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浮华的背后(07)
    作者:文字欲字数:5964第七章真真假假假亦真“小泽,媛媛,你们两个昨天去哪了?让你爸爸知道一定惦记死了!”此时悦子又恢复了一幅温文尔雅的妈妈最新?形象。

    “悦子妈妈,昨天带哥哥在外面和同学玩的太晚了就没来嘛……”曾媛媛上前拉着悦子的胳膊腻腻的道。

    曾泽看着妹妹的表演颇为好笑,就在刚才她还一直满怀敌意的和自己说着悦子的坏话。女人翻脸当真比翻书还快。

    “哎呀,你看看一会爸爸就要来了,真是的我还没做饭呢!小泽你们等等我啊。”说着又慌慌张张的跑到厨房里了。

    对这个迷迷糊糊的后妈,曾泽一直是很喜欢的。可曾媛媛昨天说了一晚上,曾泽才耐着性子仔细的观察,可以看的出北岛悦子的慌乱完全是装出来的。如果这个女人如曾媛媛口中那么不简单,她来自己这个平凡的家里到底想得到什么呢?

    勤劳贤惠用来形容悦子绝对不是夸张,每天一起床就是给父亲及自己和妹妹做饭,洗衣服,收拾家。这样的人不是可以有大把的钱去挥霍才对吗?怎么可能亲自细心照料这样的一个普通家庭??曾泽知道悦子很多时候比那些保姆更辛苦,因为这些年除了要应付他的调皮外,还有妹妹的木讷。

    没有女人会为一个摸不着边际的图谋奉献自己的十年青春!十年前悦子妈妈的青春靓丽,可是让曾泽的小伙伴们羡慕嫉妒恨了很多年的。

    曾泽盯着悦子妈妈的眼光有点直,又把胡思乱想的杂念甩的一干二净了。

    “媛媛,你说悦子妈妈……”

    曾媛媛急忙给自己打了了一个眼色,示意曾泽闭嘴,这丫头也不知道闹的是什么劲头。

    到屋里,曾媛媛又扭到曾泽的怀里,装作很八卦的样子问道“哥,你是不是对悦子妈妈有想法?”

    “媛媛,你别瞎说,让爸爸知道了,我都保不住你!”曾泽面色慌张的说道。

    “如果我要说咱爸从来没操过北岛悦子你信不信?”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曾泽这还真惊讶了!

    “那是!也不看我学什么的,我可是祖国医学史的一朵奇葩!”

    “我知道你是奇葩!!!”说着曾泽就去抓曾媛媛胸前的两颗肉弹。

    “讨厌!”曾媛媛打掉曾泽乱抓的手,“爸要来了,我先下楼看会电视,晚上再吃棒棒糖!咯咯”说着抓了一下曾泽突起的鸡巴跑开了。刚一开门只见悦子妈妈端着一盘水果站在门口。曾媛媛直撞在悦子怀里。

    “呀!妈妈你偷听!”曾媛媛又摆出了一副萌死人不偿命的表情。

    “哪有啊,你们两个兄妹,神神叨叨的,把门关的死死的,妈妈端着这么大的水果盘,哪有手开门啊。你这小丫头也不帮忙”说着很自然的往屋里走。

    曾媛媛忙上手帮忙,然后哈哈大笑着说,“哥哥昨天可是玩的太疯了,连2层的铺子都懒的爬直接倒在我床上,害我都没地方待了。”

    “啊!”悦子眼睛略微扫一眼屋子,这时曾泽也从妹妹的床上爬了起来,“悦子妈妈!”

    “嗯,记得快下来啊,一会爸爸来我们就吃饭。吃完饭再睡吧。”说完故意扭着腰肢走了出去。这下连曾泽这木头也知道悦子的意思了。明显是听到了曾媛媛刚才的胡说八道后对自己的一种暗示嘛!

