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迟到的爱】六,磨难
    六,磨难李勇接到女儿电话,心里一种不祥的预感,女儿出事了,来不及多想,快速跑出家门,打车直奔女儿住所,女儿的住所他是知道的,曾经几次偷偷跟踪女儿,每次看见女儿和那个比自己年龄还大的老男人一起进出,李勇没有勇气面对。

    恨不得出租车飞起来,催促几次,司机已经不耐烦了,嘴里嘟囔着什么李勇根本听不进去,只想尽快赶到女儿身边。

    啪啪的敲门声响个不停,李玉鑫迷迷煳煳的睁开眼睛,下体火烧一样的疼痛,手指钻心的疼痛让她呻吟几声,虚弱的爬向房门,门外面一声声‘鑫鑫,鑫鑫’的呼唤让她鼓起最后的力气,爬起来,用手臂按下门把手,随着‘咣当’一声门开了,李勇一把接住倒下去的女儿。

    李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女儿披散着头发,赤裸着身体,脸色苍白,双手红肿,当李勇看见女儿私处红黑色的一大片,女人最柔嫩的地方好几处起了打泡,阴道口白浊的液体,他当然知道那是男人的精液,一下愤怒到了极点,抱住女儿愤怒的大声说:畜生,畜生啊,鑫鑫,告诉爸爸谁干的,报警,报警。

    李玉鑫靠在爸爸怀里,摇摇头,断断续续的说:别,别报警。

    然后昏死过去。

    李勇抱着女儿,泪流满面,快速拿起手机,拨打电话,焦急中对方接通电话,没等对方说话,李勇大声喊:刘红,鑫鑫出事了,伤的好重啊,开救救鑫鑫吧。

    刘红已经躺下了,听到李勇如此焦急紧迫的声音,马上坐起来说:你别急,现在在哪,快叫救护车,我马上医院。

    挂断电话,刘红对已经被吵醒的丈夫说:李勇女儿出事了,我马上医院。

    丈夫赶紧说:那你快点去吧,路上小心。

    刘红快速穿好衣服,跑出家门,开车直奔医院。

    当救护车带着李勇和女儿到医院的时候,刘红已经到了,换上白大褂,等在医院大门口。

    李玉鑫被抬下救护车,快速抬进急救室,李勇被挡在门外,焦急的来走动,满头大汗,李勇的心揪起,不知如何是好,快要崩溃了,他想象不出谁会如此狠心蹂躏了女儿,最可恨的是如此残忍的伤害女儿,李勇此刻有杀人的心。

    时间过得好漫长,当刘红走出急救室的瞬间,李勇一把抓住刘红的手,颤声问:鑫鑫怎么样了?快告诉我呀。

    刘红脸色一红,小声说:你抓疼我了,哎!生命危险没有,只是手指断了五根,已经做了手术,下阴是被辣椒水喷的,由于喷洒过多,时间又比较长,烧伤比较严重,也没有什么危险,就是在一个月之内,生活不能自理,还有就是鑫鑫被强奸过,你,你也要想开点,她需要好好照顾,恐怕这事对孩子心理的伤害要比肉体伤害还要严重,你也不用着急,哎!这孩子啊。

    听刘红告诉自己女儿没有生命危险,李勇总算松了口气,可听见刘红说女儿心理伤害的时候,李勇的心有一次悬了起来,不由得一声长叹,哎!我对不起鑫鑫,更对不起死去的韩云啊。

    刘红也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李勇。

    在刘红的帮助下,李玉鑫被安排进单间病房,李勇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双手打着石膏,双腿分开,挂着点滴,眼里没有一点生气,茫然而麻木,李勇的心碎了,坐到女儿身边,轻轻的对女儿说:鑫鑫,傻孩子啊,你说句话好吗,我是爸爸呀。

    李玉鑫看了一眼李勇,最近抽动几下,没有说话,痛苦的闭上眼睛。

    李勇注视着女儿,轻柔的为女儿拢了拢散乱的秀发,眼里满是疼爱,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女儿有今天,是自己作为父亲不称职啊。

    两天下来,李勇明显消瘦许多,也憔悴许多,女儿还是那个样子,不说话,傻傻的盯着天花,不知道想些什么,尤其不愿意看见刘红,每次刘红查看女儿,女儿都表现出极大的反感,还好,刘红并不介意,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和刘红解释。

    第三天早上,病房门.z.口有两人鬼鬼祟祟的不时的窥探里面,李勇非常气愤,当李勇去打水来的时候,看见两个人在对病床的女儿拍照,不由得一脚踹倒一个人,另外一个看李勇眼里冒火的,也没敢说话,拉起地上的同伴熘走了。

    李勇马上给刘红打电话,告诉她这发生的情况,一会刘红过来,把李勇拉倒一边小声说:鑫鑫这是得罪谁了,这些人好像别有用意,要不报警吧。

    李勇叹息一声说:鑫鑫不让啊,你也知道,这孩子这几年做的事,都不光彩,我也没办法,两个人都沉默了,只有叹息。

    李勇并没有太在意今天的事情,还是尽心照料女儿,李玉鑫还是不说话,眼里空洞的没有表情,这让李勇非常恐惧,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女儿,在夜里十点多,刘红突然来了,把李勇悄悄叫到病房外面,紧张的说:李勇,有个事我得告诉你,现在上到处都是鑫鑫的新闻,内容我就不多说了,反正非常不好,我想警察最晚明天就找到这,你打算怎么办。

