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入职后的见闻】(1、2)
    作者:醉戏诸侯2017/4/27字数:9307第一章阴差阳错的上了璇姐我叫王久龄,是踩着80后尾巴出生的,上学时候的同学都是90后,所以一般人问我是80后还是90后我说90后反而更容易让人相信。

    14年秋天,从三流大学毕业得我在家里的走动下到了一个机关单位入职,在我们这种内陆三线小城市,机关事业单位是我这个年龄段最好的就业选择了~向来没什么主见的我对此甘之如饴,谁知入职几年后的见闻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璇姐是我到单位后的直属领导,全名叫季璇,38岁,但长了一张娃娃脸,初识她时我还以为只比我大一两岁呢。

    璇姐是我们单位有名的美人儿,眼睛大而灵动、嘴唇微薄但性感,长发飘飘直触翘臀,虽有些贫乳但身材高挑,一双大长腿笔直窈窕,臀部浑圆质感,日常着装更是精致新潮,行走坐立自有一番女强人的架势。

    璇姐不但人美,在单位人缘更是不错,尤其是跟领导的关系不错,与单位一把手、二把手以及许多中高层干部的关系都让很多人眼红。

    “小王儿~过来帮我把这个搬一下!”

    可能美女都爱使唤人吧,这不,璇姐又在喊我了,由于部门里只有我一个年轻人,又比较好说话,入职后不久我彷佛就变成了她的私人仆从,无论大小事儿都喊我帮忙。

    当然,活儿干多了,关系也就近了,入职后不到一个周就经常拉着我聊天,并且也开起了带色儿的玩笑,这让办公室里几个大叔颇有几分吃味。

    “小王,你今天脸色不咋样,昨晚是不是操劳过度?中午我喊食堂多给你一个生蚝,小伙子嘚好好补补!”

    由于我女朋友在我入职第一天就陪我报道,大家都知道我与女朋友在同居。

    通常遇到这种玩笑我的脸就会立刻变红,然后璇姐就巧笑嫣然的过来或拍一下我的头,或掐一下我的脸,偶尔还会掐掐我的肱二头肌、蹭蹭我的屁股,往往掐肌肉和蹭屁股这一下力度比较大。

    当然,后来我知道这是她故意的。

    机关单位应酬比较多,我刚入职就被他们灌醉过2次(我的酒量也就一斤白酒),为这事儿女朋友还很是埋怨了我。

    璇姐的应酬尤其多,基本上天天晚上有酒局,熟悉了以后,我就成了她的替酒器或者专职司机了,为此更是天天无法准时回家,女友都跟我开玩笑说让我陪着璇姐过得了。

    没想到还真被女友言中了,入职第二周我便陪着璇姐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入职第二周的周三,璇姐喊我到她的办公室。

    “小王,今晚准备一下,付局长请规划局张局吃饭,喊我们作陪,今晚你可得多帮姐挡挡酒。”

    说着,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朝我一眨。

    “据说规划局那边新来了一个小美女哦~”

    最后还不忘来这么一句。

    “再美能美得过我们璇姐吗?”

    我朝她一笑。

    “小嘴儿真甜,来我掐一下~”

    说着便有一个涂着清新指甲油的纤纤玉手向我掐来,我侧身避过后觉得影响好像有点不好,便道“昨天开会的会议纪要我已经写好了,放在您内网上,您给审审。”

    随后我又跟她交代了一下工作。

    “我就不看了,你直接发给书记。”

    璇姐听了脸色变冷,摆摆手,便要我出门。

    不知为啥璇姐对工作上的正事儿基本都不关心,除了签字,来单位一个多周就没见过她动过笔,电脑也从不上内网,偶尔几次我偷偷瞄过她的电脑页面,全是购物网站,我回头上她去的店铺看了看,发现衣服都是2万起价的。

    也不知道她一个三线内陆小城的机关中层干部怎会有钱买这种衣服。

    当晚,规划局张局果然带了一个漂亮姑娘来赴宴,这姑娘我竟认识,是我女友最要好的闺蜜杨琦,杨琦见我之后眼睛中晃过一丝慌乱,随后便装作不认识的与我握手,我也只得将要出口的问候压下,与她握了一下手。

