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三八章天下皆叛六
    除此之外,不管是柴田还是佐久间,从以往来看都是真心归附于高山家,如今信长以亡,这两家以及上杉恐怕会直接成为高山家之臣,并且最重要的是,高山氏宗自己的实力已经超过了这些人的总实力,所以可以说高山家在东国的统治是很难被动摇的,与这样的势力为敌,本家绝对占不到任何便宜。

    而木下秀吉这一次当然也不打算与高山家进行决战,毕竟本家在根本没有做好全面战争的准备,甚至准备的还没有高山家充分,本来就不占优势,又没有对方准备充分,若是决战,结果可想而知,当然不进行决战,并不代表不进行局部战争,毕竟尾张与美浓两国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这两国是必须要夺得的。而且一旦自己在高山军到来之前将此两国夺得的话,那么对方估计也不会对自己全面开战,这样一来,自己便有了充足的发展时间,只要控制了界町,有了源源不断的资金,那么高山家还算的了什么。

    对方的军势为什么战力强大,还不是因为对方就算普通的足轻都武装到了牙齿,一旦自己麾下的足轻也能做到这样,那么打败甚至消灭高山根本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想到这里,木下秀吉立刻继续进行安排,在命令加藤清正作为主攻之后,又命令原宇喜多家家臣,如今已经成为木下家直臣的长船贞亲带领三千长枪足轻协助其从正面发起进攻。

    而黑田官兵卫刚刚提出的建议可行性很高,木下秀吉虽然已经对他有所不满,但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他也只能暂且放下这些小节,采纳了对方的建议,并命令泷川一益率领麾下五千军势从岐阜城背后发起进攻。

    岐阜城毕竟是原来织田家的本城,不但城池易守难攻,并且城中的弓箭,滚木礌石更是不计其数,光是将这些东西从仓库搬到城墙附近,城中守军就足足花费了三天的时间,可想而知木下军将会面对何等的抵抗。

    当加藤清正率领麾下一千旗本足轻以及长船贞亲麾下一部分军势到达城外五十米左右的距离,正要发起冲锋的时候,他们麾下足轻还没往前冲上两步,早已在城中准备好的两千军势,在武士的命令下摘弓搭箭,只见漫天的箭矢朝着城外敌军飞驰而去,当然这只是覆盖性的攻击,已要求速度,对于精准度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反正一片箭雨落下,也能给敌人造成不小的损伤,并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城中守军可不是高山家的重藤弓队,他们作为完成并弄分离后的职业足轻,虽然在日常训练时,弓术也是必不可少的训练项目,但毕竟只是辅助,更多的时间还是练习枪阵,这是因为织田家上下都认为,如今天下只有织田家进攻的对象,早就已经没有了能让本家处在被动防守的势力了,就连信忠也对这个观点坚定不移,所以这些足轻能拉的开弓,将箭矢射出去已经很不容易了。

    当然虽然准头差强人意,但射击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反正也不用瞄准,射出一箭之后,继续接着射,根本没有什么可犹豫的。

    只不过这些足轻手中的弓箭并非是重藤弓等强弓,而只是一般的长弓,射出虽然达到了六七十米,但是想要给对方造成杀伤至少也得等对方接近到三四十米的距离才行,并且这还是给一般足轻造成的杀伤,像木下家那一千已经武装到牙齿的旗本足轻队,如果不是太倒霉的话,这种弓箭根本无法穿透他们身上的盔甲,所以别看城墙上的箭雨一波接着一波,但敌人在瞬间还是推进到了三十米左右的距离。而伤亡大多是长船贞亲麾下的军势,加藤清正麾下旗本足轻只有几个倒霉鬼被落下的箭雨射中了脚面或者手臂,总体来说敌人前进了二十米,却并没有什么太大伤亡。

