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一章 雁云陷落
    第二十章穿乳之刑当乌赫颜走后,白莹珏靠在江寒青的怀中羞愧地看着他道:“青,对不起!我没有想到那个家伙会在嘴巴里面藏毒!”

    江寒青笑着拍了拍她的肥臀,说道:“这怎么能全怪你呢!呵呵!你不过是一时大意罢了,下回注意就行了!只是……他们到底是哪一方的势力呢?”

    江寒青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抬头望着帐篷傻傻发呆。

    白莹珏猛然想起江寒青跟自己说过,他二叔私下有野心的事情。

    “青……你说他们是什么人?都是帝国人,又知道你在邱特人这里,你说会不会是……你二叔的人呢?”

    江寒青眼睛里面闪出一道凶光道:“不知道。……他也有可能吧,这老混蛋早就有异心了。”

    白莹珏道:“好啊!你二叔那老混蛋竟然敢向你下手,我们回去宰了他!”

    迟疑了一下,白莹珏道:“如此说来,提供情报的内奸也应该是江家的人了!那岂不是说……?”

    江寒青紧瞪着白莹珏,冷笑道:“你是说他们几个人中有内奸?”

    白莹珏答道:“是啊!不然内奸会是什么人?邱特人中怎么可能会有人和帝国的勾结?”

    江寒青没有再理会白莹珏,只是一个人自言自语道:“这五个家伙都是从帝国来的。那么邱特军中给他们提供情报的内奸是谁呢?真的是那几个人中的一个吗?如果是他们,那么情报又是怎么送到他们的手中的呢?那么大一幅地图又是怎么不为人知的画好的呢?如果真是那个老混蛋要下手,为何会选择在邱特军营中这么危险的地方动手呢?”

    想了一会儿,实在是想不出这些问题的答案来,他也就放弃了。转过头来看见白莹珏关切地望着自己,江寒青心里一阵感动道:“莹姨,我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

    白莹珏温柔地笑了一下,正待说什么,却听江寒青用邪邪的声音道:“淫姨,虽然说头先那人服毒自杀不能全怪你,但是你毕竟还是疏忽大意了。今晚的惩罚还是不能免的,你说怎么办?”

    看着已经开始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的江寒青,白莹珏一脸媚笑,喘着气道:“主人,奴婢没有完成好您交付的任务!请主人任意惩罚我吧!”

    江寒青隔着皮衣,冷酷地拧着她的乳头道:“惩罚?你说怎么样惩罚你才合适呢?”

    白莹珏小嘴微张,轻声哼叫道:“啊!疼!……主人……说……啊……怎么惩罚就怎么罚!”

    江寒青命令她道:“好吧!那我就想一想怎么惩罚你这个贱货了!躺下去!让我先想一想!”

    白莹珏那迷上性虐待的肉体立刻变得滚烫起来。怀着对性虐待的快感的期待,她顺从地躺倒在床上。

    江寒青坐在床边隔着皮裤抚摸着她温暖的阴部。男人手上发出的热量,透过薄薄的遮盖阴部的皮裤传到了她的阴户上,刺激得她下体一阵骚痒。她用力挺动了几下屁股,将自己的阴部在江寒青的手掌上摩擦。

    江寒青冷冷地看着在自己手掌的玩弄下发骚的女人,心里想着怎么折磨这个骚货。突然他脑子中灵机一动,想起了多年来一直想用在母亲身上却始终没有机会用上的一样东西。他嘿嘿淫笑着决定今天晚上就在白莹珏身上实验一下,如果效果不错,以后就用在母亲身上。

    正闭着眼睛期待他蹂躏的白莹珏听到他的笑声,忍不住睁开眼疑惑地看着他,不知他为何突然发笑。

    江寒青附头含住她的耳垂轻轻用舌头舔刮着。耳垂上的骚痒感觉使得白莹珏浑身酸软,脸颊晕红,格格浪笑起来。

    江寒青在她耳边轻声道:“淫姨,你是不是我的奴隶?”

    白莹珏伸手搂着他,腻声道:“青!我当然是你的奴隶啦!主人,求你玩弄我这个下贱的奴隶吧!”

    江寒青淫笑着道:“那你这个奴隶身上是不是应该留下一点代表主人身份的东西?想不想要啊?”

    白莹珏茫然地看着江寒青道:“那……是什么东西?”

    江寒青脸色一沉,伸手抓住她的阴部用力一拧,怒斥道:“你只需说要还是不要!其它的,你这种贱人都没有资格问!快说,你要还是不要?”

    白莹珏痛得身子一颤,眼泪差一点流了出来,不过心里知道如果说要,多半又是十分恐怖的东西,连忙答道:“主人!我错了!不过……这个……我觉得还是不要……比较好!”

    声音到后来越来越低,生怕江寒青听到后会发怒。

    出乎她意料之外,江寒青听到后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只是笑道:“好啊!你不要,是吧?那就算了!”

    白莹珏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不过却也还是有一点失望的感觉,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试一试,说不定是什么很花样也说不定。

    这时江寒青已经命令道:“贱人把你的这套淫贱的衣服给我立刻脱了!”

    白莹珏不敢违抗,连忙爬起来将身上穿的性虐待皮衣脱了下来。边脱衣服边在嘴里嘟哝道:“什么叫淫贱衣服嘛!还不是你给人家设计,逼着人家穿的!”