    我却不知我嘴唇微动的样子却被璇姐看在了眼里。

    由于有两个极品美女,这一席酒便喝的高潮不断,两个局长也不管美女在侧便说起了荤段子,规划局张局说的尤其露骨,一边说一边就把手搭在了杨琦的肩上,然后他的手好似很沉,越说越往下,渐渐地到了腰上、最终停在了臀上,我上厕所的时候用余光发现张局的手已经到了杨琦的裙内了。

    张局左边坐着杨琦,右手就是璇姐了,璇姐酒喝多了以后脸色变红扑扑的,她眨着大眼睛对张局道“张局你好坏啊,当着我们的面就说这什么鸡巴大鸡巴小的,你要是不跟我喝了这一杯,不管你鸡巴大鸡巴小我们可都就瞧不起你了。”

    张局哈哈大笑,取过酒杯说道“为了能让我们季大美女瞧得起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喝啊。”

    说完便一口把杯中酒喝了下去,他的手放下酒杯的同时便向右一搂搭在了璇姐的肩上。

    我看到璇姐眼神一冷,向我们这边扫了一眼,我立刻就准备拿酒杯敬酒,谁知付局长已经抢先把酒杯端了起来。

    见付局长敬酒,张局也只得把右手从璇姐腰间拿开,应付了这杯酒。

    付局随后一边喝酒,一边玩笑,气氛又重新活跃起来,只是张局放在杨琦裙内的手却从未拿出来过,由于频繁挡酒,我不久之后也不甚清醒,只依稀记得杨琦在酒桌上脸色忽羞忽恼,甚是怪异。

    推杯换盏,三巡之后,在张局的建议中,我们又转战ktv,包厢灯光昏暗,杨琦唱了一首歌之后便在没有起来,一直坐在张局身边,身躯不断扭动,恍惚间我似见她目蕴泪光却又强颜欢笑,期间张局去了一趟卫生间,还未出来的时候杨琦也跟了进去,大概半小时之后两人才一齐出来,张局面泛红光,杨琦面露羞涩。

    我本认为在昏暗的情况下付局也会对璇姐动手动脚,缺怎知付局一直正襟危坐,专心唱歌,偶尔与璇姐双目相对也甚是平澹坦诚,只是因为醉酒,歌唱的略有走调罢了。

    从厕所出来后不久,在张局的授意下,大家便张罗着回家,走出ktv后,璇姐突然对我说“小王,我的包好像落在包厢了,麻烦你去给我拿一下。”

    我见璇姐面色潮红,站立不稳便先把她扶到出租车上坐下了,这时付局长也坐到了车上,他好像没注意到璇姐跟我说的话,跟我说道说道“我送小季回家就好,小王今天表现不错,一会你自己打车回去。”

    说罢就指挥司机开车走了。

    我回到包厢找了一下,发现除了璇姐的坤包还有一个手机也遗落在包厢内,酒气上涌的我恍惚间也不记得去看一下手机内容便带着手机和坤包走出了ktv。

    刚刚做到出租车上,璇姐就给我打来了电话“小王,麻烦你把我的包送到湖滨佳苑别墅区5号,包里有点东西我今晚要用。”

    我只得招呼出租车往璇姐家开去,在马上就要进小区的时候我见到了付局的座驾,透过窗户我彷佛见到付局脸上有一个巴掌痕。

    按下门铃过了许久后,门才打开,门内璇姐面色比在ktv还红,衣扣也被扯落了几个,见我以后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欲望的火焰。

    “快进来”

    说着便把我拉进家中。

    酒意仍未散去的我只觉她家富丽堂皇装饰家具极尽豪华,还未细看便被一个红唇堵住了嘴唇。

    这张红唇虽然略微有点薄但是曲线宛然甚是性感,平时我在办公室中就没少被这嘴唇诱惑,现如今这张红唇紧紧贴在我的嘴上,唇中一点嫣红带着香气扑鼻的唾液在我口中进出,只觉所处之处尽皆温柔暖热,我的欲望立刻便被点燃,双手把随身物品随意扔到地上,左手揽腰,右手勾臀,便紧紧地搂住了璇姐。

