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5 结局倒计时(1)
    而且这个人戴着帽子与大墨镜,穿着打扮偏中性,最主要的是,这人是个跛脚

    洛云倾轻轻拧眉,眼底的疑惑更加深浓了几分,盯着画面看了好一会儿,他抬眸看着颜亦潇,颜亦潇自是明白他心里的疑惑,唇角冷冷一勾,说:“别说只是瘸腿,她化成灰我都认识!”

    见小女人如此笃定,洛云倾自然无条件的相信自己的老婆,狠狠咬了咬牙,伸手将她紧紧抱进怀里,大手轻轻扣住她的后脑勺,让她的小脑袋靠在他的胸膛上,他在她耳边愧疚的低喃

    “老婆对不起,都怪我,我应该亲自去接爸爸的,对不起”

    颜亦狠狠咬着红唇掉眼泪,心里虽然焦灼万分,可是也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

    “她要是存心想害我们的话,我们也不可能防一辈子”小女人狠狠咬着红唇,哽咽道。【 ://

    “老婆你别哭,我不会让爸爸有事的,相信我,别哭!”洛云倾一见小女人掉眼泪就心疼不已,忙不迭的抬起她的小`脸,一边帮她擦拭泪水,一边向她保证着。

    他越是安慰她的眼泪就越是汹涌,她难过的抽泣着,伸出小手紧紧回抱着他的腰,依赖着他

    满心的担忧与焦灼,脑子里全是父亲慈爱的脸庞,颜亦潇的心,犹如刀绞

    祝大家阅读愉快!!

    幽静高雅的咖啡屋,缓缓流淌着悦耳动听的轻音乐,本应是和谐的气氛,却莫名的蔓延着一股淡淡的紧绷与压抑。

    靠窗的位置,面对面的坐着一男一女,在略显僵凝的气氛中,默默对视。

    颜亦潇目光淡漠的看着对面的宋浩,心情有些复杂,在一个小时前接到他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一点也不感觉到意外,像是早就预料到他会约她见面一般。

    半晌之后,颜亦潇见他无意先开口,便轻轻抿了抿唇率先打破沉默,开门见山的淡淡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恭喜你生了三个宝宝!”宋浩深沉的目光在她略显丰润的身上打量了一圈,不急不缓的道贺。

    “谢谢!”颜亦潇面无表情,客套的吐出两个字,心里忍不住冷嗤一声,她才不相信他约她出来只是为了恭喜她。

    颜亦潇的态度太过冷漠,宋浩的脸色一点一点的变得难看,微微拧着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幽怨的叹息一声,委屈的乞求道:“,看在我要走了的份儿上,别对我这么冷淡,好吗?”

    走?颜亦潇轻轻蹙眉,目光锐利的看着他,默默的衡量着他话里的可信度有几分,淡淡的抿着红唇,没说话。

    宋浩深深的看着她,唇角缓缓勾起一抹凄凉的苦笑,然后垂下眼睑看着面前的咖啡,无意识的轻轻搅拌着,幽幽说道:“我要回拉格县了,这样的大城市不适合我,我还是喜欢山区里的生活,单纯,快乐,自由自在”

    他轻缓的语气里透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忧伤,那么悲戚,那么可怜,让颜亦潇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与他一起在山区里的那些日子,想着他说要走了,于是冷硬的心稍稍柔-软了点

    然而她的心里刚泛起一丝同情,下一秒就被他接下来的话硬生生的刺激得溃散无遗

    他的手倏然伸过桌面去一把抓-住她搁在桌面上的小手,他的双眼饱含-着期盼死死看着她的脸,急切的说道:“,你跟我一起走好不好?我们一起回”

    又来了!

    “宋浩,不可能的!”颜亦潇毫不犹豫的冷声喝道,漂亮的小-脸瞬间冷若冰霜,小手一挥,果断而无情的将他的手挥开,冷漠坚定的说道:“在这个城市里,有我的丈夫,有我的孩子,还有我的家,我永远都不会离开这里!”