    “啪”的一声,江寒青狠狠地一巴掌打在白莹珏的屁股上。

    “你这个贱人!明明是自己喜欢穿的,还敢说是我逼你穿的!操!快点脱!裤子也脱了!”

    白莹珏痛叫了一声,哀怨地看了江寒青一眼,将手伸到了裤腰上,将那薄薄的皮裤脱了下来。

    江寒青劈手将白莹珏脱下的皮裤夺了过来,叉开裤腰,向裤裆处看去。

    在红色的裤裆底部,此时可以清楚地看到阴户形状的黄褐色的斑痕,显然这是尿液和淫水所留下的痕迹。

    江寒青冷笑道:“淫姨,你看一看你的裤裆!这么脏!简直是一个贱人!三岁小女孩的裤裆都比你的干净许多!”

    白莹珏美丽的脸蛋儿胀得通红,将头低垂着小声道:“你又不让人家换!又要天天隔着裤子玩弄人家那里!当然会这样啦!”

    江寒青哈哈大笑着伸手抚弄着她的阴唇道:“你这种贱人自己骚得慌,却还要到处找借口!真是丢人现眼!”

    将裤裆凑到鼻子上嗅的时候,一股尿液和汗水混和的骚臭味扑面而来。江寒青陶醉地嗅着女人阴部留下的淫臭,感觉似乎回到了以前凌辱母亲的时候。

    那是他十六岁时的一天。那天,他也是这样让母亲脱下穿了几天的皮内裤,然后检查裤裆的肮脏痕迹。当他将鼻子凑到母亲的内裤上嗅闻的时候,那种女人下体汗水和淫水混和后留下的强烈的淫臭味让第一次闻到这种味道的他,几乎要呕吐出来。

    他忍不住大发雷霆,辱骂母亲阴玉凤是个肮脏的女人。然后将她按到床上,让她自己闻自己内裤的味道。在母亲哭泣求饶的时候,他逼着母亲喝下了自己的尿液,说是作为她用内裤将自己臭到的罪行的惩罚。

    不过从那以后,他却迷上了母亲阴部的淫臭。只要有可能他就会要求母亲将内裤交给他舔弄。他会细细地舔上面的每一个地方,沉迷于那刺鼻的淫臭味中,甚至连舌尖传来的那种酸涩的味道都会让他兴奋不已。

    有几次阴玉凤因为觉得儿子说自己的内裤太臭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因而在自己的阴部和内裤上都涂抹了香水。当江寒青知道之后,十分震怒,因为母亲这样做让他失去了最喜爱的玩具。作为惩罚,他将母亲刚刚用过的月经带塞到她自己的口中,然后将她捆在床柱子上,将一根板凳脚塞进她的阴道里,整整玩弄了她一个晚上。从那以后,阴玉凤再也不敢在内裤和阴户上涂抹香水了,每次都将原汁原味的内裤交给儿子享受。

    此刻江寒青陶醉地舔着白莹珏的裤裆上淫液的斑痕,心里不禁幻想自己现在是跟母亲在一起,禁不住在嘴里喃喃叫着:“啊!妈妈……好香!妈妈的内裤好香!妈妈,你这个贱人!我今天要插死你!”

    等江寒青突然觉察到异样睁开眼来的时候,他看到白莹珏两眼中射出强烈的妒火瞪着自己。那种眼光仿佛在向他倾诉说:“青!我在你的面前。你不能这样当着我的面,却想着别的女人!就算她是你的母亲,也不允许!我不会比她差的!”

    看见江寒青从对母亲的幻想中回过神来,白莹珏嫉妒地道:“凤姐,就真的有那么好吗?让你这样想念她!”

    江寒青笑了笑,伸手过去搂住她道:“自己的母亲当然好了!不过,你也很好啊!我也很爱你!除了母亲之外,我就真正爱你和另一个女人!其他女人都不过是玩一玩而已!”

    白莹珏这才稍微有点释然,想了想问道:“另一个女人是谁?”

    江寒青亲了她的脸颊一口道:“你管这么多干什么嘛?”

    白莹珏不依地嗔道:“我关心你嘛!你不说,就算了。当我没有问过!”

    江寒青悠然道:“那个女人叫做李华馨,是我的五娘!”

    白莹珏显然搞不懂他说的五娘究竟是什么关系,迷惑地问道:“你的五娘?那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哎呀!就是我五叔的老婆嘛!”

    白莹珏一听突然激动起来,捶打着江寒青的胸脯道:“你这个小坏蛋!你家的女人是不是都被你搞完了?色狼!尽欺负我们这些作长辈的!你就不会去搞几个年轻女人啊!”

    江寒青搂着她亲吻了几下,笑道:“呵呵!我正努力准备将她们搞完!我就喜欢你们这些成熟女人,怎么了!不服气?呵呵!何况你们这些表面清高的女人都是一样的贱,被自己的晚辈搞,你们才觉得爽!”

    白莹珏羞红了双颊,装作生气的样子道:“谁贱了!不是你当初强暴我,我会这样吗?”

    江寒青哈哈大笑道:“我还要说是你引诱我呢!哈哈!”

    说完边伸手捏住她的一对丰满乳房玩弄起来。

    白莹珏喘着气,身子软倒在他的怀里,又问他道:“你妈跟你搞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江寒青听她这么一问,阴茎立刻硬到了极点,顶在她的后腰上一颤一颤的。

    白莹珏掉过头白他一眼道:“你这个坏蛋!一提你妈,你就硬成这样!”

    江寒青笑道:“没办法!我母亲是个大骚货,一想到她,我就受不了!”