    但听璇姐呼吸急促,耳根发红,我双手一边在璇姐身上探索一边除去了两人的衣衫,璇姐身高虽高,骨架却不大,苗条的身体抱起来丰润软滑,丝毫没有骨头咯人的感觉,她的皮肤比我想象的还好,色泽白皙,紧致光滑,现在白皙的皮肤上处处透着酒醉的潮红,澹澹的香味从她身上溢出,不知是香水儿还是体香,令人熏染欲醉。

    我身高一米九零,在大学时候就注意锻炼,身材保持的也是很好,八块腹肌,在床上常令女友如痴如狂。

    现在我全身的衣衫也尽数被璇姐脱掉,仅剩一件内裤。

    我双手横抱起璇姐,问道“卧室在哪?”

    “楼上左拐。”

    刚刚说完,两对香唇又开始在我脸上、胸上游走,虽然温柔无限但偶尔会有牙齿碰到我的身体,我略感诧异,难道璇姐平常不给老公口交?别墅2楼左拐第一间房显然是璇姐家的主卧,进屋便扑鼻都是璇姐身上那种令人舒服无比的体香,2米2的大床铺着红色床单,床头墙上挂着巨大的婚纱照,照片中璇姐身着婚纱,脸上幸福洋溢,璇姐的老公个头与璇姐差不多看面相是个富态之人,两人身前还站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眉目眼角都是璇姐模样,不问可知必是璇姐女儿。

    我看到婚纱照后突然清醒了一些,看着面色潮红的璇姐顿觉内疚,但璇姐却没什么不好意思,双手勾住我的脖子,把我拉到了床上,随即翻身跨坐在我身上,双唇立刻有在我身上游走,边亲边说“没想到你身材这么好,我要好好的把你吃掉。”

    声音勾魂,模样更勾魂,我刚才建立起的理智瞬间崩塌。

    我双手立刻绕到璇姐背后勾住她的紫色蕾丝情趣内衣,微微用力,将内衣摘下,璇姐胸前的秘密立刻对我敞开,只见他胸前雪白嫩滑,大小看看可握,其上嫣红一点,微微凸起,娇艳欲滴,见此美景,我立刻将嘴凑上,向那一点蓓蕾吻去,哪知璇姐敏感异常,我的嘴刚刚触到那一点嫣红,她便啊的一声直起腰来,我顺势紧紧拥住璇姐,我利用在女友身上练成的舌技或吮、或咬、或捻、或含,只觉怀中的璇姐随着我的舌头身体在不住的抽搐,更是大叫“啊,你的嘴怎么这么厉害,舔的我好舒服,啊,好爽,小王,小王八,快舔!”

    我本来舔的起劲,并且双手已经勾住了她的内裤,只待一路舔将下去,突听她喊“小王八”,这是我最不喜欢的称呼,我瞬间觉得气愤,便微微用力在她乳头上咬了下去,同时微微用力,一掌拍在她的翘臀上,这一下虽然突然,但我力道掌握的不错,并不会真的让她感到疼痛,哪知她却突然大叫一声“啊,你要死了,小王八,你敢打我!”

    听她这么说,我顿觉有气,变又加大力气,拍了她三下屁股,这三下拍完,听她又喊“你个小王八,你敢打我,你个狗奴才,你放我下来。”

    我这个人脾气属驴的,她越是这么说,我越是用力打,并且我一下子翻身,把她按到了床上趴着,跨过她的身子骑在她腰上,左右开工,越大越用力,我越是用力,璇姐叫的越是难听“给我王八蛋、狗奴才、给我舔脚的狗东西,我饶不了你,我非把你阉了不可。”

    但是骂着骂着突然哭了起来,虽然哭了,嘴也是不闲着,一边哭一边骂“小王八,王八蛋,贱狗。”

    我听着又可怜又有气,转头看她,只见她哭的梨花带雨,只是脸上却露出狠狠的表情,我恶相胆边升,突然一口痰,吐向她的脸上,她立刻闪避,却有一小半吐进了她的嘴里,这时一股暴虐的快感用上心头,我也不继续看她脸色,继续回头扇了她屁股两下便三下五除二的除掉我们的内裤,把我的鸡巴狠狠的插入了他的阴道。

