月。王阳是一所职业学校的学生,程馨大一时王阳来外国语学院玩,看上了程馨,死缠烂打之下,程馨最后同意相处看看,但是相处过程中发现王阳不但沉迷于络游戏,没上进心,而且多次提出和程馨开房的要求。程馨看他这么不正经,就果断分手了。

    本来程馨已经很反感他了,但是她天性善良,听到王阳这事儿,心里一软,就答应了:“好吧好吧,你把给我说下。对了,多少钱啊?”

    “不多,就五多,头我就还你。”

    “行吧,你把发我手机上吧。先挂了。”

    程馨虽然心里一个郁闷,还是决定去帮王阳这一次。她先去学校的at器取了六块钱,然后走出校门,打了个车。

    她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希望在关校门前能赶来。”她自言自语了一声。

    挂了电话。王阳还没有停止发抖。他把电话放下,抬起头,不知所措的看着旁边的凶恶锅仔和强子,脸上写满了恐惧。

    雷平倒了一杯酒,放到王阳面前,自己也坐到沙发上,把手搭在王阳肩上:“小兄,表现不错,你不要怕,今天叫你来,不是要把你怎么样,正相反,我们是让你爽的。”

    雷平的笑让王阳更不自在,他下意识坐得远了一点。

    雷平指着桌上的酒:“来,喝了这杯酒,就算是自己人了。”

    王阳不敢动。

    “喝!”锅仔喊了一声。王阳吓得一个激灵,哆哆嗦嗦拿起酒杯,喝了下去。

    雷平在旁边阴险的笑起来。

    不一会,王阳觉得身体发热,出虚汗,视线也变得有点模糊。王阳使劲摇了摇头,觉得清醒了一些。

    雷平笑着搂住王阳:“小兄,叫王阳是吧。你之前是程馨的男朋友?”

    “嗯”,王阳点了点头。

    “你和她上床没?”

    王阳愣了一下,拼命摇了摇头:“他不同意。”

    “没出息!”锅仔在旁边轻蔑的说。

    “哼哼”,雷平意味深长的笑着:“你知道,我今天让你叫她来,干什么吗?”

    “大爷……”,王阳猜不透这些人要干什么,他的精神有点濒临崩溃:“程馨如果得罪了你们什么,你们一会找她算账就好了,求你们放我去吧,我一定不会乱说的。”

    看着王阳的怂样,雷平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实话和你说,今天让你把她骗来。是因为雷爷我看上她了,今天我要上她,你有什么意见吗?”

    王阳拼命摇头:“没有,没有。”

    此时,锅仔的对讲机传来声音:“雷爷,她进来了。”

    雷平听到这个,脸上露出了邪恶的淫笑。

    屋外,程馨正跟着服务生走上楼梯,她只想赶紧把事情处理完,然后学校。

    只是她不知道,此时她已经是被觊觎已久的猎物,不知不觉走入了狡猾的猎人布下的陷阱。

    服务生带着程馨走到走廊最尽头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在里面吗?”诚信问服务生。

    服务生没有答,而是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程馨推开门走了进去,她定睛一看,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她分明看到之前试图强拉她得两个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另一边,雷平正一脸阴笑。

    程馨瞬间明白了什么,她转身想跑,但是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程馨拼命的扭动把手,使劲想拉开门,但是门已经被死死锁住。

    “来人!开门!来人哪!开门!”程馨一边拍打着门,一边高声呼喊。

    “程小姐,我看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这整层楼都是我的人,你喊破嗓子也没人来给你开门的。”雷平说罢,搂住身边的王阳:“来,见见老朋友吧。”

    程馨转过身,这才看清楚雷平旁边的人是王阳。

    “王阳你这个混蛋!你竟然帮他们骗我!”

