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8章大结局
    天道阁中混乱一片,卢小鼎拉着卢药香的手,盯着头上的天道眼,好在攻击打过来时可以闪开。

    “师姐,我们只要注意一些,等着她自毁天道阁后,就能出去了。”她笑着说道。

    卢药香皱着眉,看了眼天空才低头说道:“正因为危险,所以我们才要逃出去。”

    “天道阁如果由这塔平静的毁掉,星域受到的影响不会太大,只有靠近这里的几个星域会消失。”

    “如果是由她自行强毁,那有一半以上的星域都会消失,无数的人都将死去,也包括我们。”

    卢小鼎眨了眨眼睛问道:“师姐,谁告诉你这些事的?”

    “善水。”这种事除了善水,还有谁会和她说,卢药香淡淡的说道。

    现在想逃已经晚了,只能看那些厉害的家伙,有没有什么办法了。

    这时,墨魔妲冲了过来,猛得拉住卢小鼎的手就向天道镜飞去。

    “啊!”卢药香愣了一下,本想去抓她回来,手都伸了出去却又停住。

    她看着墨魔妲想到,这人是和那些厉害家伙在一起的,如果他们想逃出去的话,必然能有办法。

    小鼎跟着他们便可以活下去,留在这里只有死活一条。善水才不会管谁会不会活,星域的存亡更是与他无关。

    他谁也不在乎,只是想毁了这个世界。

    卢小鼎回头一看,发现卢药香竟然没有跟上来,只是站在原地好好的看着她。

    “师姐!”她大声喊道,刚要甩开墨魔妲回去,耳边就传来了卢药香的传音。

    “小鼎,你赶快跟他们走,这里撑不住了。善水铁了心要毁掉这里,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跟着他们还有可能离开,别再拖拖拉拉了!”她严厉得说道,就怕卢小鼎依旧不肯走,没必要大家都死在这里。

    卢小鼎皱着眉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被墨魔妲顺势拉到了天道镜处,而墨一梦这时正用些黑色的东西,把镜子画的乱七八糟。

    ∝style_txt;这样的法纹谁也没见过,却有股荒野的感觉,非常的大气和充满了神秘感。

    众人都在等着墨一梦把天道镜强行打开,而鸦盗贼团的人面面相觑,计划怎么办?

    鸦烟的目光落在了墨一梦那边,如果这里崩塌的话,那边就是条生路。

    但他没有去求墨一梦,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善水,这个男人肯定有出去的办法。

    “杀了他!”鸦烟对着善水一指,带领人就向他飞了过来,只要把他逼到绝境,便会使出逃命的办法来。

    天道眼此时正向四周乱攻击,不把这里毁了不罢休,阁中的灵气被搅动得非常不稳定。让人舒服的灵气现在变成了杀人的刀刃,无形无影的割向一切碰得到的东西。

    不管是人还是物,都会被它们切成碎片,还非常难躲避。

    鸦盗贼团的人除了要对付善水,还要躲避这些灵气和天道眼。虽然人多,但善水拥有太之润这个宝物,防御力非常的强大。

    他本身就对天道阁熟悉,毕竟是此阁主人的空族,天道眼进攻前会怎么样,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善水被他护住,在天道阁中游刃有余的闪避着攻击,一点也不紧张。

    而其它的人就没这么轻松了,进入天道阁里的人都很厉害,但现在被关在阁中打,他们想逃都逃不了。

    天道眼的攻击又强得夸张,不少人都被打中,瞬间就化为了灰烬。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道阁崩溃的更加厉害,墨一梦对天道镜的破坏也取了些效果,镜面可以伸进一只手了。

    只要再撑一会,便可以进入到里面,破坏掉里面那块镜子就能出去。

    发狂的星离却在这时盯上了他们,除了她的主人消失之件事外,此时的天道阁中,最让她痛恨的就是墨一梦了。

    星离不想放过任何一个人,连整个星域都要毁,更别说是人了。不管是谁,都通通去死吧!