    我却没注意,在我吐了她之后她反而没有骂人了,我打她两下屁股她也只是叫床那样的叫了两声。

    由于气愤她骂我,我插入的时候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直接一贯到底,要知道我的鸡巴又粗又长,如果直接硬插待我尽兴了我的女友要三天下不了床,狠狠的插了几十下后我发现璇姐和女友的反映决然不同,女友如果被我这样插定会有晴转雨、涕泗横流,但璇姐被我粗暴的插了几十下却由雨转晴,不住叫床。

    同时,我也觉得璇姐的阴道紧致异常又淫水四溅,夹得我超级舒服,既然舒服,我也就不停,一下一见底,狠狠的插着璇姐。

    璇姐似乎并不是很会叫床,无论我插的多狠,都只是“插死我了,日死我了,用力,不行了”

    这几句话,但是却出奇的配合我,不断地迎合我,配合我换姿势,一直肏了二十多分钟,璇姐来第三次高潮的时候晕了过去,在她晕过去之后,我又肏了几十下便射进了她阴道的深处。

    我今晚本就喝多了酒,经过释放之后便也搂着璇姐扯过被子沉沉睡着了,浑然忘记了这是在璇姐家,她老公会不会回来,更加忘记了女友还在家里等着我。

    第二章性奴隶璇姐虽说是宿醉,但我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我眯着眼睛刚准备起身才记起我昨晚虐奸了璇姐还睡在了她家,登时睡意全消,借着微光向四周看了下,发现璇姐正像一只小猫一样缠在我身上睡得正香,家里和昨晚一样,貌似璇姐的老公并不在家。

    发现急切间并没有危险,我终于开始注意起璇姐,她的双眼紧闭,樱唇微翘,吹气如兰,脸上洋溢着一种性福的味道。

    她紧紧地缠在我的身上双臂环着我的胸脯,她身子不重,双腿紧紧的缠着我一整夜也没有被压麻的感觉,我微微动手,发现我的手正房子啊她的臀上,她的臀丰润饱满又温香软滑,略微用力,q弹紧致,我的另一只手渐渐地抚到了她的胸前,她一双酥乳白皙鲜嫩的彷佛透明一般,其上一点嫣红娇艳非常,触手之处嫩滑紧致,这样近距离的看着这个睡美人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她竟然已经38岁,时间在她的身上彷佛丝毫没有留下印记。

    璇姐的身子温暖香滑,圆臀和酥乳更是紧致饱满,我双手齐动,不一会下身便一柱擎天,我细看璇姐的眼睛,发现她眼皮下眼珠微动,定是已经醒了,我索性故作不知,将嘴凑到她的双眼上轻轻的亲吻,经由双眼,渐渐吻到双唇,虽然宿醉一夜,但她的唇见却无异味,只有璇姐特有的醉人体香,我将舌头渐渐深入到她的嘴里,不想她的舌头也从嘴里伸出,与我纠缠在一起。

    吻了许久后,我刚松开嘴,她便囔囔了一句“我还要”,又把嘴凑到了我的嘴上,这时,她也从半边身子缠着我变成了全身都压在我身上,我的鸡巴坚挺着正好杵在她的双腿之间,已经能够感觉到她的私处正在汩汩的向外流着淫水。

    又吻了许久,我轻轻的松开嘴,在她漂亮的眼睛上亲了两下,说道“给我口一下”

    说罢就开始往下推她。

    “什么意思?”

    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告诉我,她是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登时语塞,只得说道“就是给我口交一下啊。”

    她依旧很迷茫“什么意思?”