    王阳不敢正视程馨,也不敢得罪雷平,只能低头不语。

    雷平晃着酒杯,眯着眼仔细打量着程馨。程馨穿着一件暗红色长款外套,里面是白色毛衣,下身是一条黑色短裙,裙子下面修长的美腿上穿着黑色打底,由于脚上穿着靴子,雷平看不出程馨腿上穿的是打底裤还是裤袜。

    看到雷平的眼神肆意在自己腿上游荡,程馨又气又怕,她退到墙边紧紧贴住墙,试图增加一丝安全感。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快放我出去!”程馨厉声说道。

    “哈哈哈”,雷平大笑:“程小姐真会开玩笑。好不容易把你请来,怎么能轻易放你走呢?”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程小姐这么漂亮,又是大学生,还不明白我雷某人想干什么?”

    程馨心里明白如果再不想办法逃出去,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她不敢再往下想,掏出手机想要报警,这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可是她刚掏出手机,就被锅仔一把夺走。

    “啊!”程馨尖叫一声,还来不及挣扎,手机已经落入锅仔手中,锅仔轻蔑看了一眼程馨,顺势将手机扔到桌上。

    雷平不急不慢的喝了杯酒:“程小姐也不必特别害怕,我自从第一次见程小姐,就特别想请你喝杯酒,可是程小姐一直不肯赏脸。所以今天才用这种方法请你过来。”

    “你到|度??底想怎么样!”程馨又气又怕,脸上红扑扑的,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更加可爱。

    雷平拍了拍沙发:“你坐过来,陪我喝喝酒,聊聊天,一会我让人亲自送程小姐学校。”

    找请2?程馨犹豫了一下,心想既然已经无法求救,硬碰硬肯定要吃亏,不如先答应下来,然后再找机会逃出去。

    看到程馨坐过来,雷平脸上堆满了满意的笑容,程馨尽量缩紧身子,双腿紧紧并住。一副自我保护的样子。

    雷平放肆的,毫不掩饰的用邪淫的眼神从上到下打量着程馨。那眼神让程馨感到一阵阵恶心,却无可奈何。忽然程馨感到一只手抓住了自己上衣的领口,她嗖一下站起身,大喊:“你干什么!”

    雷平却不慌不忙:“哟,程小姐反应也太大了,我只不过拍你热,帮你把外套脱下来。”

    “不用了,我不热!”

    “怎么?程小姐这么快就不听话了?”雷平笑里带着威胁。

    程馨怕雷平用强:“我自己脱就好了!”

    说罢她脱下外套放在一边,然后坐到离雷平远一点的地方。

    脱掉外衣后,程馨标致的身材在长款紧身毛衣和黑色短裙的映衬下直接暴露在雷平眼前。程馨坐在那里,灯光把她秀美柔和的脸庞勾勒的更加立体,她的眼睛里充满了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这几个人要对自己干什么,她不敢多想,只能心里让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

    雷平凑近一点,猥琐的眼神毫无顾忌落在程馨的脸庞上,昏暗的灯光映射下的程馨轮廓更加立体和柔和,雷平看着这精致的五官和自内向外透出的清纯气质,感叹世间竟有如此尤物。作为老江湖,平时也少不了动投怀送抱的艳丽女子,但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对雷平来说早就味同嚼蜡,而眼前的程馨楚楚动人的样子,才又让雷平的身体记起那种对女人的强烈征服欲。

    红酒汩汩流入高档的透明酒杯,雷平把酒放到程馨面前。

    “我不会喝酒!”程馨怕被下药,心里早就笃定不会喝任何东西。她内心虽然害怕,但仍保持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雷平仿佛看穿了程馨的防卫心理,倒也不勉强,端起程馨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似乎在向程馨证明自己是正人君子。

    程馨不为所动,不屑的转过脸去。

    程馨冷酷的样子雷平看在眼里,反而更激起了他的欲望。

    “你不是要聊天吗?有什么话快说,说完赶紧让我去,晚了学校就关门了。”

