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系列之八(生意场上三中年男人 把美女包玉婷在出租屋内干得叫床)
    包玉婷一个人在学校边上租了一间房,因为地处偏僻,所以很清净,没人打扰。她从叔叔家逃回来,就躺在床上偷偷哭了一天。过了几天,身体上的不适才渐渐消失。这天她从学校图书馆回来,天很热,就直接走进浴室洗澡,洗完澡,包玉婷穿好xiong罩和内裤,就走了出来,可一抬头就看见小客厅的沙发上竟坐了三个陌生男人

    包玉婷吓的尖叫来:“你们~~~你们是什人~~怎进来的~~~”

    包玉婷刚洗完澡,一头长发湿淋淋的搭在肩上,被淡黄色xiong罩紧紧包住的一对nǎi子,高耸入云,随着她紧张的呼吸上下起伏;薄薄的内裤下隐隐透出一丛黑影,那是她浓密的yin毛;修长的两条大腿洁白无暇,如同两条玉柱。

    这三个男人却不怀好意的盯着包玉婷yin笑着:“咱们都是你叔叔的朋友,这可是你这里的钥匙哈哈~~~小美人,别怕啊~~”

    说着,几个人围住了包玉婷,yin亵的笑着:“你的身材真好呀~~~让咱们好好玩玩~~哈哈”

    这三个中年男人,把包玉婷连拉带拽的拖进里面的卧室,接着把她扔到床上包玉婷还在努力的挣扎尖叫:“救命~~~放开我~~~松手~~~”

    其中一个肥胖男人不耐烦了,伸手拿出把匕首,按在包玉婷的ru房根部,恶狠狠的低吼道:“妈的小贱货~~~~再叫老子就把你的这对肥nǎi子割下来~~~~”

    包玉婷只觉得ru房根部一阵冰凉,吓的立刻闭上了嘴。

    肥胖男人坏笑着:“小贱货~~~~你再叫呀~~~~哈哈”他一边坏笑,一边刀锋一挑,把包玉婷的ru罩从中间挑断,包玉婷的一对处女玉ru立刻弹了出来包玉婷苗条的身材,却有一对比同龄女孩都丰满的ru房,虽然现在平躺在床上,可这对ru房还是傲然挺立。肥胖男人一看眼都直了,伸出手用力握住包玉婷的一只ru房,开始用力的揉搓起来另一个光头男人也毫不客气的抓住包玉婷的另一只ru房,挤奶似的猛捏。

    包玉婷只觉得两个ru房又胀又疼,连忙哀求他们:“不要~~~啊~~~~快停下~~~~不要了~~~~~求求你们~~~~轻一点~~啊~~~~~”

    “骚货~~~~nǎi子长的好大~~~~真够劲~~~哈哈~~~贱货叫呀~~~~”包玉婷的坚挺ru房,让这两个男人抓得很满足,给他们一种饱满的充实感。包玉婷强烈的反应,让他们更加的兴奋了。

    这时三个男人都在床上,把包玉婷围在中间。只见一张大床上,一个几乎全裸的苗条姑娘被三个中年男人围在当中,其中两个正兴奋的揉搓这个姑娘饱满的两个白嫩ru房,另一个则开始向下脱这姑娘身上唯一剩下的内裤

    包玉婷当然感到有人在撕扯自己的内裤,可她的手正按在两个粗鲁男人的手上,想把他们的大手从自己ru房上扯开,可不料,另一双大手猛的扯下了自己下身唯一的保护

    包玉婷尖叫一声:“不要~~~~~~~~~~~~~~~”

    可她这声尖叫却把三个男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的下身上包玉婷赶忙夹紧大腿,可一切都太迟了,那个男人用尽蛮力,把包玉婷的两条玉柱般的大腿,向两边拉的大开,包玉婷两腿间的秘密在灯光下暴露得一清二楚