    说着便将白莹珏按到在床上,挺枪跃马,便要插进白莹珏的阴道中。

    谁知白莹珏却一把捏住了他的肉棒,得意地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妈在床上是什么样呢!你不说,今晚就不让你插进去!”

    江寒青被她这一弄,搞得是哭笑不得,只能翻身躺到一边,叹了口气道:“你怎么对这件事情这么感兴趣啊!?”

    白莹珏笑道:“我看你对你妈那么想念,自然比较好奇啊!你妈到底什么好,让你对她这么想念!我知道了,也可以学着作啊!”

    江寒青一听,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道:“原来你是吃醋了!好吧,我告诉你吧!我妈呀,在我面前比你还要听话!还要骚!还要贱!所以我喜欢她!还有啊,儿子搞了自己的母亲当然比搞了别的女人要兴奋得多啊!这还需要问吗?”

    白莹珏听了他的回答,好像出了神一般思索着沉吟道:“她会比我还要骚?还要贱?那会是什么样子?”

    江寒青呵斥道:“以后你有的是机会见识到那个骚屄的下贱!现在就别想这么多了!老老实实陪你家主人煞煞火吧!”

    说完翻身爬到白莹珏的身上,用手指粗暴地翻开了她粉红色的肥厚阴唇,露出里面的肉洞来。

    白莹珏为他粗暴的动作弄得痛哼了一声,伸手搂住了他的熊腰,浪声道:“主人,请你插进奴婢下贱的淫洞来吧!”

    江寒青突然用手指用力上下拉扯她的阴唇,嘴里骂道:“贱人!真的是这么欠插啊?老子偏不如你的愿,就是不给你插进来!来吧,先让你这样爽一下!”

    白莹珏被江寒青突来的粗暴动作,弄得大声呻吟起来。江寒青玩弄阴唇的动作使得她的阴唇十分的疼痛,不过这却再次刺激起她那受虐待狂的淫荡血液来。

    仰躺在床上,白莹珏以手遮面轻轻啜泣着。她那丰满的赤裸身子在床上扭动着,那样子就像是在狂风中摇摆的细柳。

    看着被自己这样摧残,白莹珏的阴道中仍然流出了喜悦的淫水。江寒青得意地呵呵淫笑着,他轻轻地将右手的中指插入了她的肛门中旋转着。

    手指在肛门中旋转摩擦阴道壁的异样感觉,让白莹珏的下体微微颤抖,肛门也轻微地收缩,将江寒青的手指包裹起来。

    江寒青用另外的一根手指在她的肛门圈儿上轻轻搔刮着。骚痒的感觉,刺激得白莹珏的肛门圈儿剧烈地收缩起来。

    江寒青笑着夸奖道:“不错嘛!反应越来越激烈了!很好!”

    抽出玩弄白莹珏肛门的手指,江寒青让她翻过身来趴在床上,然后将左手在白莹珏的屁股蛋儿上用力拍打,不一会儿她的屁股上就布满了红色的巴掌印。

    白莹珏对于屁股上火辣辣的感觉早已经十分习惯了,轻轻地愉快呻吟着,偶尔当江寒青的手掌拍打得她十分疼痛的时候,方才闷哼一声。当江寒青的手掌拍打在她的屁股上的时候,整个丰满的屁股上的肉都在抖动。

    江寒青拍一会儿,就会用手捏住屁股蛋儿上的肥肉用力搓揉。随着他揉捏白莹珏屁股蛋的动作,屁股缝中的肛门时隐时现,看上去格外诱人。

    “贱人!给我站到地上去!”

    随着江寒青的命令,白莹珏立刻听话地从床上起来,赤身裸体地下到床边的地面站立着。

    这时江寒青拿出了一根大约有一尺半长的木棍,还有一段绳子。

    在棍子的两头都是铁制的脚桎。江寒青让白莹珏分开双腿,然后将木棍两头的脚桎分别戴到了她的左右脚踝上。当江寒青将脚桎扣好后,由于木棍的长腿是一尺半,白莹珏的双腿也就被撑开无法闭拢了。

    用绳子将白莹珏的双手反绑在背后,江寒青又去找出了四个铁夹子,在白莹珏面前晃了晃道:“贱人,你看这个用到你的身上怎么样?”

    白莹珏惊恐地看着江寒青手中的铁夹子,惊恐地问道:“青!这些夹子是干什么的?你到底要干什么?我怕!”

    从来没有玩过这些东西的白莹珏简直无法想象这些冰冷的铁夹子能够在自己身上什么地方使用。

    江寒青看着她惊恐万分的样子,得意地道:“你还不知道怎么用啊?当然是用在这里,还有这里啊!”

    江寒青一边说,一边伸手在白莹珏的乳头上和阴唇上点了几下,表明要将铁夹子夹到这些地方去。

    白莹珏几乎被江寒青的话给吓昏,哀求道:“青!你不要吓阿姨好不好?我好怕啊!”

    江寒青走过去搂住她,轻轻揉搓她的乳房,微笑道:“我怎么会吓你呢!别怕!很!我妈那贱人刚开始还不是像你一样害怕,后来习惯之后,不给她夹,她还要求我给她呢!你跟妈妈一样下贱,很快你也会习惯它的!”

    说完,他也不顾白莹珏的哀求,用手捏住她的乳头轻轻搓了几下。本来已经充血膨胀的乳头立刻变得更加高挺,江寒青满意道:“很好!淫姨,你和我妈一样都是乳头特别敏感、发达的类型,最适合玩这种东西了!”