    程馨只想赶紧逃离。

    雷平哈哈大笑:“好啊,既然程小姐已经等不及了。我们就好好聊聊天。”

    雷平一边说,眼睛不安分的瞟到程馨的腿上和脚上。程馨穿着低跟黑色短靴,雷平往靴内看出,隐约能看到一圈棉袜的边。

    程馨发现了雷平看自己的腿,本能的将腿向另外一个方向移了移,同时用手拉了拉裙子。但是春秋季的打底裙不长,只能勉强遮盖到大腿。程馨的黑色打底裤紧紧附着着她的玉腿,光滑整洁,只有在膝盖腿弯处有几丝轻微的褶皱。

    程馨被看的心里发毛:“你没什么事的话,我要走了。”

    雷平眼神没有离开程馨的腿:“程小姐,咱们就聊聊你的袜子吧。”

    “什么?”程馨瞪大了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万万料不到雷平忽然引出如此荒唐的话题。“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和程小姐聊聊你的袜子。”

    “我袜子怎么了?”程馨摸不着头脑。

    “哈哈,没什么,就是想问问程小姐,你这腿上穿的是连裤袜还是打底裤啊?”

    雷平早就看到了程馨靴子里的棉袜,仍然故意挑逗程馨。

    程馨一时有点不知所措,过了一会,才答:“是裤子。”

    “哦,那程小姐里面应该还穿了袜子吧。”

    “穿袜子怎么了。你不穿吗?”程馨明显有点生气。

    “那程小姐和我详细描述一下你今天穿的袜子的样子吧。”雷平色眯眯看着她。

    变态!程馨心里这样想,但是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是普通袜子,有什么好描述的。”

    “我劝程小姐还是仔细说说,不然我只能脱了你的鞋自己看了。”

    “你!”程馨听到这里,不禁怒视雷平。

    “就是袜子,白色的!”程馨压住心中骂人的冲动,低声答。

    “是全白的吗?有没有什么图案啊。”

    “有。”

    “什么图案啊!仔细描述一下我听听。”

    “不知道!”

    “哟,又不听话了!”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又没仔细看,变态才仔细看袜子上有什么图案!”

    程馨直接站了起来,厉声呵斥。

    “哈哈哈哈,”雷平继续无耻的大笑:“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变着法子就把人给骂了。”

    程馨再也忍不住了:“让我去!你们这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是违法!你们不怕法律吗!”

    雷平和锅仔一齐大笑起来。

    程馨又气又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冲到门口拼命拉门,拍门:“开门!

    开门!让我出去!来人啊!来人!”

    雷平站起^点^b点身:“看来程小姐是铁了心吃硬不吃软了?”

    程馨过身:“你到底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准备仔细看看你的袜子,闻闻你的脚和鞋,然后再要了你。”

    “变态!混蛋!流氓!”程馨怒骂。

    “骂得好,骂得好,哈哈,我就喜欢你这种有个性的。”说罢雷平朝锅仔使了个眼色:“把她带到我屋里。今天我要好好享受一下这个不服软的小姑娘。”

    锅仔站起身靠近程馨。

    “你干什么?你不要过来!”程馨惊恐的看着锅仔。她想逃跑,但是无处可逃。锅仔冲上来想要将她抓住,程馨只能贴着墙顺势坐在地上,手脚并用的反抗:“别碰我!你干什么!滚!滚!”

    这时她看到了仍然坐在沙发上的王阳:“王??点^b^点^阳!王阳!你是不是男人!好歹我以前做过你女朋友,你就看他们这么欺负我!”

    王阳听到程馨的话,头低得更低了。

    雷平笑着坐到王阳身边,指着眼看就要被锅仔抓住的程馨:“对啊!我忘了这里还有程小姐的前男友。王阳啊,我现在要上你前女友,你有意见吗?”