    永远都不会离开这里

    宋浩被挥开的手僵在半空,好半晌才收回来,他脸色阴沉目光犀利,默默的看着颜亦潇坚定的模样,心,扭曲,痛苦,撕裂

    为什么总是要逼他?为什么不能回到从前?为什么看不到他的付出与痛苦?为什么?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你不会答应”沉默了几秒,宋浩唇角勾着苦笑,像是自言自语般喃喃着,语气悲伤至极:“没关系,那我就一个人走,我一个人回去就好”

    颜亦潇微微蹙着黛眉,心里隐隐泛起一丝不耐,她不知道是自己的心境变了,还是宋浩演技太差了,反正她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是在刻意让自己看起来很可怜,想博取她的同情

    是她心里太阴暗了吗?是她太忘恩负义了吗?竟然如此看待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们之间,到底是谁变了?

    暗暗吁了口气,颜亦潇狠狠咬了咬牙,倏然站起来,说:“宋浩,祝你一路顺风,我还有其他事”

    她一边淡漠的说着,一边作势要走,宋浩的脸色骤然阴沉可怖,冷冷看着她,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我走吗?”

    他的语气里饱含-着浓浓的谴责与怨怼,颜亦潇脚步一僵,狠狠蹙眉,咬牙犹豫了几秒,然后缓缓转身看着他,冷冷抿着红唇,无话可说。

    “,你现在就这么讨厌我吗?”宋浩眼底泛着一抹阴冷,紧盯着她咄咄逼问。

    终究是觉得愧对他的恩情,在他谴责的目光下颜亦潇暗叹口气,狠狠磨了磨牙,然后尽量把口气放缓,无奈的轻轻道:“我真的还有其他事,对不起,我要先”

    “因为你爸爸的事吗?”

    告辞的话还没说完,宋浩就不冷不热的溢出一句,让急于离开的颜亦潇顿时一震,脸色瞬间冷凝如冰,心脏狠狠揪紧

    颜亦潇缓缓坐回椅子里,锐利的目光极冷极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许是心里太过震惊,她好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见到颜亦潇又坐了回来,宋浩的唇角隐隐勾起一抹满意的弧度,姿态优雅的轻轻搅拌着香浓可口的咖啡,状似漫不经心的抿了抿唇,接着语气尖锐的讥讽道:“洛云倾不是无所不能吗?怎么?这么多天了还没查到伯父的下落吗?”

    心,震惊中夹杂着一丝恐慌,颜亦潇搁置在膝上的小手,不自觉的缓缓攥紧,从得知父亲失踪的那一刻,她就曾暗暗怀疑过,因为他好几次都话里有话的提起过她的父亲,所以可能会是他吗?

    如果这件事是宋浩做的,那从监控录像里看到的颜依宁又是怎么回事呢?

    “宋浩,如果我爸爸有什么事”颜亦潇目光锐利的盯着宋浩看了好半晌,微微停顿了下,然后一字一句的冷冷说道:“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你这话真有意思,伯父有没有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宋浩微微挑眉,惊讶的看着她失笑道,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尖利的指甲,深深陷进掌心里,颜亦潇终于感觉到眼前的男人有多可怕,她觉得他真的已经疯了!

    “哦我明白了!”宋浩故作恍然般轻叫一声,见她只是冷冷盯着他不说话,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蔑然冷笑,意味深长的回视着她,语气阴冷的说道:“你在是怀疑我是吧?你觉得伯父是被我带走的?”

    颜亦潇死死看着他,不回话。

    “,你可真会冤枉我,先是冤枉我杀人,现在还要冤枉我绑架吗?”宋浩冷冷的笑,目光阴冷无比,语气里饱含-着浓浓的责怨。

    “我爸爸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颜亦潇强忍着心里的恐慌,不想跟他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冷声问道。

    “,爱一个人,就会关心她所有的一切,虽然你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可我就是忍不住想关心你!”宋浩慢悠悠的说着,懒散的态度与她的焦灼大相径庭。

    “我、在、问、你”颜亦潇狠狠咬着牙根,死死盯着他的双眼,一个字一个字的从齿缝里迸射-出来,切齿大喝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只要我‘想’,我就能知道!”宋浩唇角勾着阴测测的冷笑,刻意咬重‘想’字,意味深长的淡淡哼道,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我爸爸在哪里?”颜亦潇努力控制着自己心底的慌乱,狠蹙着眉头冷冷追问。

    “,从内心来说,我是非常不愿意强迫你做任何事,可是你知道吗?我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付出了我也希望能有所收获,我那么爱你”

    “我爸爸在哪里?”颜亦潇勃然大吼,被他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气得情绪崩溃,极度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

    宋浩却对她的怒吼置若罔闻,自顾自的说着:“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可是你能不能也回报我一点?不要总是让我一个人付出”

    忍无可忍,颜亦潇不想再听他废话,腾地站起来就要走,哪知她刚一转身,手腕就被他一把抓_住

    “我可以帮你找回伯父!”