    大量的天道眼看了过来,对着墨一梦这边就放出来,每一次的攻击都强大到可以干掉一个长生期的人。

    而他只能站在这里破镜不可逃避,就算墨一梦能够挡住第一波,也不一定就能挡住第二波攻势。

    “小心肝,先到旁边去等一下,破了镜就带你离开。”墨魔妲一看,便狠狠推开卢小鼎,和其它墨家的人站在了墨一梦的身后。

    他们站的位置很有讲究,一看便知是法阵站位,以身为阵组成了防御。

    在天道眼攻击打来的瞬间,便放出光芒把天道镜和墨一梦给挡住了,全力和天道阁拼了起来。

    而墨魔妲的声音也在整个天道阁中响了起来,“如果还想活命,就过来一起挡住攻击,天道镜打开大家都可以逃走!”

    “这边星域的毁灭已经不可避免,什么门派种族已经全是空,我们只有同心协力才能活下去!”

    随着他的声音在天道阁中传开,星离如同听到笑话般大笑起来,“想进入幻千之空,你们别做梦了!”

    进入天道阁中的人,虽然有听到星离和太之润两个空族的矛盾,但对于天道阁毁灭,他们所居住的星域也会全部消失一件事,却根本不知情。

    现在听到墨魔妲的话,顿时就觉得找到了知情人,别的地方也无处可逃,就抱着一丝希望飞了过来。

    无数的传音从四面八方过来,讯问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墨魔妲简短的把事情解释了一下,天道阁把大家所在的这片世界隔了起来,如果它毁掉的话,产生的扭曲和冲击就会撕碎里面所有的星域。

    而此时它干的就是这件事,除了他们之外,其它的人和星域没一个能逃得掉。

    虽然幻千之空那边很凶险,但比关在这里被白白打死强多了。

    话他是说了,信不信就由听的人自行决定了,反正一心想要寻死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

    过了片刻,外层天道镜就快完全被突破,墨魔妲他们却快撑不住了。今天会发生这样的异变,是谁也没意料到的,谁知道身为守护者的星离会失去理智。

    各种准备都全了,连强攻都有想过,就是没料到这种鱼死网破的情况。

    就在大家快撑不住的时候,一道道光芒往他们这边飞了过来,想通的人都飞过来加入到了他们这里。

    自己一人面对天道眼的猛烈攻击,还不如找人一起干,人多力量大。就算有人死去,总会活几个下来,自己就有可能是其中之一。

    除了善水和鸦盗贼团的人,其它活着的人大多都赶来了,在墨魔妲的安排下进入了阵中开始出力。

    进来才发现,天道眼对此处的攻击简直多的令人发指,放出全身的神力都没有能活下来的机会。

    众人苦苦支撑着,而善水和鸦盗贼团还是没过来,依旧在那打得不可开交,大家都不懂这群人多大的恨仇,都什么时候了还这样。

    卢小鼎则飞回到卢药香的身边,看着她问道:“师姐,你要帮善水,还是去护天道镜啊?”

    “天道镜还有一点点机会,我们一起过去吧。如果能够活着出去,你就别再离开了。但失败的话,总算是没有什么遗憾。”卢药香微微一笑说道,现在还能说什么,也只有这个选择了。

    卢小鼎点点头,“确实是这样,墨魔妲他们还是有些本事的,我想应该出得去吧。”

    现在天道眼的攻击都集中在了墨魔妲那边,除了避开狂暴的灵气,就不会有多大的危险。

    加上有卢小鼎在,就算是受了伤也没关系,马上便可以治好。

    但看到她俩过来后,墨魔妲皱了皱眉头便传音给了卢小鼎,“小心肝,别过来!”

    “为什么,我们是过来帮忙的呀?”卢小鼎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不能来,难道他不想让师姐一起出去吗?

    墨魔妲只得解释道:“此阵开起来就只能强行中断,天道阁的攻击太强,越到后面神力消耗的也就越大。你俩修为没到长生,会被吸干的。”

    卢小鼎瞪大眼睛问道:“可里面也有不少虚无修为的呀?”