    白莹珏由于恐惧,脸色苍白地叫道:“不要!疼!会疼死我的!青,求求你了!我好怕喔!”

    说话的时候,她的声调中已经带着哭腔。

    江寒青可不会管这些,冷酷地骂道:“贱人,哭吧!哭吧!你越哭,我就觉得越爽,越是要搞死你这个老骚货!”

    当江寒青将夹子缓缓移向白莹珏乳头的时候,白莹珏的身子都开始颤抖了。

    她喘着气,呜咽着,两眼恐惧地看着向自己乳头移过去的铁夹子。

    江寒青将夹子移到白莹珏乳头的部位,然后将夹子用力按开,将夹子张开后的空隙对准她的乳头。白莹珏惊恐地看着夹子,想象着夹子合拢时夹在自己乳头上的疼痛感觉,下体却不知不觉地再次流出了淫水。

    江寒青仿佛故意从精神上折磨白莹珏似的,冷笑着就是不把自己捏住铁夹子的手放开。

    白莹珏终于忍受不了了,哭泣道:“青!……你不要折磨阿姨了!非要夹的话,就快点夹吧!……啊!”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江寒青趁她注意力稍微放松,突然松开了捏住铁夹子的手指。铁夹子紧紧收拢,将白莹珏的乳头夹在了中间。

    白莹珏的乳头在夹子夹上去的一瞬间发生了明显的变形。可怜的乳头被夹子的力量给压扁了,顺着夹子间缝隙的方向扩展,变成了扁扁的一块类似于薄饼的形状。

    那种乳头被铁夹子夹住后所感受到的剧烈疼痛,刺激得白莹珏大叫了起来。

    除被夹子夹住乳头带来的疼痛感觉之外,从铁夹子上传过来的冰冷感觉也刺激得她浑身颤抖。

    江寒青得意地道:“贱人,是不是很爽!”

    白莹珏对他的问话的回答是哭泣着,拼命摇头。

    看见这个下贱的性奴隶居然敢表示反对的意见,江寒青愤怒地捏住那个夹着白莹珏乳头的铁夹的柄向外一拉。白莹珏毫无准备之下,她那被夹子夹住的乳头立刻就被向外拉长了一点。

    刺骨的疼痛让白莹珏立刻向前弯腰,试图减小江寒青的残忍动作带来的痛苦。

    江寒青看着弯着腰大声哭泣的白莹珏,不屑地道:“你们这些贱人怎么都是一样,老是一点小事就哭哭啼啼的!明明心里爽得很,嘴上却还不承认!”

    顿了顿,他将目光投向白莹珏叉开的双腿间,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从白莹珏那暴露的阴缝中,赫然有大量的淫水流出,有些直接滴到了地上,有些则顺着她大腿根部往下流去。

    “贱人,你看你自己的淫水吧!嗯!真是贱人!只是小小的夹你一下,你就已经爽成这样了!”

    江寒青伸手抓住白莹珏的如云秀发,将她的头用力往下拉,让她看自己双腿间淫水流出的情况。

    看到自己下体淫液大量流出的样子,白莹珏号啕大哭着弯腰将头埋了下去,不好意思再抬起头来。不过残忍的江寒青可不会罢休,伸手抓住她的头发用力往上扯,立刻让她由于吃痛而自动直起腰、抬起头来。

    当江寒青将另一个铁夹子夹到白莹珏的另一个乳头上的时候,她虽然还是疼得哆嗦了一下,可是对于那种疼痛毕竟已经习惯了一点了,没有再叫出声来。

    江寒青退开两步,欣赏着白莹珏乳头上夹着的两个铁夹子,点了点头笑道:“不错!不错!旅途简陋,找不到专用的夹子,只能用这两个普通的随意顶替一下了!等到回京之后,我再让你尝一尝专门特制的那种铁夹子的滋味!想一想吧,乳头上夹着两个铁夹子,然后有绳子拴在两个铁夹子上,我就这样牵着那根绳子让你跟在后面走!到时候你的乳头可是要给爽死啊!贱人,你是不是想着就会流淫水啊?哈哈!我妈妈可是一看到那种铁夹子就会爽得淫水狂流的喔!”

    听着江寒青的胡言乱语,白莹珏哭得更加厉害,不过心里却真的渴望早点尝到那种铁夹子的味道。她在心中暗骂着自己:“白莹珏啊!白莹珏!……你真的是一个贱人啊!这样痛苦的滋味,你却还盼望着早日尝到,你没救了!你真的应该让青儿将你推入淫贱的地狱!”

    在心里咒骂着自己,白莹珏抬起沾满泪珠的美丽脸蛋儿,看着江寒青哽咽道:“青儿,不要这样羞辱我!莹姨为了你可以做任何事情,无论多么丢脸都无所谓!可是请你不要这样当面辱骂我!”

    江寒青哈哈大笑着,抓住铁夹子用力拧了一圈,钻心的剧痛使得白莹珏白眼一翻,身子一阵摇晃软倒在江寒青怀里,差一点就痛昏了。

    “贱人!又说为了我无论多么丢脸的事情都无所谓,又要我不骂你!你这种又要当婊子,又想立贞洁牌坊的贱人,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

    听着江寒青的冷酷话语,白莹珏哭泣道:“是!我是应该死掉的罪恶女人!青儿……不……我的主人……请你尽情惩罚我这个下贱的婊子吧!”