    当然当城外木下军进入三十米范围之后,弓箭所给他们造成的伤亡也开始大大提升,就连旗本足轻也开始有足轻陆续被穿透盔甲射中要害了。

    并且还不止这样,信长重视铁炮是出了名的,他的重视也影响到了信忠,而这岐阜城毕竟是信忠本城,城中除了大量的弓箭,滚木礌石外,铁炮也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并且数量也达到了三百支,别看这一数量无法和高山或者信长的铁炮队相比,但用于在岐阜城防御却是足够了,毕竟岐阜城真能能够让两军接触的地方还是很狭小的,而三百支铁炮如果全都布置在两军的接触面的话,给敌人造成的杀伤绝不会比弓箭低。尤其是对付那些被武装到牙齿的一千旗本足轻队,弓箭对他们造成的杀伤有限,而这些铁炮却绝对是他们的克星。

    加藤清正率领麾下一千军势冲在最前,毕竟这一次主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己所统领的这支军势将会作为主攻使用,所以他也不可能在后面磨磨蹭蹭的让长船麾下跑到自己前面去,并且经过刚才的几轮箭雨之后,他也立刻放心起来,也这才想起来,对方可不是高山军,而是信忠麾下的军势,如果面对高山军的话,那么还能让自己有些发憷的话,那么面对信忠的军势,自己就完全没必要了,首先装备自己麾下比对方强得多,其次是作战经验,更不是对方可比的,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在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加藤清正立刻命令麾下军势加快速度,争取在敌人换防前冲到城下,如今对方手中拿的都是弓箭,一旦被近身,那么对还不是虎入羊群。

    不过想法是好的,但现实却并非如此,当加藤清正刚下达加快速度的命令之后,只听震耳欲聋的铁炮声接连想起,而随着铁炮声的想起,旗本足轻队身上的盔甲终于挡不住了,二十余名旗本足轻中弹后立刻倒了下去,在一轮齐射只击中二十几名敌人,而且还是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这样的战绩并不十分值得夸耀,但入如果说这只是一百支铁炮的成绩的话,那已经算是不错了,没错,城头上的足轻采用的就是三段式射击,而这足以证明这些铁炮足轻训练有素了,毕竟铁炮射击后的填弹还是十分繁琐的,能够达到不间断射击,足以证明他们并没有人是滥竽充数。

    也就是竹中半兵卫并不知道他们的能力如何,如果射击距离放远到五十米的距离的话,那么他们在多射几轮的情况下,还能够给敌人造成更大的杀伤。

    当铁炮声响起之后,冲在最前面的旗本足轻队只是微微一愣,便恢复了状态,铁炮传到这里已经有数十年的时间了,如今这重武器在武士和足轻眼中已经根本算不上是什么稀罕物,并且他们也知道,不管身上的盔甲多厚,也根本挡不住铁炮射出的弹丸,只要被射中,最好的结果也是受伤,可是他们还知道,铁炮的命中实在是有些低,命中率能够超过两成就已经算是神射手了,所以铁炮已经不再像原来那样有震慑力了。

    尤其木下家的这一千旗本足轻队,那可是效仿高山家旗本武士队所组建的,什么没见过,这点小事根本不被他们放在眼中。

    所以铁炮只是能让他们略微停顿一下,根本没有阻挡他们的可能,所以尽管是三段式不间断射击,也给对方造成了百多人的伤亡,但却依然让木下军冲到了城下。

    而当木下军一到城下,不管是铁炮还是弓箭足轻立刻扔掉了手上的武器,不错就是随手扔掉,为了节约更多的时间,他们可没有像平时那样慢条斯理的,根贡大爷一样轻拿轻放,虽然铁炮价值不菲,但这毕竟是公家的,而小命儿却是自己的,这一点他们的认知十分清楚。