    “他们死了无所谓,但是我不能让你们俩冒险,如果进来的话只会死的更早。”墨魔妲说道,别人的性格他才不在意,有些人注定就是要成为别人的踏脚石。

    “你们站远点等着,等到天道镜打开之时,就马上过来。虽然有危险,但有你在的话,还有三成的机会活着进入幻千之空。”

    原来是这样,卢小鼎赶快拉住卢药香,把这事和她说了一下,还是别进去等在外面好。

    这时,外层的天道镜已经被墨一梦打开,不像之前那样还有镜面存在,而是硬生生出现了个巨大的洞。

    透过这个洞,可以看到后方还有一面镜子,只要再打破它便可以出去了。

    大家看到了希望,咬牙切齿的继续放出神力,撑着天道眼打下的攻击。这是他们活到现在,感受过最强的攻击了,每一刻都在生死之间徘徊。

    墨一梦却在此时停了手,转头看向了还在打得不可开交的善水他们。

    他目光一凛,可怕的威压便冲了出去,扫过了他们几人。那种高高在上,如看蝼蚊的视线落在了他们身上。

    这让他们有种感觉,自己只是小小的蚂蚁,对手强大到根本无法抵抗的地步,与他作对显得无比的可笑和幼稚。

    善水和鸦盗贼团的身形都是一僵,自认为和墨一梦修为相当的鸦烟,此时心中冷如寒冰。

    这时他才意识到,墨一梦的修为根本就不是长生,而是幻千之空中修炼得来,比他强得摸不到边的实力。

    “你们几个过来护法,不然我现在就送你们去死。”墨一梦口气平淡的说道,还带着一股子的慵懒,却让他们不寒而栗。

    善水呆呆的看着他,突然便哈哈大笑起来,对鸦盗贼团的人眨了一下眼睛,便向天道镜飞了过去。

    “老大,怎么办!”盗贼团的人看向鸦烟,只要他说一声,是现在死还是去帮忙都会全部听从他的安排。

    鸦烟的目光从他们脸上扫过,虽然大家都戴着面具,但并不影响他知道大家长什么样。

    为了自己的自尊,这些伙伴就会成为一具具尸体。虽然他是个手狠手辣的人,却不是那种视伙伴只是有用没用的人。

    终于,他一咬牙说道:“过去!”

    “是!”鸦盗贼团的人齐喝道,也飞向了天道镜,加入到了对抗星离毁灭攻击的阵营之中。

    整个天道阁中,只剩下卢小鼎和师姐两人没去帮忙,她俩就飞在天道镜不远处,之前还不显眼,现在只剩她们后就格外的扎眼了。

    正在拼着老命的众人,眼神不善的看了过来,嘴中也气愤的骂道:“怎么回事,那两个女人站在那干嘛,难道想捡现成的便宜?”

    “闭嘴,那是我的空族,站在那是有其它的用处!”墨魔妲不爽得骂道,是他让卢小鼎站出去的,这些将死之人说什么!

    原来是他的人,说话的人闭上了嘴,但大家心里面还是有些不满。空族还说得过去,可旁边不是还站着个女人,那就不是空族了吧。

    可这阵是他们墨家的,如果此时得罪了人,被踢出去就不划算了。

    就在这时,善水却笑道:“卢小鼎确实是空族,但是她旁边的女人,却只是个普通的人族罢了,应该和阁下没关系才对。”

    “此时关系到众人的性命,怎么能以男女而分,虽然修为不高,但也许正好差她这份力量,少了便就功亏一篑了。”

    墨魔妲深深的看了善水一眼,却见他意味深长的转过头来笑了一下。让他想到了件事,便收回目光就当没听见这句话,继续专心的防御着天道眼的攻击。

    “刚才似乎有人说,不过来帮忙的话,现在就去死……”善水继续说道,一点也不在意会不会得罪人。

    卢小鼎死盯着他,这家伙想让师姐也进去,可里面会把人吸干了,修为最低的师姐进去肯定会先完蛋。

    不行,绝对不能让师姐进去。

    而卢药香也不是傻子,被善水这么说几句就会不好意思,她充耳不闻的站在那,只是冷眼瞧着众人,反正不会主动去送死。

    见墨魔妲没说话,便有人冷不防的说道:“难道她们觉得这是送死,想在旁边等门打开后才进来!”

