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4章
    不了你了。”

    爱丽丝揪住男人前襟的手指紧拢,甚至用力到扯掉他一颗扣子,“尊,那你幸福吗?你过得好吗?”

    “幸福,”聿尊拇指在她眼角处轻拭,“爱丽丝,我保证,你如果尝到了那样的滋味,就再也不会活不下去了,你每天都会想着,如何才能活的更好。迈过去吧,只要这一道坎你迈过去,会有好日子的。”

    爱丽丝美目轻阖,她紧抓住聿尊的手,“尊,你帮帮我,别放弃我好吗?”

    聿尊手掌被她握得生疼,他并未抽离,“你放心,我不会在你之前放弃。”

    爱丽丝抬起衣袖,用力地擦起眼泪,实在忍不住,她就在手臂上咬一口,让她时刻记住这时候的痛苦。

    聿尊中途给徐谦打过电话,让他先回去。

    直到半夜,眼见爱丽丝情绪稳定后,聿尊这才带着她回到别墅。

    别墅内有聿尊专门为她请的护工和保姆,他把爱丽丝放回床上,又看她似乎熬过去后,这才吩咐保姆给她煮些清淡的食物,他驱车离开时看了眼时间,竟然已近清晨。

    聿尊尽量不发出大的动静,他停好车,拿出钥匙小心翼翼推开客厅的门。

    这会何姨还未起,他换上鞋子准备上楼。

    “等等。”楼梯的转角处,聿老爷子穿着晨练的衣服正好出来,“你从哪回来?”

    聿尊右脚已迈上一级楼梯,不得不收回,“爷爷,我……我公司加班。”

    “是吗?”老爷子戴着副金丝框眼镜,眼神锐利的仿若光,聿尊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爷爷,我上楼休息。”

    聿老爷子的目光陡然落到他胸前,老爷子一个箭步上前,“这是怎么回事?”

    聿尊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移,衬衣的一颗扣子被爱丽丝拽掉,这会胸前敞开,他用手按住,“可能是在哪刮掉的。”

    “尊,你昨晚是不是彻夜未归?”

    “爷爷,你想哪去了?”

    老爷子拉着聿尊的手臂把他拖到旁边,“笙箫是我孙媳妇,你可别欺负她,再说奔奔还那么小,总之……总之……”

    “爷爷,我真没有。”聿尊轻揉太阳穴,“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聿老爷子瞪着双眼,目光在他脸部逡巡,聿尊知道他就差没把那个像字说出口,“爷爷,我保证,我是清白的。”

    陌笙箫醒得早,站在落地窗前看到聿尊的车子进来,她才走到卧室外,就听到聿尊的那句话。笙箫忍俊不禁,穿着睡衣下楼,“尊,怎么才回来,公司的事都忙完了?”

    聿尊不着痕迹松口气,“对。”

    聿老爷子这才肯放过他,“那行,上楼睡觉去吧。”

    聿尊逃也似的准备离开。

    “慢着,以后不许在外过夜,要记得你都成家了。”

    “噢。”聿尊应了声,朝着陌笙箫使个眼色,大步上楼。聿老爷子瞅了眼,自顾出去打太极。

    聿尊坐到床沿,两手张开倒在柔软的床榻内,笙箫挨过去,“爱丽丝没事吧?”

    男人手掌抚面,“我也不知道。”

    陌笙箫把脑袋枕在聿尊胸前,他和爱丽丝打小一块长大,又共同经历过生死,这种时候,他当然希望爱丽丝能活。

    笙箫细细聆听聿尊的心跳声,“要不我们把她接到家里来,人多,也好照顾。”

    男人闭起的眸子张开,“她那副样子,肯定是不希望被人看见的,再说……”聿尊勾笑,“你想让爷爷把我撕成碎片吗?”

    “也是,”陌笙箫抡起粉拳在他胸前轻捶,“这会有爷爷做我的靠山,看你今后还不老实?”

    “笙箫,老实的男人不好,在床上闷得跟个木头似的,你喜欢?”

    “那也比凶猛如狼好。”

    聿尊整夜未阖眼,揉着笙箫的肩膀没几下,便熟睡过去。

    夜凉如水,同一片天空下,每个人的生活轨迹却都不同。

    夜神压下帽檐走出医院,他徒步来到空旷的停车场内。此处空无一人,唯能听到脚步的沉闷声,他取出车钥匙,笔直的腿站定在车窗前。

    他已感觉出不对劲。

    守候多时的男子闪身出现,手里的对准夜神背部。

    夜神从倒车后视镜中发现男子的动作,他不慌不忙转身,“肖逸,你想做什么?”

    “夜神,你躲了这么久,会不知道我们想要什么?”

    “是那份上家资料?”

    “废话少说,拿来!”

    夜神倚向车窗,两腿交叠,“基地都解散了,你还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肖逸步步紧逼,眼里露出嘲讽,“当初你父亲把我们培养成机器的时候,无非是想靠着我们赚钱,这会倒好,你说解散便解散?那么多兄弟今后靠什么生存?”