    听着陶醉在受虐快感中说出羞辱话语的白莹珏,江寒青的残忍欲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哼着色情的小调,江寒青伸手到白莹珏胯下掏挖她湿淋淋的阴户,然后将沾满淫水的手指放到她脸蛋儿上刮擦,或者是让她舔吮手指头。江寒青尽情地羞辱着这个被自己当作母亲的替代品凌辱玩弄的成熟女人。

    “淫姨,你真下贱!你的淫水跟妈妈那头母猪一样多,哈哈!”

    “你知道吗,妈妈这样被我玩弄的时候啊,可是别你更加骚贱,叫她干任何事情她都会答应的!”

    “淫姨,你是不是恨不得代替我那淫贱的母亲?哈哈!”

    “是的!青儿,让莹姨当你的妈妈吧!”

    当白莹珏这样回答的时候,是重重的耳光扇在白莹珏的脸上。江寒青怒骂道:“呸!你想顶替那个贱人?啊!告诉你吧,没门儿!你只是我的性玩具罢了!哈哈!我要将你训练成一个最听话的性奴隶,当我和母亲做爱的时候,你就要在旁边跟着我调教那头母猪!知道吗?”

    “你知道吗?我已经有四年没有搞过那个老骚货了,下次见到她我一定要将她插得三天起不了床!”

    “你想不想蹂躏那个贱人?”

    白莹珏已经被江寒青疯狂的话语和玩弄自己的动作弄得神魂颠倒。她好像看到了自己和心爱的男人一起蹂躏他的亲生母亲的淫乱场面,嘴角流着口水兴奋地答道:“想!很想!我要弄死那个从我这里抢走你的妓女!我要撕烂她的阴户,捏扁她的乳房,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女人的羞耻!我要叫这个勾引自己亲生儿子的婊子下地狱!”

    听着白莹珏歇斯底里的话,江寒青兴奋道:“好啊!到时候你帮着我一起玩弄那头母猪,我要叫她这种下贱的女人爽到死!”

    江寒青再也抑制不住兴奋的感觉,站到白莹珏身后,命令道:“贱人!弯下腰,翘起你的屁股来!让我给你那淫贱的骚洞插进去!”

    白莹珏立刻听话地弯下腰,将双手撑在自己膝盖上,高耸起丰满的屁股来。

    由于她的双腿被脚踝处的木棍撑开,所以从后方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阴户和肛门的情况。

    江寒青拍打着她的屁股,问道:“贱人!先给你插哪一个洞?你自己选择吧!”

    “我……我两个洞都要!青儿,我的两个洞都在痒啊!给我你的肉棒!插死我吧!就像插你妈那贱屄一样地用力插我!”

    已经被江寒青先前的玩弄彻底带入淫荡气氛的白莹珏,这样毫无羞耻地问答道。

    江寒青将龟头对准了她的肛门,在屁眼儿圈上旋转着,嘴里问道:“我妈最喜欢我插她的屁眼儿了,你也喜欢吗?”

    白莹珏呜咽着道:“是的!我也喜欢!我一定会比那个贱人更好的!我要当你的妈妈!青儿玩弄我吧!玩弄妈妈的屁眼儿!来吧!插烂它!”

    江寒青陶醉地听着白莹珏的淫喊浪叫,下体用力一顶,阴茎的前半截就粗暴地进入了白莹珏紧绷的肛门中,嘴里叫道:“那好吧!妈妈,让我插烂你的肛门吧!你这个贱人不是最喜欢这样吗?”

    白莹珏微微痛哼了一声,喘了两口气,便开始晃动起屁股来。

    “来吧!插吧!妈妈的肛门好不好?比那个贱人的更好吧?青儿,你尽情的玩弄吧!”

    白莹珏那没有经过多少玩弄的犹如处女一般紧缩的肛门,紧紧夹着江寒青的阴茎,刺激得他一阵哆嗦,几乎立刻射了出来。

    长吸了一口气,江寒青静静享受了片刻白莹珏肛门肉壁将阴茎紧紧缠绕包裹住的动人滋味,然后扶住她的臀部,开始用力抽送起肉棒来。

    由于白莹珏的肛门收缩太紧,几乎每一次插弄都使得白莹珏的身子被带得前后晃动,肛门圈也随着阴茎的进出里外翻动着。

    白莹珏觉得屁股里面有点太过涨满的感觉,而阴道中却仍然十分的空虚。阴唇上那种骚痒的感觉,使得她将手从两腿间伸过去,按住自己肥厚的阴唇揉弄着。

    江寒青一边抽插她的肛门,一边用力拍打着她的屁股,时不时俯身将手伸到她的胸前,揉捏她那一对垂在空中晃荡个不停的丰满乳房。

    白莹珏大声的呻吟着,浪叫个不停,两眼兴奋得紧闭着。她那开始揉按自己阴唇的手,此时已经剥开阴唇,将手指深深地插入自己的阴道中抠弄着。

    “青儿!我的肛门……爽…不爽?是不是……比那个贱人的……好多了!”仍然难以压抑自己对于阴玉凤的强烈妒忌,白莹珏忍不住喘着气问道。

    江寒青这时正俯身抓住她的双乳,就像挤奶一般用力地捏玩;而屁股也正高高翘起,继续奋力地抽插着。听到白莹珏的话,他笑道:“好!你的好!不过我妈妈的更好!”

