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十九章 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回到崖山时已经很晚了,风雨大作,王比安在山道上还被风刮得失足摔倒在石阶上,膝盖都磕出了血。

    回到家里,众人匆匆用热毛巾擦了身子,倒头就睡。

    半夜。

    咣一声脆响,紧接着一阵大风夹着雨水从碎裂的窗口刮进来,雨滴甚至直吹到睡在床外侧的王路脸上。

    王路猛地被惊醒过来,一翻身坐了起来,陈薇也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地问:“怎么了?”

    屋外传来呜呜的怪响,一阵风雨夹势而入,远远地传来啪咚的物体撞击声。

    呜呜声是风。

    崖山地势高,风原本就大,王路一家也熟悉了这风声,只是今晚的风特别大。

    王路光着脚从床上跳了下来:“好像风把玻璃窗刮破了。”说着搭一下按亮了灯光开关。

    陈薇被明亮的灯光晃得眼一眯,头发也被风吹得一片凌乱。

    王路已经看清了,果然是一扇玻璃窗户被一片碎瓦片打碎了,那屋外飞进的碎瓦还掉在床前的地上呢。

    卧室的窗户本就不结实,有一小半窗户还是用塑料薄膜勉强遮着的,这时早被风雨掀开了一个大口子,雨水几乎是泼在了靠窗户的书桌台面上,雨水一股股从台面上流到地上。

    好大风。

    好大雨。

    王路突然大叫一声:“台风,是台风!”

    这连续下了几天的雨,居然是台风的前奏!

    今晚,台风过境!

    你妹啊。亏你王路还是海边人,这入夏以后要防台风不知道啊。

    不过,这倒是冤枉了王路,实在是甬港市近十年来遇到了非常邪门的事――整整十年,台风过门而不入。

    这还真是一件非常蹊跷却又实实在在发生的事。

    在王路以及陈薇小时候的记忆中,甬港市年年都要经历4、5个台风,放学时举着顶雨伞,结果被台风吹得伞面倒转,一屁股坐倒在大街上齐小腿深的积水里,曾是最深刻不过的记忆。

    可不知为什么,从2002年起,台风年年到了甬港市门口,台风警报拉得震天响了,最后却是一个拐弯跑到台州去了。~

    真是年年如此啊,最恶搞的是各大水库为了防台风发洪水,还提前放光了库容,结果,事后一滴水都没下,坑爹啊。

    不管你信不信,事儿就是这样邪门。

    正是因为整整十年没遇上一个像样的台风,王路居然忘了入夏还有台风这码子事。

    王路一想明白就跳了起来:“快,把太阳能电板收起来!”

    这风雨之中瓦片碎石乱飞,把太阳能板玻璃面打坏就惨了。

    王路话音刚出口,就听到龙王庙院子中咣一声响,接着眼前一暗,灯灭了。

    谢玲和王比安也惊醒了过来,谢玲的头还重重撞在了床板上,她抱着头嚷道:“怎么回事,黑灯瞎火的?快开灯!”

    开什么灯啊,太阳能板被砸坏了!

    王路心急如焚,光着脚,穿着内衣裤就跑了出来,后面紧跟着同样只着内衣的陈薇,一出屋,风雨就打得两人睁不开眼,王路拉着陈薇的手,一步一滑来到了院子中,王路摸着黑拆下了太阳板的联接线跑后,两人抬起一块太阳能板,就往大殿上搬。

    很快,谢玲也跑了出来,陈薇匆忙中问道:“王比安呢?”

    “屋外风雨大,我没让他出来。”谢玲边帮手边道。

    太阳能板都搬上大殿后,三人全身都湿透了,风刮在身上,冷得人发颤。现在却还一时休息不得,王路踩着窗台爬上了卧室的屋顶,让陈薇和谢玲从下面递些石块上面,用来压住瓦片――这是东南沿海居民最常用的防台法子。

    压好了卧室的瓦片,又处理了厨房,大殿太高,王路爬不上去,只能看运气了,为了预防万一被雨水打湿漏电,王路把太阳能系统的各处线路都切断了。

    一通手忙脚乱,等三人回到卧室时,才发现卧室的屋顶还是漏了,不知是瓦片碎裂了呢还是被风刮跑了,室内出现了好几处滴水点,王比安的高低床上就有一处,小家伙正缩在王路陈薇床上躲雨呢。

