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
    9脱下胸罩后随即恶狠狠的要郝大躺下,一手握着兄狠的巨龙,一手掰开早已湿润的粉嫩小,要以男上女下的姿势吞下这条巨龙。

    「小弟弟,看姐姐的龙宫吞下你这条巨龙。」安碧如得意的笑道。

    「狐狸精的不是狐狸吗?怎又变成龙宫了?」郝大不解的问。

    「狐狸早被大水淹了,等你这条恶龙住进来,不就变龙宫了?」郝大闻言大笑:「我这可不是巨龙,而是定海神针。」说罢的郝大双手握住安碧如的细腰,猝不及防的用力往下压,那黑色的「定海神针」就深深的顶进了「龙宫」的深处。

    安碧如只觉一阵刺痛,仿若初次破身的感觉让她冷汗直流,身子倒是真正的被定住了。

    「狐狸姐姐,我这定海神针如何阿?」郝大得意的笑着。

    安碧如狠瞪他一眼,蹙眉说道:「痛死我了,你不许给我动,不然你就和自己玩好了!」作茧自缚的郝大一脸苦相,只得不断的爱抚安碧如,以期减轻她的疼痛。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郝应幸灾乐祸的想着:「活该,都几次了还不长记性。」秦仙儿已渐渐的被干出快感,看着师傅那疼痛的样子,让她又害怕又期待,渴望重温初次破身的感觉。

    「插进来吧!」下定决心的秦仙儿要求着。

    「什麽?」仍沉醉在秦仙儿紧嫩的中的郝应一时没反应过来。

    「本宫要你...整根插进来!」郝应闻言大喜,但看见秦仙儿的神色仍带些惧怕,於是建议秦仙儿背对着他,降低她的紧张感。

    郝应一边逗弄着可爱小巧的菊花,一边提枪重新进入秦仙儿的身子。

    秦仙儿只觉得巨龙慢慢越过林三到过的深处,往仍未被开垦的神秘地带探去,旋即一阵刺痛袭来,让她想起初次破身的情景。

    秦仙儿双手紧捉被单,嘴里咬着枕头,眼角的泪不自觉的流出,呜噎的哼声既令人怜惜,却也更欲罢不能。

    被郝大弄的欲念又起的安碧如,终於鼓起勇气动了动,原先疼痛的感觉已化做酥麻的滋味,妙不可言。

    先苦后甘的安碧如双手抵住郝大的胸口,迅即扭腰摆臀了起来,并从口中发出阵阵的淫叫。

    「哎...好大...好...嗯...舒服...」发浪的安碧如此时散发出狐媚的气息,发挥了颠倒众生的本色。

    郝大知道安狐狸已进入状况,大喜的搂着她的腰配合作动着,让安碧如又是一阵浪叫。

    「哎...郝大...你不是...定海神针...怎可以...随...随便乱动...」安碧如艰难的提出疑问。

    「狐狸精姐姐,我的棒是定海神针,提着这个棒的我可是孙大圣阿,且看我大捣龙宫。」犹有余力的郝大淫笑着,用力进出安碧如的浪,插的她娇喘连连,讨饶不断。

    「阿...喔...别...又...又要到了...哎...」刚高潮的瞬间,郝大又一直顶着安碧如的敏感带,彷佛不受到阴道高潮收缩的影响,让安碧如头一次生出讨饶的念头。

    另一边的秦仙儿也早已快感连连,原先的枕头早已不知去向,背对着郝应的被大手抓着上下作动着。

    「公主殿下,郝应侍奉得你舒服吗?」郝应恶意的笑着。

    「嗯...好...舒服...又大...又硬...又深...喔」「那比起你夫君又如何?」秦仙儿一呆,看见郝应扣住自己的腰,不让自己动作,迅即回首讨好道:「我夫君没你大、没你硬、没你持久。」「既然我这麽棒,你该叫我什麽?」「好哥哥?」「错!」「好宝宝?」「更错!」「不如你自己说,人家猜不到。」秦仙儿撒娇似的扭了一下腰,让郝应吸了口气才忍下射精的冲动。

    「叫我主子,你要称奴婢!」郝应此时才显出他强硬的态度。

    秦仙儿一呆,顿时勃然大怒,想自己万金之躯,哪曾被这般侮辱过?就是寄身於青楼的那段日子,敢这麽做的人早已身首异处。责任编辑:admi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