    此话一出马上便杀机四起,谁也不能容易这种情况发生,自己在拼命的时候,却有人在外面坐等渔翁之利。

    卢小鼎皱了皱眉头,看来不能站在这里了,得找个远点的地方。可到时候天道镜打开,师姐赶不上了怎么办?

    就在这时,卢药香突然说道:“我只是有话要对她交代,现在已经讲完,马上就可以进来了,各位何必这般着急。”

    说完她便要飞进去,卢小鼎一把拉住她,“师姐,我们走,别站在这里看着他们。”

    “放心,没事的,你在这里等着便好。”卢药香摸摸她的头说道,又暗暗的传音,“小鼎,如果我不过去,恐怕他们也会和墨家那些人出矛盾。大家相互不信任,不再出力之时,这天道镜打不开,你也会走不了。”

    “不管其它人如何,你一定要出去。我俩相识以来,我并没有为你做过多少事,只是在你还不识这世界时,听从师父的命令领过你。”

    “长久以来,你为我做了很多事,我不会骄情的说什么无以为报,受之有愧这种话。在我安心的接受你对我的好时,我也希望你能坦然的接受我对你的一点点付出。”

    卢药香毅然的转过身,不肯再看卢小鼎一眼,直接飞向了天道镜。

    “哈哈哈哈,卢小鼎,你觉得墨一梦可以打开幻千之空出去吗?只要我再加些力量,那阵便会疯狂的吸走里面的神力,你师姐那点点力量会成为第一个牺牲者!”星离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卢小鼎的耳边,笑得肆意妄为。

    卢小鼎侧过头,看到了星离正表情扭曲的飘在旁边,用的并不是人人都可以看到肉身,而是一直以来都不被人看到那个神魂。

    “你快死?”她扫了眼星离便问道。

    星离的脸一僵,猛得便恢复了狂妄的样子,“我当然要死了,我正用自己的力量毁掉天道阁,到时候那些星域也会全部毁掉!”

    卢小鼎平静的看着她,“那你来找我干嘛,我一没阻止你,二没有试图打开天道镜。”

    没想到她在这时,竟然会如此的冷静,星离便冷哼道:“我的主人被你认识的那人毁了,现在我只想看到你们痛苦,关键时候你也没帮我。所有人都是骗子,连主人也是这样,明明当初是他说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的!”

    “善水骗你的,我可以肯定那魂魄不是你的主人。虽然看起来像,但是凭感觉,我觉得他是为了叫你误会而自毁,才弄出来骗你的。”卢小鼎说道。

    星离沉默了,半晌之后才说:“那又如何,反正主人的肉身没有了。正是那善水动的手脚,才发生了这样的事,一定是太之润告诉他,主人的尸身在我这里,他才会对我下的毒手。”

    “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毁了我和整个星域对他有什么好处!”

    卢小鼎想了想说:“大概是灰说想看到幻千之空吧,不然只能用疯子的恶趣味来解释了。”

    “不过,他竟然想守这个信用,还真是叫我有些尴尬啊。”

    说到这个,卢小鼎便向星离问道:“既然没什么事了,你能停下吗?就算不想守天道阁,也可以心平气和的离开,没必要弄得大家鱼死网破。”

    “哼!”星离冷哼了一声,“我就算是想停也不行了,天道阁马上便会全部崩溃,已经不受我控制。”

    卢小鼎若有所思的说:“那你现在来找我说话,是将死之时,才发现自己寂寞吗?”

    星离瞬间贴近她,咬牙切齿得讲道:“卢小鼎,天道阁毁掉你也活不了。别想着墨一梦可以打开镜门,这不可能办到,你别给我说这些有的没有!”

    “那把你剩下的魂魄和力量都给我吧,我好像还欠你个人情,虽然不是为了这个,但就顺便把承诺一起应了吧。”卢小鼎伸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星离脸色很难看,这算什么意思,竟然想要自己的神魂和力量!

