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
    9身似的来寻找宁仙子。

    此刻,高酋在门外看着眼前的佳人,她荆钗布裙,长长的黑发随意盘起,凌

    乱的秀发间透着一丝慵懒,一身农家胡服穿在她身上颇有一番风情。丰润窈窕的

    身姿依然是那般妩媚,此刻她正赤裸着光莹的小脚,十只小脚趾整齐地靠在一起。

    高酋被眼前的风光吸引了,他呆呆地道:「真美……」

    宁雨昔这才惊醒过来,小脸一红,问道:「你在林三身边保护他,怎么过来

    了?」

    高酋本要认真作答,可在宁雨昔似水的眸子注目下,他语气一转,道:「我

    想你了。」

    仙子听得这放肆的表白,却怒不起来,只得道:「不许乱说……」语言间已

    经多了一点她自己也注意不到的娇嗔。

    「嘿嘿……我天天祈求神明保佑林将军,不是想仙子是想什么。」

    「你这人,跟林三学来的这些油嘴滑舌……」

    「仙子如何知道我『油嘴滑舌』呢,难道你尝……」

    「你讨打……」

    宁雨昔嘤咛一声,玉手轻轻拍在高酋身上,打断了他的话,却像是情人间的

    打情骂俏。高酋沉醉在仙子这一刻的风情中,不能自拔。

    高酋大着胆子伸手一搂宁雨昔的纤腰,宁雨昔先是一惊,转身躲过他的熊抱,

    娇声骂道:「你大胆……」

    高酋低声说:「我也知道这般对不起林三兄弟,可是我却是忘不了仙子…

    …」

    宁雨昔知道自己的诱惑力有多大,况且这人还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即使因

    此迷恋上自己也是正常的。而且,两人有过亲密接触,宁雨昔倒也不讨厌高酋,

    男女之间一旦有过超友谊的接触,往往会相互有些奇妙的感觉。

    「我如今已一心要做林三的妻子,你……忘了我吧。」

    「仙子,我想……再一次像那日一样……」

    「你……」

    宁雨昔被他的话语勾起了那日的回忆,达到高潮那一瞬间的舒畅感像是又回

    到了身上,她红着脸走到桌子旁,到了杯水给高酋,说:「你……喝水,冷静一

    下……」

    高酋欺身到宁雨昔身旁,颤抖的声音透露着紧张和兴奋:「仙子还记不记得

    那药?」

    「嗯……你想怎样?」

    「我来之前已经吃过了……」

    「你……要死啊……」

    是的,高酋早已聊到宁雨昔不会从他,他也矛盾于对林三的愧疚和对仙子的

    欲望,所以便吃了「观音脱衣散」,如此来欺骗自己。但是他吃的量不多,此时

    欲火焚身的状态却完全是他装出来的。

    「仙子……我忍不住了……」

    「啊……不要……放手……」

    高酋紧紧抱着宁雨昔,胯下高涨的肉棒隔着衣服摩擦着仙子的小腹,一连几

    日来被林三逗弄得无比敏感的身子有了反应,双腿之间渐渐有些湿意。

    宁雨昔此时心中无比挣扎,高酋已经吃下春药,如果不救他,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这对林三……那自己岂不是一个红杏出墙的荡妇。

    胡人的民风大胆奔放,所以胡服也是做得开放,两人推搡间,宁雨昔上身的

    衣扣已经扯开,搂出里面的胸衣,包裹着无比高耸的乳峰就要挣脱束缚。高酋嗅

    着宁雨昔身上的香气,春药的效力彻底激发出来,他一把抓住宁雨昔的酥胸,狠

    狠地揉捏起来。

    「啪!」宁雨昔在挣扎间打了高酋一个耳光,两人一时愕然对望起来。

    「我不能……我不能对不起林三……」宁雨昔率先打破沉默,说话间已经把

    自己当做林三的妻子,全然没有了从前的独立。责任编辑:admi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