    包玉婷仰面躺在床上,两条大腿张的大开,墙上强烈的灯光把包玉婷神秘的yin部完全暴露在这群色狼面前。他们三个贪婪的欣赏着这个美女的下身。包玉婷倒三角形的浓密yin毛从yin埠一直延伸到大yin唇两边,两片肥厚的大yin唇紧紧的闭着,只有一点亮晶晶粘液从里面渗出来。

    那个麻脸男人最先忍不住了,他跪在包玉婷两腿之间,把自己的内裤脱了,掏出一根超长的大炮这根30厘米的巨大rou棒,在灯光下发出乌黑的油光,在包玉婷白嫩的大腿内侧上下晃动,慢慢靠近包玉婷的yin唇包玉婷低头看见这巨大的一根铁棒,吓的几乎晕过去,她用哭腔哀求麻脸:“你的太大了~~~~我会死的~~~求求你不要~~啊~~~”

    麻脸兴奋的低吼:“老子就是要你死~~~骚货~~~~叫呀~~~~看老子怎干死你”

    在他的叫声中和包玉婷的哀求声中,麻脸把自己的gui头顶到了包玉婷的yin道口上,他还熟练的吐了点口水,抹在乌黑发亮的gui头上,然后他猛地把屁股向前一挺,一根乌黑的大rou棒顿时深深没入包玉婷的体内

    包玉婷只觉得yin道口一阵胀裂似的疼痛,忍不住:“啊~~~~好疼~~~~不要~~~~”的尖叫起来,边叫还边猛蹬双腿,屁股左右乱扭,想摆脱他ji巴的侵犯。可这反而让麻脸兴奋异常,他低头看着自己的ji巴,30厘米的长ji巴才戳进去10几厘米,包玉婷已经是银牙紧咬,香汗淋漓了。被包玉婷yin道包裹住的那一部分ji巴又温暖又湿润,好像被一张小嘴紧紧含住一样,外面的那一部分就更想进去了他把包玉婷的两条大腿抱在xiong前,腰再向前一挺,在包玉婷“噢~”的一声尖叫里,剩下的10几厘米yáng具完全插了进去,直抵包玉婷yin道的尽头

    麻脸这才满足的开始前后的活塞运动,一边“小婊子~~~~老子cāo烂你~~~~噢”的叫,一边低头看自己的大ji巴在怎奸yin这个性感的女孩:麻脸乌黑油亮的yáng具把包玉婷少经人事的yin道口胀的大大的,被迫紧紧套在他青筋暴露的肉jing上,每一次他yáng具的插入,都带着大小yin唇向里没入,每一次yáng具的抽出,又带着包玉婷的大小yin唇向外翻开,还从里面带出一股股白色的粘液

    麻脸紧紧压在包玉婷曲线玲珑的裸体上,就像在做伏地挺身一样,把他那根30厘米的乌黑油亮的巨根直上直下的在包玉婷的下体里来回抽戳包玉婷娇嫩的下体都快被他cāo烂了,最先充血胀硬向外翻开的是包玉婷肥厚的大yin唇,两片长着浓密yin毛的大yin唇被cāo的向外大翻,就好像一件外面是毛的皮袄被解开,露出了光滑的里子。麻脸狠cāo的过程中,那两个中年人的眼睛一刻不停的贪婪的盯着包玉婷的下体,包玉婷的两片花瓣终于对他们张开,露出了更加神秘的女性花蕊,他们已经忍不住开始搓揉自己的ji巴。

    包玉婷不断的哀叫着:“不要~~~~不~~求~~~求求你~~~不要~~~~啊~~~~请~~请你~~~~饶了我~~~~~~”

    麻脸却不依不饶的冲刺着,一边用尽全身重量狠戳,一边吼叫:“噢~~~妈的好爽~~~~小骚逼~~~~~叫啊~~~~~老子cāo死你~~~~~噢~~~~~”