    颜亦潇回头,微眯着锐利的双眼冷冷看着宋浩,静等着他的后话,果然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宋浩紧紧抓着颜亦潇皓白的手腕,一字一句清晰有力的吐字:“跟洛云倾离婚,回到我身边!”

    “你不是说我爸爸不在你手上吗?”颜亦潇的唇角似有若无的往上勾了勾,冷冷哼道。

    “肖,你没听懂我的话吗?我是说,帮你‘找’!”宋浩微微挑着眉,目光坦然的回视着颜亦潇,刻意咬重字音淡淡说道。

    “找?找多久?一年半载?”颜亦潇眼底泛起一丝蔑然,不屑的讥讽道。

    “只要你答应我,我保证三天之内帮你把伯父找到!”宋浩信誓旦旦的说。

    “保证?你拿什么保证?”颜亦潇不以为然的冷冷一嗤,暗暗嘲讽他的不可一世。

    “,你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只有我能帮你,你如果指望洛云倾的话,那你就等着后悔终生吧!”宋浩脸上泛起一抹阴冷的笑意,别具深意的冷冷说道,然后补了一句:“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我等你的好消息!”

    说完,宋浩最后深深看了颜亦潇一眼,然后松开她的手腕,在她冷漠的目光中,潇洒从容的离开。

    颜亦潇缓缓攥紧双手,瞪着宋浩离去的背影久久无法回神,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她几乎可以肯定,这件事一定与他脱不了关系!

    三天

    祝大家阅读愉快!!

    繁星点点,夜色寂寥,清凉的夜风徐徐吹过。

    落地窗前,洛云倾高大的身躯面朝着夜空默默的伫立着,一手揣在裤袋里,一手夹着正燃烧的香烟,长时间的沉默不语。

    他不常抽烟,除非心情真的很不好,比如此刻

    颜亦潇坐在床边,微垂着眼睑愁眉不展,为难局促的绞着手指,一颗心难受不已。

    沉默的气氛僵持了很久,最后颜亦潇忍不下去了,轻轻站起来朝着落地窗走去,走到他的身后,伸出双臂从后面小心翼翼的抱住他的腰,小_脸讨好的贴在他的背脊上,像小猫般蹭了蹭

    “老公”

    小女人可怜兮兮的一声轻唤,让男人本就不好受的心更是莫名的烦躁,用力吸了口烟,然后将烟头狠狠摁灭在烟灰缸里,转身,冷冷看着她

    “你真想跟我离婚?”

    下班回家,迎接他的不是她的温柔,而是她今天与宋浩见面的谈话细节,他听完之后,就一直郁闷到现在。

    “你明知道我不想”颜亦潇顿时红了眼眶,用力咬着红唇难受的低喃。

    “对!你不‘想’,你是‘要’!”洛云倾有些负气的冷哼道。

    其实她没说要离婚的话,但是从她为难犹豫的表情来看,她极有可能会向宋浩妥协,他当然也明白她救父心切,可是他的心,还是很难受很纠结。

    颜亦潇的脑子很乱很乱,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只知道,她不能不管那个生她养她的男人,不能不管!