    而当手上的武器扔到身后之后,没等在城墙上指挥的武士下令,他们每人便从身边那堆放整齐,足有近一人高的滚木礌石上抄起最大的一块。

    敌人越来越近了,不止是木下家的旗本足轻冲了过来,就连长船贞亲麾下那三千人中,也有数百人脱离了数千人的大队,以更快的速度冲了过来,甚至在城上守军刚刚扔掉手上的武器的时候,他们已经略微超过了旗本足轻队,当然他们可不是头脑一热,冲上来送死,而是必须要这么做,因为他们不止是人重来了,他们每数人肩膀上还扛着一架竹子扎成的长梯。

    原本在这个时代的日本攻城时很不容易的,往往一座小砦,数十上百守军就可以挡住数倍甚至更多的敌军进攻,在城中坚守占尽了便宜,可自从高山氏宗在帮助佐久间家夺取丹波时用了云梯之后,这一攻城利器立刻被黑田官兵卫重视了,原本想要攻城,尤其是进攻坚固的城池,除了用人命去填外,方法简直少的可怜,所以大多数的时候都是采取围困,从而打击对方的士气,以及断了对方的补给,等对方坚持不住了,城池也自然会被攻下,而如果对方是水城或者周围有大川经过,那么还可以采取水攻淹城,剩下的就是忍者偷城等一些需要专业人士才能完成的攻城方法了,至于火攻,听起来很好,但在这个时代基本还是没有人去用的,毕竟守城的也不是傻子,他们深知火攻的厉害,所以凡是筑建的城池,城墙城门皆会用泥浆等物粉刷,越是木质结构的,上面的泥浆就越厚,所以基本想要用火攻下城池还是十分不现实的,除非能攻入城内,再用火去烧天守阁,毕竟为了美观天守阁基本是不上泥的,但如果连城墙都攻得进去,那还用得着用火去攻天守阁吗,毕竟打仗是为了利益,如果把城都烧成灰烬了,那还有屁个利益,所以这种极端的攻击方式,除非是仇恨已经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的话,很少有人去用。

    转眼间,扛着云梯的足轻已经到了城下,不过当他们刚准备架设的时候,城上负责指挥的武士也立刻下达了命令,只见无数的石块,木段被从城上抛了下来,稻叶山城那可是数得上的坚城,城墙不但厚,这高度也绝对是名列前茅,尤其是被信长再次加固之后,石块就不用说了,就连断木从这样的高处抛落下来,别说这些普通足轻,就算是顶盔掼甲的旗本足轻被砸中,也一样会命丧黄泉。

    抛出手中的滚木礌石之后,城上的守军便以最快的速度抄起一块,继续往下抛投,而城下进攻的足轻的压力可就大了,转瞬间便有数十名最能够被直接砸中,活是肯定活不了了,并且这还不算,那些侥幸没有被砸中的,又有一部分死在了第二波滚木礌石之下,并且最重要的是,由于城上足轻攻击节奏紧密,所以云梯一座都没能架设起来。并且已经有一些足轻开始扔掉手中的云梯,开始往后撤了,云梯只要一扔到地上,那么根本没有再捡起来的可能。

    而人就是这样,如果没人后退,那么还能憋着一口气继续干,可一旦有人先撤,那么这股气就会被卸掉,果然,当有一个人后退之后,更多人的也不再傻着送命了。

    当然他们后退并不意味着就能保住性命,加藤清正这一次接到的可是死命令,如今刚稍微遇到一点困难,就后撤,那么别说三天,就算是三年也不可能将岐阜城攻破,所以他当机立断,也不和长船贞亲商量,提刀便将跑在最前面的足轻砍去。

    “都给我听好了,若是再有人敢后退一步,此人便是榜样。”加藤清正一遍擦了着太刀上的血,一遍吼道。

    加藤清正的威名,在木下家还是很好用的,尤其是他身后还站着那近一千顶盔掼甲的旗本足轻,这些想要后撤的足轻也不是傻子,就算对方将自己就这么斩了,长船大人恐怕也不会多说什么,所以与其现在送命,那还真不如继续进攻,说不定自己运气好,不但死不了,还能立功呢。(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