    “难道,你不厌倦那样的生活吗?”夜神蹙眉,至少在他看来,他们是能够得到解脱的。

    “你少假惺惺的来这一套,如今我们已适应这样的生存法则,你却又要改,你今后让我们拿什么活命?”

    夜神眸光轻垂,基地出去的,个个是豺狼猛兽,他们打小便被灌输弱肉强食的思想,现在的社会,他们怕是很难生存。

    “夜神,别怪我们,如果你肯重新组织基地的话,我们都会照样追随你,基地虽然被端空,但还可以选择在别的地方。”

    夜神却不想,陌笙箫当初冲他吼的那席话,对他触动很深。

    她说,他的孩子倘若也被送到那样残忍的地方,他会作何感想?尽管夜神清楚,他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自己的孩子。这也许真是天神对他的惩罚,那么多孩子的童年断送在他手里,他也就不配拥有自己的孩子。

    肖逸见他似乎没重建的意思,“你把资料交给我,我保证,今后不会再有人来找你的麻烦。”

    基地分散在外的势力都在想着法子找到夜神,为的就是他手里握住的那份资料,夜神知道一旦被他们掌握的话,新基地的力量怕是很快便能聚拢起来

    他左手打开驾驶座的车门。

    “不许动!”肖逸几乎把枪顶住他的脑门。

    “你别紧张,我把资料给你。”

    肖逸望向驾驶座,“别耍什么花招。”

    夜神探身钻进去,他不动声色的把手伸向前方,“你得到资料后,真的会放我走?你知道的,我不想再插手基地的事。”

    肖逸有所松懈,“我说到做到。”

    夜神拿出个硬盘,“资料都在里面。”

    肖逸瞥了眼,“你跟我回去,万一资料有假……”

    夜神点头,却在旋身之际,掌心内那把小巧的瑞士贴着手腕飞转一圈后直插入肖逸腹部,夜神上前,身子紧贴向肖逸,他另一手扣住男子的手腕,动作快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他抽出军刀,见四下无人,刀刃极快地划过肖逸的脖子,夜神轻推了一把身前的男子,眼见他失去重心到底后,这才驱车绝尘而去。

    他每天都得面临着这样的威胁。医院检查确定他感染到艾滋病毒,但至于潜伏期是多久,无人能知。

    可能是一年,可能,是一辈子。

    夜神的体内,仿佛被埋了颗定时炸弹。基地的人不放弃对他的搜寻,那份资料已被他毁掉,他无时不刻不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就连能有个安定的家,对此时的他来说,都是种奢望。

    可能,在几年后,等他们都放弃找他的时候,他才能找个离陌笙箫近一点的地方定居。

    但是将来的事谁知道呢?说不定,他体内的病毒明日便有可能发出来。

    对他来说,此刻迫在眉睫的事是尽快离开这,还不知后面是否有别的人跟着。

    奔奔十三个月时,跨出了第一步。

    他大多时候都站着不肯动,可能是害怕摔跤。陌笙箫双膝跪地,两手在他跟前轻拍,“奔奔,走过来,来——”

    奔奔双手举在身侧,肥嘟嘟的手指握成俩拳头,他小腿轻抖动,“哇——”他不想走。

    “宝贝乖,”聿尊伸出手指,让奔奔抓着他的指尖,“过来,到爹地这边来。”

    有了支撑力,奔奔也放开了胆子,聿尊并不催促,耐着极大的性子一遍遍诱哄,“奔奔,来,走过来。”

    奔奔屁屁一扭,右脚试探性地跨出去,他身子轻晃,聿尊温暖的大掌及时贴住他的腰,奔奔眼见有爹地在,胆子也大了不少,他紧抓住聿尊的手指,左脚也迈向前去。

    陌笙箫轻咬住唇瓣,生怕这时的惊呼会打断奔奔继续向前的脚步,她手掌捂住嘴,激动的泪水已蓄满眼眶。

    她就说,奔奔可以的,他只是比同龄的孩子迟了那么一点点,但他也有享受正常生活的权利。

    奔奔走了几步,身子向前栽。

    聿尊一把将他抱起,薄唇不住在孩子额前亲吻,陌笙箫看的出来,他同样激动地难以言语,“儿子,真棒!”

    笙箫挨过去,手臂紧拥住身前的父子,“奔奔真厉害,妈妈为你骄傲。”

