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节 揭开恶魔诞生的华章
    四百年前的世界...

    “祭祀大人!”听到神殿外的呼喊,年迈的祭祀睁开双眼,略略一回头:“什么事?”

    “我们在附近的岛上抓住了这个家伙”四个手持长矛的士兵将一个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少年推进来:“他的服饰很奇怪!而且已经确定了!他是没有经过神认可的恶魔能力者,要处决吗?”“唔”祭祀拉拉自己长长的白胡子,点点头:“你们出去吧,我会以神的名义处决他的”

    “是!那么我们告退!”低下身弯了一下腰,四个卫兵走了出去,老祭祀站起身来,走到坐在地上望着他的黑少年旁边:“你是外地人吧”

    “啊是啊”左眼缠绕着绷带的黑瞳少年挑挑眉:“这么对待客人是你们这片岛屿的习俗吗?”

    “嗬嗬嗬嗬”老祭祀哈哈大笑:“看不出来你还挺有胆色的,对待客人我们当然有相应的礼节不过对待未经神承认就获得恶魔能力的人,我们就有必要处死,你难道不知道这一点吗?”

    “嘿我怎么知道这里还有这个狗屁规矩”被捆着的少年不满地皱了皱眉:“恶魔能力指的是吃了恶魔果实之后得到的东西吧?这个难道在这个岛屿还有限制?”

    “不仅仅是这个岛屿”老祭祀拂拂自己的长胡子,看向少年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疑惑:“这是在整个世界上都通用的法则,自从那几位神和世界政府达成了协议之后就已经在世界上通行了数十年了,你怎么会不知道?”

    “这里难道没有海贼王吗?”少年黑色的右瞳在老祭祀身后的那尊雕像上停了下来:“那个东西又是什么?”

    “嗯?小子,你是在说笑吗?”又拂拂自己的白胡子,老祭祀转过身:“从来没听说过那些海上肮脏的强盗还能得到神的指示得到王的名号,而且,这个你当真不知道吗?光明之神的雕像”

    “切我了解的是四百年之后的这个世界,又不是现在”少年无聊地摇摇头:“我怎么知道四百年前这里居然还处在神权时代,尾田那家伙又没画海贼世界四百年前是什么样子”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老祭祀神情肃穆地望着少年:“在这个世界里面,神才是最强大的,他们所制定的法律是不可违背的,你没有经过神的允许吃掉了属于恶魔的果实,那么现在你就属于教会必须处决的恶魔之一虽然很遗憾”老祭祀慢慢坐下来:“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许多无意间得到了恶魔能力的人无一例外都成了无作非为的恶棍,虽然我很愿意相信你,但是规矩就是规矩”

    “哦就算是他们成了恶棍也是因为你们教会的逼迫吧?”少年懒洋洋地眯了眯眼:“这种事情在我的家乡早就屡见不鲜了,能不能说点新鲜的给我听听?”

    “!!!啪啦”老祭祀手中的木质十字架破硬生生地捏成了两截:“小鬼你的意思是说错误的是我们吗?”

    “哦?我可没那个意思”少年危险地眯了眯眼:“事实上谁都没错所谓的错误只不过是弱者自欺欺人的借口罢了,用一句‘啊,原来我错了’来为自己的失败开脱又或者是胜利者的漂亮话‘啊,没错,那个被我打败的家伙是错误的’,如此耳耳,你难道就不觉得这很无趣吗?”

    “是吗”老祭祀的背影委顿了一下:“那个混蛋小子也这么说过呵呵呵你们还挺相像的都是敢不服从神的家伙”

    “那个小子?”少年撇撇嘴:“什么人?难不成是你儿子不成?”“?你怎么知道?”老祭祀貌似很惊奇地看着少年:“难不成你认识他吗?”“切?谁认识他啊?我才刚刚累死累活用果实能力从荒岛上逃出来来到这里就被你们抓住了啊”少年冷冷一笑:“但是光看你提起他时的那种半带自豪半带埋怨的神情就大概能猜个七八分在我原先的世界察言观色可是活下去的最基本要求”

    “你原先的世界?”老祭祀诧异地瞪大了眼:“难不成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吗?”“啊,那是当然了”少年难得认真地点点头:“虽然我在原来的世界一直期望着来这个世界,但是我想去的是四百年之后喂,老头,你有什么捷径吗?”

