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六章 得其时横行天下
    让食堂八号窗口打了份饺午,温谅四处溜仗着找到了纪激制毡河,两人面对面坐着,低声说着话。正好她们身边没人,空着几个位子,温谅想了想端着饺子走了过去,轻咳一声坐到孟河旁边。

    孟阿见是温谅,呵呵笑了起来;“要是认错的话举手欢迎,要是搭讪的话请左转前行二十步,谢谢合作。”

    温谅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许瑶和她班的一群女孩坐在那边,叽叽喳喳不知在争论什么,有许瑶的的方永远不缺热闹。纪苏瞪了孟阿一眼,柔声道:“刚才叶老师没难为你吧?要是有问题,我去找她解释。”

    温谅还没说话,孟河不依起来:“好啊,这就心疼了哦?枉我为了帮好姐妹出头,黑着脸做了坏人,”

    纪苏拿她没办法,细细的筷子夹起一块豆腐塞到她嘴里,求饶道;“好了好了,我家孟儿最好了,我请你吃豆腐!”

    温谅扑哧一下笑出声来,两女同时看了过来,明亮的眼睛闪呀闪的。看上去可爱极了。她们似乎不知道“吃豆腐”的延伸含义,要是许瑶、左雨溪甚至宁小凝说这句话,温谅会毫不迟疑的调笑说:女孩子吃豆腐有点资源浪费,不如请我吃吧!但每次面对纪苏,他总是下意识的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也许正如纪苏那晚上说的那样,重新开始总是需要一些时间。

    温谅笑道:“孟同学你太不诚实了,刚才你黑脸了吗?我怎么看着一直都这么白呢,皮肤真好啊!”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还接受不了如此直白的马屁,孟河脸上一红,低头小口小小口的吃起饭来。纪苏眼神透着笑意,对温谅娇俏的耸了耸肩膀。好似在说还是你厉害,终于能让孟河闭上嘴了。温谅看懂了她的意思,先微笑着摇摇头,然后一脸歉意的说:“纪苏,刚才在教室,真是对不住。”纪苏当着众人面出来制止,自然是为他好,可温谅为了保持气氛恐吓李阳,语气重了点,很可能伤到纪苏。

    “不用,我都明白的,你不用跟我说什么抱歉的话。”纪苏心底浮上一股淡淡的甜意,表情诚恳。语气庄重而且充满情感,低声道:“温谅,我知道的,李阳根本就不值的你生气,你之所以那样做,都是为了我

    这次轮到温谅耸耸肩膀,笑道:“千万别这样说,这又不是整风运动,不用争着做自我批评,哈。”

    又说了两句话,温谅起身离开。孟河望着他的背影,轻笑道:“苏苏,温谅真的不错啊。成绩好。胆子大,人又细心体贴。其他男生跟他一具简直是长不大的孩子。”

    纪苏“呀”了一声,道:“对啊。都忘了问成绩的事”哎呀都怪你啦,乱开那些玩笑。

    “好啊,又怪我,看我吃你豆腐!”

    “呵,你这就被温谅带坏了啊。”

    原来她们知道吃豆腐的含义,却同时佯装没有听懂,害得温谅还以为自己太猥琐呢。

    女孩的心思,你永远别猜!

    等到了老地方,任毅不见踪影,刘致和咬着筷子呆,温谅都坐下来了,也没让他眼神转动一下。“老刘,思春呢?”

    “嗯?”刘致和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这才看到温谅,突然迸射出无数道精光,叫道:“大哥,你来了!”

    温谅吓了一跳,道:“你这么激动干吗,,嗯,今天这饺子刚够我吃。你别想抢走一个!”说着抱起碗转身藏在怀中,满脸警惧神色。

    “靠!”刘致和快被他的反应搞疯了,“谁稀罕8号包的那破饺子。一口下去饺子皮上留两排牙印,再一口下去牙崩了!”

    这还是个典故,前不久8号窗口老板那网上三年级的小儿子,出了名的调皮捣蛋,从青河边捡回来一个月牙形的鹅卵石,趁人不备丢进了饺子锅里。中午高三一个倒霉蛋有幸买到了这个石头饺子,这货也够大条,勺子舀起来咬了一口硬的牙疼,不信邪又来一口,牙龈立宏崩出血来,传为一时笑谈。更好玩的是,事后8号窗的饺子生意非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越来越好。

    高中时代的生活,就是如此的蛋疼!

    温谅半信半疑的放下碗,举着筷子随时准备拦截。刘致和摊开双手。无奈道:“这样成了吧?放心,今天要是吃你一个饺子,我从此阳瘦!”

    温谅讪笑道:“何苦呢,为一个饺子至于这样的毒誓吗?说吧,刚才激动什么呢,昨晚处男身破了?”

