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非一夏两生花:025 大结局(上)
    n6bqrw^~v{0hxh b^}lhio^m

    感觉到她的乖巧,秦墨非满意,小心翼翼地背着她继续前行,走着走着,他突然阴阳怪气地冷冷哼问:“你知道我泡妞儿了?”

    紫夏沉默不语,双臂下意识地将他的脖子抱得更紧了一分,小-脸轻轻埋进他的颈窝里,情绪似是有些低落。

    “哼!就算我每天泡一个又能怎样?反正你又不在乎!”秦墨非没好气地哼哼,怨气依旧深浓。

    她在乎,她在乎,其实她在乎的……

    心里在大声地反驳,可是喉咙却像是被什么卡着了一般,致使她的心意一个字都说不出口,无奈,苦涩,忧伤……填满整个心房。

    她终究是理性多过任性,很多事做不到任意妄为,尤其是感情,她怕自己拿得起,到最后又放不下……

    他的背,宽厚又温暖,有他在身边就是感觉特别的安全,而她越是对他产生依赖,心里就越是恐慌,怎么办?

    见到想见的人,感受着他的疼爱与呵护,紫夏倏然觉得好累好倦,在天寒地冻的环境下被困十几个小时,她的精神与体力早就消耗无几,这会儿便忍不住缓缓闭上了眼睛……

    秦墨非怨气难平,走着走着又开始气呼呼地抱怨:“紫夏,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石头还是钢铁?怎么就可以那么硬?”

    背上的小女人乖巧听话地趴着,身子软哒哒地贴着他的背脊,不知是心虚还是怎么的,没有说话。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我到底哪点不能让你满意?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个机会让我对你好?”秦墨非一声一声地质问,狠狠咬着牙齿怨愤不已。

    背上还是没声音。

    秦墨非怕小女人被他逼急了又发飙,于是又换上可怜兮兮的口气,哀哀求道:“紫夏,给我个机会好吗?哪怕我们未来的路也像今天这条路一样艰难辛苦,但我愿意背着你走,让我背着你走到最后,好不好?紫夏!”

    背上异常的安静,秦墨非一边用额头轻轻碰了碰小女人的额头,一边狐疑地轻唤:“紫夏,紫夏?”

    感觉到她额头的温度异常,秦墨非心脏狠狠一抽,连忙加快步伐,担忧地声声急唤

    “紫夏,紫夏……”

    一非一夏两生花

    紫夏发烧了。

    连续的高温致使她整个人晕晕沉沉,时睡时醒,一会儿像是置身冰窖,一会儿又像是掉进火炉,她的意识很模糊,但迷迷糊糊中,她还是能感觉到,有一双强-健的手臂一直抱着她,一直抱着……

    像是昏睡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当她终于真正清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眼皮像是有千斤重一般,费了很大的劲儿才缓缓睁开,许是昏睡得太久,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睁着无神的双眼茫茫然地盯着天花板看。0561

    好半晌后,她才一点一点地恢复正常,感觉全身虚软无力,她微微蹙了蹙眉,然后从床-上慢慢地坐起来,下意识地轻轻转着头左右看了看,当眸光接触到搭在小沙发靠背上的男性外套时,她顿时想起了什么……

    心跳,蓦然急促,几乎是立刻的,她掀开被子下了床,急切得连鞋都忘了穿,紧张又期待地冲出卧室。

    是他来了吗?是他来找她了对吧?

    她记得他吼她骂她,还一路背着她……她记得!

    可是她好怕是自己在做梦,她怕现在梦醒了,而他就消失了……

    简洁的单身公寓,是她的临时住所,她冲出卧室来到客厅,十几平米的小客厅一眼望尽,不见他的人影。

    饱含希冀的心,瞬间一沉,一股浓浓的失望与忧伤袭上心头,原来,真是她在做梦……

    “哐当”

    一声清脆的轻响,从厨房里传出来,情绪低落的小女人顿时一震,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紧张地咬着唇-瓣看着厨房的门,光着脚轻轻朝着厨房靠近。

    随着与厨房的距离越来越近,她隐隐听到有人在小声嘀咕:“洗米,加水……再加牛肉……嗯,没错……”

    紫夏轻轻走到门边,咬着红唇隐藏在门外,小心翼翼的伸出头去偷偷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男人,只见他正背对着她,高大的身躯很不协调地伫立在流理台前,低垂着头专心致志地看着手上的食谱,嘴里还絮絮叨叨地念着什么。

    “大火煮开……然后用小火慢慢熬……嗯,都没错……”

    秦家二少爷,从小过的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必定从未下过厨做过饭,从他那笨拙又可爱的样子就不难看出,活了这么大肯定是第一次进厨房吧……

    默默地听着他叽里咕噜地核对食谱,紫夏忍不住微微红了眼眶,这一刻的感动,无法言喻。

    她悄悄地走到他的身后,伸出手臂抱住他的腰,小-脸轻轻贴在他散发着温暖的背脊上,撒娇地蹭了蹭……

    正垂着头专心看食谱的秦墨非蓦然一怔,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身后,低醇磁性的声音温柔又惊讶地响在她的头顶:“醒了?”