    “哦原来你是从别的世界来的啊?还想去四百年之后”老祭祀认真地摸摸下巴:“捷径吗?没有”

    “”一连菜色的少年望着使劲憋着笑的老祭祀:“笑吧笑吧,别把你憋死了,我的罪名又要多一条了不相信就不相信,干吗还摆出一副相信的样子啊!臭老头”

    “不不不事实上我很相信你”老者连连摆手:“因为我一直侍奉于光明神的神殿中,对天体运行的观测也略有研究,也很清楚如果两个世界的位面生短暂的接触时的确会造成其中人的穿越之类看得出来你方才并没有说谎,所以,你的话还是很可信的”

    “哦?是吗?那就好办了”少年动动被捆着的手:“能不能先把我解开?我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人用绳子捆唉,很不舒服啊”

    “好吧等一下啊”老祭祀起身走到少年身后为少年开解捆在一起的绳子:“说起来,你的父母是贵族吗?你看起来似乎并不像是海员什么的”

    “切,如果说我得父母在那个世界算是贵族的话那么那个世界真是满世界都是贵族了”少年活动了活动解开的双手:“海员就更不沾边了,事实上我还是头一次来这个世界的时候见到海”

    “哦是吗?”老祭祀重新走到少年面前坐下:“那么,你有什么打算吗?”“打算?”支这脑袋,少年诡异地一笑:“这就要看你是怎么处决我了”

    “哼哼哼,真是聪明的一点也不讨人喜欢的小鬼”老祭祀站起身,面朝那尊神殿内的雕像:“那么,现在,光明之神的大祭司,蒙其d那罗宣布在这神圣的神像面前处死被恶魔的血液污染的罪人!愿神的荣耀永远与世界同在”

    “”挑挑眉,少年打了个哈欠:“完了?”“嗯”重新一屁股坐下来,蒙其d那罗煞有其事地活动了活动肩膀:“唔这么久没有做过这么正式的祈祷了,还真累”

    “”无语的少年瞥了瞥那尊雕像:“那么我现在怎么办呢?嗯?”“跟我来”眼神凝重起来的那罗起身走到神殿雕塑的下方,轻轻触动了一个机关,随着一阵机关的响动,一个暗道的出口在那尊雕像下方显露出来:“从这里出去你就能直接到达城镇之外的树林了继续往前走就能到下一个城镇切记,不要再随随便便在人前显露你的能力了”

    “哦谢谢你,老头”少年邪邪一笑:“那么,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呢?”“啊这个也被你看出来了啊”挠挠后脑勺,年迈的老祭祀哈哈一笑:“如果你见到了蒙其d罗兰的家伙,告诉他”轻轻地低下头,老祭祀重新看了一眼仿佛想要拥抱整个世界一样的雕像:“尽管按他想的去做吧不过这里我是不会让他再踏足了”

    “啊,是吗?”少年点点头:“貌似你很尊敬这个光明神?”“啊虽说神有好几位,但是”老祭祀叹了口气:“没有胡作非为的也仅仅只有数名而已其实这个暗道不是我的意思,而是这位仁慈的光明神的垂恩,把本性并不坏的人放出一条生路,当年那个小子也是这么逃出去的”

    “哦那你有没有一个孙子在当海贼啊?”少年摸摸下巴:“说起来,你姓‘蒙其’?名字里面还有一个‘d‘?”

    “胡说什么?老朽只有一个在家里的孙女!”蒙其d那罗不满地白了少年一眼:“难道你不知道诅咒别人的家人是海贼很失礼吗?”

    “啊?别介意别介意”少年摊摊手:“没办法,太有代入感了,都姓蒙其d,都是爷爷是政府要员,儿子是革命家,我还以为孙子也一样啊”

    “切!不知所谓的小鬼”不爽的蒙其d那罗撇撇嘴:“不过算了,小子,你叫什么?”“我?”少年摇摇头:“这个在这个世界似乎也没有必要了吧”

    “唔,这倒也是”摸摸下巴,蒙其d那罗一拍手:“好!近日老夫心情好,就给你起个名字”

    “”嘴角抽筋的少年望着面前一连认真思考状的蒙其d那罗:“你难道不知道擅自决定别人的称谓也很失礼吗?”

    “好!就这个名字了!”蒙其d那罗点点头:“小鬼!这也没办法吧,除非你想处处受人怀疑,而且,我也想知道,你这个与众不同的小鬼头到底能不能撑的起这个名字卡萨d洛林”

    “唔也带了一个‘d‘呢”少年撇撇嘴:“这么说果然这个d有很大的用处吗?”

    “嘿嘿”得意地拂拂胡子,那罗点点头:“具体的好处你就自己慢慢体验吧只是”眼神严肃起来,那罗转过身:“我可不希望你玷污了这个名字”

    “哼你会知道的”少年微微一笑:“那么,再见了我会让你知道的”

    “”看着少年走入密道,老祭祀重新关闭了密道:“神啊希望我没有选错”
为您推荐