    还是这一句。

    我只能拉着她的手摸向了我的鸡巴,对她说“就是亲一亲我的小兄弟啊”

    她反映了两秒,突然柳眉倒竖,说道“你,你这个小王八,想的倒美。”

    说着就开始用力捏我的的鸡巴。

    鸡巴吃痛加上又听到她说“小王八”

    三字,我登时火气上涌,一下子拿开了她作恶的手,左手推肩,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拿着我的鸡巴就往她嘴里塞。

    她见我一下子变得粗暴却并没有做出过激的反应,我甚至在她眼里看到了激动的意味,当然她也没有配合我,她的牙关紧闭,我的鸡巴根本就伸不进去。

    我学着a片里的方式,捏住了她的鼻子,在她张嘴喘气的时候将鸡巴狠狠地插到了她的嘴里,因为害怕她咬我,我还顺便把手指伸进去紧紧的顶着她的牙关。

    我的鸡巴本身就粗,再加上我的两根手指,她的小嘴瞬间就被撑到最大,等了两秒后我发现她并没有要下嘴咬的迹象,便慢慢的抽出了手指。

    却感觉到她的舌头在没有章法的舔的的龟头。

    “像吃棒冰一样吸吮,别用牙。”

    我感觉她好像并不会口交,便教她。

    她领悟力还是不错的,适应了十秒钟后就开始吸吮我的龟头(由于她的嘴太小,我只有一个龟头在她嘴里,我也不敢太过深入的插),只是偶尔会有一两下有齿感。

    她吸吮了大概五分钟之后脸开始涨红,我便抽出了鸡巴,她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之后才给我翻了个白眼,又小声道“你的鸡巴真大。”

    说完还彷佛意犹未尽一样舔了舔嘴唇,又把嘴巴凑了上来,我没让他舔上,说道“换个姿势”。

    便翻了个身,坐在床上,抬抬嘴,让她翻过身来,跪在我身下,才又捧着她的脑袋凑到了我的鸡巴上。

    但她并没有继续为我口交,顶着我的鸡巴看了一会儿之后,她挣脱我的手,抬起头来,“为什么要换这个姿势?”

    “跪在我身下给我口交,向我表示你的臣服。”

    我跟她开玩笑道。

    没想到她并不气恼,呆呆的瞅了我两秒钟,突然说道“是的,主人,听你的吩咐。”

    说完恭恭敬敬的向我磕了一下头,就用嘴巴套住了我的鸡巴。

    我曾看过s说也向往过有个女奴,但是我从未想到生活中也会遇到这样有奴性的人,联想昨天到现在的一幕一幕,璇姐显然是一个十足的女人,虽然在工作中接触到的她往往更像一个女王。

    当然,这毫不影响我享用这个女奴。

    在她给我口交的同时,我伸手握住了她的乳房,两个手指头在她的乳头上揉捏,自从明白了她的受虐倾向,我的手便不再留力,怎么舒服怎么捏,而每当我用力较大的时候,璇姐嘴巴的吸力就更大、头部上下摆动的频率更快,当然我的快感也更多了。

    这样玩了一会,我拍拍璇姐的头,示意她转过身子“表现的不错,现在主人赏你大肉棒。”

    “谢谢主人。”

    听了我的话后璇姐显得很高兴,立刻转过了身子,把她的肥臀翘向我。

    经过一夜的把玩,我认为臀部是璇姐身上最性感的地方,白皙丰润,浑圆挺翘的两片臀丘上没有任何瑕疵,中间一道溪谷,谷下流水潺潺。

    “你的屁股真性感,璇奴。”

    我用力地掐了一下她的臀丘。

    “呵,谢谢主人夸奖。”

    虽然看不到璇姐的表情,但是她的声音告诉我她有多么的享受我对她这种轻微的虐待。

    我一手扶住鸡巴,在她的阴道边上摩擦,一手在她的圆臀上不断揉捏。

    给我口交了这一段时间,她的阴道早已洪水泛滥,我的龟头稍一深入,她的阴道便似一张小嘴一样,紧紧地含住龟头。

    “求主人快点操我,我想要。”

    璇姐显然受不了我这种调戏,她边说变摇屁股。

    “你还自称我吗?”

    我记起曾看过一本是s说,说让变称谓,尤其是改变自己的称谓,是让她沉浸入s最好手段。

    “是,求主人操璇奴吧,璇奴想要。”

    我注意到说完这几句话,她阴道流出的水就更多了一些。

    “这样才对。”

    说罢,我挺腰将鸡巴狠狠地肏入了璇姐的阴道。

    今天没有了昨晚宿醉的眩晕感,对璇姐阴道的感受更加真切,这绝对是一个没有被过度使用过的阴道,温热、紧致而又润滑,最深的花心处还有着阵阵吸力,彷佛在邀请我把精华尽情的挥洒在里面。

    每当我拍她的屁股,在臀肉波荡起伏的时候,她的叫床声、屁股上微红的手印、她那如麝的体香以及阴道中的跳动,让我的五感同时得到至高的享受。

    对于性奴隶,可以给予一定的奖励,但绝对不要太温柔。

    我回忆着h书中的调教手段,便也开始不断地用力打她的屁股、狠狠的肏干她的骚屄,同时我用手捋起她那及臀的长发,像牵着马一样将她的头提起,“爽吗?主人的鸡巴怎么样?”