    “早破了”看着温谅恍然大悟的样子,刘致和呸了一下,不跟他纠缠,直接问道:“老大,大哥。求求你告诉我怎么作弊的好不?成绩一出来我就陷入了苦恼和自卑当中,鹏的跟你座挨着座竟然没看出来是怎么作弊的,难道我

    温谅哭笑不得,让你丫抄了个前二十名,不写封表扬信也就罢了,还真有心思来编排哥们我?一顿饭吃完,刘致和还是没能从温谅这里拿到作弊的法门。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温谅最近什么都忙,什么都做。就是没有时间学习,以他初升高的成绩,能到这一步不是作弊鬼都

    !

    温谅懒得搭理他,两人收拾好碗筷打道回府,没走几步,刘致和那帮小弟正好路过,温谅对那个高大男张松还有印象。那次在小巷子里遇袭,张松能毫不犹豫的挡在刘致和身前,算是很讲义气。众人汇成一伙,走到食堂大门时,顾文远、穆小山、白祖、侯强等人浩浩荡荡的出现在眼前,正要准备进来。

    宽敞的玻璃门能容纳四人并肩出入。可此时却如同悬崖峭壁上的羊肠小径,将两派人堵在两头,谁要进来,就要另一边的人侧身让开。

    自从上次在操场生冲突后,温谅已有半个月没有见到顾文远。俊美潇洒的顾公子穿着一件白色的休闲立领上衣,笔挺的黑色长裤,干净利落的线条,精致细腻的质感。完全脱离了这个时代的呆板和沉闷,让整个人的气质变得简单优雅,干练自信,又充分彰显着让人仰视的奢华和尊贵。

    在冬装普遍脚肿难看的高中,这样的造型可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无论男女!

    温谅和顾文远隔着数米的距离。几乎同时停下脚步,眼神好似利刃般在空气中碰撞到一起,在肉眼不可见的另一个领域,擦出一道道炫目的火花。不时有同学从这里经过,看到一帮人剑拔弩张的样子,胆的从侧门迅离开,胆大的躲在一边看了起来,不一会就聚了一大群人。

    穆山山带着侯强和红猴月上前一步,刘致和带着张松和江涛略的顶了上去,两伙人几乎鼻子碰着鼻子,怒目而视,气氛立刻紧张起来。

    “好狗不挡道,你妈没教过你啊?”侯强性子冲动,先忍耐不住。指着刘致和的鼻子骂道。

    刘致和冷冷道:“不好意思,我妈没文化,还真没告诉过我原来狗还会说人话?不过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上次的教还不够深亥是吧?要不要我在学楼里帮你宣传一下啊?”

    侯强一滞,扭头看看白狂,白桓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人群最后,皱着眉头一言不。侯强心里一跳,再说不出话来。

    穆山山见侯强吃瘪,笑道:“致和,你又何必非要出头架这个梁子?我们跟温谅的事,集们自己解决。”

    刘致和也笑道:“山哥,那可真的对不住了!温谅现在是我大哥,他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

    穆山山手往腰间摸去,阴冷的说:“那就没得选了”自从两次被温谅以武力欺负后,穆山山随身带着一把短刀,准备再起冲突时,以武器的优势来弥补实力上的差距。

    刘致和何等人物,一看他的架势知道不对,死死盯着他的右毛  心里拿定主意,只要他掏出来的是利器,就立亥大喊:“穆山山杀人了!”

    “山山!”

    顾文远终于开口,制止了穆山山的举动。纵然不怕伤人,可众目睽睽之下,就算擦干净屁股,青一中也是待不下去了。所以他不想在此时把事情闹大,双手插在兜中缓步走了上来。温谅拍了拍刘致和肩膀。示意他退后,刚才的局势确实有点危险,他也没想到穆山山竟然有胆子在学校里玩大的,全身的力气灌注双脚,只要穆山山拿出刀子,立匆冲上去将他制服。

    时隔半月,再个人再次面对面的对视着。    顾文远再走前一步,左肩交错着几乎碰到温谅的肩膀,在他耳边近处低声道:“纪政哪里去了?”

    温谅心中一动,顾文远还是知道了。却不知穆泽臣是怎么跟他说的。笑道:“哪里去了,不正要问顾公子吗?上次操场放的狠话,言犹在耳,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兑现啊?”

    顾文远插在兜里的右手猛的握住,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指甲因为用力把掌心刺的生疼。

    温谅总是一句话就能击中他的要害,他的底线,录开他的外壳和虚伪。狠狠的刺入心口最脆弱的所在。

    他强忍着怒意,俊朗的脸庞写满了刻骨的仇恨,一字字道:“等着吧,我说的话,从来不会失言!”肩头和温谅重重的碰了一下,从旁边急步走开。

    温谅突然仰天大笑,头也不回大踏步的出门而去。

    不得其时,自蓬头而行;得其时,当横行天下!

    不错,你曾经无所不能。

    可如今,我会让你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