    王路一时也无法好想,只能等天亮台风过境了再说。

    王路翻出了几个塑料袋来,勉强钉在卧室的破窗户上,挡住了风雨。

    陈薇听着室外的风声雨声,愁苦地道:“唉呀,我们的鸭子完蛋了,这样大的台风,少说也有12级以上,鸭棚肯定要吹坏了吧。~”

    王路苦笑,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鸭子啊,陈薇还在絮叨:“就算鸭棚没被吹坏了,这样大雨鄞江水位肯定暴涨,冲都能把鸭棚冲塌了。”

    王路安慰道:“没事儿,鸭子会游泳,就算鸭棚倒塌了,也能逃出来不少,大不了多费些时间把它们找回来。”

    谢玲也有些心痛:“早知道有台风,就把鸭子安置到我的鸣凤山庄了,那儿建筑牢固,倒也不怕台风。”

    王路突然大叫一声,吓得几人一个激灵,陈薇正在摸黑翻找干衣服――这几天大家天天要换好几身干净衣服,她洗好的衣服又因为下雨而没法晒干,一时还真找不到替换的衣物了。听了王路的大叫,吓得手一抖:“出什么事啦?”

    王路原本正在脱湿衣服,脱了上衣,如今光着背,裤子脱了一半,站在卧室中手舞足蹈大叫:“台风!大雨!涨水!挖掘船!”

    谢玲最先明白过来:“鄞江水肯定会暴涨,我们能直接把挖掘船开出来了!”

    王路终于冷静了一点下来,把刚脱下的湿衣服又披回身上:“没错,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要想徒手把挖掘船弄出来,工程量实在太大了,正好乘着这台风搏一把。听这风声,台风还没登陆,登陆时是风雨最大的时候,各处山水肯定暴涨,到时候,只要有把竹竿,我都能把船从乱石滩上撑出来。我这就去挖掘船那儿。”

    王路刚要出门,陈薇扑过来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尖声道:“你疯了!我不会让你去的!台风天要是发起大水来,能要了你的命!这种时候,还管什么船不船的!”

    王路急道:“陈薇你多心了,鄞江是条很成熟的水道,这多年来,你什么时候听说过鄞江发过洪水的?水位肯定会涨,但发洪水也太夸张点了。这就像有人说市区里这样多河道,台风天会发洪水一样,怎么可能嘛,最多是河道两边人家被积水淹入车棚什么的。”

    陈薇死死拉着王路不松手:“不行就是不行,我不会让你去的!你现在老是冒险,老是拿自己性命去搏!你,你有没有想过,有个万一,我和王比安怎么办?!”

    王路不敢用力夺回陈薇扯住的胳膊,只得好言相劝:“陈薇,你真的放心好了,鄞江两岸地势平缓,也没什么险滩急流,如果水势过大,我就是跳到水里也能逃生的。再说了,如果不弄到挖掘船,我不一样要拿命去和丧尸拼?你想想,这可是我们弄到挖掘船最方便的办法了。”

    陈薇根本听不进去:“我不管,反正我不放你去。挖掘船一天挖不出来,我们就花两天,两天不够就花两星期,就是用上一年时间也没关系。再说了,反正江水自己会涨起来,就让江水把挖掘船冲出来好了,冲到哪儿是哪儿,总在鄞江里,我们等台风过了再去找来就是,横竖它飞不了。”

    王路哭笑不得:“老婆,你这话有理,可如果船没有人操控,在别处搁浅还是小事,万一翻了甚至沉了怎么办?”