    麻脸突然感到包玉婷的yin道壁一阵痉挛,紧紧夹住了他的ji巴,好像一张温暖小嘴不停的吮吸他的gui头,他低头一看,只见包玉婷眉头紧皱,全身绷紧,突然一股暖流从身下这个女孩的yin道口里涌出,一股股的白浆顺着yin唇的缝流到屁股上,床上,随即包玉婷浑身软的像滩烂泥,瘫在床上一动不动了,只剩下轻轻的喘息和呻吟包玉婷在他的强奸下,竟然达到性高潮,让麻脸男人兴奋异常,他缓缓从包玉婷的yin道里抽出自己的ji巴。

    还不等包玉婷缓过气来,又一把搂住包玉婷的细腰,开始从包玉婷的屁股后面插了进去这个肌肉发达的中年人,就象个强力弹簧,在包玉婷的屁股后面疯狂的捅、戳、插只见床上一个身材苗条性感的美女,被迫摆出性感姿势,任由屁股后面的男人,把他长长的肉jing,不停的戳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女生白色的浆液一股股的顺着她玉柱般的大腿内侧流到床单上。这个房间里不断传出一个女孩时高时低的呻吟,有时甚至是声嘶力竭的惨叫,更加不绝于耳的是几个男人野兽般的猛吼和无耻的yin笑。

    肥胖子和光头在旁边yin笑着看麻脸奸yin包玉婷的一幕,包玉婷的声嘶力竭的哭叫声不断传到他们耳朵里。

    “呜呜~~~~~不要~~~求求你~~~~啊~~~~~~不要~~~~呜呜~~~”

    包玉婷双手按在床上趴着,屁股yin荡的撅着,麻脸则是站在床下抱紧了包玉婷的臀部加速干她。包玉婷丰腴的两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留下了深深的十根指印。他一边干着,一边用两只手揉捏着包玉婷前后乱晃的ru房。他只要一低头看见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包玉婷yin户的超长yáng具。正在抽送的yáng具上沾满包玉婷体内的yin水,被塞满的红嫩yin户还不断流出水。

    眼前的这番景象,就好像一个东北的老农用风箱生火做饭,把风箱里的那根长长的木棒缓缓抽出来,再用力插进去。只不过现在这个“风箱”变成了一个165公分,有着高耸ru房的长腿美女,“风箱”的洞变成了这个裸女的yin道,而那根长木棍则是他30厘米的肉jing他兴奋的喘着气,慢慢抽出,再狠狠插入,感受着包玉婷肉嫩的yin道壁和他粗糙ji巴摩擦的快感,同时耳边响起包玉婷yin浪的哼叫。

    “不要~~~~鸡~~ji巴~~太长了~~~~~快停~~~~啊~~~~~~”

    包玉婷不断的叫床声让他的ji巴又暴涨了几厘米,他一用力,感觉gui头顶到了yin道的尽头,包玉婷好像触电了似的,猛地左右摇动她圆滑的屁股:“不要不要饶饶了我顶到头了别别再进了啊停”

    包玉婷突然的扭动让麻脸爽的差点射出来,他连忙搂住包玉婷的屁股,定了定神,yin笑着:“小婊子yin道这短是不是顶到子宫口了看老子戳烂你的小骚逼我戳”

    包玉婷娇柔无力的扭动挣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兽欲,“看老子今天戳穿你的烂洞”他一边恶狠狠的嚎叫,一边把ji巴慢慢向后退出来,包玉婷yin道里冒出的白浆顺着他的长长的ji巴淌下来,滴落在床单上。突然他屁股猛地向前一顶,一整根ji巴顿时全都没入包玉婷体内,gui头凶狠的撞击着包玉婷的子宫口,包玉婷已经不是在呻吟,而是声嘶力竭的尖叫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饶了我请不要”

    包玉婷的尖叫声中夹杂着他的yin笑,包玉婷像一匹裸体的母马般跪在床上,手撑着床,珠圆玉润的两片白臀,正对着那几个中年男人,他正在放肆的把毒蛇样的粗丑yáng具缓缓从包玉婷的yin道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yin道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下来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两片大小yin唇又被他的ji巴猛的塞进去,包玉婷被他干的yin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床上。