    曾媛媛看着一脸尴尬的曾泽嘎嘎的偷笑着,学着悦子刚刚的样子扭了出去,最后还特意翘起小屁股冲着曾泽扭了几下,然后哈哈笑着跑下楼了。

    曾泽大感尴尬,却还是倒在床上昏睡过去,毕竟昨天激最新??战了一夜消耗了太多精力。

    曾泽醒来外面的天色又黑了,看来爸爸是应该来了。一想到爸爸曾泽突然明悟起来,许是那悦子是冲着自己家里的祖传的手艺来的,在曾泽开来,自己家里唯一值钱的宝贝就是祖传的开锁和制锁手艺,也因为这门手艺,家里结识很多妙手门的人当然也结识了很多警察,虽说祖训不偷不盗,可三教九流都给这块金灿灿的门第许多脸面,也让曾爸的开锁公司业绩蒸蒸日上。

    曾泽下楼只见曾志远正坐在餐桌前喝茶,看着餐桌上几人狼藉的碗筷,知道他们已经吃过了。曾媛媛在啃着大苹果脑袋张望着远处的电视,悦子正要起身收拾,曾志远开口道:“最近韩局长那边又有动作了。”

    曾泽低笑了一声“怎么又要严打啊?看来妙手门那几个家伙又要上你这哭穷了!唉?爸干脆让他们几个到公司做师傅算了,总这样也不是事啊。”

    曾志远望了曾泽你眼道“是媛媛家那个案子!曾泽你没在外面乱说吧?”

    “乱说什么??”

    “媛媛的身世!”曾志远平和的看着两个孩子曾泽看了一眼曾媛媛见曾媛媛也摆出了严肃而好奇的样子,又望了满脸关注的悦子一会“没……从来没和人提起过。他们不是询问过吗?”

    “哦,没问过,那是我说的,你们几个听着,媛媛是悦子的亲生女儿,任何人问起来都要这么说!”曾志远说完又低头喝起了茶水。

    “志远是不是有什么事,和我有关吗?是不是我让你为难了?”悦子满脸惶恐的说道。

    曾爸爸和蔼的往着悦子柔和道“和你没关系亲爱的,是以前的事情,我一直怀疑媛媛父母的死因和警察有关系,怕他们对媛媛不利。”说着几个人都看向曾媛媛,只见曾媛媛此刻爬在桌子上正在用牙咬着自己那块另类的纹身表。

    “媛媛……”曾泽起身按住曾媛媛的肩膀。

    “本来我不想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个,可是最近公安局里那个朋友跟我说韩木最近态度很反常,他怕冲着这个事情来的,当时我们做的方式确实不乎规则。

    他怕从别处走漏风声,先跟我透了个底。”

    “啊,到底是怎么事啊志远你别吓我……”悦子慌张的问“十三年前,在市里发生过一起命案!”曾志远抬头看了一眼曾媛媛,只见曾媛媛已经复了少许平静。接着到“那天我和往常一样在公司里,接到那个朋友电话,说有人反映仁和小有一家发生了很严重的争执,可是我的朋友去的时候门怎么也打不开,后来门口渗出血水,所以让我去帮忙打开家门。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屋里床上躺着一男一女,死于刀伤,男人和女人死的时候貌似正在发生关系……”

    “不……”悦子叫嚷起来。曾爸和曾泽都望向悦子,悦子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拉开椅子做在曾爸身边小鸟依人的道“太可怕了……”

    曾爸安抚着妻子继续道“还有一个男人在凉台上上吊,后来知道那人是媛媛的爸爸……”曾泽把着妹妹肩膀的手紧了紧,曾媛媛扭身把头埋到曾泽的怀里。

    “我的朋友是在他家的衣柜里发现媛媛的,当时媛媛才不到6岁,那时候媛媛完全吓傻了,我们说什么她仿佛都听不见。本来我俩是想把他交给警察处理的,可是我的朋友检查现场的时候发现那男人手里抓着一个纽扣,那是警服上专属的纽扣,也就是说凶杀现场应该有警察介入。因为是在死者手里攥着,所以我俩都怀疑这个事情没有表面上的情况看着那么简单,最终我俩决定这个孩子交给妙手门掌门张太爷,然后才接媛媛家。”

    “媛媛对不起”曾爸幽幽的叹了口气,“这个事情当找¨请????着你的面本来不该讨论,但是悦子是你们的妈妈不是外人,而且你也应该能体谅……”

    “我懂”曾媛媛抽泣着只是将头在曾泽的怀里埋得更深了过了许久曾泽反映过来问道“爸,你是说询问媛媛情况的警察是你朋友?”

    “是的!”

    “私人身份询问?”

    “嗯,至今知道这个事情的人除了他就是咱们屋里的这几个,张老太爷和你妈妈都不可能再有机会泄漏这个秘密了。”曾志远说着柔和地看向悦子,“那个屋子一共死了三个人,媛媛的父母和一个日本男人。结案的时候卷宗我看了,大致说是媛媛妈妈和日本人私通被媛媛爸爸发现了,于是媛媛爸爸含恨杀死了媛妈妈和那个日本人,不过我们都知道那不是事实的真相,对吗??”曾爸叹了一口气,然后思良久才坚定道“我猜那个屋里死去的日本男人和你有关吧。悦子!”