    “啊,啊,太爽了,主人操死璇奴了,璇奴爱死主人的大鸡吧了,啊,啊,璇奴的骚屄要被肏爆了!”

    璇姐已经语无伦次了,她的阴道也已经滚烫,我知道她马上就要高潮,强忍住继续操她的欲望,把鸡巴从她的阴道里面抽了出来。

    “不要,不要抽出来,主人,给璇奴吧,璇奴想要你的大鸡吧。”

    璇姐翘着屁股向后顶了半天也没把我的鸡巴顶进去,便急的大叫。

    “主人的赏赐已经完了,这次主人只说赏你鸡巴,并没说赏你高潮。”

    我故意板着脸说。

    “求主人赏璇奴高潮,求主人了,谢谢主人。”

    说着她便跪爬到我脚下张嘴含住了正滴着她淫水的鸡巴“咕叽咕叽”

    的吃了起来。

    但她本就不擅口交,这次还颇为着急,没吃几下,便让牙齿碰着了我的鸡巴。

    “啪”

    我扇了她一个耳光,当然力气并不大,“再碰一下牙齿你自己打自己三下耳光。”

    我凶巴巴的对她说。

    她马上点了一下头,不敢停顿,继续用心吃起鸡巴。

    调教女奴一定不能让她太轻易的得到满足。

    我继续遵循h书的指点。

    但说实话,璇姐这生疏的口技比她的阴道带给我的快感差了很多,让她口了一会儿,我本来想要射精的感觉便被压了下去。

    当然,一个美女领导跪在我的面前给我口交,心理上确实是非常满足。

    口了五分钟之后,璇姐已经自己扇了自己18个耳光了,她自己扇耳光反而比我扇她更重,她的两边面颊都已经泛红,“你这个笨奴隶,这点事儿都做不好。”

    我说了她一句,又命令她转过身子,用屁股对准我,她可能知道我并不是想肏她,略感害怕的说道“请主任责罚。”

    我到地上,捡起昨晚我穿的拖鞋,看了看鞋底,并不是很脏,走到她屁股处,略微用力,便开始拍她的屁股,拍了3下,又一甩手,把拖鞋给扔了除去,“去给我捡回来。”

    我命令她。

    “是的主人。”

    她马上站起来就准备过去捡,“没有主人的命令,谁让你站起来的?”

    我又用手大力的扇了她的屁股。

    “啊,璇奴知错了。”

    她说完就跪了下来,四肢着地爬着去捡拖鞋。

    “母狗是不会用手捡东西的。”

    我补充了一句,说完我发现她的床头柜上插着一支笔,便顺手拿了过来。

    她本来刚刚准备用手捡鞋,听了我的话犹豫了一会,便用嘴叼起了拖鞋,反身向我爬来。

    见她爬过来,我把脚伸起来,说道“给主人穿上。”

    她嘴里叼着鞋,无法说话,只能点了一下头,找准方向,用嘴叼鞋向我脚上套来。

    我故意摇晃了一下腿,本来已经半套在脚上的鞋子又掉到了地上,她马上又俯身咬起了鞋子,向我脚上套,这次我没有逗她,等他套好之后,拍拍床沿,示意她坐到床上。

    “这个给你,在你乳房上写上你想说的话,写得好主人就给你高潮,如果表现好主人还可以考虑给你精液。”

    说着,我就把刚从床头柜上拿来的笔递到她手上。

    “好的,谢谢主人”

    她双手接过笔,思量了一会就拔出笔帽开始在自己乳房上写字。

    “我是主人王久龄的性奴季璇,我太爱我的主人了,我愿意为主人做任何事情,希望主人能够尽情的使用我。”

    璇姐写完双脸变得通红,“主人,这就是璇奴想说的话。”

    说完,她便立刻把头埋在我的胯下,替我口交了起来。

    我捧住她的头,把我的肉帮从她的嘴里拿出来,对她说“写的不错,现在面向我,眼睛看着我,把这句话念给我听。”

    “写了就代表我的内心是这样想的,不要说了可以吗?”