    “如果我现在让警方逮捕他,你会阻止吗?”洛云倾见小女人咬着红唇不说话,沉默了两秒,然后冷冷说道。

    “那爸爸的安危呢?”颜亦潇蓦地抬眸看着他,眼底泛着可疑的水光,颤声惊问。

    “颜亦潇,宝宝们才两个月,你真要狠心丢下他们以及丢下我吗?”洛云倾狠狠拧着眉头,隐隐咬着牙根愤愤的轻喝道。儿帽穿子。

    “那我就该丢下老爸不管吗?”颜亦潇瘪着小_嘴儿,为难又凄楚的望着他,眼泪忍不住从眼眶里滑落出来。

    “我没让你不管,这些事交给我来办”

    “可是你查了这么多天,还不是一点头绪都没有!”颜亦潇心里着急,一时没注意就口不择言的反驳出口。

    闻言,洛云倾的脸色瞬间僵凝,英俊的脸庞浮现出一抹怒气,冷冷一笑,负气道:“对!是我能力差,都是我没”

    “我不是那个意思”颜亦潇话一出口就感觉到不妥,见他果然误会了,慌忙红着双眼想要解释。

    “那你是什么意思?”洛云倾的脸色很不好,许是被颜亦潇无意的话伤了自尊,口气控制不住的变得尖锐又气愤。

    他的声音很大,吼得颜亦潇微微一怔,她眨了眨噙泪的双眼,狠狠咬了咬红唇,也忍不住生气的轻叫:“你吼什么呀?我根本不是那意思,你冷静点好么?”

    “你莫名其妙要跟我离婚,你叫我怎么冷静?”洛云倾的情绪倏然就变得很激动,狠狠拧着眉怒瞪着她,冷着脸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我不是莫名其妙,我是为了救爸爸!”颜亦潇微微喘息,支着小_脸回瞪着他,不自觉的拔高音量据理以争。

    “为了救爸爸我们就非得离婚吗?为了救爸爸你就非得抛夫弃子吗?”洛云倾眼底是满满的不敢苟同,冷冷勾着唇角讥讽道。

    “洛云倾你不要无理取闹行吗?”颜亦潇怒了,冷着小_脸呵斥道。

    “我无理取闹?呵呵!”洛云倾微微瞠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脸色瞬间铁青,抽_搐着唇角冷笑两声,气得胸膛不停的起伏,狠狠牙根自言自语般嚼念:“呵!我还无理取闹了”

    小两口正僵持不下,房门突然被推开,舒碧萱微微蹙着眉头不明所以的看着俱都冷着脸的儿子儿媳,一边走进来,一边随口念叨:“你们干什么啊?干嘛这么大声说话?孩子们都被你们吵醒了怎么了这是?吵架了啊?”

    舒碧萱本是责备的话语在看见小两口神色不对时,立刻转换成小心翼翼的询问,狐疑的目光轻轻瞅了瞅儿子,再瞅了瞅儿媳,一头雾水。

    洛云倾见母亲突然进来,狠狠拧了拧眉,立刻转身面朝着窗外,冷着脸默不吭声,颜亦潇见他不理解自己,心里也是一肚子怨气,也赌气的鼓着腮帮子不说话。

    “好好的干嘛吵架?吃撑了啊!”舒碧萱走近两人身边,冲着儿子没好气的呵斥道,同时抬手朝着儿子的手臂狠狠拍了一下以示惩罚,洛云倾像座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就是不理人,舒碧萱无奈,只得转眸看着颜亦潇,轻声问:“嗯?怎么了这是?”

    颜亦潇狠狠咬着红唇,双眼泛红气闷不已,面对舒碧萱关心的询问更是觉得满腹委屈,咬牙沉默了几秒,她缓缓抬起头看着洛云倾冷厉的侧脸,微微哽咽着说

    “不管你能不能理解,我必须救他,我只有他一个亲人”

    “我和儿子女儿不是你的亲人啊?”洛云倾蓦地转头朝她瞪过来,目光冷厉无比,气得脸色铁青的大吼。

    “我不是那个意思”颜亦潇被吼得轻轻一颤,惊觉自己又失言了,顿时懊恼又委屈的小声呐呐。

    “我也已经搞不清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洛云倾冷笑一声,语气尖锐的冷冷哼道。

    他的情绪很激动,这样继续争论下去只会越闹越僵,颜亦潇狠狠咬了咬唇,像是瞬间做了某种决定,抬眸定定的看着他冷然的侧脸,寒着小_脸冷冷说道:“我不想跟你吵,反正我必须救我爸爸,明天我会在民政局等你!”