    这残酷的话语使得白莹珏的妒火更加旺盛,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啜泣道:“青儿!我不许你这样,跟我搞的时候不准想着那个贱人!我一定会比她更好的!”

    当她这样吐露心中想法的时候,江寒青狠狠地抓住她的头发,用力一拉,将她的头扯得向后仰起,嘴里恶狠狠地骂道:“贱人!你永远没有办法跟我母亲相比!你记住我的母亲才是我真正最爱的人。不错!我是告诉过你,我也爱你。但是那只是排在我母亲之后的!你明白没有?”

    江寒青丝毫不留情面的话语,刺激得白莹珏更加疯狂。嚎啕大哭着,白莹珏用力夹紧丰满的双臀前后移动,将江寒青的阴茎紧紧夹在中间套弄。

    “青!你真是……太狠了!呜呜!……你不能这样对我啊!我可是真的爱你的!让我做你的女人吧!不要让其他的女人凌驾在我的上面。”

    江寒青对于这个因为火热的爱情和极度的淫欲而变得疯狂的女人,并没有表现出哪怕是一点点的同情来,猛地将阴茎从白莹珏的肛门中抽了出来,代之以将手指插入她的肛门中粗暴地挖弄。

    白莹珏还没有从心爱男人的冷酷无情中回过身来,下体因为激情而微微翕张的阴唇突然被江寒青用力捏住分了开来。阴唇受到暴力的玩弄,白莹珏的身体立刻产生了反应,轻微的颤抖了几下,几滴淫水从阴洞口中滴了下来。

    看着粉红色褶皱的阴道壁,江寒青的嘴角露出冷酷的笑意,轻轻地拿起了一个铁夹子,用手指将白莹珏的阴唇拉得长长的,然后迅速地将手中的铁夹子夹到了白莹珏的阴唇上。

    背对着江寒青,白莹珏对于他的动作没有任何觉察,因而对于自己的阴唇将要遭受的苦难也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当铁夹子收紧夹住阴唇的那一刻,那种敏感的淫肉被铁夹子夹住所带来的痛苦,使得她尖叫起来,身子一软几乎立刻要瘫到在地,被反绑在背后的双手不停地翻转扭动。

    当江寒青松开捏住铁夹子的手的时候,夹在白莹珏阴唇上的铁夹子将她的阴唇拉得长长的向下垂去。夹子收紧后夹住细嫩的淫肉带来的痛苦,本已让白莹珏无法忍受,此刻再加上夹子的重量将阴唇往下拉长的疼痛,完全超过了从没有经受过类似调教的白莹珏所能够忍受的界限。

    从白莹珏的下体突然喷出大量的黄色液体,江寒青愣了一下,想了想才明白过来这是白莹珏的尿液。

    他哈哈大笑着,抓住白莹珏的头发将她的头用力往下按,嘴里骂道:“贱人!你自己看一看,你是多么下贱的一头母狗啊!居然当着主人的面就洒起尿来!哈哈……”

    白莹珏痛苦地挣扎着,她的阴户已经由于那种从没有体验过的痛苦的折磨变得彻底的麻木了,除了疼痛几乎没有什么感觉了,可是江寒青的残忍话语更是让她觉得羞辱。

    那种从肉体到心灵的双重折磨,刺激得她神思恍惚。她似乎已经觉察不到阴唇被夹子夹住所带来的痛苦,也忘了自己的下体正有尿液不断喷出,只是哭泣着叫道:“主人!请你原谅我吧!我是你的奴隶!……呜呜……是你下贱的奴隶!请你随意惩罚我!”

    在她这样哭泣的时候,下体的尿液还在不断地喷出,中间还夹杂着大量的淫水,只是肉眼已经不能分辨出来。

    江寒青满意地看着这只在自己的淫威下哭泣奉承的母淫兽,态度突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温柔地亲吻着白莹珏沾满泪珠的美丽脸蛋,柔声道:“莹姨,我爱你!为了我,你必须要忍受这些痛苦!只有这种痛苦,才能让你们这些我最心爱的女人体会到人生最大的乐趣!”

    听这江寒青表达爱意的话,白莹珏全然忘却了刚才的屈辱和痛苦,陶醉在爱郎突然表现出来的温柔中。美丽的笑颜呈现在还满是泪珠的脸上,一时让整个帐篷似乎都亮丽了许多。

    “青,为了你我会忍受的!我会做一个让你满意的女人的……不!是一个让你满意的性奴隶!我会证明我是最适合你的女人,比你母亲还要好!还要更适合你!”

    江寒青脸上显出灿烂的纯洁笑容,抚摸着白莹珏那乳头被铁夹子夹住的丰满乳房,用充满磁性的声音问道:“这里还疼不疼?”

    白莹珏的乳房被他的手温柔地抚弄着,男人的手摸过乳房所带来的温暖感觉,使得白莹珏的乳房又开始充血变硬,她的身子也开始轻微的颤抖。

    她尽量克制着自己体内的反应,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问答道:“开始很疼!但是现在已经习惯了,不怎么觉得疼了!”

    江寒青点了点头,将嘴凑在她耳边道:“不错!淫姨,你真是一个天生的受虐待狂!随便什么残忍的玩弄,你都能够很快就适应。我会很快就会完成对你的调教了!到时候你就可以永远跟在我的身边,让我随时玩弄你这美丽的肉体!”