    她突然害羞起来。

    “不行,必须说,并且要大声说。”

    我严厉的说道。

    她犹豫了很久,我正要再说话的时候,她勐地把头抬了起来,目光坚定的看着我,大声说道:“我,季璇,是王久龄主人的性奴隶,母狗,我的一切都属于主人,我愿意为主人做任何事情,希望主人能够不离不弃,尽情的使用我。”

    我能感受到她的真诚和狂热,我立刻也严肃的对着她说道:“我王久龄,今天收季璇为性奴,我会用真心对待她,调教她,让她成为最合格、最性感、最淫贱的性奴。”

    “谢谢主人。”

    我说完之后,我看到璇姐的眼中已经蕴含着泪花了。

    “行了,转过身子,接受主人的赏赐吧。”

    我微笑着拍拍她的脸蛋。

    璇姐立刻转过身子,将屁股翘起,说道“请主人尽情享用璇奴的肉体。”

    我二话不说,狠狠的把鸡巴操进了璇姐的骚屄,她也一边叫床一边迎合着我的肏干,我们不断地变换姿势、变换地点,从床上肏到床下,从床下走到桌前,又从桌前走到落地窗前,到最后,我把璇姐的身子紧紧的压在落地窗上,把精液射进了她的骚屄,这期间,她高潮了足足有5次。

    我俩满足之后,我看了一下表,已经是早上8点半了,我们上班已经晚了,璇姐见我看表,立刻说“我给付局打个电话请假,今天咱俩都不用去了。”

    说话的时候,她的唇边还挂着为我清理鸡巴留下的精液丝。

    “恩,工作上,你依旧是璇姐,私下里你如果不尊重主人就要小心惩罚了。”

    我拍了拍她依旧潮红的脸蛋。

    “遵命,我的主人!”

    说完,她就搂住我,翘起脚吻了吻我,然后把头贴在我的胸上,过了一会,慢悠悠的说“主人,你答应我不许离开我。”

    “我当然不会的,小傻瓜。”

    我发现,哪怕是年纪比我大上十多岁的璇姐在被我征服以后也变得小鸟依人起来。

    “你伺候主人洗澡去吧。对了,你老公昨晚没回来?”

    “噗!我还以为你多么胆大包天呢,让人家做你性奴,原来还知道害怕我老公。”

    璇姐一下子笑了“放心吧,那个狗奴才这几天都不回来,就算回来了也不用管他。只要在我闺女面前注意一点就行。”

    “狗奴才?”

    我吃惊的问道。

    “呵呵,一直都是别人做我,性奴,没想到我现在也是别人的性奴了,我老公是我的性奴,我要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你放心吧,他在家屁都不敢放一个。”

    璇姐说话间女王气质油然而生。

    原来如此,难怪璇姐性经验丰富却不会口交、难怪她做性奴颇感生涩却又对很多s式十分熟悉。

    见我目瞪口呆,她又哈哈大笑起来,捏了捏我的鼻子“哈哈,听说市委书记成了你性奴的性奴,吓傻了吧~”

    “市委书记!”

    我突然转头看向墙上挂着的那幅婚纱照,才发现上面确实就是天天在电视里出现的市委书记于远洋。

    “你不知道于远洋是我老公?”

    璇姐见我更加呆滞,试探着问道。

    “我真不知道。”

    我很诚实的说道。

    “哈哈,现在知道也不晚,等晚上他要是没应酬我们一起吃个饭。”

    说完她便拉着我走进了浴室。

    在浴室我们自又是一番调教缠绵(详见番外篇《浴室主仆情》),等到我们双双洗净出门,已经是中午11点了,我们驱车去附近的小餐厅吃了点快餐,璇姐要做美容,我便回了我和女友租住的一室一厅。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