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
    9赵义不说话,而是以退为进,在地上找到一个小水洼,然后可怜兮兮的俯下

    身子。

    「你不是要喝那个水吧,那么脏,喝了会生病的!」白冰急忙呵斥道。

    「那怎么办,我不喝水,等会儿怎么给你生火,还要给你找吃的呢,哪来的

    力气!」

    「哼,话说的好听,我就不信你真敢喝!」白冰以为赵义是在用激将法,索

    性作壁上观,幸灾乐祸的挑衅道。

    没想到,赵义二话不说,把脸埋到水洼,吐着泡泡,一副牛饮的样子。

    「赵义,你别喝了,你怎么回事?这么大的男人,还跟我赌气啊!你伤口都

    进水了!」白冰这下子可有些手足无措了,没想到这赵义真的说得出,做得到。

    「你少管老子,就没见过你这么狠心的女人!」赵义头也不回的道。

    白冰也生气了,捏着一颗石头,就砸向赵义的后背。

    「别喝了,过来!」白冰发号施令道,语调中已经起了变化。

    「不过去!」

    「再不过来,我把腿收回来了啊!」白冰这一次,声线软滑,竟然答应了赵

    义的合理却不合情的要求,像是在挑逗对方一般。

    「哼,瞧你的德行,真是的,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个好色台长了!」看着赵义

    笑哈哈的跑来,白冰真的有些无奈。

    只见赵义舔着嘴,不住的傻笑,就像是要打开一件期待已久的礼物,这表情

    白冰看在眼里,心态也有些起伏,毕竟被人爱慕追捧,是一件很有满足感的事情。

    「我跟你说,就在下张开嘴接着,不准碰我啊!」白冰欲盖弥彰的吩咐道。

    「好好!可是这水都顺着你的高跟鞋流了,全是泥啊。」赵义指了指鞋跟滴

    下的水,根本就没有泥,但是他这么一说,白冰却没有细看。

    「那我脱了吧,你事真多!」白冰撇了撇嘴角道,只听见啪,啪两声脆响,

    一双高贵的高跟鞋就零落在地上,各自东西,白大主持弓着脚心,羞人答答的将

    赤裸的美脚探了下来。

    为了捉弄一下赵义,白冰将粉而嫩的脚尖一会儿摆向左边,一会儿摆向右边,

    地下的赵义呢,就像一只哈巴狗,张着嘴,跟着白冰的小脚忽左忽右。

    「呵呵呵呵」,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白大主持窃笑不止,双腿交叠紧绷,如同柔枝嫩叶,足尖回勾向下,十足的

    御姐范!

    「哈,你看你个老乌龟,像不像小狗狗啊?」白冰笑骂道,但是看到赵义饥

    渴的模样,只能大发慈悲,闭上了波光闪闪的美目,将美脚又向下伸了几分。

    终于,赵义伸着猩红的舌头,用丑陋的大嘴叼着白冰晶莹白净的脚趾,忘我

    的吮吸起来。

    白冰只感觉一团火热包裹住了自己的美脚,从脚尖传来触电的感觉,然后就

    是悉悉索索的舔弄声,虽然感觉赵义不像是在单纯的喝水,但是又不好发作,只

    得默默忍受,眼睛还是牢牢闭着,害羞的不敢向下看。

    「快点喝!」白冰勉强稳住自己喘嘘嘘的气息,最嘴缝里挤出一句话。

    赵义将白大主持的五颗红宝石挨个用嘴嘬着,任凭泉水流的一脸都是,吧唧

    嘴道:「好香啊!」

    白冰两条腿越夹越紧,而右腿却越深越直,绸子样的脚背和珍珠似得脚趾,

    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白冰只能自说自话,转移注意力道:「废话,嗯……我一直用日本进口的足

    膜,就喜欢那种,啊~痒,那种薄荷香型的,对滋润脚部的肌肤很有用,然后涂

    上润滑的乳霜,最后一步呢,哦~不可以那么大力啊~再细腻的用橄榄油做最后

    的油封,锁住,锁住水分,呃~轻点吸~这里面学问大着呢,你个,先停一下啊责任编辑:admi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