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
    13玉立的身体弄得心慌一阵儿。我们这个家庭是活泼的,老婆又温柔又会说笑,经

    常能把一家人逗笑了,我虽然有时嘴里蹦出几个脏字来,但日子久了也不觉得脏,

    孩子们也不是没在大街上听到过。所以女儿在家里也很放松,不过有的时候她的

    内裤也太放松了,本来那两天白萝卜似的腿就够吸引眼球了,偶尔再从小裤衩的

    边上透出一点肉肉,就更让我不得不赶紧心慌地将目光移开。移开只是因为自己

    那心里的魔鬼作怪,女儿心里可没有魔鬼,所以她并不在乎我的目光在移开片刻

    儿后,重新回到那里。

    都说好女人是美酒,我看女儿就是一瓶美酒,而且打开得正是时候,酿久了

    也许就酸了,酿不到日子散发不出醇香……

    十三岁,居然也能进去。似乎有点不可思议,虽然没有抽动起来,但当我克

    服女儿的困境的时候,相信女儿当时也一定很遭罪。他妈妈当时都二十一了,还

    疼得直叫呢。真是个好女儿!啊!可爱的女儿!又让我尝到了一次破坏处女膜的

    爽快!而且,这一次更加刺激,更震撼人心,因为躺在下面的是女儿。天下多少

    父亲都期望将阴茎插进女儿的身体,可是又多少父亲能够实现这样美好的理想!

    之所以说它来地更加畅快淋漓,是因为它不仅是对处女身的破坏,更是对几千年

    乃至几万年形成的道德伦理的破坏。

    破坏?还是建立?对我这个遵循着几千年不曾改变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栖的

    农民来说无法在一个早晨作出正确的评判,也许要让那些维护所谓道德伦理的社

    会伦理学家去评判吧。而对于我,对于我的这个家,它是建立,一种新的父女关

    系的建立,一种新的家庭关系的建立!至于那些所谓的道德,我不去管它因为我

    知道,我爱我的妻子,我爱我的女儿。我知道我是幸运的,是天底下最幸运的爸

    爸!

    这样想着,提着水桶往家走。今天是镇集,赶集的时候给她买件好衣服,—

    —不,农村没有好看的,过两天去县城看看。

    看见婷婷领着弟弟从家里出来,儿子冲我喊:“爸爸,俺妈叫你吃饭。”而

    女儿却只顾领着他,不去看我。

    “忙什么去了。”老婆一边收拾饭,一边问。

    “浇园子。”

    “前天我刚浇了。”

    “没看天这么热?”

    “喏——”老婆将剥好的鸡蛋递给我。

    从早上出来看见她冲我笑,我就再也不好意思正视她的脸,接过鸡蛋,一抬

    眼皮,见老婆又在神秘的笑。好久没看到老婆那样妩媚的笑容了,好象自从做了

    手术就没见她怎么笑过。

    心想:你美什么?我还没那么美呢,除了那震撼人心的刺激外,略微有点愧

    疚感。

    “你也没吃?”

    “不是等你吗?喏——”老婆又剥好一个递给我。

    “一个就够了。”

    “再多吃一个吧。你有功啊!”

    听到这话,我终于忍不住笑出来。以前是因为头天夜里我把她肏舒服了,早

    上就多给我一两个鸡蛋,不管怎么说那也算男人功劳,没见过还没听说过那些阳

    痿早泄的,多少女人能够象老婆那样获得极大的满足,从她那兴奋中说出的脏话

    :“哎呀,你快肏死我吧!”我就判断出她已接近高潮了!可是,每次听到她这

    样感叹,我就支持不了多大一会,至于老婆被我“肏死”的情形也就那么一两回,

    可是老婆却满足极了,听她说的:“有这一回就没白做女人!”

    可是现在这也算功劳?为自己女儿开苞也算功劳?亏你想得出!

    喝口稀饭,再把那个蛋吃下去。

    “怎么出那么多血?”

    责任编辑:admi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