    说话的时候,江寒青的阴茎一直硬硬地顶在白莹珏的屁股沟上摩擦着。白莹珏也积极地扭动着屁股,回应着江寒青的挑逗。

    “青,你放心!我一定会成为你永远的女人,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在说话的时候,江寒青的双手缓缓伸到了白莹珏的乳头处,轻轻捏住了那残忍地夹住娇嫩乳头的铁夹子。

    “青,你要干什么?”看着江寒青的动作,白莹珏感到了一点不妙,惊惧地问道。

    江寒青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变得十分的诡异,鼻子在她的鬓边轻轻嗅着发香,柔声道:“我还能做什么呢?当然是折磨你的乳头啦!嗯!”

    随着他说话的声调逐渐变得残忍起来,他的手也配合着动作起来,突然抓住那对铁夹子用力拧了一圈。白莹珏那对可怜的乳头在这个残忍的动作下,立刻扭曲成了怪异的形状,连乳晕似乎都已经被扭转过来。

    白莹珏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才还十分温柔的江寒青突然会变得如此残忍,毫无准备之下剧烈的疼痛使得她凄厉地尖声大叫起来。她的头猛地向后仰,口水从她不断发出痛苦叫声的嘴角流了出来。反绑在背后的双手拼命向中间夹紧,带动肩胛骨处产生明显的收缩,斜斜张开支撑身体的双腿剧烈地颤抖摇晃着。

    “青……你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江寒青对她的折磨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残忍的手这次移向了她的阴户处,同样地是抓住铁夹子用力一拧,这一次白莹珏再也忍受不住了。

    在一声尖叫之后,白莹珏翻着白眼,身子软倒在江寒青的怀里。剧烈的痛苦终于将她折磨得昏了过去。

    当白莹珏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脚上的脚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可是双手仍然被反绑在背后,而阴户上也仍然十分疼痛。

    江寒青正站在她的身边,关切地看着她,见她醒来开心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白莹珏看着爱郎关心的样子,心里不知是悲是喜,突然哭了起来。

    江寒青将她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胸前尽情地哭着,左手轻轻拍打着她的背脊安慰道:“好了!别哭了!一切都好了!你看我把铁夹子都给你去掉了!”

    白莹珏这时才发现自己乳头上和阴唇上的铁夹子确实都已经被江寒青给拿掉了,她抬起头来看着江寒青,轻轻抽泣着道:“青,今天就这样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请你原谅我!”

    江寒青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美丽面容,轻轻伸手擦拭着上面的泪珠,怜惜道:“莹姨,今天确实是痛苦了一点!不过别担心,以后一切都会好的!啊!”

    当白莹珏稍微放心一点,轻轻点了点头,正待展颜微笑的时候。江寒青接着说出的话,却几乎让她再次昏倒。

    “不过今天还没有完啊!今天的主菜还没有上来呢!你还要忍耐!”

    白莹珏几乎不敢想象那道“正菜”会是什么样的东西,惊恐道:“不!不行!我受不了了!你不能再弄了!”

    江寒青的温柔一面立刻又消失了,脸上现出冷酷的神情,寒声道:“你忘了我是你的主人了!主人要玩你,你还敢拒绝!你这种贱人永远没有资格拒绝主人的要求!记住没有!”

    随着斥责的话语,江寒青那残忍的手指掐住她那还在隐隐作疼的阴唇用力拉扯。

    这一次白莹珏并没有太激烈的反应,因为今天晚上江寒青连续不断的残忍玩弄已经使得白莹珏对于这种肉体的痛苦变得麻木了。只是她已经被江寒青这种一会儿温柔,一会儿粗暴的多变行为搞得昏昏沉沉的了。她的精神似乎已经快要彻底崩溃。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的,傻呆呆地坐在那里。呆滞的目光似乎没有了焦点,只是傻傻地对着江寒青。

    白莹珏神思恍惚间,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样到底是幸福还是痛苦,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生活在人间,还是地狱。她不知道江寒青对待自己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她只知道自己真的已经沦为了这个年龄只够当自己儿子的年轻男人的性奴隶,只能任他随意的玩弄。她已经跌入了这淫欲的陷阱,再也没有办法自己爬出去了。

    迷迷糊糊中,她似乎看到了江寒青脸上显出的冷酷笑容。她实在是想不通一个人的态度怎么可以变化如此的迅速,如此让她摸不着头脑。他时而对她温柔爱护,仿佛要将她含在口中一样;时而又粗暴凌辱,恨不得将她折磨得不成人形。

    看着白莹珏那傻呆呆的样子,江寒青知道自己的调教确实十分成功。这个女人已经快要从精神上被自己彻底地征服了。

    江寒青微笑着拍了拍白莹珏的脸蛋,指着她的乳头道:“今天我要在这里给你穿一对乳环,因为你是我的性奴隶!而乳环这是你这种奴隶应该有的标志,也是本主人对你的奖赏!你想不想要?”

    白莹珏仍然是傻呆呆地看着他,没有任何反应。

    江寒青点了点头道:“好吧!你不说话!那就是同意了!你等着,我这就去拿工具和材料来!哈哈!”

    当江寒青拿着一根闪闪发光的银针和一对金乳环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白莹珏终于从傻傻出神中恢复了过来。

    看着江寒青用火烧着那根细长的银针,白莹珏惊恐道:“这……这是什么东西?”