    悦子浑身剧颤眼泪簌的流了下来。曾泽目光中颇有些不可思议的望自己的老爸,那个看似木讷的老爸,此刻却突然变的如此高大,睿智。

    悦子向大家鞠了一躬,然后跪在曾爸身前道“对不起志远,对不起大家……原本我不应该隐瞒大家的,佐川嘉禾是奴家的前夫。”

    “什么?”曾泽和曾媛媛呆愣在当场。只有曾爸还在来搓着茶杯似在思考事情。

    “对不起,志远找?请?3???,我不是有意欺骗你们。这十年来给你们填麻烦了,我想我不再适呆在这个家里了。”说完悦子挺起身,那身子竟然似换了一个人一般瞬间从身体中迸发出一种傲世众人的高贵气质,曾泽感觉这气质才是真正属于北岛悦子本人的。

    曾爸把玩着茶杯,并没有直视悦子“麻烦倒不会,我要谢谢你一直帮我照顾这个家。即使是现在我也没有恨过你,而且我从没想过要隐瞒你,要不也不会当你面说这个事情,即使你对我做了那种事我也从来没有责怪你不是吗?”曾志远的眼神也变的严厉起来,碰撞在悦子的眼神上,悦子浑身巨震惊到“夫君?您都知道了??”

    “呵呵,怎么可能不知道,我的身体一向没有毛病,怎么可能在那问题上突然出现那种情况,不过悦子我真的没有责备你的意思。”说着老脸微红的扫了一眼两个孩子。

    “对不起,那是我们北岛家族的大秘密,不过可以解开的,对你的身体也不会留下坏处的,只有好处……”说到这悦子又不自信的低下了头,一个男人憋了十年算什么好处呢?尤其还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

    “这个已经不重要了!”

    “很重要”悦子面带桃红的说道,“本来是想把嘉禾的事情解决了再……再……和你……看来没有这个机会了!志远对不起!让您受了多年的委屈,我这个妻子没做好。”说完又深鞠一躬曾爸摆摆手颓然叹了一口气道“说吧,到底怎么事,那个案子,能让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北岛家族的新任族长,屈居寒舍十多年的时间。”

    悦子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很快平复了心情说道“既然您知道我的身世,那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这事要从3年前说起……”

    世界四大秘药最神秘的是一种由欧洲疯子科学家布尔·坎佩罗研究出来的叫“基因虫”的东西,布尔自称实验证明“基因虫”可以消除和更改人的部分记忆力,消息刚一公布瞬间震惊了全世界。

    在这个世界上,黑帮的行动永远比政府的动作更快一些。于是消息一传出就有一些家伙迫不及待想得到它,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布尔·坎佩罗研究出来的“基因虫”只是一个半成品。布尔并不知道,他兴冲冲的提早公布了实验结果,却让自己惹上了大麻烦。

    俘获布尔成了世界顶级黑帮大佬们的一个共识,于是几伙人同时到达了布尔的研究室,日本国佐川家族、龙口家族和北岛家族共同组织忍者团出击此次争夺。

    当时佐川嘉禾和北岛悦子刚刚结婚,得知这件事佐川嘉禾抛下新婚的妻子带着家族的几个年轻骨干来到欧洲,此时世界几大势力团体已经打的不可开交,来自东欧的组织发现自己已经无法俘获布尔,于是对布尔实施了暗杀,而这时布尔的科学实验室也遭到了灭顶之灾,佐川家族的上忍在实验室里发现了未被销毁的几只“基因虫”原液,因为不想让龙口家族的人知道此事,所以通过毒品通道先运到c国再转日本国国内,没想到嘉禾来c国的金市接货,却发现接货的渠道联络人金市毒枭大佬白景山离奇死亡。佐川嘉禾在金市调查“基因虫”下落,然而就与本部失去联系,而不久佐川嘉禾被人发现死在白景山的义方海江家中。

    方海江是曾媛媛的亲生父亲,当年他为了爱情退隐江湖成为当时黑道的佳话,谁也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却是吊死在家中。而江湖传闻和白景山、方海江并称“金市三杰”的陈友年也因为兄的分崩离析而改行换面做起正当生意。

    “媛媛是唯一的当事人,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保护她并帮助她尽量复记忆。”