    她冷声说道:“别想了,你的力量给我,都阻止不了天道阁的毁灭。想吞噬我的力量,也一样无济于事!”

    卢小鼎伸手便按在了她的肩膀上,笑了笑说:“有没有用不是你说了算,既然我都开了这个口,你就别不好意思,把天道阁交出来吧。”

    “什么!”星离感觉到自己的神魂正从肩膀上流走,卢小鼎已经开始想吞噬自己了,她马上便反抗起来。不止在阻止自己神魂的流失,还要反吞噬掉卢小鼎的神魂。

    而卢小鼎却直接抬手一巴掌就抽在了她的脸上,莫名其妙的问道:“你干嘛?”

    “我才是问你干嘛,你在吞噬我!”星离怒喝道。

    卢小鼎却不以为然的说:“我当然知道在吞噬你,现在我问的是你要干嘛?不想让我吞噬,你又阻止不了天道阁自毁,身为空族连自己本体控制的阵都失控,你还有什么脸对我大声说话。”

    “别给我提什么神主不神主的无聊事,最早你找我的目的,不就是要守住天道阁吗?”

    被骂蒙的星离愣愣看着她,突然反应过来,“谁要你来守天道阁了!我现在是要杀了你们,既然你们天天想出去,那就出去个够,全部去死吧!”

    卢小鼎一伸手,啪得就按在了她的脸上,目光坚毅的盯着她,手上疯狂的吸起了星离的神魂。

    她冷漠的说道:“你说的对,师姐进去就死定了。所以我要天道阁安静下来,你愿意最好,不愿意也行,那我就强取,我做事还轮不到你多嘴!”

    这时星离的力量还在被天道阁吸收,已经被消耗了很多,现在只凭着神魂和卢小鼎的肉身对上,在拼吞噬上有些力不从心。

    星离狠狠得一咬牙,猛得就向本体冲去。而卢小鼎则死抓着她,被整个带了起来,其它人看到了还以为她在以古怪的动作飞向天空中的塔。

    “小鼎!”墨魔妲吼了起来,差点使得防御出现了缺口,他马上紧咬着牙齿忍了下来。

    卢药香已经飞进了阵中,顶着众人的白眼刚要找到站的位置,就看到卢小鼎飞到了天空中。

    她随即狠狠得捏紧了拳头,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一次也不让自己为她做点事吗!

    卢小鼎被星离带着钻进了塔中,进入本体中的星离神魂实力大涨,反扑向了她。

    “本体吗?”卢小鼎伸手住左胸一抓,手便狠狠掏了进去,猛得就把鼎心扯了出来。

    透明的小鼎落在手中,里面装着一层薄薄的黑色液体,这时却涨了起来,顺着鼎边漫出来,滴落在了地板上。

    “什么东西!”星离睁大眼睛,她虽然有盯着卢小鼎,但是没有天道眼的地方就不行。

    大王鬼蝶的毒精被提炼之事,她却是半点也不清楚,只是知道卢小鼎拥有大王鬼蝶的毒,但那东西对她并没有多大用处,最多能损坏表面一层。

    但现在从鼎心中落下来的毒液,却比大王鬼蝶的更加凶猛,被染上毒液的地方顿时就冒起了青烟沸腾起来。

    “没有本体,我看你怎么维持现在的实力!”卢小鼎抬手一甩,手中的鼎便飞出来的,啪的落在了地上飞快的变大起来。

    而她整个人飞身跃起,直接跳进了鼎中,整个人没入到毒液中没了踪影。只剩毒液不停的翻滚着,哗哗的往外流。

    “可恶,你竟然敢毁我的本体!”星离这时才发现,在黑色的毒液之中,还有黑白相间的火焰烧灼起来。

    之前没有发现,是白色的火被包在了黑色中,只有黑色的火焰在里面,看起来就是一体的。

    这火焰夹杂在毒液之中,不止烧灼着她的本体,还有她的神魂。如果放任毒液火继续下去,整个塔的下半层就会全部被毁!