    奔奔肯走出第一步后,接下来便容易多了,几个月过去,他已能自个独立在花园里头玩,只不过走路尚不能算稳健,通常遇到海贝绕脚的事他觉得非常头疼,总是摔跤。

    可海贝就爱缠着奔奔,而且为了表示热情,它都是在很远的地方撒着脚丫子扑向奔奔,有时候刹不住脚,直接和奔奔像扔保龄球似的双双栽倒。

    陌笙箫跟着聿尊去看过爱丽丝一趟,她每个星期都要挂点滴,精神似乎缓过来了些,爱丽丝是徐谦的重点保护对象,用爱丽丝自个的话说,她就是徐谦一小白鼠。

    事后听聿尊的意思,爱丽丝算是救回来了,只要她能克制住不再去碰毒品。

    奔奔十八个月的时候,陌笙箫怀孕了。

    她才怀上,算日子也才40来天。

    聿尊将笙箫的围产保健卡办在了徐谦的医院内,陌笙箫是买验孕棒后自己测出来的,聿尊生怕不准,又开着车亲自送她去医院。

    徐谦为他们安排最好的妇产科主任,头一次b超,聿尊非要跟进去,笙萧拿他没法子,他们站在b超室门外,护士递给二人两手一次性脚套。

    “别动。”聿尊按住笙箫的手,并让她坐到旁边。

    “做什么?”陌笙箫这会没开始起反应,精神不错,聿尊从她手里接过脚套后弯腰。笙箫把腿缩起来,“我现在肚子又不大,能自己弯腰。”

    聿尊抬起她的右腿,帮她把脚套戴好,他动作细致,且很慢,陌笙箫望向蹲在地上的这个男人,她没再拒绝。

    “你知道吗?我那次跟你去检查的时候,看到很多大肚子,她们都有人照顾,唯独你身体不方便,你靠着墙壁,倔强的不让我帮忙,我当时心里真难受。”聿尊松开握住她腿的手,起身坐到陌笙箫旁边。

    笙箫抬起两条腿,望着脚上那两只戴上后显得不伦不类的脚套,“其实,我心里也不好受。别人检查要么妈妈或婆婆陪着,要么有老公,我每次只能拉着何姨,所以我不喜欢检查,我觉得那些孕妇都比我幸福。”

    “笙箫,以后,我会让你比所有人都幸福。”聿尊伸手抱住她,在她头顶轻吻。

    进入b超室后,陌笙箫平躺在床上,由于是徐谦亲自带来的,所以医护人员自然懂得关照。

    聿尊盯着电脑屏幕,一手牵住笙箫,“男的还是女的?”

    正在观察的医生忍不住笑道,“聿少,现在才40来天,还看不出来呢。”

    “那这团黑东西便是孩子吗?”

    陌笙箫拉了拉他的手,想让聿尊安静地呆在旁边,“要长大些再看,到时候你就能看到宝宝的头和四肢了。”

    医生边采集数据,边和二人攀谈,“聿少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是我的孩子我都喜欢。”

    陌笙箫倒希望是个女孩,一男一女多好。

    笙箫穿着平底鞋走出医院,聿尊却并未带她立即回家,他们来到步行街的母婴用品店,说要给孩子买东西。

    陌笙箫任由他牵着手,“还要个月才出生,况且现在又不知道男孩女孩,很多东西都不好买。”

    “那我们男孩女孩的都准备。”

    “浪费,”陌笙箫站在货架前,眼见聿尊拿起套孩子的衣服,“况且奔奔穿过的,这个宝宝还能穿。”

    “那可不行,她的每样东西都要是新的,要不然的话,会说我们偏心。”聿尊乐此不疲地挑选起来,陌笙箫望着男人的背影,她未再阻止,也知道他想把她怀奔奔时,他未能做到的那些事全部补回来。

    东西送到御景园时,连何姨都吓了一大跳,这准备的也太早了吧?

    十来天之后,陌笙箫的反应来了。

    整天恹恹的不想动,聿老爷子紧张的跟什么似的,不让奔奔靠近笙箫,还不许聿尊晚归,并让他每天都回家陪陌笙箫吃晚饭。

    她胃口不好,吃完便想吐,一会想吃这个,一会又想吃那个,聿尊被她折腾的够呛,最要命的,还不让碰,说让他禁欲一年。

    他哪里能挨得过去?

    怀孕四个月后,孕吐反应过去,陌笙箫的肚子也已显形。

    容恩经常会带着童童和儿子过来,徐谦这天也特意到御景园来探望。

    只不过这次不是一个人来的,一向风流不羁的徐大少,竟带了个女人。

    二人把水果篮和几样补品交到何姨的手里。陌笙箫和聿尊坐在沙发上,奔奔则跟着聿老爷子在旁边玩。

    “徐谦,这是?”笙箫望向他旁边的女子。

    “是我女人。”

    女子抬起眼瞪他。

    徐谦手肘轻撞她的胳膊,“快喊人。”

    虞谣显得有些不自在,“我该怎么喊?”

    “喊哥哥,嫂子。”

    虞谣望向笙箫,“你们好,我是虞谣。”

    “嘿,我让你叫人没听见?”

    “他们是你的哥嫂,又不是我的!”

    “还分什么你我,我们本来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虞谣毕竟是女孩子,脸面比较薄,“徐谦,你够了!”

    徐谦拉着她的手落座,“你都是我的人了,还想抵赖?”

    “那晚不算!”

    “我靠,上床还有不算的,我背部那几道口子是不是你给抓的?”

    陌笙箫正好在喝水,“噗,咳咳,咳咳咳——”

    聿尊忙在她背后轻拍,“谦,你悠着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