    “当然是给你穿乳用的了!”江寒青看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残忍的感觉。

    白莹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出神的时候,隐隐约约曾经听到江寒青说要给自己穿乳环,自己当时正在自怨自艾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眼前这跟银针,白莹珏感到十分的恐惧,正待开口拒绝,却听江寒青开口道:“你不要怕!不疼的!就像穿耳环一样,一下就好了!而且你戴上这付乳环之后啊,就代表你彻底献身于我了!以后你就是我真正的奴隶了!你必须要随时听从我的命令,我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你想不想永远当我的女人啊?”

    白莹珏看着面前这个让自己痴狂的残忍男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已经迷上他所喜好的那种残忍性爱方式,自己已经被他调教成了一个真正的性奴隶,再也离不开他了。这个当初自己选择上的小男人,以后将永远是自己的主人了,自己以后的任务就是随时随地做好供他淫乐的准备。

    低下头看着江寒青手中拿着的一对金光闪闪的乳环,白莹珏似乎看到了自己戴上这对乳环后趴在江寒青面前请求他玩弄自己的淫贱模样。下体一阵潮热,稀薄的淫液又悄悄流了出来。

    “白莹珏!你这个贱人,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是你自己选择了这样一条不归路!你已经穿上那么淫贱的性虐皮衣,出现在众人面前!你这个贱人也曾经在众人面前让青儿任意的玩弄自己的肉体。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你是青儿的女人,是他的性奴!你还有什么做女人的尊严?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其它选择了!你只能永远做青儿的性奴隶!跟在他的身边,让他快乐吧!让他给你戴上性奴隶的标志吧!”

    轻轻抽泣着,白莹珏在心里这样狠狠地辱骂着自己,同时也抛弃了自己最后的一点自尊,下定了决心要彻底地去当江寒青的性奴隶。

    白莹珏抬起哭泣的脸蛋,望着江寒青,想到以后将要面对的羞辱生活,她体内的受虐狂血液就立刻沸腾起来,双腿间一片湿润。

    脸上绽放出凄美的笑容,白莹珏柔声道:“青儿,来吧!莹姨再也没有其它的想法了!让我永远当你的性奴隶服侍你吧!”

    看着这个像自己母亲一般年纪的美丽成熟女人,彻底降服成为自己的性奴隶。江寒青心里一阵激动,他一把将白莹珏搂到了怀中,发疯般地亲吻着她的脸蛋,喘着气道:“莹姨!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哦!以我江家列代先祖的名义发誓,我绝对不会抛弃你!我要你永远跟在我的身边!”

    听到心爱男人用祖先的名义发出的誓言,白莹珏终于可以肯定江寒青确实是真心爱自己的。只是由于他的性爱方式与常人不同,所以表现出来就十分的残忍恐怖了。也许对于他来说,凌辱一个女人越厉害,越能够表明他是多么的爱这个女人。

    享受着江寒青雨点般落在自己脸上、唇上,还有颈上的疯狂亲吻,白莹珏觉得自己之前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而以后的生活无论是多么的羞辱,多么的痛苦,自己都一定要忍受,因为青儿是爱自己的!

    当江寒青捏住白莹珏高挺的乳头,用银针残忍地穿过的时候。剧烈的疼痛使得她的身子猛烈地颤抖着。可是她紧咬着牙关,没有叫出哪怕一声来。她的目光火热地盯在爱郎的脸上,为了得到这个男人的爱,这么一点痛苦又算得是什么呢?

    当江寒青终于将她的两个乳头都穿透,用布擦去乳头流出的鲜血的时候,白莹珏的身子软倒在床上。刚才强自忍受那钻心的剧痛,几乎耗尽了她全部的体力。

    她的两颊变得苍白没有丝毫血色,嘴巴轻轻颤抖着,丰满的肉体上满是晶莹的汗珠。

    几滴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泪珠是代表着肉体上的痛苦,还是代表着精神上的喜悦。

    江寒青清理完毕,将白莹珏搂入怀中,亲吻着她颤抖的香唇,细心地帮她擦拭身上的汗珠。

    白莹珏热烈地回应着江寒青的亲吻,她终于迈出了成为性奴隶至关重要的一步,即将戴上那淫贱的乳环了。

    江寒青伸手摸了摸白莹珏的下体,将手抬起来,上面湿淋淋的满是淫水。

    “莹姨,你就这么期待戴上那对乳环吗?呵呵。”

    白莹珏用火热而坚定的目光看着江寒青,毫不迟疑地答道:“来吧!主人,给我戴上那对东西吧!让我真正成为你的性奴吧!”

    对于白莹珏来说,今天戴上这对乳环无疑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仪式。它代表着白莹珏真正从精神上彻底沦为江寒青的性奴隶,同时也代表着江寒青承认了她是自己最爱的女人之一。

    江寒青将那对中间的中空足以套进大拇指的金乳环戴上了白莹珏的乳头。

    白莹珏用一种庄重的声调说道:“主人!从今天开始,我白莹珏就永远属于你了!也请你不要抛弃我这下贱的奴隶!”

    江寒青解开了她仍然被捆绑着的双手,和她热情地搂在一起,激动道:“莹姨,我永远不会抛弃你!我要永远爱你,永远像今日一样的爱你!我要和你,还有母亲,一起快乐地生活到永远!”

    像热恋中的情人一般疯狂地亲吻着,江寒青将他男性的特征插入了白莹珏那火热得似乎要将他整个人熔化掉的阴洞中。两个人的肉体再次连成了一体。两颗火热的心也黏在一起,融合成了一块。

    在以后的岁月里,他们将会经历风风雨雨,但是再也没有人和事能够将他们分开……

    /

    看成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