    本来星离是想把卢小鼎拉进自己的本体,利用优势把她给吞噬掉,没想到现在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反而有麻烦了。

    她只得把卢小鼎连人带鼎赶了出去,“滚!”

    在众人的目光中,塔身发现一阵颤抖,一个五六丈的透明大鼎便从塔中被扔了出来,落在了不远处的空中。

    在场的熟人都知道,这便是卢小鼎的本体,也是第一次看到她的本体是这种样子。虽然看起来不错,但里面那滚滚黑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卢小鼎出来后便没有停下来,本体还在不停的涨大越来越宽,最后在不输给塔的大小下才停止变大。

    但是鼎上面的黑毒液,被阴阳火缠在一起,引着一条条的飞向星离,一层层的缠在了塔身上。

    整个塔冒起了浓烟,薄弱的地方溶化,看起来危在旦夕。

    星离没料到她竟然有这手,呆呆的站在塔中,看着黑色的毒液从外面穿透塔身流进来,不停的滴在她的脚边。

    毁坏本身还烧灼神魂,就算两人的实力相差很大,已经消耗过多的她很清楚,自己也挡不住这样的摧毁。

    她已经冷静下来,看着四周哼了一声,“那又如何,你又阻止不了天道阁的崩塌。”

    没有人回答她,鼎中黑色的毒液里有鲜红的鲜血飞了出来,它们如同一大块红绸,在天空中分成几十条,钻进了云层之中。

    星离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一幕,不可思议得吼道:“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用这种方式修补法纹!它是法纹又不是人,没有血肉!”

    突然,她意识到了什么,停了下来喃喃自语得嘀咕起来,“不对,她现在已经没本体了?”

    没有本体便意味着她所有的力量,都化为了鼎的力量,那这治疗的力量,便可以治疗相同的东西。

    她现在是鼎,而鼎不是活物,所以她能够修补法纹,把崩溃的天道阁给强行救回去。

    “哈哈哈哈……”星离放声大笑起来,“卢小鼎,你赢了。可惜,你得守着天道阁,永远也不可能去看看幻千之空里面的风景,将被终身困在这无聊的地方。”

    “空族又不是死物,怎么能困在一个地方,他们也会寂寞,也会想要交朋友……”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身体也开始虚化起来,悄悄的化为一团光,飞出塔身落进了鼎中。

    巨大的塔身在天空之中开始破碎,化为碎块又变成沙子,如同下雨般从空中散落下来。

    当它全部化为沙子之后,灌满了毒液的鼎缓缓的开始移动,稳稳的站到了原本属于星离的地方。

    虽然卢小鼎代替了星离,但是天道阁的崩坏却依旧没有停下来,天道眼失去了控制,没有再集中攻击天道眼,而是分散开来在阁中乱攻击。

    墨魔妲这边的压力顿减,谁也不知道卢小鼎能不能控制住天道阁的崩塌,还得继续打开幻千之空才行。

    卢小鼎已经吞噬掉了星离剩下的神魂和力量,她全身溶进了鼎中,使劲的修补着天道阁不让它们的情况恶化。

    天道眼她也在试图让它们闭上,别在那睁着打个不停了。

    而她代替了星离在天道阁中的位置,天道阁的各种能力也在牵制她,夺取着她的力量。

    只要天道阁的自毁能平静下来,那卢小鼎就可以控制整个天道阁,反之她和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

    她不能肯定自己能不能办到这件事,便把目光投向了天道镜,在那里打开条路,把人放出去总比死在这里强。

    或是回到星域中,自己把天道阁的自毁的威力降到最小,这样就算是波及到星域,也只会是周围的,不会全部毁掉。

    于是,她便在刚刚接手的天道阁中,寻找着薄弱的地方。

    猛的卢小鼎便发现了天道阁中,有一处地方似乎有些波动,在那有个楼牌,上面写着天之大道四个大字。

    她不是从正路进来的,并不知道这里便是被关闭的入口,但这里的波动却让她感觉到,努力一下就可以把这里打开。

    但她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突然想到既然都崩塌了,那只要修起来就好了。而天道镜那边墨一梦一直在折腾,不用去管他们。