    “悦子妈妈……”曾媛媛梨花带雨的扑向了悦子的怀中。

    “对不起啊媛媛,这些年妈妈已经尽力了。”

    曾媛媛摇了摇头,大声的哭泣着。悦子抚摸这曾媛媛的柔发,接着说:“这些年我们查了很多,从陈友年开始最终又到陈友年身上,小泽在大地集团,他应该知道那边水很深。”

    曾爸的眼睛又扫到曾泽那一会红一会白的脸上“小泽你去大地集团上班了?。”

    “嗯,是集团的下属公司在土城,管几个矿的数据报表。”

    悦子这时也不乏担心的说道“小泽那边听说你和白家牵扯上了?小心点他们都很麻烦的。”

    “白景山?”曾志远问道“嗯!他收养的四个孤儿,被他收成义子,『东西南北』,但是没人见过,不过据说年龄都很小。”

    “去年死的那个是不是叫白茜茜”曾志远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嘴“嗯,就是因为她我们才怀疑陈友年的,我的人说她身体中很有可能被注射了『基因虫』”。

    这下连曾泽也来了精神。“基因虫”的原液都已经让自己掉包了。想不到这么大条的事情竟然让自己赶上了。看来想要置身事外真的越来越难了,不过白茜茜和白茜雅有什么关系这才是曾泽比较关心的,夏亚楠曾经说的已经死了的“白茜茜”看来应该和爸爸说的是一个人。

    望着突然变的神秘的悦子妈妈,曾泽的疑问差点就脱口而出。

    “东南西北”没想到曾泽曾经的一句玩笑话竟然说的八九不离十,曾泽已经见过改名换姓的白楠楠了,只不知道另外两个人是怎样的。

    曾泽的眼睛偷偷看向悦子,却迎来悦子的眼光,看来她恢复了身份一些隐藏的小手法自然不屑于做了,不过悦子关切的语气却让曾泽倍加感动,因为没有遮掩的真挚才是真实的,曾泽接受这样的关切。

    “给曾泽的w是从白东东的账户上划出来的。”

    “w?”曾志远有些疑惑的看着曾泽。曾泽只好把四号矿井的事情简单和父亲及悦子等人说了,顺便连买房子的事情也供了出来,只忽略了白茜雅和自己苟且的部分。这已经让悦子等人十分震惊了。

    “那你找到白楠楠了?”悦子急促的问道。

    曾泽知道既然悦子能知道w的事情有些事情是藏不住的,于是选择性的说了白楠楠就是夏亚楠的事。在密室里太惊世骇俗的奇遇自然忽略了。

    “看来我还是忽略了,该死!白家的遗孤肯定发现了什么。泽儿,这个事情到此为止了,大地集团的事情你别去理会了,我会处理白茜雅和夏亚楠的事情,我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相信妈妈!”悦子坚毅的说。说完深鞠一躬“泽儿、媛媛,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一直把你们当成我的亲生孩子对待,这些年真的对不起……”悦子环顾了一下四周又抽泣起来“看来我真不适再呆在家里了。对不起夫君、孩子们请原谅我!”悦子哭着就要走出门去却一把被曾媛媛搂住。

    曾媛媛哭着说:“妈妈,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们,都是我的错……我误会您了……”曾泽也忙拉住悦子“妈,您别走!有什么事我们都能一起分担,我们是一家人!”曾泽是第一次这么爽快的叫悦子“妈”,一声“妈”叫的悦子心乱如麻,这个让北岛悦子付出了十年的家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割舍的下呢?

    两个孩子都偷偷望向曾志远,思我们都这样了你到是表个态啊。

    “嗯。留下吧。悦子”曾爸爸的话还是不多,却让悦子再次泪流满面了。

    “夫君,我会做一个格的妻子的,对不起!谢谢!谢谢您这些年的照顾!

    谢谢!谢谢孩子们……”悦子此时已经泣不成声。

    曾泽这一顿饭吃了很长时间,他同时也在消化着悦子新的身份和大地集团的事情。如果加上陈含玉这个因素,曾泽和大地集团的缘分怎么可能说断就断呢?

    曾泽到屋,发现曾媛媛带着耳机在电脑旁偷偷淫笑不止。当下凑过去问道:“干什么呢?神神叨叨的。”

    “偷听爸爸妈妈做爱哦!”曾媛媛笑嘻嘻的搂住曾泽。现在只要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曾媛媛就大胆起来。

    n【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