    李勇一下懵了,紧张的说: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问问鑫鑫吧。

    刘红点头说:只能这样了,还是征求一下鑫鑫的意见。

    病房里,李玉鑫并没有睡,看见李勇和刘红一起进来,皱着眉没有说话,眼睛看着别处,就是不看刘红。

    刘红也不在意,也习惯了李玉鑫这种表情。

    李勇犹豫一会对刘红说:还是你和鑫鑫说吧,我,我不太方便说这些。

    刘红叹息一声对李玉鑫说:鑫鑫,你能告诉刘姨到底发生什么了吗?李玉鑫冷哼一声说:你让我说什么?我什么都不想说,尤其是你们两个。

    李勇尴尬的说:这孩子,怎么这样和刘姨说话。

    刘红摇摇头说:鑫鑫,现在上到处是针对你的帖子和新闻,我不想说那么多,不过我提醒你,警察明天就会找到这的。

    听到警察会来,李玉鑫突然惊恐的大声喊:不,不要,不要啊,身体颤抖着。

    刘红赶紧按住李玉鑫,冷静的说:你别激动,不要动,听话,否则手指会再一次断的,听见没有。

    李玉鑫慢慢平静下来,恐惧的看着李勇。

    李勇紧张的对刘红说:这可怎么办啊。

    刘红想了想说: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赶紧出院,手续我帮你们办,不过,出院后谁照顾鑫鑫是问题呀。

    李勇赶紧说:我可以呀。

    刘红看了一眼李勇说:是啊,只有你照顾鑫鑫,可会有很多不方便,鑫鑫手不能动不说,下体的伤也很严重,不能穿衣服,要经常擦药,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你觉得能行吗?李勇一下脸红了,不知该怎么答。

    李玉鑫急迫的说:快带我走吧,我不在乎,快点带我走好吗?看着女儿恐惧的样子,李勇坚定的说:没什么,自己的女儿,再说我伺候韩云好几年,有经验。

    刘红不在说什么,马上出去安排出院适宜,要不是刘红在医院工作多年,恐怕这出院手续都不好办。

    凌晨四点,刘红才开车把李勇和李玉鑫送到家,李勇抱着女儿,走进家门,李玉鑫忍着私处疼痛,被爸爸轻轻的放在床上,久违的气息扑进李玉鑫鼻腔,李玉鑫说不出的酸楚,眼泪无声的低落,太久了,离开这里太久了,昏暗的灯光,略带潮湿的空气,狭小的卧室没有一丝改变,还和原来一样,如今却是那么陌生。

    刘红对李勇嘱咐道:注意通风,要保持干燥,尤其鑫鑫大小便,一定清理赶紧,鑫鑫阴唇和肛门周围,都被灼伤,不能感染,否则后果就严重了,要是来月经,用纱布团成团塞进阴道,不要让血流出来。

    吃饭尽量保持营养均衡,多吃清澹的,不要吃辛辣和海鲜,我有空就过来帮你。

    李勇感激的说: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刘红苦笑几声说:和我还用说谢吗?李勇低下头,不知怎么答才好。

    刘红叹息一声接着说:我把药都带来了,一边把各种药物拿出来,一边详细讲解怎么用,李勇认真听,认真记。

    李玉鑫看着这两个人,心里更加复杂,多年的积怨让他愤恨,就在这张床上,刘姨噘着屁股让爸爸操,这画面深深映在脑海里,如何不恨,可也就是这两个人,在自己为难之时,毫无保留的爱护关心自己,或许这是上天捉弄人吧。

    送走刘红,李勇到屋里,看着惊恐未定的女儿,心里一阵难受,坐在床边,轻柔的对女儿说:鑫鑫,好好休息一会吧,要是想方便,叫爸爸一声就好。

    李玉鑫默默的点点头,极度疲惫的李玉鑫慢慢闭上眼睛睡着了。

    李勇坐在床边,叹息一声,拿起床头柜照片,心里默默的对去世多年的妻子说:韩云,女儿来了,这孩子受罪了,哎!这她应该懂事了,我会好好照料女儿的,你放心,我再也不会让她离开我了。

    李勇轻轻走出卧室,在狭小的客厅沙发上躺下,过度劳累让他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勇模煳的听见女儿的尖叫,一骨碌爬起来,几步闯进卧室,看见女儿挥舞着缠满纱布的双手,嘴里喊着:不,不要,不要,放开我。

    女儿做噩梦了,李勇一步跨到床边,抓住女儿的手臂呼唤道“鑫鑫,不怕,爸爸在呢,爸爸在呢”

    李玉鑫惊恐的睁开双眼,看着爸爸焦急的注视自己,长出了口气,心还在狂跳,李勇轻轻搂住女儿,疼爱的轻声说:孩子,有爸爸在,不怕啊,爸爸不会离开你的。

    说完几滴热泪滴落。

    李玉鑫紧紧靠在爸爸怀里,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全和平静,一滴,两滴,爸爸的泪水滴落在李玉鑫脖颈,热热的,李玉鑫忍不住也流下泪水。

    天已经亮了,李玉鑫感觉有点尿急,想告诉爸爸,突然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忍不住扭动几下,嘴里发出轻轻的‘嗯’李勇感觉到了,心里也在斗争,毕竟女儿大了,已经二十六岁了,不再是小孩子,真的要够女儿接尿,自然会看见女儿的私处,可没有其他选择,不由心里暗暗对自己说:自己女儿,没什么。

    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