    卢小鼎便让大量的血飞了过去,在门的那边修复起来。

    大家都看不见她在干什么,只知道除了天道眼没有集中攻击天道镜外,其它的半点改变也没有。

    众人心中着急,但也没有轻举妄动,墨一梦还在默默的在里面那道天道镜上画法纹,卢小鼎也在修门。除了不断攻击出来的天道眼,天道阁中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但有一点众人都可以看到,等天空中的白云都消失,下面的法纹全部没有后,整个天道阁就会全毁了。

    虽然有卢小鼎在,法纹的消失速度减慢了不少,但它依旧在减弱,并没有因此而停下。

    大家都盯着法纹,也不知看了多少,天道阁中出现了两道响声。

    天道阁的门被卢小鼎修好了,而天道镜也被墨一梦打开了,只是开了一人来高的洞,并不是整面镜子都放开。

    “走!”墨一梦和卢小鼎同时喊道,却让大部份人都愣了一下,到底要走哪一边?

    墨家的人没有丝毫犹豫,跟上墨一梦钻进了幻千之中里,而墨魔妲却在走的时候停了下来,犹豫了几息,外面就来了墨一梦的催促。

    他的头发突然飞起,一下便卷到了善水身上,拖着他冲进了幻千之空中。

    善水诧异的看着他,随即便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一进入幻千之空中,太之润瞬间防御起来,弹开了墨魔妲的头发,包裹着善水化为一道光就向幻千之空的一个方向急速飞了出去。

    而卢药香却早已经在声音响起时,就听卢小鼎的声音冲向了进来的门,麻利得就钻了出去。不少没到长生的一看,便也跟上她,从大门口出去了。

    “老大,我们怎么办!”鸦水问道。

    鸦烟正要做出选择,出口处开始不稳定起来,晃动的非常厉害。天道镜的破碎之处,也在飞快的变小,马上又要封住了。

    “走!”此时已经容不得他犹豫,一声令下带着人便冲进天道镜中,他们刚刚出去,整个天道阁的入口便被封住了。

    卢药香站在天门星域上,看着位于两座崖壁中间已经消失的入口,久久的不愿意离去。

    她不知道,下次天道阁会不会再开放,但是下次的钥匙一定要弄到手!

    然而等到下次天道阁应该开放的时候,天道钥却没有出现,上次出来的人已经把里面发生的事说了。各门派和家族中的重要人物,都知道天道阁已经异主,天道眼到底还能不能护住星域,再次进入天道阁的时间都一无所知。

    为此,有些人便觉得星域没事了,胆大的人在攻击之时便放得开,偶尔会发生星域被损毁严重的事发生。

    本来必会出现的天道眼,也没有如期的那般出现,更证实了大家的猜测,天道阁已经毁掉了。

    可能是那名空族的牺牲,所以没让这风**及出来,虽然失去了天道阁里面的宝物,可上贡也省掉了。

    然而,这样的事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也就千把年后的一天。当又有人在拥有天道眼的星域上大肆破坏时,天道眼又出现了,以熟悉的架势把那人直接劈成了灰烬。

    众星域一片哗然,天道眼竟然恢复了,那就是说天道阁八成也能进去了!

    “天道眼又出现了!”卢药香听闻之事时,扔下正在听她讲学的弟子,直接跑到了没人的深海中,不想让弟子看到她激动的神情。

    她长长的呼出口气,轻声说道:“太好了,小鼎你肯定没事了。”

    “当然,我花了千年的时间把它修好了一半,完全压制它下来了。”卢小鼎就站在她的旁边,笑眯眯的说道。

    “师姐到是不错啊,已经做长老了,等我在你这里多扔几把天道钥好了。就怕天道阁的规矩太过死板,还是老样子只给这里三把就讨厌了。”