    她没有说话,秦墨非放下手里的食谱转过身来面对她,担忧心疼地查看她的气色,当看到她只穿着薄薄的睡衣时,顿时拧眉,柔声斥责:“怎么不披肩外套?今天很冷!你想病上加病是不是?”

    紫夏波光潋滟的双眸痴痴地看着他,默默地听着他的教诲,没有说话。

    秦墨非目光下滑,落在她的脚上,顿时眉头拧得更紧,不悦地喝道:“怎么连鞋都不穿?你……唔……”

    她蓦然踮起脚尖,堵住他喋喋不休的嘴,双臂在同一时间绕上他的脖颈,贪-婪又热情地吻他……

    秦墨非没有一丝犹豫,立刻反手关掉火源,然后双手掐住她的细-腰往上一提,轻而易举便将她熊抱在怀里,果断抬步朝着卧室快步而去。

    小女人特别的乖巧,立刻用双-腿圈住他的腰,纤细的手指从他的后脑穿进他的发丝里,用指尖轻轻勾画着他的头皮,惹得他脚下的步伐顿时更加快速。

    彼此都是那么迫不及待,当秦墨非抱着紫夏双双倒进柔-软舒适的大床里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始撕扯对方的衣服……

    思念让人疯狂,小别重逢更是让人激动,以最快的速度将彼此身上的束缚尽数褪去,他的手在她的身上肆意油走,报复性地在她的饱-满上狠狠抓-捏,疼得她微微蹙眉,虽咬着红唇极力隐忍,却仍是有悦耳动人的嘤咛声从她的唇-瓣间飘溢出来,见她难受,他反倒坏心地笑出了声。

    紫夏娇-喘吁吁,知道他是想故意折磨她,她有些怕,却又舍不得停止,双臂勾住他的脖颈将他的头拉下来,讨好地在他唇上轻啄舔-吻,一下又一下,绵绵不绝……

    秦墨非微微眯着黑眸,一瞬不瞬地凝视着身-下的小女人,一边享受着她的讨好,一边肆意揉-弄她,毫不客气地索要着自己应得的福利。

    她可知,这几个月里他有多想她?

    想念的同时,他还深深的担忧,因为她的工作实在太危险,他又不能时刻在她身边,试问,他的日子能不煎熬吗?

    火热的大手,放过她被揉得微微发烫的饱-满,接着又轻车熟路地延绵直下,灵活的手指挑开那两片庇护,他眯着眸紧盯着她的表情,在她狠狠抽气的那瞬,直接而放肆地占据她的深处……

    手指的侵入,让紫夏整个人绷得死紧,然而他还不给她适应的时间,立刻就展开猛烈的推-送……

    “啊……”她软软糯糯地嘤咛一声,整个身躯忍不住想要卷缩,他却手脚利索地将她制住,不许她逃也不许她躲,非要让她去感受他强烈的冲击力,小女人顿时感觉自己被他逼到了风口浪尖上,他的动作太凶猛了,根本没有给她喘气的机会,简直就是存心想要惩罚她。

    以往缠-绵时,他没这么狠过,今天这么坏,估计是还在怪她的不告而别。

    秦墨非俯首去咬她的唇,一边折腾她,一边沙哑着声音逼问她:“想不想我?”

    “想……”小女人很识时务地吐出一个字,狠狠喘息,委屈地咬唇隐忍那流窜全身的酥-麻与悸动。

    想!真的想!甚至想到心痛的地步……

    “爱不爱我?”秦墨非目光灼灼地紧盯着她绯红一片的小-脸,逼问的语气里饱含-着一丝明显的紧张与期待。

    “爱……”小女人乖巧地点头,支起小-脸讨好地吻了吻他的唇。13acv。

    觉她满小更。这样的小女人让秦墨非爱恨不能,一方面被她的温柔蛊惑,一方面又记恨着她几个月来无情的抛弃,他微眯着眸子狠狠瞪着她,同时果断撤出手指,然后扯开她的腿+

    “紫夏,真想狠狠咬死你!”

    “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新完毕,祝大家阅读愉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