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外卷第448章燃烧灵魂
    炎阳刀愧正是要借助其攻击之后的反弹之力和冲击波,以此来制造出一个绝命逢身的机会。

    很显然,对方的自大以及自信,让炎阳刀愧成或的抓住了这个机会。

    一击之后,转身就跑。

    本身是渡劫期大尊,又是面对数十位实力元超自己的渡劫大尊,在这一遁之际,便是倒退出数里地。

    原来以为,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逃脱。

    可是,还是有些于低估了渡劫大尊的反应。

    毕竟是刚刚突破至渡劫初期,而且,还从来就不曾正面对敌过渡劫后期大尊。

    一道身影慕然间追了上来,正是那位身据渡劫大圆满有着一丝大乘气息领头大哥。

    “炎阳刀愧,我们逆水盟很是欣赏你这样的高手,只要你肯效命于我们逆水盟,介时,一统修真界之时,定然有你炎阳刀愧的一方势力,毕竟修真界太大,我们需更多的如你这样的高手来管理。”

    那位大哥明知道不可招揽炎阳刀愧,但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对方有一丝犹豫。

    只要一顿,那么,他就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将之拦下,并将之斩杀。

    哪怕只是万一的机会。

    然而,前方的炎阳刀愧依然拼命的以燃烧灵魂之力,以自身极限中的极限奔逃。

    此时,在炎阳刀愧的心中,有的只有自己的宗门,什么生死,早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明知道燃烧灵魂之力后,他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死去,但他依然坚持这样去做。

    “我一生巅峰是灭绝门给的,一身实力是灭绝门给的,一生荣耀也是灭绝门给的,任何势力任何显赫荣耀于我来说,都不过是过眼云烟哈哈你们逆水盟,只要某今日不死,必将亲手血洗,就算某即刻死去,你们也不会成大事,我们修女大人已经归来,她必将踏平你们这群狼子野心的杂碎哈哈”

    奔逃之中,炎阳刀愧的声音依然坚定而有力,将自身生死缈小到虚无,将宗门存亡放在第一位,更是对一生之中只见过一面的修女大人信心满满。

    而他的做法,不是不相信宗门的实力,相反,他对宗门了解,知道要想灭掉自己的宗门,那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只不过,敌人太过强大,他对宗门的实力太了解了,他就是宗门之中的顶级战力之一,虽说渡劫期强者也有数人,更有自己的师傅,灭绝门门主大乘后期的顶尖高手存在。

    但这样的实力,在逆水盟的明面上,依然有着不输于自己门派的实力,可眼下这些人,从来没有在江湖上露过面,而且实力又是如此之强。

    摆明了,这此人是逆水盟隐在暗处的战力,天知道逆水盟像这样的战力还有多少

    当然,即便是明得清楚状况,炎阳刀愧依然对自己的宗门有信心。

    因为在他的心中,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修女大人强势归来

    他见到修女大人之时,明显可以感触得到,修女大人的实力,绝对要在自己师傅门主之上,而且,他有一种感觉,就算是十个师傅,也不是修女大人的对手。

    这不是他看不起自己的师傅,而是对修女大人的神秘,以及修女大人从小在心坎中深深的灵魂影响,这才让他对宗门修女有着盲目的信任。

    他知道,他如今这样拼死的结果,也只不过是为修女大人争得更有利的局面罢了。

    “炎阳刀愧,往你也是一代强者,也曾啸傲修真界,八百年如此成就,你的顶顶大名,就算是我们这些活了千年以上的老人,也是深深的敬佩,你又何必如此愚忠呢你知道在逆水盟,如我们这样的小队还有多少人吗”

    “不不不不”

    “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是知道我们明面上的实力罢了,你真的就那么有信心吗”

    “我告诉你,我们是第十小队,在我们前面还有九个小队,后面有多少,我自己也不知道,不清楚。而我们第十小队的实力,也如我们的排名一样,只是在第十而已。”

    咚

    一听这话,炎阳也愧顿时心中咕噜一声,第十小队,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傻子也能明白

    一个小队十六人,十个小队,那不就是一百六十人

    难道渡劫强者真的如此的不值钱了吗

    整个修真界,也不过才区区两百多人而已。

    可

    如今,单单是一个逆水盟,就有一百六十人,单单是第十小队,就有十五名渡劫后期的强者,一名渡劫大圆满的领队。

    而且这个第十小队的实力还只是排名第十,那

    那岂不是说,前面九个小队的实力由在这个小队之上

    炎阳刀愧心神之中如一道霹雳闪电划过,顿时猛的喷出一口鲜红的血水。脸色已经不是苍白,而是死气的灰白。

    渡过雷劫之后,本就虚弱的他,在雷劫之下受了不轻的伤,又强行发出最巅峰之最强杀招,现如今又燃烧了灵魂之力。

    被追逐了一天,已经到油尽灯枯的地步,只是凭着一个信念在支撑着自己,而现在,这个信念被现在攻击得几乎要崩溃。

    而后面追踪的逆水盟第十小队大哥,此时见状,心下暗道:“即便你是越介杀人成名的炎阳刀愧,也有力气用尽之哈哈”

    内心在叹气,口头上却是在给自己安慰:总算是快要支持不住了,奶奶滴,老子就没有遇见过这么难杀之人,就算是当年斩杀两名渡劫大圆满大尊,也没这般狼狈不堪。

    羞辱

    这是奇耻大辱

    “等我抓到你,我一定不会让你死,即便是损耗修为,也要修复你的灵魂,让你死不了”

    一声愤怒的咆哮之下,一口怒气焚上心头,速度猛然间爆增十倍,一下子便是冲到了炎阳刀愧百丈身后。

    将两者之间的距离由千丈骤然减少。

    “难道我注定要死在这里吗”

    炎阳刀愧已经没有力气再加速了,这已然是他的巅峰速度。不可能再快了,而敌人,显然还有余力再次加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