    好一会之后,他感到包玉婷的子宫口已经越来越松了,再一次猛力的挺进,他的大gui头终于戳进了包玉婷的子宫里,包玉婷小小的子宫本能的收缩紧紧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gui头。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啊啊喔荷要了了喔荷啊啊啊啊”

    直到半个多钟头后,包玉婷屁股后面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一泻如注,他在快shè精之前竟然从包玉婷的yin道里抽出ji巴,一股滚烫的白色浓浆全喷洒在包玉婷光滑的背脊和浑圆的屁股上。

    光头早就忍不住了,他坐在床上,把已经瘫倒在床的包玉婷扶起来,包玉婷圆睁一双妙目,不知他想干什,直到看见他胯见那根充血过度高高翘起的粗大ji巴,才明白他想让自己坐在他腿上奸yin自己可包玉婷已经虚弱无力,只能任由光头摆布,光头yin笑着扶着包玉婷的细腰,让包玉婷的yin道口对准自己的gui头,慢慢的松手,让包玉婷身体的重量把自己的粗大ji巴吞进去包玉婷只觉得两腿酸软,而他扶着自己腰的手慢慢松开了,自己的身体不由得向下坐了下去,可要命的是一根火热的铁棒却从自己最娇嫩的yin道口里面趁势伸了进来包玉婷刚刚被麻脸强奸,yin道里满是男人的jing液和自己的yin水,所以光头的yáng具虽然特粗,却很顺利的一节一节的慢慢滑入包玉婷细小的yin道里。

    光头等包玉婷已经完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这才开始雄腰猛挺,把包玉婷向上狠顶。

    “噢~~~骚货~~~你的逼好滑啊~~~包的老子的ji巴这紧~~~~爽~~~~”

    “不要~~~~~噢~~~~啊~~~~~轻一点~~~~~~~求你~~~~~~~~~”

    在包玉婷的叫床声里,他开始不停不歇的上下活塞运动,他就像一头野兽,用尽蛮力把包玉婷向上一顶一顶,享受这其中yinjing和yin道摩擦的快感,以及身前这个女生娇柔的哼叫。

    包玉婷觉得自己好像坐在一个在上下剧烈颠簸的破车上,最痛苦的是还有一根粗大的铁棍插在自己的下身里面,胀的yin道一阵阵酸痛。还有一件事包玉婷羞于启齿,她xiong前的这对玉ru比同龄女孩都坚挺、肥大,平时是她最骄傲的部分,可跑步是这对ru房上下颤动的也特别厉害,每次都扯的她ru根一阵疼痛。这次坐在光头大腿上,全身被他顶的几乎飞起来,ru房每晃一次,都扯的好疼。可包玉婷还不敢叫出来,不然这几个禽兽般的中年男人,还不知会怎样蹂躏自己的这对nǎi子。

    包玉婷刚想到这里,却听见刚才那个在自己身上疯狂施暴的麻脸男人yin笑着对肥胖子说:“你光看着干嘛~~这小妞的两个nǎi子这上下的乱晃~~~你就不想好好揉揉~~哈哈”

    包玉婷一听几乎晕过去,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肥胖子把他的一双大手,按在了自己的ru房上肥胖子的两个手挤奶似的揉挤着包玉婷性感挺拔的山峰,包玉婷尖声叫着:“哦别轻轻一点疼啊”

    麻脸笑骂道:“妈的胖子你是在挤奶吧”胖子兴奋的一句话不说,只顾着用力揉搓眼前这对高耸的ru峰,感受着这对ru房的热力和弹性。

    光头已经在包玉婷的yin道里抽插了几百下,光头的ji巴却还没有完全满足,只见yinjing表面血管青筋暴露,ji巴的背面都可以看见鼓胀的尿道,里面不知已经积蓄了多少jing液要在包玉婷的狭窄的rou洞里突然的喷射光头继续搂住坐在腿上的这个女孩的小蛮腰,ji巴还在不停的向上狠顶,只不过他说的话越来越污秽,肉jing戳的越来越用力,节奏越来越快了