    谢玲在旁边听着两人争吵也不知所措,依着她的心思,这风险冒一下也不是不行,毕竟挖掘船的诱惑力还是蛮大的,越早到手,鄞江镇越可以早点控制在自己手里,可陈薇的担忧也是实实在在的,台风过境毕竟不是玩的,以往也不是没有为这死过人。

    王路怎么劝说陈薇还是不依,终于火大起来,脱口吼道:“你以为我愿意去冒险啊!这台风天我也想躲在家里缩在被窝里。可时间不等人啊。你凭什么以为我们一家子就能永远霸占着崖山,还有这大片大片的良田。这天下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傻子,总有人也会把生存的希望放在农村,总有人也会闯到崖山上来。陈老伯就隐隐和我提过,别的村子也有幸存者的。这些人来了怎么办?这镇里的物资,一天不掌握在我手里我就不放心。没错,现在吃吃喝喝肯定饿不死我们,可山下要是来了更多的幸存者呢?你以为他们会乖乖把东西让给我们吗?你想清楚,谁抢到才是谁的!”

    王路其实一直在心中策划着“一盘很大很大的棋”,只是从未对身边人透露,今天被陈薇一逼,热血冲头,和盘端了出来。

    他挣开陈薇的手掌:“我们现在和丧尸拼命,以后就会和别的幸存者拼命,你能保证我们今后碰上的每个人都会像陈老头崔老太一样,和我们和睦相处?别忘了那个长刀男!我急着要挖掘船,就是要把鄞江镇打下来,把农机站打下来,才有资格有条件吸引陈老头和崔老太搬来和我们住一起,有他们老两口在,我们才能真正做到自供自足,才能真正在农村安身立命。有了他们的加入,我们多少有个团体的样子,今后再遇上别的幸存者,我们就能凭借手里占据的物资占上风,对于愿意和我们友好相处的,我们吸纳,对不怀好意的,我们也有足够的武力――干掉他们!”

    陈薇呆住了,其实在她心里,也不是没有想过,现在这种小富既安的生活并不能长久,犹如沙中城堡,真遇到大风大雨,就是没顶之灾。

    四个人,在这末世,即使是抱成一团,依然就像一片小小的树叶。

    就算是在学校里,一个20来人的班级,年纪小小的学生们都要拉帮结派了,何况是在这乱世。

    陈薇虽然不会主动去杀人,但她也绝对不想再遇上月湖湖心岛上的男人那样的情景,自己一家人如案上的鱼肉,任人处置。

    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必须要有实力。

    挖掘船,就是拥有实力之途上的一块踏脚石。

    王路心里想得更明白,没有挖掘船,打不下农机站,自己和陈老头崔老太一家就算不上平等的合作关系,没错,凭着以往的交情,陈老头一定会帮自己,就像他承诺的那样,帮着王路种几亩田什么的,但这种无条件的帮助,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自己也绝不可能把一家子的生存希望,寄托在所谓的“十年前五万元报恩”以及陈薇八杆子才打得到的远房亲戚情面上。

    这台风,是天佑神风,自己只要掌握了挖掘船就能打下农机站,甚至更进一步,杀光鄞江镇的所有丧尸,今后想种田也好,想象个富二代一样坐吃山空也好,主动权尽在自己掌中,更能借农机站和陈老伯平起平坐,建立起互利的合作关系。

    陈老伯虽然说,一人几亩地也够吃吃喝喝的了。但是在这乱世,谁心里有底啊,总是想着手里的粮食越多越好,这是乱世人的通病,每个人都想让自己安全安全更安全。

    陈老伯虽然是积年的老农,但也同样需要农机帮他干活,要不然,总不能真拿这一把老骨头丢到田里去。王路当然不会对陈老头和崔老太有什么歪心思,不管怎么说,对方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王路并不介意自己手里掌握一把好牌,而且也相信,只有平等互利,双方才能真正和谐相处,甚至更加一步。患难与共。

    陈薇缓缓退了几步,穿着湿衣服就坐在了床上,半晌,她才道:“你去吧。我,我不拦你。”

    谢玲站到了王路身边:“我也去。”转身对陈薇道:“姐,放心。”

    王路一句话都没说,推开门撒腿就走,门外顿时涌入一阵风雨,谢玲紧跟在后,咚一声重重掩上门,两人在积水中奔跑的脚步声很快消失在门外。

    王比安推了推陈薇:“妈妈,我们要不要也去帮爸爸的忙?”

    陈薇没有回应王比安的这个问题,只是反身搂住了他:“王比安,你要快快长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