    她站在旁边一直嘀咕的说个不停,卢药香却一句也听不到,就连她就站在旁边也感觉不到。

    卢小鼎说了半天,便闭了嘴,只是跟在卢药香的身后,看着她平息了情绪后回到门派。坐在旁边看着她教导弟子,修炼和做一切的事。

    时间一长,她便发现有些无聊,便去看草包了。

    他可算是子孙满堂了,不止青子星域上到处都是天族,还带着化形成人的天族去到别的星域,已经是响当当的人物。

    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都会受到别人的尊重,让天族得到了很好的保障,地位也变得好多了。

    大家向天族购买灵草,也能够顺利的得到想要的东西,比以前满世界到处去寻找要省事简单多了。

    卢小鼎利用天道眼,在各星域中穿行着四处旅行,看了一场场没见过的美景,瞧着人生悲欢喜怒。也见到了熟或是不太熟的人,看着他们的人生早已经和认识时不同。

    时间一长,她便感觉到了星离当初的寂寞,没人知道你在那里,说的话没人响应,只得对这个世界做个旁观。

    天道阁又开始送上贡的宝物,她却寂寞无比,到了此时,她才明白星离为什么疯了。

    如果自己也有神主的话,也会找机会把他干掉,是多么残忍的人,才会把一个有意识的空族摆在这种地方,永无止境的守下去。

    当天道阁灾难后第一次重启,来的人很多,卢药香也进来了。她什么宝物也没去寻,只是找了个最靠近鼎的浮岛,坐在那自言自语的和卢小鼎说话。

    虽然卢小鼎就坐在她的旁边,两人却根本无法交流。卢药香说的话传达了过去,却只让她更觉得寂寞。

    天道镜并没有修好,上次的损伤实在是太多,有一次外面还有头古兽想钻进来,又被重创了一回。

    现在的天道镜还不能进出,但也不影响其它的事,只要默默的等着,总有一天便可以出去了。

    “唉,其实现在想想,当初还不如死掉算了,这破天道阁谁守谁疯啊!”卢小鼎站在天道镜前,把头顶在镜面上,无聊的嘀咕起来。

    时间流逝的她都麻木,想不起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除了师姐会每次都来,她都忘了自己是不是还存在。

    她嫌弃的抱怨道:“这么默默的守个破地方,说话还没人听得到,什么破阵啊,真讨厌。”

    说完之后,她微微抬起头,眼睛看向了幻千之空那边,就是隔着一层镜子罢了,却是困住她无法打破的屏障。

    突然,卢小鼎眯了眯眼睛,发现外面似乎有个人,谁?

    还没看清外面是谁,便看到一道刺眼的光从那人身上射出,直接就打在了天道镜上。她的眼睛被光刺的看不见,神魂的耳边传来了哗啦声,脑子完全蒙了。

    天道镜……被打破了?

    她的神魂被这攻击给逼回到了身体中,突然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头发,狠狠得往上便是一提。

    卢小鼎整个被从鼎中的毒液里硬生生拉出来,入目之中便是一张肆意妄为的脸。

    那张脸露出张扬的笑容,抓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来,然后指着身后叫嚣道:“卢小鼎,用你的眼睛给我看清楚,那是幻千之空!我对灰做过的承诺一定会去完成,现在我已经做到了,用你的眼睛替她好好的看看这世界!”

    “你也太拼了……”卢小鼎看着善水的脸,那不是他之前的那张脸,这张脸是灰喜欢的那张。也是在夺舍之前,善水本来就拥有的脸,他回来了。

    而在他的身后,是被击碎之后,正在飞快消失的天道阁。她和天道阁护住的星域,全部都暴露在了幻千之空中,屏障没有了。

    卢小鼎愣愣的问道:“天道阁没有了,那些星域怎么办?”

    “我造一个门便是,善水把你的爪子拿开,谁准你扯她的头发了。”墨魔妲歪头便出现在了善水身后,一把就推开他,笑眯眯的说道,“小心肝,闷坏了吧,我带你出去玩。”

    “你们自己去收拾残局,我要休息一下。”卢小鼎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才平静的说道,然后重新沉入到了鼎底,泡在漆黑的毒液中,笑了起来。

    这样,也很好……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