    “小婊子噢送上门让老子cāo真他妈爽老子cāo死你小骚货骚逼被cāo烂了吧老子等会把你射上天花板去cāo死你个骚货噢”

    终于在光头的吼叫声中,他的ji巴在包玉婷柔滑的yin道里发射了。ji巴一阵剧烈的颤抖和抽搐,从他的膨胀的尿道里喷出已经憋了个把钟头的热精,滚烫的jing液射在包玉婷被蹂躏了1个多小时的yin道壁上,包玉婷的yin道本能的一阵收缩,紧紧包住了光头还未软下去的肉jing,光头觉得自己的ji巴好像被女孩温柔的小嘴紧紧含住似的,又是一阵酥麻,ji巴忍不住又是一阵抖动,在包玉婷的yin道里吐出了最后一点浓精,这才完全软了下去。

    他这才把已经被干的半死不活的女孩扔在床上,只见包玉婷白嫩的一对ru房被男人们揉搓的红肿胀大,比平时大出一圈,上面还糊满了男人的口水和白色的jing液;红肿的两片大yin唇,就像两片蚌壳向外分的大开,里面的蚌肉一览无余,从最深处的rou洞里面,一股股的白色浓浆还在不停的涌出来

    肥胖子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见他们两个已经发泄完了,就急不可待的爬上床,用“69”式奸yin包玉婷包玉婷平躺在床上,还没搞清怎回事,就看见一个肥胖的男人跨在自己脸上,一根热乎乎的肉根熟练的找到自己的嘴,猛地戳了进来而自己的两条大腿也被他拉的大开,不同的是yin唇上下被一条柔软的东西来回的舔弄。包玉婷敏感的下体被肥胖子分的大开,他把舌头在大小yin唇上来回舔弄,同时享受着ji巴在包玉婷嘴里抽动的快感。

    包玉婷敏感的yin蒂被他熟练的玩弄,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传遍全身,包玉婷剧烈的扭动身体,可肥胖子的舌头还是毫不留情的深入到了包玉婷的yin道里面,并且还常常yin亵的翻开包玉婷的大yin唇,把舌头在包玉婷光滑的大yin唇的内侧来回的舔,包玉婷被他刺激的yin水如浆般狂流不止,他一边舔包玉婷的yin唇,一边挺动腰部,把自己的yáng具在包玉婷的嘴里来回的抽动,感受着让这样一个美女给自己口交的快乐。

    包玉婷在他跨下无力的扭动,用手握住他粗大ji巴的根部,被迫含住他铁硬的gui头,屈辱的泪水从白皙的脸上流下来。包玉婷还从没有含过男人这大的gui头,就像一个铁硬的乒乓球塞在自己嘴里,热乎乎的,还不停的从里面流出惺骚的液体到自己嘴里,吐又吐不出去,只有被动的吞吐着身上这个肥胖中年人的ji巴,不过这个男人好像很舒服,不停的用力向下插入、再插入很快,包玉婷觉得嘴里的这根硬梆梆的肉jing,好像在一阵阵的抽搐了,“难道他要要射了”包玉婷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恶心,忙用力的把头向后仰,想把嘴里这个腥臭的ji巴吐出去。可身上这个男人却更快更猛地在她嘴里猛插起来

    “噢舒服小婊子你的嘴巴好紧好小啊爽死了”肥胖子舒服的叫着,突然他猛力的动作停止了,只剩下他粗重的喘息包玉婷也就在这一刻,突然感到嘴里的那根铁棒前端,猛的喷出一股热流,灌进自己嘴里。铁棍的每一次抽搐,都像机关枪似的发射出一股滚烫的热精。包玉婷的嘴里哪容的下这多jing液,大部分都顺着她的嘴角流到床上。

    好一会之后,身上这个男人才把他已经软绵绵的ji巴从包玉婷嘴里抽出来,包玉婷白净的面庞上,嘴角上,长发上都粘满了刚才他射出的男性脏物,显得包玉婷的脸更加的yin糜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