    王阳不敢抬头,只是拼命的摇头。

    “王阳你这个孬种!不是男人!”程馨绝望的呼喊,由于体格差距巨大,锅仔干脆把程馨从地上抱起来扛到肩上。程馨挥舞双拳打在锅仔的后背,双脚在空中拼命踢蹬:“放开我!放开我!救命!放开!”

    雷平在王阳头上重重拍了两下,走到门口敲了敲:“开门!”

    门外传来钥匙声,很快门开了,那个服务生还站在门口。雷平大步走出去,锅仔扛着还在挣扎的程馨跟在后面。

    “不,放开我。”程馨拼命挣扎,可是她哪里拗得过健壮的锅仔,还是被扛进了一间深处的房间,扔在了一张双人床上。

    程馨又惊又怕,拼命挣扎了几下,美眸怒视。

    雷平淫笑着伸出双手按在程馨高耸柔软的酥胸上,隔着衣服抓住她的两只丰乳使劲揉搓起来,边揉边说道:“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只要你听话,让我好好爽一下,明天就放你们去,否则……哼哼。”说着加大了揉搓的力度。

    程馨感觉双乳一阵涨痛,圣洁的双峰被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肆意侵犯,她又羞又气,一张俏脸立刻涨得通红。

    “放开我!救命啊!”

    程馨拼命挣扎,可是被两个壮汉死死地抓着胳膊,丝毫动弹不得,情急之下飞起一脚踢在了雷平肚子上。

    雷平疼得“唉呦”一声,捂着肚子弯下腰去好半天才缓过气来。

    “妈的,小脚还挺有劲!不错,我雷爷就喜欢你这样的妞!够劲儿!先让雷爷我好好看看你这小脚丫!哈哈哈哈……”说罢雷平粗暴的撤下程馨的两只短靴,扔在地上。

    程馨只觉得双脚一凉,一双穿着白色棉袜的秀气玉足无所适从的暴露在雷平面前。程馨用力想抽双脚,但是雷平的双手如铁钳般钳住他的脚腕。

    看着自己被强行暴露的棉袜脚,程馨内心羞愤交加:“干什么你!流氓!放开我的脚,把鞋子还给我!”

    雷平淫笑着看着程馨的玉足,程馨的袜子是一双普通的薄棉袜,白色袜子带着粉色的斑点图案,袜尖整体也是粉色,少女味十足的袜子,把程馨的脚衬托的更加诱人。由于恐惧,棉袜脚微微颤动着。

    “程小姐对袜子的品味果然不错,这双袜子,很诱惑男人来操你的脚啊!”

    听罢雷平的调戏语言,锅仔和老黑一齐哈哈大笑。程馨并不明白一双普通的袜子在那些人眼里意味着什么,遭到羞辱的她只能叫骂:“滚!放开我!你们这些死变态!”

    骂声未落,雷平已经将脸埋进程馨双足之间,拼命嗅着程馨的玉足。在短靴中捂了一天,程馨的袜底已经潮潮的,但是竟然一点臭味也没有,皮靴捂出的汗味夹杂着一点洗衣粉的清香,扑鼻而来。雷平贪婪的吮吸、细嗅,不时发出“啊啊”的满足的呻吟,同时下面的肉棒已经硬的快要捅破裤子。

    程馨无助的看着雷平肆意侵犯自己的脚,无力的挣扎和抽泣着。

    雷平忽然站起身子,眼里充满了男人的欲望之火和邪淫之光,这么多天对程馨挤压的欲望在这一刻释放,此时,程馨就被压在这里,再也无力挣扎或逃脱,那种用暴力得到对自己不感冒的女孩的满足感贯穿全身,他大声淫笑、咆哮:“来吧,美丽的程小姐,你不是一直拒人千里之外吗,今天,就穿着这双你早晨出门挑选的性感小棉袜被强奸吧!哈哈哈哈!”

    程馨不停地扭动娇躯,眼看着雷平满脸不怀好意的笑,一边脱着衣服,一边朝自己逼来,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她惊慌失措地喊叫着:“你……你要干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