    说完,颜亦潇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留下一脸错愕的舒碧萱和气得呼呼喘气的洛云倾,双双僵在原地。

    “什么?你们在吵什么?为什么要去民政局哦?”舒碧萱足足怔愣了五秒才回过神来,愕然看着已经走出门外的颜亦潇,接着慌忙转眸看着儿子,急声问道。

    “去民政局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离婚!”洛云倾张口就没好气的大叫道,满腹怨气加伤心。

    “离婚?”舒碧萱拔高音量不可置信的大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猛地拽住儿子怒喝:“离什么婚?你们神经病发作了?喂走什么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喂”

    洛云倾心烦意乱,被母亲逼问就更是烦躁不已,微微用力挣脱母亲的手,冷着脸也大步离去。

    明天民政局见!

    祝大家阅读愉快!!

    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在这样美好的天气里来离婚真是辜负了这一片蓝天白云。

    冷战了一夜,洛云倾和颜亦潇都一夜未眠,两人都神情憔悴精神萎靡,尤其是颜亦潇,双眼红肿脸色苍白,似是哭了一夜。

    洛云倾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从进_入民政局到半小时后再走出民政局大门,一张俊脸自始至终都是一片铁青,手里紧紧攥着两个红色小本子。

    民政局的大门外,早已有一辆豪华汽车正静静的等候着,在看到洛云倾和颜亦潇双双走出来时,驾驶座的车窗便缓缓降下来,一张清秀却阴冷的脸庞立刻呈现出来。

    宋浩的唇角若隐若现的勾勒着一抹得逞的阴冷笑意,他就知道她一定会妥协的,呵呵,他的终于要回到他的身边了,真好!

    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好久了!

    洛云倾和颜亦潇心情沉重的并肩走着,彼此的双脚都像是灌了铅一般,每一步都觉得异常的艰难,两人一走出大门就看见宋浩的车大刺刺的停在马路边,洛云倾的双眼,骤然犀利似剑。

    宋浩唇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微微挑着眉挑衅般冷睨着洛云倾,一副小人得志的得瑟样。

    颜亦潇自然也看到了宋浩,局促的咬了咬红唇,转眸红着眼眶深深看着神色哀戚的洛云倾,缓缓的,向他伸出小手

    洛云倾紧紧攥着手里的离婚证,猩红着双眼死死盯着颜亦潇的小_脸,舍不得

    她噙着泪凄凄望着他,固执的伸着小手,他狠狠拧着眉头难受的回视着她,各种不愿给,两人就这么深深望着彼此,僵持着

    ‘叭’

    一声尖锐的汽车喇叭声,骤然响在空气中,催促着。

    颜亦潇狠狠咬了咬红唇,缓缓垂下眼睑,依依不舍的哽咽:“给我吧”

    洛云倾拧着眉,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凄楚可怜的小模样,真恨不得立刻把她拥进怀里好好呵护,不想让她离开他的身边,一分一秒都不想

    狠狠咬着牙根犹豫了几秒,最后,洛云倾极缓极缓的将其中一个小红本递给她

    颜亦潇立刻伸手去接,可是当她的小手拿住离婚证的那瞬,他却捏紧离婚证的另一头,让她扯不动

    她微微用力,他就反射性的捏得更紧,她再用力,他就捏得更更紧反正就是不愿意松手。

    即便是外人,也不难看出两人之间弥漫着的深情与依恋,彼此眼底都流淌着不舍与难过,两人就各捏着离婚证的一头,僵持在原地,好半晌后,颜亦潇缓缓抬眸,泪眼婆娑的看着满眼不舍的男人,难过的哽咽:“你别这样好不好”

    洛云倾的心脏狠狠一抽,心里顿时泛起一丝钝痛,手一松,小红本脱离他的手,他重重叹息一声,深深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幽幽叮嘱道:“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颜亦潇像是保证一般,小声说道,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拿着离婚证快步朝着宋浩的车子走去,好怕自己走慢一点就会忍不住转身奔回他的身边。

    颜亦潇紧紧攥着离婚证大步流星的走到宋浩的车子边,拉开副座的车门就果断坐上去,‘’的一声重重关上车门,冷冷道

    宝贝们,今天淼更新【一万八】,求订阅,淼要冲订阅,嘤嘤嘤,大家给力订阅啊!求支持啊!!

    看无,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 www ,您的最佳选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